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六五章 流火

第一四六五章 流火

  地藏声音轻柔,但在场几乎所有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齐宁等不知当年隐情之人更是聚精会神聆听地藏所言。

  此时站在不远处的北堂庆忍不住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改变后来的一切?”

  地藏也不看北堂庆,却是看了岛主一眼,岛主见状,叹口气道:“天现异象,那天夜里,天空一道流火掠过,而且经过了王城上方,很多人都看到那道流砸在大雪山上。”

  “流火?”齐宁一怔。

  地藏道:“那是一团巨大的火焰,砸到大雪山,当时天地似乎都在颤动。”

  齐宁心下一凛,立时便想到,从天外有流火落入大雪山,那流火是否就是一块陨石?这可是大有可能。

  难道这些人成为大宗师,与那团落入大雪山的流火有干系?

  北堂庆立时道:“天现异象,而且流火落入了大雪山,古象王当然不会错过,他是否派人前往找寻?”

  “那是自然。”岛主冷笑道:“古象王只以为那是天外落下了什么大宝贝,立时就派人前往大雪山搜找。而且他还担心我们插手其中,从大雪山偷走他们的宝贝,所以派人一直盯着我们,唯恐我们也跑去大雪山。”

  “但你们最终还是去了大雪山!”齐宁道。

  岛主笑道:“那是侯爷声东击西的手段。此事发生后,古象王的心思都在大雪山那边,自然怠慢了北汉使团,侯爷便要带着使团返回,古象王假模假样挽留,但很快便同意,使团启程之后,我们都跟着使团离开,古象王还派人送出王城近百里地,尔后则是派了探子偷偷跟随,瞧瞧我们是否真的离开古象国境。”

  北堂庆道:“你们自然是利用使团打掩护,暗中离开使团。古象密探不敢靠近使团,一路尾随,瞧见使团离开,只以为你们也都跟着使团离开。”

  “不愧是北汉名将,沙场之上,这种声东击西的招数对长陵侯来说自然是驾轻就熟。”岛主笑道:“侯爷带了我和另外两名侍从偷偷离开使团,北宫兄一行四人也是一起离开了使团。”抬手抚须道:“黑伏那时候毫无武学根基,虽知前往大雪山必定凶险异常,却还是跟随前往,那胆量着实不小。当年他若是跟随使团离开,不去淌这摊浑水,也许对他不是什么坏事。”

  北堂庆淡淡笑道:“黑伏是剑神的向导,跟着剑神一起走倒也是理所当然,只是皇叔带着岛主前往大雪山,倒是让人想不到。”

  “我是他的棋奴,日夜在他身边伺候,带着我一同前往大雪山,或许是对我的奖赏吧。”岛主似笑非笑道:“我们一行人乔装打扮成古象人的模样,到了大雪山那边,但大雪山脸连绵数百里,虽然知道那流火落入大雪山,但究竟在什么地方,没有谁能够确定。古象王调动了上千人沿着大雪山找寻,而且还封锁了许多的上山路口,普通人莫说上山,连靠近大雪山都是困难重重。”

  “那你们又是如何上山?”齐宁问道。

  岛主道:“北宫兄找苗家向导可以走出苗疆大山,我们自然也可以找寻向导登上大雪山。大雪山附近有不少庙宇,虽然远不足以与后来的逐日神庙相提并论,但古象王国上下对僧侣却是十分的敬畏。侯爷派了那两名侍从半夜进入一处小庙抓了一个僧人出来做向导,顺手将庙里其他几个喇叭都杀了,嘿嘿,论起心狠手辣,侯爷可不在任何人之下。”

  “僧人?”齐宁眼角一跳,失声道:“是......逐日法王!”

  “那时候他只不过是一个喇嘛,像他那样的喇嘛,在古象王国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岛主语气之中略带不屑:“北宫兄可还记得,逐日被抓来的时候,几乎已经被吓破了胆。”

  北宫连城理也不理,依然是闭目不语。

  “逐日法王为了保住性命,所以带你们上山?”

  “我们也算是找对了人。”岛主笑道:“大雪山许多登山路口虽然被封锁,但连绵数百里的大山,就算派上一万人也不能守卫的密不透风。大和尚对大雪山的环境倒很是熟悉,领着我们从一条小路上山。”说到这里,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摇头叹道:“如果事先知道在山上几次九死一生,我们未必就那般急着上山去找所谓的宝贝了。”

  齐宁想到大雪山的险峻寒冷,心有余悸。

  当日他被西门无痕带上大雪山,越是到高处,空气越是稀薄,寒气透骨,如果不是自己内力深厚,只怕已经活活被冻死在大雪山上。

  而且山上道路险峻崎岖,被大雪覆盖,一步踩空,变要落入悬崖深渊,甚至随时都会出现雪崩,大雪山从远方看去,白雪皑皑,壮美秀丽,可谓是天下奇景,但身处其中,就宛若地狱了。

  “如果不是哑奴,岛主恐怕也不能在这里说话了吧?”地藏淡淡道。

  岛主微点头,叹道:“当时我失足差点落下悬崖,是哑奴及时抓住我的手,他拼死拉住我,如果不是北宫兄反应及时抓住了哑奴的一条腿,我和哑奴只怕都已经葬身深渊。”望着天空道:“他本可以松手自保,可是哑奴没有这般做,我确实欠他一条性命。”

  北宫此时终于开口道:“如果不是哑奴在千钧一发的时候将我推开,我......已经被那块雪石砸死!”他语气平静,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但这句话却足以证明,无论是岛主还是北宫,在大雪山遭遇危难之时,却都是哑奴挺身而出,不顾自身安危救下了他们。

  身在大雪山上,众人自然要凝聚成一个整体,如此才能与寒冷和危险相抗,若是各自为伍,只怕谁也下不了大雪山。

  毕竟那时候在这群人中。莫说大宗师,只怕连一个顶尖高手都没有。

  “你们是否找到了流火?”北堂庆显然对这些人在大雪山遭遇的困难并无太大兴趣,只想知道那流火到底是什么物事。

  岛主瞥了北堂庆一眼,才道:“若不是见到那流火,又怎会有今日之局?”

  齐宁先前一直猜测这群人中后来出成就了五大宗师,是否就是因为那流火之故,此时岛主这话出口,齐宁便已经确定,那流火必是大宗师之源。

  “流火到底是什么?”北堂庆追问道。

  岛主冷哼一声,道:“长陵侯对此很感兴趣,莫非也想着有朝一日前往大雪山寻宝?这秘密今日既然被你们得知,莫非你们还想轻易离开这座岛?”

  北堂庆眉头一紧,齐宁和赤丹媚眼中也是划过异色。

  齐宁心下冷笑,他方才就已经估计到,今日地藏和岛主既然将当年的隐秘说出来,就绝不可能轻易让得闻此事的人离开。

  大宗师之谜,一直都是天下人最想知道的秘密,毕竟古往今来,从无人能够完全突破人体之极限,达到一个匪夷所思的武道境界,若说出现一个,那还可以用奇迹来形容,可是在同一时间出现五位大宗师,那就绝不能用偶然来解释了,这其中势必有不可告知外人的隐秘。

  几位宗师几十年来对这秘密守口如瓶,今日既然岛主不再保密,自然已经想好了解决之道,势必要将齐宁这些知道此等隐秘之人封口。

  “只是一块石头。”岛主沉吟了一下,才道:“一块巨大无比的石头。”

  “石头?”齐宁心下一紧,岛主所言,几乎已经验证了齐宁先前的猜测。

  地藏轻叹道:“一块黝黑光滑的巨石。”

  “那石头宛若一只巨硕鸡蛋,却又通体漆黑,像涂了油脂。”岛主紧接着道:“若非我们摸上去是石头,还以为当真是天外飞来的蛋壳。那大黑石在雪山上砸下了一个巨大的深坑,四周积雪都被融化,而且露出来的岩石都有被大火烧过的痕迹,所以我们断定那就是在古象王城见到的流火。它在天上是一团火焰,落入大雪山,火焰熄灭,就变成了一块大黑石。”

  一直没有开腔的赤丹媚终于道:“数百里大雪山,古象王派出那么多人找寻,他们是古象人,对大雪山自然比你们熟悉,最终那块石头却被你们率先发现,看来也是天意如此。”

  北堂庆道:“如果只是一块石头,又怎会改变诸位后来的命运?那石头到底有什么秘密?”

  齐宁此时却已经是完全确定,岛主口中的那块大黑石,必然就是一块从天外飞落下来的陨石,在高速的下坠的过程中,陨石与空气摩擦燃烧起来,所以古象王城的人们才看到一团火焰从天空飞掠而过,落入大雪山,那是极寒之地,陨石的火焰自然会熄灭。

  也就是说,这些人后来成为大宗师,甚至拥有永驻青春长生不老的能力,全都是因为那块天外陨石之故?

  “当时没有人知道那块石头会带来什么。”地藏缓缓道:“等到后来发生变化,一切都已经来不及。”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