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六八章 浩然剑气

第一四六八章 浩然剑气

  地藏淡淡道:“只要哑奴安然无事,便是天下人都死绝了,又有何干系?”

  齐宁倒吸一口凉气,但心中却也明白,这几十年来的遭遇,已经让地藏心中充满了怨恨,当年在大雪山被抛弃,那颗怨恨的种子就已经深埋在她的心中,时间流逝,仇恨的种子在她的内心深处早已经成长为参天大树。

  一直萦绕在齐宁心头的谜题,今日终是得到了事实的真相。

  北宫长叹一声,却并无说话。

  地藏凝视着北宫,良久之后,忽然道:“当年哑奴救了你一条性命,你欠他一份情,你认不认?”

  北宫点头道:“不错,我欠他的,也欠你的。”

  “今日你是否该将你所欠的偿还给我们?”

  北宫立刻道:“无论你们需要什么,只要我能做到,必不推辞。”

  “那好,你帮我办一件事情,你可愿意?”地藏问道。

  北宫颔首道:“你说,我能做到,定会竭尽全力。”

  地藏将目光缓缓移向岛主,轻笑道:“此人口蜜腹剑,乃是天下间最为无耻之徒......!”她还没说完,岛主已经赫然变sè,只听得地藏继续道:“当年距离哑奴最近的除了黑伏,便是此人。黑伏当时大腿受伤,行动不便,自身难保,而且黑伏已经死了,当年的债也就一笔勾销。但此人当时若是能够出手,哑奴必能得救,可他看到哑奴向他挥手,他却置若罔闻,哑奴遇害,此人罪不可赦。”

  岛主眼角抽动,便是齐宁也赶到有些错愕。

  地藏明显是与岛主私下有约,今日是要联手对付北宫,却不想此时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这样的人,自然不能活在世上。”地藏声音柔和,带着一丝浅笑:“剑神能否帮我杀了此人?”

  北宫也是露出一丝惊异之sè,自然是没有想到地藏会让自己对岛主下手。

  岛主却已经看出来,地藏这话,分明是早有准备,并非临时起意,冷笑道:“暮姑娘这是什么意思?你我的约定,你当放屁?”

  “剑神是否答应?”地藏理也不理岛主,只是盯着北宫问道。

  北宫沉默片刻,这才看了岛主一眼。

  岛主却忽然笑起来,大声道:“北宫兄,兄弟今日才知道这么多年一直错怪了你。兄弟一直以为你待他冷淡,只是薄情寡义,现在才明白,这女人心如蛇蝎,狠毒至极。她这分明是挑拨你我兄弟自相残杀,她却可以坐山观虎斗,最终渔翁得利。”

  其实谁都明白,地藏让北宫出手对付岛主,确实是想让两大宗师舍命相搏。

  “北宫兄,此番咱们登岛,是为了玄武丹。”岛主叹道:“兄弟现在对天立誓,这玄武丹归你所有,不与你争抢。不过这妇人心肠狠毒,若不铲除,必然是祸患无穷。你心里很清楚,这些人中,她对你恨意最深,你我自相残杀,无论最后谁胜出,也必然是强弩之末,到时候只要她出手,轻易就能取下胜者的性命。你若胜了我,她立刻便会对你下手,绝

  不会手下留情。”

  北宫微微颔首,道:“我明白!”

  岛主忙道:“北宫兄既然明白,咱们自然不能中了她的诡计,你我二人联手除掉这歹毒妇人,并非难事。”

  北宫再次点头道:“如今你我若是联手,普天之下,已经没有敌手。”

  “除掉这妇人,玄武丹归北宫兄所有,兄弟绝不多说一个字。”岛主叹道:“兄弟也可以保证,自今而后,再不出白云岛半步,这天下就归属北宫兄所有。”

  齐宁心下冷笑,暗想这莫澜沧果然是龌龊至极。

  岛主本来预谋已久要与地藏联手除掉北宫,却不想事情的发展与他所想完全不同,事到临头,地藏非但没有与他联手的意思,甚至唆使北宫对他下手,如果北宫真的出手,诚如他所言,无论谁胜谁败,最终唯一的胜者只能是地藏。

  岛主心知事情不妙,先前还对北宫虎视眈眈,转眼间便即向北宫示弱。

  便是江湖上普通的角sè,但凡有些骨气,也不会如此厚颜无耻瞬间就变换脸sè,但此刻岛主变换脸sè却是一副义正词严模样,非但是齐宁,便是在场其他人也都显出鄙夷之sè。

  北宫沉默片刻,这才向地藏道:“我这一生欠你很多,现在能为你做的也只有这一件事。”

  地藏幽幽道:“你只要能为我做一件事,也不枉我曾经那般待你。”

  北宫再不废话,转身面向岛主,平静道:“你我这一战,本就是在所难免。”单手负在身后,抬起另一只手,岛主面sè严峻,沉声道:“北宫兄当真要为她所利用?”

  “请!”北宫并不废话。

  齐宁心中感叹,知道北宫此举,无非是因为对地藏的愧意。

  不容他多想,便见到北宫单臂抬起,一股劲气从四面八方向他的手掌四周汇聚过去,齐宁等人无可奈何,纷纷后退,免得殃及池鱼。

  先前北宫和岛主联手除掉北堂幻夜,岛主出其不意对北堂幻夜出手,对决几乎是片刻间便结束,此刻却是两大宗师正面相对,双方也都知道是以命相搏,是以其他人也知道这一场对决,恐怕比先前要恐怖的多。

  这一次没有飞沙走石,两大宗师如同石雕般正面相对,甚至显得异常寂静。

  齐宁远远避开,见到地藏兀自站在距离北宫不远处的地方,心下却忽然想到,地藏会不会又耍了个花样,故意让北宫和岛主对决,却准备突然出手,就如同岛主先前对北堂幻夜所做的那样。

  但又想如果真的是那样,北宫也未必会责怪地藏。

  如果北宫对地藏没有任何愧意,也就不会任由地藏挑拨,与岛主正面对决,他既然做了这样的选择,自然是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

  劲气凝聚,很快就在北宫正上方幻化成了一把气剑。

  以气为剑,普天之下,也只有北宫才能做到,而天底下能够抵受这一剑的恐怕也只有大宗师。

  “开!”

  只听得北宫一声厉叱,悬于半空

  中的那把气剑陡然间旋转起来,而且速度越来越快,齐宁盯着那把气剑,却赫然发现,随着气剑迅速旋转,那把气剑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到最后竟然化成十数把气剑,这些气剑环绕成一个圆圈,在空中竟然发出“嗡嗡嗡”的剑鸣之声。

  对两大宗师来说,如今是生死相搏,一出手必定是全力以赴。

  真正的绝世高手,只要对方一出手,就已经大致能够判断出对方的实力,在此之前两人联手除掉北堂幻夜,实际上也让双方大致清楚了对方的实力,所以对两人来说,根本没有必要再去试探什么。

  “浩然剑气,出!”

  “出”字刚出口,在空中旋转的十数把气剑却是如同利箭般直向岛主暴射过去,明明是劲气凝聚而成的气剑,但齐宁却能够清晰地看清楚那气剑的轮廓,真的如同十几把利剑刺下去。

  齐宁心下骇然。

  他当然知道,这暴刺而出的十几把利剑,每一把利剑所蕴含的威力都是无与伦比,即使是大光明寺空藏大师那等顶尖高手,面对这其中任何一把气剑恐怕都难以抵受,就更不必说在同一时间要面对十几把气剑的攻击。

  虽然岛主威严的形象在赤丹媚的心中已经轰然倒塌,可是看到十几把气剑袭向岛主,赤丹媚还是“啊”地惊呼一声,内心深处依然是担心着岛主的安危。

  就在气剑要刺中岛主的一瞬间,却只见到岛主的身形陡然一晃,几乎是在眨眼间,他的身体就像是爆炸一般,瞬间分成数道身影,随即这些身影又继续分裂,让人眼花缭乱之间,沙滩之上竟然出现了十多道岛主的身影,似乎每一道身影都是岛主,但每一道身影却又模糊无比,如同幽灵,即使是以齐宁的目力,也根本分不出到底哪个是真正的岛主。

  齐宁瞳孔收缩。

  他当然明白,这绝不是岛主真的可以分成众多身体,而是其速度实在是太快,移动的速度已经超过了肉眼所识,那十几道身影自然只有一个是岛主的真身,而其他的却都是岛主闪动之时的残影,因为速度实在太快,在肉眼之下,真身已经移动开去,但残影却还留存在眼眸中。

  岛主避开气剑,气剑击在沙滩上,“轰轰轰”之声连续不觉,每一道剑气落下,都已经在沙滩上击出深坑。

  正当齐宁等人摸不清楚究竟哪个是岛主的真身,恍惚间,却瞧见凌乱纷杂的众多岛主身影已经靠近到了北宫身旁,一时间北宫前后左右都有岛主身影出现,齐宁见状,一颗心顿时提起来,可是还没等他多想,那些纷杂的残影几乎在同一时间消失,于是所有人都看到,岛主已经站在了北宫面前,两人近在咫尺,没有任何的停顿,岛主右手握成了拳头,狠狠地砸在了北宫的胸口。

  气剑未散!

  被岛主躲开的那十几把气剑虽然都击空,可是却没有散去,在岛主的拳头击中北宫的胸口之时,那些气剑就像是活了一样,从各处回转过来,只听到北宫一声“收”,十几把气剑已经自后方往岛主的背部刺过来。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