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七四章 天下第一宗师

第一四七四章 天下第一宗师

  北堂庆逝去,齐宁内心并无太多伤感,更多的只是黯然。

  听到娇叱声传来,又听到一声女子的惨叫,齐宁心下一凛,担心赤丹媚,抬头望过去,只见到花想容已经被赤丹媚打飞出去,重重落在了地上。

  花想容虽然是地藏麾下,但比之赤丹媚却还是大大不如,赤丹媚的武功虽然并非岛主完全亲授,但陌影和白羽鹤都是天下顶尖高手,就算是岛上的亡杀二奴,这两人武功放到江湖上,那也是排得上号的人物,是以赤丹媚自幼在岛上学艺,耳濡目染,那功夫远不是花想容所能相比。

  齐宁见到赤丹媚安然无恙,心下微宽,扭头看到几道身影正在围攻地藏,不但是卓青阳和空藏联手,便是亡杀二奴此刻竟然也冲过来,四人合力围攻地藏。

  地藏武功自然不是这几人能比,但他被北宫所伤,若是给她一天半日,或许还能恢复过来,可众人就是知道机不可失,自然不会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

  但地藏中就是地藏,虽然一时无法操控天地之气,但身法之鬼魅却也不是几人能够相比,虽然以一敌四,却并不落下风。

  赤丹媚击倒花想容,她知道花想容是地藏手下的人,留之亦是祸害,飞身上前,手中多了数枚银针,便要取了花想容的性命,花想容却是面无惧色,惨然一笑,闭上眼睛,仰起脖子,露出白皙的喉咙,却是任由赤丹媚下手。

  赤丹媚见她花容月貌,一脸绝望之色,反倒没有轻易下手,冷笑道:“你助纣为虐,害了那许多人,也是该死。”

  花想容淡淡一笑,道:“生死就在你手,我本来也没有想活着。”

  齐宁此刻却已经走过来,看着花想容道:“你这些年在西川帮着地藏兴风作浪,害了许多人,现在心中可后悔?”

  “后悔?”花想容笑道:“我们一心想要助世子成就大业,却功亏一篑,地藏六使,数人折损在你手中,无非是成王败寇而已。我们都是地藏一手抚养én,早就已经将性命奉献给她,没有什么好后悔的。”

  赤丹媚脸色一寒,便要出手,齐宁抬手拦住,皱眉道:“花想容,我知道西川还有不少你们的党羽,野鬼岭是你们的老巢,那里还有不少人被你们所蛊惑你若能帮我解决此事,今日我便饶你一命。”

  花想容似笑非笑,道:“那些孤魂野鬼,可不会听我的话。齐宁,地藏六使数人死在你手里,你也不在乎多杀我一人,尽管动手就是。”

  她话声刚落,便听到“砰砰”两声传过来,扭头看去,却见到亡杀二奴已经被地藏打飞出去,落地之时,挣扎着起不了身,已经是奄奄一息。

  赤丹媚脸色一冷,道:“他们顶不住。”连续出手,已经点了花想容多处穴道,她见齐宁想要花想容帮助解决西川那些地藏余党,也便没有下杀手,毕竟花想容武功平平,就算放她一马,她也掀不起太大的风浪来。

  齐宁见到地藏身法轻灵,出手凌厉迅疾,也幸亏卓青阳和空藏大师都是当世顶尖高手,否则根本抵挡不住,暗想地藏虽然受伤,但其身手依然是十分恐怖,心知拖延下去,待得地藏真的恢复了气血,所有人将再不是敌手。

  北宫出手一击,齐宁当然明白北宫的意思。

  哑奴多年前就已经过世,地藏今日知道了真相,谁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因此而大开杀戒,一旦真的如此,那么玄武丹将只是血腥的开始。

  地藏如果带着仇恨和愤怒离开这里,必将是世间一场浩劫。

  没有了掣肘的地藏,离岛之后,第一个要对付的恐怕就是楚国的皇帝。

  地藏感念淮南王当年的恩惠,花了大力气利用地藏六使为淮南王积蓄力量,萧绍宗叛乱,地藏六使便有数人就在他身边相助,亦可见地藏也确实希望能够帮助淮南王完成篡夺皇位的夙愿。

  萧绍宗的功夫,得自地藏,两人有师徒之谊,地藏恩怨分明,萧绍宗既然谋反失利,那么地藏就很可能杀到楚宫,为萧绍宗报仇。

  没有了其他大宗师的掣肘,地藏自然是无所不能。

  北宫显然也已经意识到一旦地藏真的陷入疯狂,后果不堪设想,是以用最后的力量重创地藏,他自然知道以自身之力绝无可能击杀地藏,这么做的目的,本就是希望地藏重伤之下,其他人能够扑灭这道火焰。

  亡杀二奴被打成重伤,无力再战,而卓青阳和空藏大师也是险象环生,齐宁看在眼里,空藏大师先前便已经受伤,此刻虽然拼死力战,却已经是强弩之末,齐宁知道不出三十招,空藏大师必然落败。

  当初空藏和卓青阳要齐宁加入浮萍,是为了以策万全,一旦地藏动了杀意,期盼齐宁能够出手。

  想不到他们的担忧,最终却变成了现实。

  齐宁再不犹豫,面对地藏,双臂缓缓抬起。

  对付地藏此等人物,齐宁知道就算自己加入战团与地藏力战,也未必能占便宜,此种情势下,唯一有把握击败地藏的手段,就只能是调用天地之气。

  他知道使出这般手段,对自身大有损伤,但这时候已经是不得不发。

  最后一次!

  齐宁心中暗暗立誓。

  四周的空气开始向齐宁这边聚集过来,只是片刻间,在齐宁的双臂中间,一股肉眼可视的劲气凝聚而成,赤丹媚见得此景,花容微微变色,便在此时,只听“砰砰”两声,地藏连续两掌拍在了空藏大师的胸口,空藏顿时如同纸鸢般飞了出去,卓青阳大惊失色,地藏击倒空藏,回身探手去抓卓青阳,却瞧见不远处齐宁已经凝聚成气,本来探出的手却收了回来,不再向卓青阳攻过去,只是面对齐宁,看着齐宁的眼睛,美丽的脸上没有丝毫震惊之色,反倒是前所未有的平静。

  她竟似乎等着齐宁对她发出最后一击。

  雄浑的劲气在齐宁面前浮动,望着对面的地藏,齐宁内心深处竟略有一丝不忍,但也知道自己一旦收手,只会造成可怕的后果,双臂猛然往内一合,那股天地之气如同巨浪般卷过去。

  “砰!”

  地藏柔美的身体直飞出去,随即落在地上,双手展开,竟也不动弹,一双美丽的眼睛望着碧蓝的天空,竟似乎感觉不到痛苦,平静至极。

  一切都静下来。

  齐宁喘着粗气,赤丹媚飞奔过来,扶住他身子,见他脸色有些苍白,急问道:“怎么了?你......?”

  齐宁摇摇头,道:“没

  事,不用.....不用担心!”却忽地瞧见北宫竟然向地藏爬了过去。

  他还有最后一口气,但却早已经无法站起来,拼尽气力爬到了地藏身边,伸出手,握住了地藏一只手,地藏微扭头,血水从她口中溢出,北宫看着地藏的脸,叹道:“莫.....莫要怪我.....!”

  “都结束了......!”地藏幽幽道:“来生......莫再丢下我.......!”唇边泛起一丝浅笑,整个人却再无气息。

  北宫颤巍巍伸出手,抚摸在地藏的脸庞上,轻叹一声,摇了摇头,脑袋一沉,搁在了地藏胸口,再不动弹。

  空藏大师强自撑着坐起身来,见得北宫和地藏双双逝去,双手合十,闭目诵经,显然是在诵经为他们超度。

  齐宁抬头望着天空,神色黯然。

  这些人的恩恩怨怨持续了几十年,到底谁对谁错,也不是外人能够说清楚,而且从大雪山下来的这些人,如今都已经逝去,到底谁对谁错,也已经不再重要。

  他缓步走到空藏面前,空藏睁开眼睛,齐宁蹲下身子,看着空藏问道:“大师,你......?”

  “老僧无妨,休养一年半载也就恢复。”空藏叹道:“地藏最终没有对我下狠手,她......!”摇了摇头。

  “浮萍计划最终还是成功了。”齐宁道:“可是......我算不算大宗师?我是不是浮萍计划应该除掉的人?”

  “你不是大宗师,而且永远也成不了大宗师。”身后传来卓青阳的声音,他缓步走过来,神情肃然:“但如今的人世间,你已经是第一高手。你不会长生不老,但在你有生之年,天下间没有任何人在武道修为之上能超越你。”

  “哦?”

  “你并非大宗师的经脉,也不是天脉者,所以不能突破到大宗师的境界。”卓青阳道:“可是天下间的六大宗师既然都已经不在了,以你如今的修为,其实已经是当之无愧的人间第一宗师。”

  空藏合十道:“国公,手握利器,自当造福苍生,还望你日后一心向善,好自为之。”

  卓青阳轻拍齐宁肩头,温言道:“你自今而后守护的并不只是楚国,而是天下苍生。”微微一笑,却是走到亡杀二奴身边,见到两人已经挣扎着坐起身,伤势也不轻,自然需要好生休养一段时日。

  二奴见卓青阳走过来,心下戒备,方才几人合力对付地藏,无非是因为大家都知道地藏是最大的敌人,如今大敌既去,二奴只担心卓青阳会对自己动手。

  他们毕竟是岛主手下的人,而浮萍计划要除掉岛主,如今岛主既然已死,也不知道卓青阳是否要斩草除根。

  “两位身上的戾气很重。”卓青阳背负双手:“却不知两位是否愿意前往大光明寺清修?有佛法洗礼,最终定能让两位心境平和。”

  二奴对视一眼,岛主已死,两人就像是无根浮萍,心中却是一片茫然,此时卓青阳竟然要二人前往大光明寺做和尚,内心自然是大大不愿意,可是担心一旦拒绝,这老家伙只怕真要斩草除根,无奈之下,只能齐齐点头。

  “阿弥陀佛,功德无量!”卓青阳双手合十,面带笑容。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