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七六章 说媒

第一四七六章 说媒

  田家药行的后院有一处独立的房间,这里是账房,算是药行十分重要的所在,伙计们是不敢靠近这里,就算是药行的许掌柜,轻易也不会过来打扰。

  顾清菡如今就在账房里。

  田雪蓉将顾清菡秘密安排到东海之后,要找一处隐秘的所在并非难事,但那种不与人接触的生活甚至能够将人逼疯,顾清菡当然想到这一点,而且她在锦衣齐家的时候,日夜都有一大摊子事要处理,若是突然清闲下来,反倒是大大的不适应。

  好在要安排一个打发时间的活儿对田雪蓉来说并非难事。

  顾清菡自然擅长理财,锦衣齐家每年的进项支出复杂得很,虽然有账房,但顾清菡都会亲自核对,对于清理账目她也是驾轻就熟。

  最为紧要的是,顾清菡在锦衣齐家虽然是一言九鼎的人物,但出了齐家,认识她的人可说是凤毛麟角,再加上事先和田雪蓉商议好有了新的身份,所以即使在东海大街上走动,也不会惹人怀疑。

  毕竟正是古蔺城最为繁华的时候,没有了东海世家的掌控,外来人每天都在增多。

  田家药行在东海的生意其实主要是针对海外贸易,尔后设了门面,零散卖些药材,但与京城的药行生意自然不能相提并论,所以每天要处理的账目其实并不多,顾清菡每天也有足够的时间看看书,又或者在街上走一走。

  这样的生活,比之锦衣齐家日理万机的繁忙要轻松得多,也让顾清菡真正感受到了生活的惬意,只是身边没有了齐宁,总是让这美妇人日夜思念。

  田夫人走进账房的时候,顾清菡也刚刚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到田夫人,露出笑意,起身道:“东家什么时候来的?”

  顾清菡虽然离开了齐家,但田夫人对她依然存有足够的敬畏之心,反手关上门,上前来便要行礼,顾清菡忙伸手扶住,笑道:“可别这样,我现在只是一介平民百姓,可当不得这样的礼数。”牵了田夫人的手,走到边上椅子对面坐下,这才道:“路上辛苦了,我听说下个月初船队可能就要起航,也没有多少日子了。”

  田夫人道:“最后一批药材也送了过来,这边都已经准备妥当,海泊司的票证也颁下来,这三年药行这边不会轻松。”

  顾清菡点点头,欲言又止,田夫人冰雪聪明,又如何不知道顾清菡心中所想,轻声道:“三夫人,小公爷离开了京城,去往何方也打听不出来,应该是朝廷派他去办要紧的事儿。我临来的时候,他尚未回京。”

  顾清菡轻叹道:“如今正是兵荒马乱,以前他每次离京,我心里都不踏实。”

  “夫人牵挂小公爷,小公爷心里也一定牵挂着夫人。”田夫人低声道:“等到小公爷空闲下来,定会过来看你。”

  萧绍宗叛乱,齐宁安排顾清菡和田夫人出京,那几日两人日夜相处,顾清菡固然察觉了田夫人和齐宁的私情,而田夫人却也知道了齐宁和顾清菡的秘密。

  顾清菡想了一想,才看着田夫人轻声问道:“姐姐以后准备怎么办?”

  顾清菡称呼她为姐姐,顿时让田夫人有些紧张,低下头,轻叹道:“我.....我又能怎么办?好好将芙儿抚养成人,等她嫁了人,我就没有牵挂了。”

  “姐姐还这么年轻,总不能就这样孤独终老。”顾清菡牵着田夫人的手:“可想过再嫁?”

  田夫人守寡几年,心思都放在女儿和生意上,那几年还真没有想过以后自己会怎样,直到齐宁出现,田夫人一开始还只是想借着齐家的威势在大树下乘凉,却不成想小公爷对自己生出了其他的意思。

  即使齐宁多次撩拨,田夫人却也还是谨守底线,直到在东海将自己交给齐宁,她都没有生出过真的能和齐宁在一起的念头。

  田夫人对自己看的很明白,知道自己不过是一介商妇,而齐宁则是帝国爵爷,两者悬殊太大,莫说自己曾为人妇,就算自己是一个黄花大闺女,以自己的出身,也绝无可能进得了齐宁的内室。

  齐宁对她一直十分照顾,甚至不顾凶险救她性命,也正因如此,这美妇人才会心甘情愿将自己给了齐宁,甚至一度想着以后只要齐宁愿意,她可以不为人知地伺候齐宁。

  可是知道了顾清菡与齐宁的秘密,她心中反倒生出了退却之心。

  女人心善妒,田夫人不相信顾清菡与齐宁在一起后,还能允许自己这样一个商妇与齐宁保有私情,那日虽然被顾清菡问出了秘密,但也正是从那日开始,田夫人下定决心,不能再与齐宁有任何私情。

  在那小屋两人独处的时候,互相知道对方的秘密,又因为京城形势危急,两人却也是推心置腹。

  但危机过后,田夫人心中的感受与那几日却又不同,今日见到顾清菡,心中反倒是多了许多顾忌。

  此刻听得顾清菡询问,田夫人一愣,随即脸颊微红,微低螓首,摇头道:“没有,都已经这个年纪,而且.......!”支支吾吾没有说下去。

  顾清菡叹道:“而且还有宁儿。”

  田夫人忙抬头解释道:“夫人,你......你千万别误会,我.....我以后不会和爵爷有......,他是爵爷,我只是民妇,以后绝不给你们添乱的。”

  “添乱?”顾清菡幽幽道:“姐姐,这里只有你我两人,有句话我想问你,你要如实回答。”

  田夫人有些忐忑,却还是微点头道:“夫人你尽管问,知道的......知道的我一定如实告诉你。”

  顾清菡压低声音道:“你和宁儿在一起,只是因为感激他对你的照顾,还是.....你心里也喜欢他?”

  “我......!”田夫人一怔,想不到顾清菡是问这样的问题,如果两人还是在那间小木屋,田夫人或许不会有太深的顾忌,但此刻却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如实说就好。”顾清菡柔声道:“就像咱们那几天在一起的时候,不要有顾忌。”

  田夫人幽幽叹了口气,道:“夫人询问,我.....我不敢隐瞒。其实一开始......一开始认识爵爷,我只是想着侯府势力大,我孤儿寡母,若是能有侯府的照应,在京城里自然不会受人欺负,那时候绝没有任何其他的心思。”

  顾清菡微微点头,含笑道:“这是人之常情。”

  田夫人咬了一下嘴唇,才继续道:“后来.....后来我看出爵爷对我......对我有些意思,我只以为.....只以为他是戏弄我,心里有些气恼,但他一直对我照顾有加,几次三番帮我解危,我心里对他有了感激之心。”

  如果不是当初二人有过一段推心置腹的日子,这些话田夫人绝不会说一个字。

  “那时候你还不喜欢他?”

  田夫人红着脸道:“他说话有趣,待我.....待我又好,那时心里感激,又.....又对他有好感。”犹豫了一下,才继续道:“后来我们一起到了东海,东海的商会刁难我,是他为我挺身而出,这一辈子,没有.....没有几个人这样对我好,后来我被人绑架,他不顾自己的安危,将我救了出来,那时候.....那时候我便想着他无论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去做,而且......!”低下头,后面的话不敢说下去。

  “而且什么?”顾清菡握着田夫人的手问道。

  田夫人鼓起勇气道:“而且从那天起,我.....我便想着能时时见到他,便是瞧上一眼,也是开心。只是.....只是我身份低微,不敢.....不敢有什么奢望的。”看着顾清菡眼睛道:“夫人你放心,以后我不会乱想,就算爵爷找到我,我......我也拒绝。”

  顾清菡笑道:“其实有一个法子,可以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问题。”

  “什么法子?”

  顾清菡低声道:“你嫁了人,这事儿就解决了。”

  “嫁人?”田夫人香躯一震,猛地想到,难不成顾清菡为了避免自己日后与齐宁还有什么瓜葛,要安排自己嫁人,有了夫君,以后自然不能再与齐宁有牵扯。

  她心下大乱,虽然对顾清菡十分敬畏,却还是用力摇头道:“我.....我不嫁人,夫人,我.....!”

  顾清菡笑道:“你别急,我给你介绍的人,你未必不会不嫁。有人托我说亲,要成全这桩亲事,言辞恳请,而且十分真挚,我思来想去,不好推辞,只能答应,要做这个媒人。刚好你今天到了,这事儿正好今天解决,你愿不愿意,等见到了那人之后,再作答复。”

  田夫人这次却十分坚定道:“夫人,别的事情我都能答应你,但这事儿我不能应允,那人我也不会去见。”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