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七八章 君敲夜下门

第一四七八章 君敲夜下门

  和风晓月,静夜幽幽。

  田夫人躺在床上却实在睡不着,晚饭过后,赶了几天的路,夫人略有些疲惫,早早浴洗之后便上了床,本以为疲惫之下,能够早早入睡,可是越这样想,反倒是越睡不着。

  今日齐宁亲口说要娶她,这自然是让夫人心花怒放,欢喜不已。

  经营药铺多年,田夫人其实也是个未雨绸缪的人,若说她对自己未来的人生没有一丝担忧,那是自欺欺人。

  她虽然不再青春妙龄,却也是最好的年纪,曾经为了女儿一度想过终生不再嫁,等到女儿大了,招婿入赘,那时候好歹还能有女儿女婿养活自己终老。

  但内心深处,却也始终自问,自己的一生就真的这样孤独下去。

  特别是和齐宁有了关系之后,这样的想法就更浓。

  没有谁愿意孤独终老,可是自己将身子交给了爵爷,自然不可能再接纳其他的男人。

  固然是夫人内心保守,当初嫁了人,就一门心思要和夫君终老,可是夫君突遭横祸,后来把自己给了齐宁,心内便觉得即使和齐宁没有什么结果,那也要为齐宁守着,不可能再和其他任何男人有牵扯。

  而且那一夜过后,她真的已经将自己当成齐宁的人。

  让她备受煎熬的却是虽然有了夫妻之实,但这一辈子恐怕都不会有夫妻之名,她虽然对齐宁不会有任何的要求,甚至对齐宁说过不用考虑她的名分,但骨子里却还是奢望有朝一日真的能够得到一个名分,虽然这几无可能。

  但今天这个奢望竟然有可能成真。

  凭心而论,在东海与齐宁有了关系之后,夫人没有一天不念着齐宁,固然是因为内心喜欢齐宁的为人,却也因为在东海那几天,她真正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女人,那种感觉让她留恋不已,却不敢说出一个字。

  已经很久没有和齐宁单独在一起,平日里夜深人静,就想着和齐宁在一起的场景,今日见到齐宁真人,那种感觉就更加强烈。

  齐宁直说今晚要和她在一起,她顾及顾清菡的感受,并没有答应,可是真正到了夜深时分,内心却又想着齐宁就在自己身边,哪怕只是牵着手儿,也能够消减自己的煎熬。

  深夜万籁俱静,夫人翻来覆去,心中忍不住埋怨起齐宁来。

  以前也没有见齐宁那么老实,今天还真的说不来就不来,自己拒绝是一回事,你自己半夜过来又是另一回事。

  女人心海底针。

  夫人越想越有些气恼,想着下次真要在一起,一定不再听他的,那些稀奇古怪的姿势,说什么也不能由着他来。

  正自气恼,忽听到房门“啪啪”轻响两声,夜深人静,虽然外面只是轻拍两下,但却能听得很清楚,夫人立时坐起身来,正要张嘴询问是谁,话到嘴边却停住,起身来,拉了外衫披在身上,轻步走到门边,低声问道:“谁?”

  “有点事情要商量。”外面传来齐宁鬼鬼祟祟的声音

  。

  夫人一听是齐宁声音,方才心里还有点小怨气,这时候荡然无存,反倒是紧张起来,将胸口衣襟紧了紧,轻声道:“我都睡了,有事情明天商量。”

  田家药行是要在东海做长久生意,很多人都知道田家药行有锦衣齐家做靠山,所以田家药行在东海办事也特别顺利,东海商会会长苗梓逸为人宽厚,待田家也不差,田家药行筹备的时候,就特地选了这处门面,六间长房,后院也不小,因为田夫人时常要过来,药铺女眷不多,所以许掌柜专门在后院做了隔墙,左右两边有独立的小院子,之前顾清菡被安排在东院,田夫人此番过来,就住在西院。

  虽然是独立的院子,但夜深人静,夫人倒是担心声音太大会被其他人听见。

  “事情紧迫,等不到明天,开门一下,商量完事情我就走。”齐宁声音很严肃。

  田夫人心想难道真的有什么急迫的事情?但又一寻思,心下好笑,知道十有仈Jiǔ是齐宁胡乱编造的理由,但齐宁半夜过来,她心里还是欢喜,想要开门,不过白天说过这次不能亲近,若是轻易开门,反倒是让齐宁看轻了,放不下矜持,低声道:“太晚了,你现在进来.....不方便,要是被人看到.....1”

  “都睡了,我都检查过。”

  田夫人捂住嘴,憋住笑,若真是有急迫事情商议,喊自己出去到大堂也可以商量,又何必去检查其他人是否睡下?

  “你......你骗人。”夫人压低声音道:“你没有急事,就是......就是想占我便宜......!”说到“占我便宜”四字,夫人心跳厉害,背身靠住房门,拽紧自己胸口衣襟。

  齐宁叹了口气,道:“你当真不开门?你要是再不开,我可走了。”

  夫人道:“赶紧走,我要睡了。”

  齐宁又是一声轻叹,随即便无声息,夫人等了片刻,听不到齐宁声音,反倒有些着急,低声道:“你走了?”

  外面却没有声音,夫人咬着嘴唇,恨声道:“傻瓜。”心有不甘,转身拉开门闩,刚拉开一道缝隙,一扇门就被推开,一个身影如同泥鳅般钻进来,灵活至极,夫人吃了一惊,回头看清楚是齐宁,又惊又急,急忙关上门,唯恐被人看见,口里却道:“出去,不许你进来,你.....你快出去......!”

  “门都关上了,还要我走?”齐宁轻笑一声,竟然走到夫人的床边,一屁股坐下,向后躺倒,夫人又羞又急,过去拉住齐宁手腕,想要将他拉起来,却不防齐宁只一用力,夫人腴美的香躯已经被带过去,正扑倒在齐宁的身上,还没等她挣扎,齐宁一只手臂已经环住了夫人的腰肢,夫人扭动挣扎,颤声道:“不要这样,要是被他们看到听到......1”

  齐宁已经贴着夫人耳边道:“那你待会儿就忍一忍,声音小一些,莫被人听见,只叫给我一个人听,我喜欢听你的声音......!”一个翻身,已经将夫人柔软的身子压在了身下。

  天地萧瑟,即将入冬的汉都洛阳人心也是一片寒霜。

  前线的战事连连失礼,钟离傲虽然竭力抵挡楚军的攻势,但在楚军凶猛的攻势下,依然是节节败退,丢城失地,如今楚军距离洛阳不过三天的路程,几乎是兵临城下。

  出现如此状况,原因诸多。

  汉军虽然力战,但奈不住钱粮匮乏,京城送来的粮草一次比一次少,分配给兵士的粮食已经根本不能够让将士们吃饱。

  如果只是粮食倒也罢了,将士们在前线卖命,可是军饷却迟迟不发,如果不是钟离傲在军中威望极高,早就闹起兵变。

  处于劣势的汉军官兵士气低迷,也不是每一个人都对北汉誓死效忠,毕竟在几十年前,南楚北汉本就是一个国家,皇帝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能让百姓们生存下去。

  当兵吃粮拿饷,如果不是为了吃饱肚子领取军饷养家,没有几个人真的愿意与南方的军队拼死搏杀。

  如今不但拿不到军饷,连肚皮也填不饱,军心已经低落到极点。

  前线士气低迷,京城大部分人自然也欢喜不起来。

  如果说京城里还有不知忧愁的,那就是兼着大丞相之职的晋王屈元古。

  屈元古率军出潼关,但楚国人却偷袭了他的老巢,有家不能回,处于绝境的屈元古和麾下数万西北虎狼一度陷入绝境,而北堂昊被刺,让形势瞬间逆转,西北军杀进洛阳,北堂风登基为帝,屈元古成为了大丞相,次子曲满英也成了殿前大将军。

  如果不是因为顾忌前线还有钟离傲,曲满英差点直接成为天下兵马大元帅。

  谁的拳头硬,谁说的话就算数,屈氏父子是真正地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想当年汉军在北方攻城略地,锋芒无匹,战将如云,屈元古只不过是一介外戚,功劳没多少,还是靠了裙带关系被封到西北苦寒之地。

  那时候没有谁瞧得上屈元古这位外戚,进京的时候,正眼瞧他的人少之又少,甚至不少人骨子里对他充满了耻笑。

  可是风水轮流转,谁能想到如今这北汉的都城竟成了屈氏父子的掌中之物。

  有西北虎狼健儿在手中,洛阳百官谁敢在屈氏父子面前喘粗气?便是登基的北汉皇帝北堂风,那也不是凡事都要向这位大丞相请示?

  西北军入京城,纵情劫掠,等到屈元古觉得不能再这样乱下去,颁下军令的时候,几万西北虎狼都已经是盘满钵满,而屈元古这位大丞相更是收获满满,从京城搜过的财物,装了整整三个大宅子,金银珠宝古玩字画充斥其中,在西北过了不少苦日子的屈元古真心觉得洛阳真的是繁华,原来巨贾富商这么多,原来那些高官重臣府中竟然藏了那么多好东西。

  偶尔坐车绕着重兵把守装满财帛的那几件宅子,屈元古满足感便油然而生。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