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八零章 惊魂夜

第一四八零章 惊魂夜

  齐宁!

  锦衣候!

  屈元古瞬间有一种找到大刀对着眼前这人一刀劈下去的欲望。

  他年纪大,却还没有到健忘的年纪。

  他领兵入关,却后院着火,西北老巢被楚军偷袭,自己多年经营的大本营成为别人的盘中餐,害的自己和手底下的数万西北精锐差点在关内全军覆没。

  这倒也罢了,最让他悲痛的是自己的长子屈满宝也死在了楚国人的手中。

  杀子之仇,不共戴天。

  他当然已经搞清楚,带人偷袭自己老巢的正是楚国的锦衣候齐宁,而且自己的长子也是死在此人手中,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屈元古暗暗发誓,只要有机会,不但要将齐宁千刀万剐,而且还要将锦衣齐家杀得鸡犬不留。

  他将夺家之恨杀子之仇埋在心里,希望有报仇的机会。

  现在他日夜想要千刀万剐的仇人就在他眼前。

  可是他却不敢轻举妄动。

  触怒了对方,不但夺家之恨杀子之仇报不了,自己这条老命也要立刻报销。

  按捺心头的仇恨,老丞相竟然露出笑容,拱手道:“原来是义恒王,久仰久仰,你一个人过来?”

  楚国的义恒王,当然是楚国的重臣,这样一个人,怎会出现在汉都洛阳,而且还出现在自己的寝室里?这人年纪轻轻,怎会有那般恐怖的手段,能够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自己的床头边上。

  屈元古心中寻思着,这一次齐宁潜入自己的寝室,背后是否调用了无数的人力和物力,而且周密地布置了天衣无缝的计划,甚至在丞相府很可能还有内鬼,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这一次动用的人手一定很多很多,楚国必定有很多奸细潜伏在洛阳。

  “一个人。”齐宁干脆的很:“只是过来和丞相聊聊天,用不着太多人。”

  屈元古心下冷笑,暗想就你一个人能进得了老子的门,你是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吧。

  “原来如此。”屈元古含笑道:“这里是洛阳,如今你我两国还在交战,你孤身来到洛阳,处境很凶险啊。”

  齐宁笑道:“丞相的处境似乎比我更凶险。”

  屈元古一时语塞。

  “丞相可知道,岳环山兵锋正盛,汉军却已经是垂死挣扎,可能用不了一个月的时间,楚国大军就已经兵临洛阳城下。”齐宁平静道:“却不知到时候你带来的那三万西北将士何去何从?”

  屈元古心想用不着考虑何去何从,楚军如果真的打过来,两军对阵就是。

  洛阳城防坚固,自己入城之后,大肆搜掠,不但钱财多如牛毛,就算是粮食也绰绰有余,洛阳城中专门腾出储存军粮的地方,真要被困围城,那些粮食足够三万将士吃上两三年。

  洛阳城近百万之众,军械库也被西北军控制,到时候打开军库,拉了壮丁守城,兵多粮足,足以抵挡住楚军。

  也正因为心里有底,屈元古才并不在意前线战事失利。

  也是因为要给自己留后路,所以支援前线的粮草和军饷一直短缺,屈元古从一开始就是打算让钟离傲尽最大可能消耗楚军的实力,等到钟离傲完蛋,自己手里有粮有兵,到时候再和楚国人决一死战。

  那时候的楚国人精疲力尽,不足为惧,出城可战,就算守城,只要撑下去,楚国人也不可能一直围困下去,毕竟他们也要吃粮。

  钟离傲在前线拼死抵挡,西北军这几个月干的事儿就是将洛阳京畿附近清扫一遍,尽可能地多存粮食,不但是为了准备守城之用,也是为了防备楚国人到时候就地筹粮。

  已近寒冬,钟离傲只要真的能撑上一个月,到时候就算全军覆没,楚军兵临城下,屈元古也丝毫不惧。

  屈元古故意叹了口气,道:“我们吃的是汉国军粮,只能为国尽忠。”

  “哦?”齐宁叹道:“丞相,我也不妨直言,钟离傲已经撑不了几天,对他我们楚国没有任何的顾虑,可是丞相手下的三万精兵,还有这坚固的洛阳城,我们还是有些忌惮的。真要是破了钟离傲,兵临城下,到时候丞相关门死守,想要攻克洛阳并不容易,而且快到冬天,如果在大雪覆盖之前还没有拿下洛阳,楚军就是雪上加霜了。”

  屈元古心想你知道就好,却还是问道:“那你这次来的目的是?”

  “我不想看到楚国将士再流血,同样不想看到汉军将士多流血。”齐宁看着屈元古的眼睛:“围城之战,决不能发生,而且这场战事,我希望越早结束越好。”

  屈元古抚须点头,心里却是冷笑,两国交战,千万人卷入其中,可不是你说要结束就结束。

  “所以今晚过来,和丞相商量,这事情咱们两个就给他结了。”齐宁微笑道:“不知道丞相意下如何?”

  屈元古一怔,不由自主皱眉道:“你我二人将他结了?齐......义恒王,你没有说错吧?这事儿你我两人可以了结?”

  “只要你带着三万西北军归顺楚国,这事儿就结了。”齐宁摊开手,耸耸肩:“就这么简单。”

  屈元古看着齐宁,有一种看傻子的感觉。

  “你投降了,洛阳就是楚国的,钟离傲本就是强弩之末,如果洛阳都投降了,又处在前后夹击的境况,他想打,他手下的将士也不会继续打。”齐宁道:“所以事情就很简单了。”

  屈元古叹了口气,道:“我就算听你的,可是手下那三万人却未必听我的,他们是吃大汉的粮食,我......!”

  “你想办法。”齐宁道:“那些人是你的手下,和你荣辱与共,你劝说他们,他们一定会听。当然,你弃暗投明之后,圣上不会亏待你,你在汉国是晋王,到时候圣上依然可以保留你晋王的爵位,至如丞相这个位置,楚国人才太多,到时候恐怕轮不上你。一句话,投靠了楚国,你依然是王爷,依然可以荣华富贵一辈子,这个买卖合不合算?你是知道的,你如果拒绝,不用等洛阳城破让楚军将士取你首级,我随时随地都可以摘下你的脑袋。”

  屈元古暗想我若不答应,此人恐怕立时便要取我性命,只能暂时答应,先稳住他再说,故做沉思,片刻之后才叹道:“我又何尝不想干戈早息。不过我现在还不能肯定给你答案,必须和手下部将商量,你能不能等两天?”

  他没有直接答应,只是觉得如果答应的太痛快,对方肯定怀疑,自己说和部下商量,反倒会让对方觉得自己是真诚的。

  “多一天,前线就多死很多人。”齐宁道:“西北人都是干脆利落,我给你一天的时间,明天晚上过来听你答复,丞相意下如何?”

  屈元古立刻点头道:“一言为定,天一亮我就召集部下商议,明晚你过来,我可以答复你。”

  齐宁含笑起身,不多说一句,直接走到房门前,打开门,出了去,就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

  屈元古一时间有些茫然。

  此人就这么痛快离开?

  今晚这一切到底是真的还是在做梦?他忍不住又掐了一下自己,确定自己不是在梦中,立刻起身,伸手拿起桌上的茶壶,“啪”的一声砸在地上摔得粉碎,也便在此时,寝室四周传来动静,有人穿窗而入,齐宁走的时候打开门没有关上,一群人从门外冲进来,只是眨眼间,四周满是守卫在寝室四周的侍卫,看到屈元古披着衣衫站在桌子边上,茶壶摔碎在地上,可是满屋子里却没有别人。

  众人只以为是刺客闯入,见没有人影,而且大丞相安然无恙,这才松口气。

  “一群蠢猪。”屈元古却是一脸恼怒扫过众人,骂道:“刺客都闯进屋里,你们竟然没发现?”

  众人面面相觑,有人小心翼翼道:“丞相,我们扼守所有角落,就是一只苍蝇飞进来也能察觉,并没有发现有刺客......!”

  “老夫是瞎了眼吗?”屈元古怒道:“刺客就在老夫面前,差点要了老夫的命。你们这帮蠢材,废物......!”

  众人不敢吭声,有人甚至心里想是不是丞相做了什么噩梦,疑神疑鬼。

  毕竟四周确实是守卫的密不透风,任何人靠近寝室,不可能悄无声息,除非是鬼魂,但丞相既然这样说,又有谁敢再废话。

  斥退侍卫,屈元古握着拳头。

  齐宁让他投降,在屈元古看来简直是异想天开,还说两个人就了结这场战事,那完全是三岁孩童说出来的话。

  自己控制洛阳,连北汉皇帝都是自己掌中傀儡,而且有钱有粮,麾下三万精兵,都是剽悍的西北精锐,如此大的本钱,竟然让自己不战而降,只有脑子进水才会提出如此荒谬的要求。

  今晚齐宁能悄无声息潜入进来,肯定是因为从无人敢靠近过来,所以侍卫中有人掉以轻心疏忽所致。

  对,疏忽了,疏忽了。

  那小子明晚还要过来?

  屈元古唇边泛起冷笑,那小子本事还是有些,可是太过愚蠢,明晚过来,那就是自投罗网,老子到时候要将你碎尸万段,夺家之恨杀子之仇,老子这次一定要报了。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