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八一章 丞相请服药

第一四八一章 丞相请服药

  屈元古当然不可能接受齐宁提出的条件,他甚至敏锐地察觉到,对方既然甘冒奇险潜入洛阳找自己归降,那就证明楚国人确实很忌惮自己,至少他们没有把握攻下洛阳,更没有把握能吃掉西北三万铁骑。

  对方越是忌惮,就越代表自己有实力。

  所以次日他当然不可能召集部下商议投降的事宜,而是迅速部署。

  你不是可以潜入丞相府吗?

  好得很,老子就在丞相府布下天罗地网,等着你上钩,所以丞相调集了剽悍的死士,在丞相府附近便能开始布防,丞相府内更是高手众多,他有的是银子,而且手握大权,要雇佣死士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即使昨晚齐宁潜入的寝室,不但寝室四周部署了人手,就是室内也埋伏了人。

  整个丞相府就是一只笼子,猎物一旦进入,瞬间就能被撕的粉碎。

  不但如此,屈元古还做了一个安排,那就是自己离开丞相府,另找了一处宅子躲避一时,而这处宅子里里外外也是守卫森严,如果真有苍蝇飞进去,只怕真的能发现。

  为了不让人察觉,这一切尽可能地隐秘,对普通人来说,一天之内耗费人力物力部署成铜墙铁壁简直是痴人说梦,但大丞相有权有势,对他来说还真不算难事。

  夜色降临,屈元古身子屋内,心情还是有些紧张。

  房子四周都是高手,这室内的屏风后面还埋伏了几个人,他自己袖子里藏着一把锋利的匕首,一切都是严阵以待。

  齐宁如果今晚潜入丞相府,那是必死无疑。

  他就算有天大的本事悄无声息躲过侍卫们的眼睛,到了寝室内,难道还能躲过室内侍卫的眼睛?就算他会隐身术到了床边,床上的被褥里可是躺着乔装打扮的厉害刺客。

  北堂昊被刺杀之后,屈元古就很重视刺客的作用。

  他在洛阳派人暗中招揽了不少厉害的刺客,这些刺客也确实物有所用。

  初入京城,骨子里瞧不上屈元古这名外戚的官员多如牛毛,不少人公然反对屈元古担任丞相,有些人可以通快地砍了脑袋,但有些人威望太高,不好直接处死,屈元古就直接派出刺客刺杀。

  明杀暗刺,洛阳清净。

  假冒屈元古躺在床上的那位是顶尖刺客,也是屈元古最欣赏的刺客,他相信只要齐宁接近床边,刺客那一剑定能分毫不差地刺入齐宁的咽喉之中。

  半夜时分,屈元古已经有些困倦,昨晚就没有睡好,白天部署一天,他毕竟年纪大了,此时哈欠连连,但却还是勉强撑着。

  丞相府那边一旦得手,齐宁的脑袋就会立马送到这边来,在看到齐宁的首级之前,屈元古即使困倦,却也不敢躺下去。

  四周静得可怕,屈元古一直寻思今日的部署,觉得天衣无缝,很是完美,却又偏偏心头紧张,时间越长,他心里竟逐渐升起一丝害怕。

  “和老夫斗,你还嫩了点,老夫杀人的时候,你还在娘胎里。”屈元古嘟囔一句,似乎是在为自己提气。

  他坐在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先不喝水,扭头向屏风那边望了一眼,屏风后面是更衣出恭的地方,昏暗的很,三名精锐刺客正埋伏在那里,有那三名刺客保护着,屈元古心中稍安,喝了一口茶,心中寻思这地方远离丞相府,自己过来的时候乔装打扮,齐宁不可能找到这边。

  又过了一个时辰,已经是子时。

  屈元古愈发的困倦,实在想上床躺一躺,可是见不到齐宁首级心不安。

  “砰!”

  丞相正将睡未睡的时候,一件东西落在桌子上,将桌上的茶壶打翻,这让差点睡着的丞相立时惊醒,回过神来,只看了一眼,魂飞魄散。

  人头!

  桌上竟然有一颗人头,血淋淋的还很新鲜,那首级上的眼睛还睁着,正看着丞相。

  没等多想,又从屏风后面飞出一颗首级,首级还是落在桌上,丞相“啊”的惊叫一声,三魂走了两魂。

  他不是没有看过死人,而且还亲手砍过不少脑袋,但但在温暖奢华的房间里,连续出现两颗血淋淋的人头,他就算胆子再大,那也是经受不住。

  而且他很快就认出来,面前这两颗首级,正是埋伏在屏风后面的三名刺客中的两个。

  还有一个!

  没有让丞相等太久,第三颗脑袋也从屏风后面飞出来,与前面两颗首级刚好排成一排,三颗脑袋都是睁着眼,六只眼睛看着丞相。

  丞相往后退了一步,脚下一软,瘫倒在地。

  他想呼喊,却因为惊恐过度,喉咙里竟然发不出声音。

  刚才自己叫了一声,外面埋伏有几十名侍卫,他们应该听到了,而且应该一哄而入冲进来救主,可是为何一点动静都没有?那些人都睡着了?

  屏风后面,闲庭信步地走出一个人来,屋里点着灯,丞相自然一眼就认出来,从屏风后面走出来的正是齐宁。

  他又来了!

  他怎么能找到这里?他怎么进来的?

  他到底是人还是鬼?

  屈元古脸上已经带着哭相。

  昨晚自己死里逃生,今晚看来是大限将至了。

  齐宁既然能准确无误地找到这里,也就证明他对自己的行动了若指掌。

  白天自己部署一天,就是为了布下天罗地网弄死齐宁。

  显然,对方已经清楚这一切。

  自己没有如约召集部下商议投降事宜,反倒是布局捕杀对方,对方就算性子再好,这次也不可能饶过自己,一瞬间,丞相大人心中无比的后悔,什么富贵权势,都是浮云,生命才是第一位,若是知道这样的结果,昨晚就干脆投降,今天就该召集部下做好归顺楚国的准备,如此一来,自己不但能活下来,以后还是能够享受荣华富贵。

  后悔,真的很后悔!

  眼前这个年轻人比鬼还可怕,真的是想到哪里就到哪里,没有任何人阻拦,铜墙铁壁在他眼前屁都不是。

  齐宁走到屈元古边上,看屈元古吓得已经站不起来,蹲下身子,笑眯眯看着丞相。

  这次见面,屈元古很尴尬,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鬼使神差道:“你好!”

  “丞相大人好。”齐宁含笑道:“让你久等了。”

  屈元古笑的比哭还难看:“我.....我一直在等你。”

  “我知道我知道。”齐宁竟然很体贴地扶起动弹不得的屈元古,扶他在椅子上坐下,面前那三颗首级依然是睁着眼睛,阴森可怖,但屈元古此时反倒觉得这三颗血淋淋的首级比齐宁那张俊朗的脸庞要好看得多。

  “丞相大人换了地方,倒是让我好找。”齐宁拉过一张椅子,就在屈元古边上坐下。

  屈元古眼角抽动,道:“我.....我择床!”

  “原来如此。”齐宁笑道:“外面好多侍卫,我怕他们打扰我和丞相说话,所以让他们都睡了。不过屋里还有三个人,看他们装束,而且身藏利器,丞相,我猜他们是准备过来刺杀你。”

  “是是是.....!”屈元古额头冷汗直冒,“洛阳城叛党.....叛党甚多,许多人想要刺杀老夫,这.....这三个一定是刺杀我的刺客,若非.....若非义恒王出手,我今晚.....今晚定遭不测。”

  “如此说来,是我救了丞相的命?”

  “义恒王救命之恩,绝不敢忘。”屈元古肃然道:“以后我定然给义恒王做牛做马,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齐宁微笑道:“丞相客气了。你如果归顺楚国,那就是大楚的王爷,你我份数同僚,你有危险,我出手相救,那是义不容辞的事情。”

  屈元古立刻道:“义恒王放心,我已经决定,归顺楚国,从今以后,誓死效忠楚国皇帝。”

  “那你手下的部将?”

  “他们都是我一手提拔,北汉君昏臣庸,早就该灭亡,我弃暗投明,他们绝不会反对。”屈元古的身体此时已经恢复不少,坐正身子:“义恒王昨晚说的没有错,洛阳一旦归顺楚国,那么钟离傲的钱粮立刻就断绝,还处在前后夹击的状况,绝不可能再打的下去。他要是不速速投降,我立刻亲率三万铁骑从背后杀他个片甲不留,到时候将他的人头献给楚国皇帝。”叹了口气,道:“北汉南楚本就是同根同源,没有必要打下去,早一日结束战事,就少流血,义恒王心忧天下,关心将士,实乃菩萨心肠。”

  齐宁哈哈一笑,从怀里取出一个瓷瓶子,随即倒出一颗药丸在掌心,伸手过去:“丞相受惊了,这药丸可以宁神静气,丞相服用之后,很快就会精神健烁。”

  屈元古一怔,随即眼中显出惊鸿之色。

  什么宁神静气,只怕药丸下肚,老夫立刻就要一命呜呼。

  看来这人是要毒杀自己。

  “丞相以为是毒药?”齐宁似乎看穿他心思,叹道:“你放心,服用过后,绝不会毒发身亡,只是这药丸虽然宁神静气,却也有些副作用,一个月之后,只要服用另一颗药丸,丞相就安然无恙。一个月,足够解决这边的一切麻烦事。”手掌再往前送了送,关爱道:“丞相请服药!”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