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八二章 傀儡之君

第一四八二章 傀儡之君

  洛阳皇宫,金碧辉煌,北堂一族立国之后,以洛阳为中心,掌控北方,历经三帝,到如今的北堂风,已经是北汉帝国的第四位皇帝。

  北汉开国皇帝北堂天武固然是文韬武略的一代英主,而先帝北堂欢也不是昏聩之君,至少北堂欢在位的时候,北汉并不怵南楚,甚至一度处于微弱的上风,汉军也曾打过淮水,攻入了楚国的境内。

  只不过南楚也是历代英主,名臣勇将辈出,否则这整个天下早就该姓北堂了。

  北堂欢最大的失误,就是在生前没有立下太子,没有明确储君之位。

  如果早立太子,甚至培养了以太子为中心的承袭实力,今日的北汉绝不可能面临如此糟糕的局面。

  北堂欢正值壮年,却突然驾崩,这是所有人都不曾想到的。

  他的死,直接导致了皇位空缺,继而在没有明确后继之君的情况下,几位皇子拉开阵势,为争夺皇位手足相残。

  强大的帝国,往往不是被外敌所破,而是内部消耗导致衰弱甚至灭亡。

  北汉帝国恰恰应证了这句话。

  皇位之争,北堂风虽然依靠西北军笑到了最后,但北汉的国力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内就迅速衰弱,而且如今还处在混乱状态。

  北堂风和屈元古控制了洛阳,但整个北汉境内,依然有不少地方并不买洛阳的账,甚至根本不承认北堂风是汉国皇帝。

  听说有些地方大吏招兵买马,意图自立。

  可是北堂风暂时管不了那些,眼前最大的危机是楚国人,楚国人节节胜利,钟离傲却一退再退,照这样的情势下去,楚军兵临城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屈元古可以歌舞升平,但北堂风却笑不出来。

  他虽然不聪明,但却明白一个道理,洛阳城破,自己不但坐不了龙椅,恐怕性命不保。

  大臣们到时候可以投降楚军,甚至依然可以谋得一官半职,只是改换门庭替另一个主子效命,但皇帝不可以。

  古往今来,没有哪个亡国-之君有好下场。

  所以虽然坐上了皇位,但从一开始,这把椅子就坐的不安稳,各种坏消息接踵而至,登基之后,还没有一个让北堂风开怀大笑的好消息。

  昨日又有钟离傲呈上来的折子,前线粮食殆尽,将士食不果腹,如此下去,不用楚军打,汉军自己就要自行溃散。

  钟离傲手下的数万汉军是抵挡楚军兵临洛阳的唯一力量,一旦汉军溃散,楚军眨眼间就能杀到城下。

  一想到前线的艰难,北堂风就对屈元古恨的牙痒痒。

  虽然处于困境,但北汉却并非没有逆转局面的机会。

  西北军入洛阳,大肆劫掠,财帛无数,粮食堆满了仓库,如果这些钱粮都供应到前线,前线将士自然是士气大振,完全可以与楚军誓死搏杀,更为紧要的是,屈元古手底下还有三万西北骁勇精兵,如果将这些人送到前线,汉军的实力便会迅速加强,且不说击退楚军,守住现有的疆土那是绰绰有余。

  只要在前线打

  上几场胜仗,北汉境内那些蠢蠢欲动的势力就会心生胆怯,不敢轻举妄动,如果真的可以击退楚军,北堂风相信汉境之内绝无人再敢对朝廷生出不轨之心。

  所以在洛阳的局面稳定后,北堂风立刻让屈元古的三万铁骑增援前线。

  只可惜他忘记,西北军听命的是屈元古,不是他北堂风。

  他更忘记,屈元古眼中也根本没有将他当作皇帝,只是当成控制北汉的傀儡。

  他曾经一直以为自己的舅父带着自己杀回洛阳得到皇位后,会辅佐自己一统天下,可是到最后才发现,比起自己的那些兄弟,这位舅父大人更可怕。

  贪财好sè,嚣张跋扈,朝中百官仰得的是晋王屈元古的鼻息,而不是他北堂风这位皇帝的鼻息。

  屈元古早就对他说明自己英明的策略,那就是让钟离傲消耗楚军的实力,等到楚汉双方两败俱伤,西北军再如同猛虎出山,摧古拉朽收拾楚国人。

  所以粮食可以送去一部分,是为了让汉军还有力气和楚军厮杀,但军饷却万万不能送去。

  北堂风还一度想过,西北军联手汉军击退楚军,到时候提拔钟离傲,不但是收买钟离傲的心,也是为了有钟离傲这样的勇将制衡屈元古,但这样的梦想显然是破灭。

  屈元古做出的决定,北堂风无法改变。

  屈元古自信满满,但北堂风却感觉到末日即将来临。

  国难之时,皇帝的旨意无法施行,而手握军权的大将更是存有私心,如此状况下,能击退楚国人才是见了鬼。

  这位汉国的新皇帝甚至想过诛杀屈元古这个大权臣,将屈元古父子召入宫中,伏兵一出,砍了这两人的脑袋。

  但这个念头仅仅闪过一下,便即作罢。

  且不说这个计划需要细细筹备而且不能走漏丝毫风声,就算真的成功,杀了屈元古父子,自己就能拿回皇帝的权势?

  三万西北虎狼可就在洛阳。

  屈元古活着,三万铁骑不敢乱动,可是屈氏父子一旦死了,三万铁骑也绝不可能听从皇帝的号令,没有了屈元古约束的骄兵悍将,立马就会打着为屈元古报仇的旗号血洗洛阳,那时候第一个死的恐怕就是自己这个皇帝,尔后洛阳就会成为人间炼狱。

  洛阳会不会成为人间炼狱北堂风未必很在乎,但他对自己的性命却很在乎。

  明白自己完全成了傀儡,不可能改变什么,北堂风开始沉迷于酒sè,终日在女人的肚皮上躺着,钟离傲上来的折子,他扫上一眼,便会派人去找屈元古想对策。

  恍惚之间,他就会想到北堂庆。

  如果北堂庆还在,楚国人还敢这么狂妄?就算是打到洛阳城下,只要有北堂庆在,依然可以将那些楚国人打回老家。

  北堂庆对朝廷素来忠心耿耿,如果他在,屈元古跪下来舔鞋都来不及。

  对了,还有北堂幻夜。

  那可是大宗师,北汉到了国破家亡的时候,那位大宗师难道还不出手?

  醉生梦死,不知日夜。

  恍惚间又听到惊呼声起,北堂风从女人白花花的肚皮上勉强坐起来,就看到十几个太监宫女往这边跑过来,他皱起眉头,看到太监宫女神sè恐慌,猛地意识到什么,酒意顿时醒了,惊道:“是.....是楚国人打到洛阳来了?”

  太监宫女们趴在地上,有人已经道:“皇上,不好了,有.....有大批兵将冲进宫里来了。”

  “我的剑.....!”北堂风站起身,感觉头重脚轻摇摇晃晃,伸手道:“快将朕的剑拿来,朕....朕要和楚国人血战到底!”

  更多的宫人慌不择路地跑到了内宫来,北堂风衣衫不整,四处找剑,可是自己那把天子剑却不见踪迹。

  铠甲摩擦之声响起,随即从宫门外如潮水般冲进无数的甲士,一个个如狼似虎,杀气腾腾。

  北堂风魂飞魄散,心里只想着楚国人怎么这么快就攻破了洛阳,洛阳的守军都是吃干饭的吗?

  但他很快就意识到轻狂有些不对。

  这些甲士的装束,怎么像是屈元古麾下的西北军?

  方才也没有听到厮杀声,皇宫有不少守卫,都是屈元古布置在宫中保护自己的,如果楚国人杀进来,这些守卫也该和楚国人拼杀一下,可是自己也没有听到厮杀声,这群甲士就这么冲进内宫。

  西北军冲进内宫?

  没有朕的旨意,他们怎么敢?

  这是要造反吗?

  “你们.....好大胆子。”看到不是楚军,北堂风心里稍安,抬手指着那些甲士:“这里是内宫,没有.....没有朕的宣召,你们竟然闯进来?你们有几个脑袋?”大喊道:“丞相在哪里?赶紧召见丞相。”

  “皇上是在叫老臣?”一个声音从众甲士身后响起,随即众甲士分开一条道路,大丞相屈元古一身甲胄腰佩大刀走过来,在他身边,赫然就是屈满英。

  看到屈氏父子,北堂风更是松了口气。

  有他们在,自己性命无忧。

  “丞相,他们好大的胆子,竟敢擅闯内宫,你赶紧......!”北堂风正准备让屈元古严惩这些不宣而入的甲士,但话只说到一半,猛地打了个冷颤,后面的话硬是憋在了喉咙里。

  这些都是西北甲士,没有屈元古的命令,他们怎可能闯入内宫?

  屈元古一身甲胄,而且还配了刀,屈满宝也是一身盔甲,那双眼睛冷厉无比。

  不对!

  北堂风意识到情况不对劲,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两步,声音不由控制地发抖:“丞相,你们.....你们这是要做什么?是否.....是否楚国人打到洛阳来了?”

  “皇上,楚国人还没有打到洛阳。”屈元古看着用古怪的眼神看着北堂风:“他们打到洛阳,还要些日子。”

  忽然间,北堂风似乎明白什么,恐惧之心竟然烟消云散,笑道:“舅父大人带兵闯宫,是要谋反篡位吗?”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