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八六章 君临天下

第一四八六章 君临天下

  “洛阳大捷,洛阳大捷!”

  一匹快马穿过楚国都城的长街,直往皇城方向去,街道两边的百姓纷纷跑出来。

  “洛阳大捷?”一名文士打扮模样的男子欢喜道:“看来是已经攻下了洛阳城,哈哈哈,楚军威武,这天下重归一统,战乱从此止息。”

  四周一群人簇拥上来,有人问道:“宋相公,当真是打下了洛阳?”

  “你们应该知道,北汉内乱,互相争斗,咱们楚军打过淮水,势如破竹,岳大将军神勇,如今自然攻下了洛阳。”宋相公指着已经远去的报讯骑兵:“你们不也听到了,洛阳大捷,连洛阳都打下来了,北汉已经完蛋了。”

  “如此说来,以后真的不用打仗了。”

  “天下一统,四海升平,自然不会再打仗了。”

  四周顿时一阵欢呼,不少人纷纷向其他人报讯,整个建邺城很快就一片欢腾。

  兵部尚书卢霄此刻已经领着一群大臣往宫里去,求见皇帝,等到众臣来到御书房前,卢霄等一大群人已经齐齐跪倒在地,齐声道:“恭喜圣上,贺喜圣上,洛阳大捷,岳将军已经进驻洛阳。”

  小皇帝隆泰从书房内走出来,看到黑压压一群大臣跪在地上,年轻俊朗的脸上掩饰不住激动之sè:“真的.....真的已经拿下洛阳?”

  “圣上,岳将军有奏折上来,兵部也接到了军报。”卢霄取了奏报上前,双手呈上:“汉军主将钟离傲自刎而死,汉军弃械投降,岳将军挥军洛阳,我大军也已经进驻洛阳。北汉丞相屈元古绞杀了北堂风,开城投降。”

  隆泰打开折子,扫了几眼,仰首望天,喃喃道:“我大楚历代先皇帝的夙愿,今日终于实现了。”

  众臣齐声道:“此乃皇上英武圣明!”

  卢霄亦是激动道:“圣上,拿下了北汉国都,北汉至此灭亡,天下重归一统,自今而后,圣上君临天下,四海皆为我大楚的疆域。”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群臣再次垂拜。

  “传朕旨意,岳环山暂时坐镇洛阳,兵部拟好封赏名单,此外重赏秦淮军团的将士。”隆泰挺直身子:“刑部也传朕旨意,大赦天下!”

  群臣道:“遵旨。”

  卢霄又道:“圣上,岳将军上奏,此番能顺利拿下洛阳,义恒王居功至伟。义恒王孤身入洛阳,游说了屈元古归顺我大楚,也正是因为屈元古反戈一击,控制洛阳,才导致汉军腹背受敌钱粮断绝,也因此钟离傲才下令投降,自己自刎而死。”

  隆泰笑道:“义恒王是我大楚的福将,如何封赏他,朕再想一想。”

  待众臣退下,隆泰却是独自留下了卢霄,此时隆泰难言喜悦之情,笑道:“卢爱卿,朕知道迟早会一统天下,可是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快就能实现。江山一统之后,朕就可以放开手脚,在诸位爱卿的辅佐下,励精图治,给天下百姓一个太平盛世。”

  见到小皇帝意气风发,卢霄心中也是

  欣慰,道:“皇上心存大志,心系苍生,实乃天下百姓之福。臣虽不才,愿殚精竭虑,辅佐皇上给天下百姓太平之世。”

  隆泰哈哈大笑,随即叹道:“可是有一件事儿,你帮朕出出主意。”

  “皇上请讲!”

  “去往洛阳之前,义恒王来见过朕,告诉了朕一些事情。”小皇帝叹道:“你可知道大宗师?”

  卢霄一怔,随即皱眉道:“臣也略有耳闻。那些大宗师都是神出鬼没,据说他们的武功也都是出神入化。据闻北汉的牧云侯便是一位大宗师,不过这次很奇怪,屈元古绞杀北堂风,牧云侯是北汉皇族,却没有出手相救,着实古怪。”

  “他死了。”隆泰道:“不但是北堂幻夜,其他几位大宗师也都归天了。”

  卢霄一怔,吃惊道:“都.....都死了?”

  “此事不要对外宣扬。”小皇帝道:“北堂幻夜死了,咱们大楚的那位剑神也过世了,自今而后,这天下就没有大宗师了。”

  卢霄微一沉吟,才道:“圣上,这不是坏事。那些大宗师武功太强,一旦心存不轨,反倒是祸乱天下。没有了大宗师,圣上便可以放开手脚治理天下,不再有掣肘。”

  “大宗师都不在了,不过义恒王的武功,那也是出神入化,接近大宗师。”隆泰道:“此前卓青阳入宫觐见朕,献上了寰宇图,按他的话说,当今天下,义恒王可说是唯一的大宗师了。也正因如此,义恒王才有本事孤身前往洛阳,让屈元古归顺我大楚。”

  卢霄吃惊道:“义恒王......他是大宗师?”

  “他自然不是真正的大宗师,只是那几位大宗师都死了,义恒王的武道修为无人可及,堪称大宗师。”隆泰叹道。

  卢霄皱眉道:“若是如此,对朝廷可就是一个威胁......!”

  隆泰摇头笑道:“你误会了。义恒王是不是大宗师,对朕讲的都是兄弟之谊,别人不了解他,朕却是十分清楚。”平静道:“如果他愿意,皇位就该属于他。”

  卢霄一怔,有些听不明白。

  隆泰有些话当然不会对卢霄直说。

  他自然早就知道,齐宁的亲生父亲是北堂庆,身上流着北堂皇室的血。

  大宗师都过世后,天底下无人能在武道上超越齐宁,而且流着北汉皇族血液,却是楚国的重臣,他需要一个抉择。

  而且齐宁确实作出了选择。

  齐宁的身手,三军之中取上将首级并非难事,如果他真的要与楚国为敌,摘下隆泰和岳环山的脑袋,楚国必将大乱,以齐宁的实力,要控制洛阳更是了若指掌,就正如他逼迫屈元古归顺楚国一般,只要他控制屈元古,坐镇洛阳,再公开自己的身世,即使有人反对他坐上北汉的皇位,却也奈他不何。

  但他终究没有那样做,而是逼迫屈元古归顺楚国,最终导致汉军投降,钟离傲自尽。

  捷报传来的一刹那,隆泰欣喜的并不仅仅是天下一统,而是

  齐宁终究将他当成了朋友。

  “义恒王临去洛阳的时候,对朕有一个请求。”隆泰叹道:“他希望天下一统之后,可以辞去身上的所有官职和爵位,做一个平民百姓,无忧无虑,逍遥自在。”

  卢霄更是诧异:“义恒王要辞官?”

  隆泰点点头,道:“但朕并不想答应他。自朕登基之后,他帮了朕许多,朕希望以后治理天下,还有他在朕的身边。”

  卢霄微一沉吟,叹道:“皇上,臣明白了,义恒王是一番好心。他不希望在朝中给皇上带来压力,远离朝堂,只是希望皇上能放开手脚励精图治。”

  “朕没有压力。”隆泰苦笑道:“他不明白朕的心意。”

  “皇上,臣以为义恒王逍遥自在无妨,但不必辞官。”卢霄笑道:“义恒王心中有皇上,如果皇上以后真的遇到为难的事情,义恒王绝不会袖手旁观。臣以为,义恒王心性洒脱,只想过无拘无束的生活,如果在朝堂,各种利益和人事,总会让他束手束脚,与其如此,还不如远离庙堂。”

  隆泰想了一想,颔首笑道:“或许真的如此。”想到什么,皱眉道:“是了,濮阳那边还有令狐煦带着两万东齐残部,他们还不准备投降?”

  卢霄笑道:“皇上,臣这里还有一份奏折,本是想等捷报传来再禀报皇上。盘踞在濮阳的东齐残部确实是个麻烦,不过义恒王想了一个法子,他让屈元古统帅手下的西北军杀向濮阳,西北军对付东齐残部,还真是妙策。”

  隆泰怔了一下,随即“噗”的一声大笑起来。

  隆泰和卢霄君臣议事的时候,屈元古已经统帅西北铁骑兵临濮阳城下。

  屈元古自然知道,濮阳的东齐兵孤军一支,而且士气已经低落到极点,岳环山要整编西北军的时候,屈元古心中发苦,只以为要缴了西北军的械,但没有想到齐宁最终却是让他统帅西北军攻取濮阳。

  屈元古虽然知道这是让西北军和东齐残部血拼,但比起被立刻夺取兵权,这却还是最好的结果。

  毕竟自己还能带着数万铁骑威风一时,而且攻克濮阳之后,自己也算是真真切切地立了一功,以后在楚国人面前至少也不用低着头。

  他是这个心思,手下的部将们也都是这个心思。

  这是最后一次能够建功的机会,谁都不想错过,所以大军兵临城下,众将纷纷请战,希望自己能成为第一个攻入濮阳城的将领。

  只不过屈元古得到了齐宁的指示,围城之后,不必立刻发起攻势,等待两天,如果两天之后令狐煦还没有开城投降,便可以发起猛烈攻势。

  所以大军围困濮阳之后,没有立刻展开进攻,而是就地扎营,等待两天。

  屈元古只盼令狐煦咬牙坚持,不要出城投降,否则自己最后一次立功的机会就从手中溜走。

  他或许想不到,令狐煦没有开门投降,正因为围困濮阳的是他屈元古。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