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八七章 天下归元

第一四八七章 天下归元

  令狐煦作为东齐双壁之一,也曾有过雄心壮志,希望间于楚汉之间,利用楚汉之争逐步发展,有机会再缓慢扩张。

  北汉内乱,给了楚国机会,同时也让齐国人以为天赐良机。

  姻亲盟国一拍即合,联兵北伐。

  可是令狐煦也没有想到,楚国人竟然那般狡诈,不但趁西北军入关偷袭了屈元古的老巢,甚至暗中出奇兵,直接杀到了临淄。

  令狐煦趁乱逃出齐国,带领攻入汉国的齐军拿下濮阳,以濮阳作为据点,等待时机。

  不过时机没有来,反倒是厄讯一个接一个传来。

  楚国人控制齐国,申屠罗的水军也一败涂地,而东齐太子更是与申屠罗一起被带都了楚国都城,申屠罗派人送来的信,他自然是看到,虽然明面上是让令狐煦归顺楚国,但内中的意思却是让令狐煦坚持,等待扭转局面的时机。

  正是这封信,让令狐煦咬牙坚持,等待变局。

  但厄讯的接踵而至,让他明白大势已去,得到楚军入驻洛阳的消息,令狐煦彻底绝望,知道根本不可能再有扭转局面的机会。

  国已破,在濮阳城坚持了数月之久,粮食也已经所剩无几,而且孤军一支,手底下的将士时期更是低落到了极点。

  洛阳落入楚军手中的消息,当然也已经在濮阳城传开。

  齐军已经再无斗志,令狐煦心知,洛阳既然失陷,楚国人下一步当然是要解决濮阳这边最后的麻烦。

  楚国人一旦兵临城下,胜负就已经没有悬念。

  令狐煦是个聪明人,知道继续打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只是增加无谓的牺牲,而且以眼下齐军的士气,也根本不可能是楚国人的敌手。

  所以他内心深处,早就做好了归降的准备。

  他当然不会急急地派人前往洛阳递交降书。

  归降是一回事,什么时候归降,却又是门道。

  太早归降,只能让人看轻,而且对自己的名声也不好,等到兵临城下,那就处于绝境之中,到时候再出城投降,也算是坚持到了最后一刻。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杀到濮阳的竟然是屈元古。

  屈元古何许人也?

  不过是依靠裙带关系被封到西北的流氓,此人平庸至极,名声极坏,而且弑君叛国,作出了遗臭万年的事情。

  我堂堂令狐煦难道要向这样一个龌龊无能之辈投降?

  岂有此理!

  如果当真向屈元古投降,我令狐煦一世英名就将荡然无存,人可以死,但名声却不能坏。

  本来已经准备楚军兵临城下便出城归降的令狐煦,在西北军杀到那一刻,立时就改了主意,无论如何,也不能向屈元古低头,是以他立刻下令,全城备战,就算最后兵变,也要和屈元古决一雌雄。

  只是西北军并没有攻城,而是将濮阳城团团围起来。

  令狐煦心下冷笑,暗想难道西北军要困死自己?

  城中粮食不多,但坚持个把月完全没有问题,如果压缩口粮,撑上两三个月只怕也不是难事,就看西北军能不能等到那时候,实在无粮,到时候出城与西北军血战一场就是。

  夜深时分,令狐煦站在窗口,望着院内的积雪,若有所思。

  忽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轻叹,令狐煦心下一凛,转过身去,灯火之下,便瞧见一道人影就站在自己身后几步之遥,他心中第一个念头便是有刺客,毕竟没有自己的允许,绝不可能有人敢擅自进入自己的屋内,等看清楚来人,令狐煦更是惊讶万分,失声道:“是你?”

  来人当然是齐宁。

  齐宁出使东齐,与令狐煦多次相见,两人都是清楚对方的底细。

  “令狐相在忧心何去何从?”齐宁微笑着走过来,令狐煦确认是齐宁,反倒镇定下来,道:“飞鸽来信,浮萍计划顺利达成,那些不该存在于世的怪物们,都已经过世。”

  齐宁微微点头,笑道:“我没有想到令狐相也是浮萍中人。”

  令狐煦叹了口气,道:“当年卓师兄力邀我加入浮萍,我也是思虑再三。他说的并没有错,那几个人的存在,对天下就是极大的威胁,如果有朝一日他们真的狂性大发,世间便是一场浩劫。”微一沉吟,才道:“师兄说过,浮萍计划最终能够顺利完成,都是因为王爷的缘故,若非王爷出手,只怕是另一个结局了。”

  齐宁与令狐煦并肩站在窗口,望着窗外,沉默许久,才道:“大宗师已经不会存在。令狐相现在要担心的是濮阳城两万齐国将士的前程。”

  “其实早已经不到两万人。”令狐煦苦笑道:“国破家亡,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坚守到最后,这几个月来,暗地里偷跑出城的已经有数千之众,走到这一步,我不会阻拦个人的选择,愿意离开的,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所以令狐相早就失去了希望?”

  令狐煦摇头笑道:“对东齐复国,我确实失去了希望,可是对这天下,我恰恰有了希望。楚军已经拿下了洛阳,也到了让天下苍生安居乐业的时候了。”

  齐宁点点头,道:“令狐相韬略出众,若是能够归顺大楚,必能受到圣上的重用。”

  “我若是归顺楚国,岂不是对齐国不忠?”

  齐宁笑道:“如果令狐相是腐儒之辈,我不会和你说这样的话。令狐相能够参与浮萍,就证明你心中并非只在乎一国一城之得失,而是心忧天下。”单手背负身后:“小小东齐,令狐相能够辅佐齐国国君治理的井井有条,便可见令狐相之才干。一个人有才干自然是好事,可是如果没有一展身手的舞台,却是坏事,比起齐国,大楚会给令狐相更大的舞台,而令狐相也能以自己的才干,为更多的百姓缔造福祉。”

  令狐煦当然明白齐宁在说什么,聪明人有时候三言两语就能说到对方的心里去。

  令狐煦在齐国为相,自然也想过一展雄才,但齐国终归是国小人稀,对令狐煦来说,根本无法真正展示他的才干。

  他当然不是酸腐之人,齐国如果还存在,他当然会竭力效忠于齐国,可是齐国已经不存在,自己继续坚持下去,只能是毫无意义的行为,这一点令狐煦比谁都清楚。

  他与卓青阳虽然出自同门,但性情却并不相同,志向也是不同。

  卓青阳不喜仕途,闲云野鹤,倒是想着将自己的学问传于后来人。

  而令狐煦却希望能在朝堂之中一展抱负,若能够一战平生所学,青史留名,自然是求之不得。

  “如果令狐相觉得我说的有道理,还请尽快写上一道奏折。”齐宁道:“天下一统,百姓流离,苍生受难,如今天下初定,也正是百废待兴之时,令狐相才干非凡,若是能够针对当下的情况,向皇上进献治国之策,皇上必然欢喜。”

  令狐煦心知齐宁这是有意要促成自己进入楚国朝堂辅佐隆泰,微一沉吟,才道:“王爷为何会让屈元古来攻濮阳?”

  齐宁微转头,看向令狐煦,笑道:“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想法,令狐相非常人,我是猜不透你的心思。如果令狐相固执不化,非要坚守到底,我也就只能让屈元古攻城,他们一心想要立功,由他们攻城,自然是事半功倍。”

  令狐煦闻言先是一怔,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屈元古一心想要攻下濮阳城,好让自己身上也担有功劳,谁知道齐宁孤身入城,濮阳之战消弭于无形之中,当濮阳城打开城门的时候,齐宁和令狐煦双双出城,这让屈元古无可奈何。

  令狐煦率领东齐残部归顺楚国,却是向齐宁投降,而不是他屈元古。

  屈元古心中有些郁闷,而且一直伴随他回到洛阳。

  他回到洛阳,但西北铁骑却没有全部返回洛阳,而是接到军令,东齐残部和西北铁骑重新混合编制,尔后调到汉境内的各处城池驻守,数万人东一拨西一拨,西北军和东齐军完全被打散,分手在各处城池。

  本来汉境内还有些地方大员见到天下大乱,蠢蠢欲动,可是楚军进驻洛阳之后,谋求自立的心思短时荡然无存。

  西北军和东齐军往各处城池驻守,所到之处,各城立刻大开城门,城头也纷纷竖起了楚字旗。

  如此一来,不但将西北军和东齐军完全分解,而且以此震慑住那些原来的汉国地方势力,至少暂时都是不敢轻举妄动。

  齐宁知道楚国要完全消化北汉,也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此后还有诸多繁杂的事务,但这却不是他愿意去操心的,想必在楚军进驻洛阳的那一刻起,楚国君臣就已经开始谋划该如何治理原本属于北汉的土地和人口。

  洛阳和濮阳都是兵不血刃就落入楚国之手,齐宁自然是居功至伟。

  齐宁并没有任何的自满之心,心中却是想着,自己还没有达到大宗师的境界,却已经能够以个人之力左右天下大势,那些逝去的大宗师,如果当初真的卷入到天下之争,这天下恐怕早就是混乱不堪。

  向百影曾经就说过,大宗师拥有一人护一国的实力,他还将信将疑,但如今却是觉得千真万确,大宗师不但可以护国,同样也可以以一人之力乱天下。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