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九零章 逍遥王

第一四九零章 逍遥王

  北方的战事已经趋于平静,虽然趁着局面混乱,汉境之内出现了不少啸聚山林的流寇,但讨伐这些流寇自然不再是齐宁需要担心去操心。

  安民布告传檄汉境各处,百废待兴,让北汉人接纳楚国,甚至完全融入大楚帝国,自然还需要时间,但太平之世的到来,却还是让天下百姓和有志之士欢欣鼓舞,上下齐心,希望能够早日让天下人过上安居乐业衣食无忧的生活。

  齐宁回到建邺的时候,已经是在楚军拿下洛阳的两个月之后。

  回京之后,齐宁没有直接回府,而是去往宫中,得知齐宁回来,隆泰欣喜万分,立刻令人请入,两人京城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宫中的御书房,这一次相见,感觉又与之前大不相同。

  “臣.....!”齐宁本欲行礼,可是刚刚躬身,隆泰已经上前握住齐宁手腕,笑道:“你是朕的朋友,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不需要这些虚礼。”拉着齐宁过去坐下,这才道:“岳环山那边的折子送了过来,朕都已经看了。你派人送来了东齐那位令狐国相的治国策,朕也看了,义恒王,拿下濮阳,朕并没有太大的感觉,可是让令狐煦为我大楚效命,朕心中实在是欢喜不已。”

  齐宁笑道:“皇上,令狐煦是能臣,而且此人确实希望能够以平生所学一展抱负。”

  “他的治国策没有任何废话,都是切实可行治理国家的方略。”隆泰叹道:“其实当年如果此人早早效命我大楚,恐怕先帝之时,就已经能够一统天下了。”

  齐宁微笑道:“现在效忠也不迟。皇上下了旨意,命令狐煦暂时留守洛阳,协助岳环山稳定北方的局势,所以此番他也无法前来拜见皇上。”

  隆泰微一沉吟,才道:“北汉的军民要完全臣服于大楚,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朕令令狐煦颁下宽仁政令,不过要真正让他们心属大楚,还需要时间。”顿了一顿,才道:“朕前两日还和朝中的几位重臣商议过,准备迁都!”

  “迁都?”

  隆泰颔首道:“洛阳的地理位置比建邺要好许多,而且迁都洛阳之后,更能让北方早日融入我大楚。不过迁都兹事体大,耗费巨大,所以暂时还只是商议,还没有决定什么时候。”随即摆手笑道:“事情太多,你刚刚回来,来日方长,咱两慢慢商量。哈哈,咱们年纪轻轻,以后有大半辈子可以为民造福,你......!”

  “皇上,你可还记得臣去往北方之前,向皇上有过请求。”齐宁不等隆泰说完,已经叹道:“臣希望天下一统之后,能辞去身上的所有官职和禄位,还望圣上准许。”

  隆泰摇头道:“朕仔细想过,你留下来,能帮朕许多,所以朕不想让你走。”

  “皇上,其实臣真的不适合为官。”齐宁道:“臣最大的愿望,是手里有银子,能够四处游山玩水。臣是重活一次的人,如果没有生存的压力,还是愿意好好活一回,江山如画,皇上要治理国家,没有时间看遍大江南北,所以臣希望能够帮助皇上看尽万里江山。”

  隆泰只以为齐宁口中“重活一次”是指成为齐家人的身份,自然不知道齐宁确确实实是真的重

  活一次。

  “你让朕守着朝堂料理国事,自己游山玩水?”隆泰没好气道:“你倒是轻松。”

  “能者多劳。”齐宁笑道:“皇上是英明圣主,励精图治,自然是大有作为,千秋史书,也会为皇上的功业歌功颂德。天下初定,皇上先要花上很多年修补多年战乱带来的创伤,总是要让百姓能够丰衣足食。等到国富民强,皇上若是有心要扩土开疆,那自然是造福后世,若是没有开疆扩土之心,让百姓能够永享太平,那也足以在史书上留下万世英明。”

  隆泰微微颔首。

  齐宁又道:“是了,若是很多年后,我大楚帝国当真国富民强,皇上自然是要将我中原文化传之天下。海泊司设立之后,我们与南洋贸易往来会逐渐兴旺,不但可以互惠双方,而且互相之间也可以交流文化。帝国的水师不能因为再无战事便懈怠,大海之上,岛屿众多,日后国库充盈,皇上大可以派出水军,勘测海上的岛屿,立碑标识,确定是我大楚的海盗。据臣所知,东边有一大岛,乃是扶桑国,皇上应该还记得那些扶桑忍者。”

  隆泰冷笑道:“当初就是那些扶桑忍者在半道上截杀朕,朕自然知道。”

  “那扶桑岛远离中原,野蛮卑鄙,皇上却要小心。”齐宁道:“真要是水军强大了,未必不能将那扶桑岛收为我大楚的疆域。据我对那些扶桑人的了解,他们就是墙头草,你若是强盛,打的他们抬不起头来,他就是孙子,可是他们没有信义可言,若是压服不住他们,他们就会包藏祸心,蠢蠢欲动。”

  隆泰听齐宁的言辞,就似乎真的是一些离别之言,心下颇有些黯然,却还是点头道:“你既这样说,那朕定会发展水军,等到机会成熟,派强大水军杀到扶桑,教他们怎样做人。”

  齐宁含笑道:“皇上英明。茫茫大海,无边无垠,可是海下却是一座宝库,我大楚不但要在陆地称为世间第一强国,海上也同样要所向披靡,将所能触及到的地方,尽收我中原所有。皇上,可千万记住了,发现的任何一座小岛,哪怕只是一处浮出水面的海礁,都要立碑留个证据,证明是我们大楚所有,免得几十几百年之后,有些无耻之徒会霸占海岛,那时候有证据证明是我们的疆域,他们要霸占,那就往死里打。”

  隆泰哈哈笑道:“咱们的东西,自然谁都不能沾染。有人想要欺负咱们,咱们就打的他抬不起头。”

  两人都是大笑起来,但笑过之后,一阵沉默,隆泰终是叹道:“你当真要离开朕?”

  “臣不会离开皇上,这一辈子都不会,只要皇上需要臣或者想念臣的时候,臣可以保证一定会出现在你身边。”齐宁道。

  隆泰伸出手,齐宁明白他的意思,也伸手出去,两人握住手,隆泰道:“你说话算话,不能欺君!”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齐宁微笑道。

  隆泰道:“你想要辞去所有官职和爵位,朕不能都答应。你不想做官,朕不难为你,你想逍遥自在,朕也由着你,朕就该封你为逍遥王,这天下,任你逍遥自在,你什么时候相见朕,随时都可以入宫。”

  齐

  宁起身来,向隆泰躬身行礼道:“臣谢主隆恩!”

  隆泰也站起身,道:“其实朕该谢你。”

  齐宁想到什么,道:“皇上,有一件事情,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说,无论要什么,朕都答应你。”

  “是这样的。”齐宁道:“臣还记得,皇上曾经许诺过臣,要赏赐臣五百两黄金,可是到如今连皮毛也没看见,今日刚好入宫,皇上能不能......!”

  “不能。”隆泰立刻道:“你也知道,北伐消耗太大,国库空虚,如今百废待兴,到处都需要银子,而且朕的的孩子马上就要出声,朕这个做父亲的总要留一点点养孩子。你那五百两金子,朕现在还拿不出来,不过朕一言九鼎,说话算话,欠你的黄金朕不会耍赖,等国库充实,朕就还给你。”

  齐宁苦笑道:“皇上,臣要游历四方,而且身边还有一大家子人要养,没点银子实在是寸步难行。”

  “寸步难行?”隆泰瞪了齐宁一眼:“你当朕不知道,淮南王府被查抄,你获利颇丰,私下里贪墨了淮南王府大批的珍宝财物,而且将那些银子都私藏起来,那些银子你这一辈子都花不完。”

  齐宁尴尬一笑。

  淮南王府抄没之时,齐宁利用窦馗,确实贪墨了不少,尔后又在袁荣的帮助下,将那笔数目庞大的银子存入了极为隐秘的地下-钱庄,诚如隆泰所言,自己就算挥霍无度,那笔巨款这一辈子恐怕也花不完。

  “不过朕还是给你一个赏赐。”隆泰轻声道:“朕已经密旨海泊司袁荣,告诉他自今而后,海外贸易的药材生意,专属于田家药行,运往南洋的药材,全都由田家药行提供,而海外运回来的药材,也都交给田家药行经营售卖,这一来一去,田家药行每年的进项你自己心里清楚有多少。”

  齐宁心下大喜,与南洋的贸易,货物诸多,但药材绝对是其中利润最大的一种,如果将药材贸易全都交给田家药行,一年几十万两银子当真是手到擒来。

  “不过......你是怎么勾搭上那个姓田的东家?”隆泰凑近齐宁,压低声音道。

  齐宁一怔,心想难道自己和田夫人的私情皇帝也都知道?这皇帝还真尼玛八卦。

  “臣只是见她孤儿寡母,生出恻隐之心,平时多帮了一些,并不像皇上想的那样。”齐宁忙笑道。

  隆泰冷哼一声,随即低声道:“你这是欺君。你帮她那么多,依你的性子,当真毫无所求?不过朕也派人查过,那个田东家样貌极美,风情万种.....!”忽地意识到自己是帝国皇帝,怎能说出这样的话,戛然而止。

  齐宁诡异一笑,拱手道:“皇上隆恩,臣先代替田家药行谢过皇上。”

  两人四眼相视,都是沉默了片刻,片刻之后,齐宁才道:“皇上,臣.....先告退了!”

  隆泰欲言又止,终是点点头,齐宁这才行礼,转身走到门口,停了一下,回过头,见隆泰正看着自己,笑道:“皇上保重!”

  “你.....记得回来看朕,朕会想你!”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