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终章
  依芙被拉进寨子,便见到族中男女老少此刻都聚集在此处,几名长老也都是带着笑容看着自己。

  依芙脑子有些发懵。

  为什么大家都聚集在这里?自己这个洞主为何却一无所知?

  迷迷糊糊中,被少女们拉进屋内,梳洗打扮,依芙这时候终于明白了什么,惊诧之后,内心却是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欢喜,直等到天黑下来,寨子中央的空地上点了篝火堆,被精心打扮的依芙才被少女们簇拥着拉倒广场。

  随即又看到一群男子簇拥着一名苗家少年郎出来,依芙一眼便看出,那正是穿上苗家服饰的齐宁。

  齐宁上前来,牵住了依芙的手,含笑道:“我说过定要娶你,希望没有让你等太久!”

  依芙再也忍不住,眼泪从眼眶中溢出,齐宁却已经抱住依芙,四周一片欢声,直冲云霄。

  欢宴只闹到半夜,等到入了洞房,却见到洞房内的桌子上,竟然放着一只大红纸包,上面写着“齐宁、依芙共启”,齐宁有些奇怪,拆开纸包,里面却是一只布袋子,麻布所知,齐宁和依芙对视一眼,更是诧异,里面还有一封信函,齐宁拆开,上面写着“百年好合”四个大字,却无落款。

  齐宁疑惑不解,走到门外,见到一名苗家少女站在不远,问道:“可有人进来过?桌上的红纸包是谁送来?”

  那姑娘回道:“方才饮酒的时候,有两个人过来,说这是礼物,要送给洞主和爵爷,我便放在了桌子上。”

  依芙奇道:“两个人,是什么人?”

  “一男一女。”姑娘道:“好像是父女二人。男的四十岁上下年纪,身边有一个姑娘,我看他们很脸生,问他们是谁。男的说是洞主和爵爷的故人,还说曾经多亏黑岩洞收留。”

  “是向大哥和小蝶!”齐宁失声道:“这布袋子,是是丐帮人所有,我刚才就应该想到的。”握住布袋子,问道:“他们在哪里?什么时候走的?”

  “走了好一阵子了。”姑娘道:“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

  齐宁懊恼道:“是向大哥他们过来了,原来原来他们就在这附近。”

  天色已晚,而且向百影和小蝶走了好一阵子,这时候再去找,自然难◇零零以找到,更何况如果向百影要想见面,也就不会避而不见,他既然这样选择,自然是今日没有准备见面。

  只是却不知为何来了却不见。

  依芙当然知道齐宁口中的向大哥是谁,见齐宁懊恼样子,握住他手道:“来日方长,以后总有机会再见到他们的,不用着急。”

  齐宁心想这倒是不假,今次不见,日后总有机会

  两年后,白云岛。

  花团锦簇的白云岛芳香四溢,一间木屋内,唐诺正站在满是瓶瓶罐罐的桌子前,看着几味药材若有所思,边上一名姑娘正用药刀切割药材,回头道:“师傅,前日配制的药剂药效不大,徒儿觉得是火性太旺,莫不如减了一味火性药材试试?又或者加一味祛火的药材,白茅根和灯心草都可以。”这说话的自然是田芙。

  唐诺微点螓首,道:“也好,你待会儿将两种法子都试试,看看效果。”

  窗外卓仙儿和西门战樱相携走过,仙儿笑道:“夫君花了大半年时间,一直待在朝雾岭,可算是抱得美人归,咱们总算有在一起了。”

  “大色狼。”西门战樱道:“他说是在朝雾岭学医,我那时候就奇怪,他怎会突然对医道感兴趣?而且医道的学问那么深,可不是三两年就能学会,真要学成,恐怕要十年几十年才成,原来哼,原来是跑到朝雾岭讨好唐姑娘。”

  “唐姑娘生的这般美,他又怎能舍得让他孤身一人,更不会让别的男人夺了她。”卓仙儿与西门相携走在花团锦簇的小道间:“当初唐姑娘离开京城,我就猜到迟早还会回来和咱们在一起。”

  西门战樱叹了口气,道:“过几天他又要去东海,说是帮忙与南洋的贸易,这两年他总要往东海跑,当真喜欢做生意?”

  卓仙儿轻柔一笑,并不说话。

  西门战樱走到一块石墩坐下,抬头望天,晴空如洗,万里无云,忍不住道:“原来这就是赤丹媚自小成长的地方,也难怪她长得那么美,这岛上处处美景,天天与花为伴,自然会生的越来越美。”左右看了看,道:“先前还瞧见她,又去了哪里?今天可是轮到她下厨。”

  卓仙儿道:“方才瞧见她和夫君去了海边,今天确实轮到她下厨,不过她说夫君每日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今日非要逼他也做一回饭。”

  西门战樱讶然道:“她能让他下厨?”

  卓仙儿笑道:“咱们没有法子,或许她有法子。”忽听到婴儿啼哭声传来,急道:“是泰儿醒了,咱们赶紧过去瞧瞧,他今天比往日里醒得早了一些。”

  西门战樱叹道:“他这一醒,豆豆也一定要被吵醒的。”和卓仙儿往专门为孩子建造的婴儿屋过去,低声道:“仙儿,赤丹媚和夫君在一起的时间最多,为何到现在还没有怀上?”

  “她说看见咱们每天忙着带孩子辛苦得紧,想想生了孩子后就要被绊住,心里害怕,要等几年再说。”仙儿笑道:“不过夫君说了,今年无论如何也要让她怀上,说是以后每年咱们至少要为他生两个孩子,子孙满堂。”

  “他当是孵小鸡吗?想生就生。”西门战樱“噗嗤”一笑,道:“一个豆豆就让我每天焦头烂额,我可不再给他生了。”往唐诺屋子那边瞧了一眼,轻笑道:“他要有本事,让唐诺给他生一个试试看。”

  海滩上,齐宁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看着赤丹媚眼睛道:“男子汉大丈夫,说不做饭就不做饭,都是说好的,今天就该轮到你,你可不许偷懒。”

  “是说好的,可是为何把你排除在外?”赤丹媚一手叉着纤细腰肢,漂亮的脸蛋似笑非笑:“我们就该任你驱使?她们不在乎我不管,可是轮到我,我便要让你下厨。”

  齐宁叹了口气,道:“我若不下厨呢?”

  “那我保证在岛上这些日子,你谁也碰不到。”赤丹媚美眸流转:“我已经和她们说好,你今天不下厨,以后每天晚上自己一个人睡,没人会陪你。”

  齐宁摇头笑道:“我不信。”

  “那你试试?”

  齐宁往前凑了凑,道:“你真要我下厨,那也不是不行,你答应我一件事,我便答应你。”

  “什么事?”

  齐宁贼贼一笑,才道:“今晚你和仙儿一起陪着我!”

  “滚!”赤丹媚立刻娇斥道:“你真是贼心不死,我早就说过不行,趁早打消这个念头。”

  齐宁叹了口气,心想东海那两位美妇人可是被自己弄到了一张床上,虽然费了不少心力,而且花了不少时间,但终究还是达成所愿,可是岛上这几位似乎很难得手。

  赤丹媚当然不知道齐宁在东海已经享受到真正的齐人之福,他早已经领略到双凤吟的xiaohun之处,妩媚一笑,道:“不过你若是下厨,今晚可以给你一些好处。”

  齐宁笑道:“不下厨,我也有法子让你给我好处。”拍了拍胸口,道:“这样吧,你打我两拳,只要我动一下,就当我输,立刻下厨。”

  “呸!”赤丹媚没好气道:“又来这一套。你武功几乎达到大宗师境界,我就算全力出拳,你偷偷用天地之气护身,看似打在你身体上,其实你毫发无损。”幽幽叹了口气,道:“刀枪伤你不得,拳脚更伤你不得,你站在那里不动,就算你故意让顶尖高手打你十拳八拳,你也安然无恙。”

  齐宁哈哈大笑,猛然间,声音戛然而止。

  赤丹媚见齐宁神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有些奇怪,更有些担心,上前来,问道:“你怎么了?”

  齐宁沉默片

  刻,看着赤丹媚眼睛,问道:“你的武功虽然略逊于我,却也是江湖上顶尖高手,你与我的差距,是否就是我与大宗师的差距?”

  赤丹媚一怔,不明白赤丹媚为何这样问,想了一下,才道:“也许你和大宗师之间的差距,比你我之间的差距还要大。”

  “你真的这样认为?”

  “大宗师的武道修为太过恐怖,当初在玄武岛,咱们都是看见。”赤丹媚叹道:“这天下,只有大宗师能伤得了大宗师。”

  齐宁闭上眼睛,眉头锁起来,赤丹媚疑惑道:“你在想什么?”

  “只有大宗师才能伤得了大宗师!”齐宁喃喃重复了一句,片刻之后,猛地睁开眼睛,道:“我要立刻离岛,有件事情必须现在就去办。”不由分说,只往海边的那艘船过去,赤丹媚不知道齐宁为何突然会有如此反应,只见到齐宁身法轻盈,眨眼睛便登上那艘船,将赤丹媚远远甩在身后。

  等赤丹媚追上,那艘船已经立岸起航。

  “我要离开一阵子,你们等我回来!”齐宁声音传过来,赤丹媚俏脸满是狐疑之色,齐宁这般心急火燎要离开白云岛,究竟要往何方去?

  夕阳西下,齐宁单人匹马,来到封剑山庄山脚,抬头望着笼罩在密林之中的山庄。

  封剑山庄曾经在西川显赫一时,向百影将山庄送给陆商鹤之后,封剑山庄有段时间依然是宾客如潮,但自从陆商鹤迁离封剑山庄,搬到影鹤山庄之后,封剑山庄就变得冷清起来。

  当年封剑山庄选择建造的地方就十分偏僻,远离人烟,方圆二十里地都难见人迹。

  如今的封剑山庄,空无一人,早就荒废,虽然如此,也无人敢打这里的主意,毕竟许多人都已经知道,封剑山庄曾经的少庄主向百影是丐帮上一任帮主,去年丐帮的青龙长老楼文师继任帮主之位,向百影也已经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但余威犹在,没有人敢打封剑山庄的主意。

  夜色幽幽,天地一片昏暗。

  夜幕下的封剑山庄,宛若鬼屋,清冷至极。

  齐宁进到庄内,也感觉颇有些阴森恐怖的气息。

  他数次来到封剑山庄,每次的感觉都是不同。

  第一次是陪同向百影前来,也是第一次见到陆商鹤。

  第二次过来的时候,是为了营救向百影,却与化身夙影夫人的地藏一起被困在地下密室,虽然时候知道那是地藏设计的圈套,但偶尔想起两人孤男寡女被困的那短暂时光,内心深处却也是泛起一丝涟漪。

  今次是第三次过来。

  以他如今的武道修为,普天之下,无有敌手,山川河流,也没有他不能到达的地方。

  夜影婆娑,忽听到一阵琴声响起,静夜之中,凄清苍凉,似近若远。

  齐宁眉头一紧,顺着琴音缓步而行,穿过两道长廊,进到一处拱门里,院子中间有一座凉亭,凉亭屋檐挂着绢灯,厅中一人正在抚琴,齐宁走上前,距离凉亭不过五六步远,停下脚步,看着凉亭那那道柔美的背影,呆立不动。

  背影柔美,姿态优雅,一阵风吹过,一股熟悉的幽香味道钻入齐宁的鼻子里。

  琴音袅袅,许久之后,才戛然而止。

  那人没有动,齐宁也没有动,忽见到那人幽幽叹道:“我等了你两年,你终究还是来了,你终究还是没有忘记这里!”

  幽月当空,听到那熟悉的声音,齐宁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全书完】——

  ps:待会儿还有一篇总结性的后记,归纳锦衣,以及新书计划,很快就发上来!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