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三零六章 乾元真经

第三零六章 乾元真经

  巨蟒口吐蛇信,齐宁惊骇之间,只见到白衣人也已经从氤氲之中显出身形,身在半空之中,足尖在蟒头一点,身若轻燕,飘落到岸边。

  那巨蟒却已经尾随而至,眨眼间便已经到了白衣人身后,白衣人并不回头,只是一只手掌向后面轻轻一拍,并无其他动作,齐宁便见到那条巨蟒猛然间重重地砸落在地上,只是扭动几下,半截身子在岸上,半截身子在水中,竟是不再动弹。

  齐宁目瞪口呆。

  白衣人这一手功夫当真是惊世骇俗。

  白衣人瞧见齐宁脸上显出惊骇之色,浅浅一笑,竟是向齐宁招了招手,齐宁站起身来,心有余悸,此时更想知道这白衣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往前走出一步,问道:“你你杀了这条白蟒?”

  白衣人一怔,随即含笑摇头,在白蟒边蹲下身子,白皙的手掌轻轻抚在白蟒身上,他样容绝美,气质如仙,此时手抚白色巨蟒,却给人一种不寒而栗之感。

  齐宁不由小心翼翼往前靠近了几步,见到那白蟒一动不动,忍不住在边上也蹲下身子,瞅着白衣人问道:“你用的是什么武功?怎么这白蟒被你一招就制服了?”随即笑道:“原来你到皇宫,是为了这条巨蟒。”

  白衣人微微颔首,含笑瞧着齐宁。

  “那你怎么知道这里有条巨蟒?”齐宁疑惑道:“深宫内苑,宫殿如云,便是久居宫里的人也会迷路,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

  白衣人笑了一笑,竟是开口道:“我到过这里!”

  他这一开口,齐宁大吃一惊,自他认识这白衣人之后,白衣人从头至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这让齐宁一直以为他是个哑巴,这一开口,才知道白衣人竟然能够说话,呆了一下,不禁道:“你你会说话?”

  白衣人笑颜如花:“我告诉过你,我不能说话吗?”

  他声音轻柔,颇有些清脆,齐宁听他声音,之前还只是狐疑,此刻却完全可以确定,这白衣人果真是个女子。

  “没有,是我误会了。”这样一个绝色丽人,哪怕武功再恐怖,却也不会让齐宁有害怕之感,笑道:“你一直不说话,我还以为你不会说话呢。”

  “废话无益,何必浪费气力?”白衣人轻笑道,她笑起来两边唇角微微上翘,形成巧妙而美丽的弧度,与她那绝色容颜配在一起。

  齐宁抬手摸了摸下巴,才问道:“你说你来过这里?你到底是什么人?对了,这白蟒是被你打昏了?”

  白衣人微微点头,忽然之间,右臂抬起,齐宁还没反应过来,便感觉自己身上几处穴道似乎有东西打入,想要做出反应,可是便在这眨眼之间,自己全身又是不能动弹,他心下有些恼怒,冷声道:“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白衣人却并不理会,伸出一只手掐住齐宁腮帮,将齐宁的嘴巴打开,齐宁还要说话,却发现自己的嘴巴竟然已经合不上,更别提还能说话了。

  他眼珠子转了转,满是怒色,白衣人理也不理,左手抬起,中指向内弯曲,大拇指压在中指指甲上,随即轻轻一弹,“噗”的一声,竟是在那白蟒身上弹出一个窟窿来。

  齐宁不知道这白衣人究竟意欲何为,苦于自己根本无法动弹,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瞧着。

  面对九溪毒王秋千易,齐宁虽然不是对手,却也不可能毫无还手之力,可是这白衣人出手的动作匪夷所思,而且手法诡异,齐宁莫说还手,就是连反应的时间也没有,心里此时已经明白,自己是遇上了绝顶高手。

  只见到白衣人抬起右手,五指微弯曲,陡然之间,只见到从那白蟒身上的血窟窿内,一道血柱竟是爆射而出,直往那白衣人掌心过去,齐宁瞪大眼睛,却见到白衣人手腕忽然一翻,那道血柱尚未碰到白衣人掌心,就像长了眼睛一样,拐了个方向,猛地往射向了齐宁张开的口中。

  齐宁大惊,苦于半点不能动弹,连合拢嘴巴也是不能,心中只想着:“这女人究竟要搞什么鬼?”

  那血柱射入齐宁口中,顺着喉咙呛下去,齐宁根本无法阻止,满口血腥之味,想吐出去也是不能。

  白衣人手上不停,再次从那血窟窿之中吸出血柱,连续三次,往齐宁口中灌入了满口蟒血,齐宁呛得几乎要窒息,那白蟒的血液腥味极浓,无可奈何之下,硬是被白衣人灌入了三大口蟒血。

  齐宁心中怒骂不止,这时候又见到白衣人再次从白蟒那血窟窿吸出蟒血,这一次却并没有继续往齐宁口中灌入,而是自己食饮白蟒之血,她动作优雅,哪怕是吸血这等骇人之事,做起来却也是唯美至极。

  “原来她到皇宫里来,是为了吸食白蟒的血液。”齐宁这时候恍然大悟,见她动作熟练,而且对这里的地形如此熟悉,心知她确实不是头一次来,想来以前也是在这里吸食过白蟒之血。

  陡然之间,齐宁心下一凛,便记起前不久吸人鲜血的青铜将军。

  京城之前连续有人被吸食全身的血液,变成了人干,难不成竟与眼前这绝美女子有干系?

  只是这个念头很快就被自己否定。

  那青铜将军虽然轻功也是极其了得,但是外形轮廓与眼前这白衣人完全不同,一眼就能从身形上判断出绝不是同一个人。

  白衣人吸入三大口蟒血之后,身形陡然一闪,宛若幽灵一般,却已经到了齐宁身后,齐宁正自惊诧,却感觉身后劲风忽起,随即便感觉白衣人一掌拍在自己的背心,一股浑厚的内力震动齐宁身体,齐宁心下惨然,心想老子这娘们竟然要下毒手了。

  只是那股内力虽然浑厚,齐宁却并没有感觉身体有什么不适,正自诧异,白衣人竟是双掌连续拍出,从肩头一直到脊椎尾骨处,前后竟是拍了十余掌。

  最后一掌拍下来,齐宁便感觉胸腔陡然间发烫起来,那白衣人却已经飘然到了自己身前,盘膝坐在自己对面,两只白皙的手掌齐齐拍出,正按在自己胸口丹田处,齐宁不知道这女人究竟意欲何为,却已经感觉到从白衣人的掌心之中有两股真气直接冲入到了自己的丹田之内。

  他丹田之内储存的内力颇为浑厚,那两股真气闯入到丹田之后,登时和自己体内的真气发生剧烈的冲突,炙热无比,就似乎有一团熊熊烈火在自己胸口灼烧一般,说不出的难受,只想张口呼喊,却发不出半点声音,真如身受千般折磨、万种煎熬的酷刑。

  齐宁喊不出声,脑中只想着胸口那团火焰赶紧离开,无处发泄,只能圆睁双眼,只见白衣人神情从容淡定,但脸色比之先前要苍白许多,如同一张白纸,双眸却是冷峻异常。

  便在胸口几乎要炸裂开来的时候,忽然感觉白衣人那两股在自己胸腔冲撞激荡的内力陡然间收回去,非但如此,便是自己丹田储存的内力也迅速向外倾斜而出,如同洪水般喷薄出去。

  这样一来,他胸口那股火烧之感顿时便大大减弱。

  他身体虽然舒适许多,可是心下却是骇然,暗想这白衣人难道也懂得**神功,竟是要将自己体内的真气尽数吸走?

  真气源源不断顺着白衣人手掌过去,齐宁虽然口不能言,但是眼睛却还能看的清楚,只见到白衣人那张苍白的脸一瞬间竟是变得通红起来,宛若在脸颊上涂满了胭脂,疑惑之间,却忽然感觉到本来已经被抽走的内力竟是再次从那白衣人手掌之中灌入进来。

  他不知道白衣人究竟要搞什么鬼,只能忍受。

  内力一回来,那种火热灼烧之感便即升起来,身体又变得难受异常,而白衣人本来通红的脸颊再次变得苍白。

  “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忽听到那白衣人缓缓念道:“云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始终,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贞,此为乾元真经!”

  齐宁一开始没听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等听到最后“乾元真经”四字,心下一凛。

  那股炙热感不但让他胸腔难受至极,便是脑袋也变得昏昏沉沉,眼前甚至有些泛花,几乎要昏阙过去。

  便在难以支撑至极,却又感觉到白衣人再次将自己体内真气抽过去。

  如同方才一样,白衣人脸色又由白变红,在她那光洁的额头上,竟是溢出汗珠子来。

  正当齐宁好受一些,白衣人却又将内力再次灌入齐宁体内,口中再次念道:“大哉乾元,万物资始六位时成乃利贞,此为乾元真经!”

  只是片刻之间,往来反复竟然有七次之多,而每一次内力灌注回来,齐宁便感觉那种烈火灼烧感越来越强烈,头昏脑涨,几欲昏迷,可是每一次快要昏厥之时,白衣人就似乎有感觉一样,将内力抽走,让齐宁缓过来。

  到得白衣人第八次将内里灌注过来之时,齐宁已经瞧见白衣人的脸色不再苍白,反倒是变得红润粉嫩,肌肤似乎更加的细腻白皙,吹弹欲破,晶莹剔透,而白衣人来回重复的那段话,齐宁竟也已经记了下来。

  这一次内力似乎比之前数次涌入的更为迅速,齐宁只感觉胸腔充斥着一种撕裂感,头晕目眩,眼前陡然间一黑,便此昏厥过去,人事不知。

  ------------------------------------------------------------------------------------------

  ps:今日第一更,第二更十二点左右更新。前面有一张“棋语”,有朋友反应看不了,因为昨天纵横技术部除了一点小故障,已经修复,如果还无法看到,大家可以试一下先将本书从书架删除,然后再加入书架,这样就可以阅读了,能看的就不用了。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