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三三八章 匾额

第三三八章 匾额

  齐宁心中惊骇,却还是在林中找了一阵,没有找到丝毫踪迹,心知卓青阳绝无可能自己离开,定是方才自己回竹屋的时候,有人将尸首和卓青阳俱都带走。

  对方的速度,却也是骇人听闻。

  林中昏暗无比,阴气森森,齐宁没有找到卓青阳,倒也不想在这林中多留,出了竹林,依然没有松懈,暗想今晚这群人是来找卓青阳索要一件东西,卓青阳自然不会轻易交出,忽地想到卓青阳刚才提到“匾额后面”,却没有说全,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琼林书院说大虽然不大,但说小却也不小,依稀记得挂着匾额的地方也有多处,却不知卓青阳所说的匾额又是指哪个。

  疑惑之间,却已经走回竹屋,正要进屋再找找线索,却听到屋内传出一丝动静来,心下一凛,手脚一紧,身形一晃,靠近到竹屋门前,微探头往里面瞧过去,只见到屋内竟有一道身影翻箱倒柜,正在找寻什么。

  夜色深沉,屋内没有点灯,昏暗一片,只瞅见一团黑影闪动,动作敏捷,身法极是轻灵。

  齐宁心下冷笑,握住寒刃,并不轻举妄动。

  那身影在屋内找寻片刻,显得颇为小心,而且尽力不发出响动来,齐宁暗想这人自然是与那帮刺客是一伙,只怕消失的尸首和卓青阳也都是此人处理,只要抓到此人,自能问出口供来。

  不过这人武功显然不弱,正面相斗,未必能够拿下,只能趁机偷袭。

  他躲在门边,片刻之后,屋内那人似乎是没有找到所要之物,也不犹豫,便往门外出来,刚踏出竹屋之门,齐宁也不客气,低吼一声,手中寒刃已经往那人直刺过去,出手迅疾,只盼先击伤那人再说。

  那人“哎呀”叫了一声,显然也没有想到刚出门就有人偷袭。<>

  他反应倒也是极为迅速,身形后退,一只手却是往齐宁握着寒刃的右手搭过来,竟似乎是想要空手夺白刃。

  齐宁擅长格斗之术,而使用匕首也是格斗术中的一个基础项目,寒刃虽然比之普通匕首稍长一些,但用起来也是十分的灵便,手腕子一番,寒刃便往那人探过来的手切过去。

  那人却已经借势退回到竹屋之内,齐宁心想这人的身法果然灵巧,不易对付,身形并无停下,如影随形,那人退进屋内之时,齐宁也已经紧随而入,寒刃依然向那人狠狠刺过去,那人连退数步,声音冷厉:“什么人?”

  齐宁听那声音,竟然颇有些熟悉,身形微顿,仔细瞅了瞅,那人此时已经退到书桌边上,反手拎过了一张椅子来,便要照着齐宁砸过来,见到齐宁突然停住,手中椅子便没有出手,也是瞧了齐宁一眼,失声道:“是......是你?”

  齐宁这时候也已经认出,对方竟豁然是江随云。

  “你为何到这里来?”江随云认出齐宁,怔了一下,立刻冷声问道:“先生去了哪里?你将先生怎样了?”

  齐宁心中冷笑,暗想你小子竟然还想倒打一耙,冷声问道:“你又为何在这里?”

  江随云惊魂未定,却还是冷笑道:“今日瞧见先生离开的时候神色不好,我特地来瞧瞧先生是否身体无恙......你又是为何来此?”

  “看看先生是否无恙?”齐宁扫了屋内一圈,“这是先生的居室,你既然是来看先生,为何要在这里翻箱倒柜?你要找什么?”

  江随云淡淡道:“翻箱倒柜?齐宁,我倒想问你,你躲在先生屋外,出手偷袭,又意欲何为?先生被你怎样了?”

  齐宁听他语气,竟似乎真的是不知卓青阳负伤,他刚才只以为江随云也是刺客一伙,但是认出江随云之后,反倒觉得这其中可能是另有蹊跷。<>

  江随云虽然心术不正,但说此人敢对卓青阳下手,恐怕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不过这人在卓青阳无内翻箱倒柜,定然是在找寻什么东西,其中也必有古怪。

  他脑中一转,才道:“书会上夺冠,我来给先生送御赐的墨宝,可是到了这里,瞧见你在这屋里翻箱倒柜,还以为是有贼人要在这里行窃。”

  江随云“哦”了一声,才道:“我进屋的时候,屋内状况不对,所以检查一番。”

  “状况不对?”

  江随云显然也是担心齐宁真的将他当成贼人,指着那扇敞开的窗户道:“你过去瞧一瞧,窗户上有血迹,而且......!”低头瞧着地面,“地上有刀痕和血迹,血迹未干,刚刚有人在这里打斗过。”

  齐宁心想自己正好装作是刚刚到来,“哦”了一声,故意用一种怀疑的语气道:“这里有打斗痕迹?是什么人在这里打斗?”

  “我......我怎么知道。”江随云立刻道:“我进屋之时,屋里已经没人。”

  齐宁冷笑道:“你这话我信不信不要紧,只要神侯府相信就好。”

  “你这话什么意思?”江随云皱眉道:“你是说此事要惊动神侯府?”

  “琼林书院发生如此大事,难道不该报官?”齐宁冷冷道:“江大公子,你是来看卓先生,进屋之时,卓先生是否不在?”

  “我说过,我进来的时候,屋里没人,而且门窗都是打开,屋里乱作一团。<>”江随云解释道:“我发现地面和窗户上都有血,而且还留有刀痕,这显然是打斗过的痕迹......!”

  “所以你不先去关心卓先生的安危,没有去找寻先生,反倒要在先生屋内找寻东西。”齐宁冷哼一声:“江随云,你到底要找什么?”

  江随云脸色微变,沉声道:“我何时要找东西,我是在检查是否有什么线索。”

  “线索?”齐宁笑道:“你难道是官差,要在此破案?”

  “那你是什么意思?”江随云冷声道:“你怀疑先生失踪,与我有关?”

  “失踪?”齐宁道:“先生何时失踪?他只是不在这屋里,你又如何断定他已经失踪?”往前逼近一步,“有无关系,你与我去神侯府再说。”

  江随云见齐宁往前逼近,竟是不由自主后退两步,沉声道:“齐宁,你的武功不在我之上,真要打起来,我未必输你。你要去报官,尽管去找神侯府,我却不能随你前往。这里有打斗痕迹,先生生死未卜,我必须先找到先生再说。”他缓步移到窗口,慢慢放下手中椅子,忽地一腾身,竟是从窗口窜了出去。

  齐宁几步冲到窗口边,叫道:“你想逃走吗?”

  江随云却已经站到窗外,沉声道:“我不与你争辩,这里发生的事情,与我确实没有关系,你说我翻箱倒柜,是血口喷人,除你之外,可还有别人看见?”冷笑一声,“我手中无刀,你手里有刀,我瞧是你在这里图谋不轨。”

  “图谋不轨?”齐宁与江随云隔窗相望,冷笑道:“我有什么图谋不轨?”

  “当然是为了那本古......!”江随云话说一半,意识到自己失言,冷笑一声,也不多言,却是慢慢往后退。

  齐宁却是立刻问道:“为了什么?你再说一遍?嘿嘿,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

  江随云忙道:“你明白什么?”

  “你接近卓先生,根本不是为了什么师生恩义。”齐宁目光咄咄逼人,“你是想接近卓先生,从卓先生身上得到一样东西,是也不是?”

  江随云脸色冰冷,并不回答,连退数步,骤然间转身,撒腿边跑,转瞬之间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齐宁也不去追。

  他回转身,竹屋之内此时还真是一片凌乱,方才他回来找寻纱布以及伤药,本就将屋内翻找的有些凌乱,江随云却又在屋内搜找一番,卓青阳这竹屋内虽然简陋,东西不多,但此刻却都是东倒西歪乱成一团。

  他心知自己的判断还真是没有什么错误,江随云进京之后,接近卓青阳,看来还真的是另有目的。

  不过按照齐宁的判断,他感觉江随云只怕真的与今晚那干刺客并无太大的干系。

  江随云今夜前来,或许真的只是为了看看卓青阳,目的依然是要拉近与卓青阳的关系,只是碰巧遇上这幅场景,这才趁机要在此处找寻想要得到的物事,齐宁倒不敢肯定江随云和那帮刺客想要得到的东西是同一件东西,但卓青阳怀璧其罪,被人盯住,那显然已经是无可争议。

  “匾额......!”齐宁低声自语一句,他缓步走出竹屋,抬头瞧了瞧门头,门头之上还真有一块匾额,匾额是黑木所制,写着“清风”二字,心想卓青阳所说的匾额是否就是这块?难道那帮人想得到的东西,竟是被卓青阳藏在匾额之后。

  卓青阳当时奄奄一息,命悬一线,提及“匾额”二字,明显是要给自己留下线索来。

  只是齐宁此刻无法确定四周是否还有耳目盯住自己,若是自己此刻轻举妄动,恐怕还要为他人做衣裳,所以并没有立刻往匾额后面找寻,而是在竹屋四周如同幽灵一般,游弋了小半个时辰,确定再无人迹,这才回到了竹屋,盯住了那匾额。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