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六五六章 龙伤

第六五六章 龙伤

  齐宁身体一震,这时候想起来,这毛狐儿乃是青龙长老楼文师手下的一名舵主,应该是跟随青龙长老去忘了襄阳古隆中。

  这时候听说毛狐儿在外面求见,便觉事情不妙,想让李堂带毛狐儿进来,但细细一想,还是自己出门见见为好,跟着李堂出了驿馆,此时已经是深夜时分,太子和公主都已经安歇,驿馆内一片幽静。

  齐宁出了驿馆大门,瞧见不远处有个身影在站在一棵树下,李堂凑近低声道:“侯爷,那人就是毛狐儿。”

  齐宁点点头,示意李堂不必跟上,往那边过去,毛狐儿显然也察觉到齐宁出来,快步迎上来,拱手道:“侯爷!”

  齐宁看了一眼,果然眼熟,正是跟随楼文师去往襄阳的三名舵主之一,问道:“是毛舵主?你怎么在徐州?你不是和青龙长老去了襄阳吗?”

  毛狐儿神色凝重,低声道:“侯爷,不知您现在是否有空?长老想见你一面。”

  “见我一面?”齐宁皱眉道:“在哪里?”

  “就在徐州。”毛狐儿道:“离这里不远。”

  齐宁疑惑道:“为何你们还在徐州?青木大会很快就要召开,按照时间,你们都快到了襄阳。”

  毛狐儿勉强一笑,忽地身子晃了晃,抬手捂住胸口,眉头锁起,齐宁这才发现毛狐儿脸色苍白,见他摇摇欲倒,伸手扶住他手臂,问道:“出了何事?你......受了伤!”

  毛狐儿道:“侯爷,这里......这里不好多说,侯爷若是.....若是有空,去见长老一面,一切也都明白了。长老.....长老说有大事相商。”他看起来有些急切,齐宁却是略有些狐疑。

  其实他与楼文师意气相投,结为金兰兄弟,对楼文师的人品,齐宁倒是很为佩服,但楼文师手下这帮人,齐宁却没有什么接触,更是了解不深。

  青木大会,乃是丐帮三年一度的盛会,重要非常,而且这次青木大会比之以往更是不同,作为丐帮长老,青龙长老楼文师绝不可能缺席此次大会。

  如今毛狐儿却说楼文师尚在徐州,这就让齐宁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了。

  毛狐儿显然也看出齐宁略有犹豫,拱手道:“侯爷放心,我确实是长老所派.......!”眉宇间有些为难之色,似乎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证明他所说的便是实话。

  齐宁微一沉吟,道:“好,我现在和你去,带路。”

  毛狐儿眼中显出感激之色,那边李堂已经叫道:“侯爷。”上前两步,小心翼翼问道:“侯爷,我带几个人一同随行。”

  毛狐儿道:“侯爷,不宜人太多,长老说此事越隐秘越好,不过......一切还是侯爷做主。”

  齐宁想了想,道:“吴领队在驿馆就成,李堂,你跟我一同去,不必叫其他人。”

  李堂虽然觉得小侯爷跟着这乞丐离开有些不妥,但也不好多说,毛狐儿在前面带路,齐宁和李堂跟在身后。

  泰山王叛乱之后,徐州城虽然并没有受太大的影响,但城中暂时还是施行了宵禁,天黑之后,大街小巷并无什么人,只有巡逻兵士偶尔出现,毛狐儿脚步并不慢,但齐宁却能看出毛狐儿的脚下有些虚浮,知道这是内力受损之故。

  转过三条街,穿进一条小巷子,走到尽头的一户宅子前,毛狐儿轻轻瞧了三下门,屋内立刻有人在门板上轻拍两下,毛狐儿又瞧了两下,木门才打开,毛狐儿率先进去,齐宁和李堂紧随而入,那开门之人探头左右看了看,立时关上门。

  齐宁进到院内,瞧见院子里有四五名乞丐,都是守卫在院子各处,气氛颇有些凝重,屋内点着一盏孤灯,灯火颇有些昏暗,毛狐儿抬手轻声道:“侯爷,长老就在屋内。”

  齐宁点点头,示意李堂就在院子等候,跟着毛狐儿进了屋,见到角落处有一张桌子,一盏孤灯在桌上,边上一人正是楼文师,坐在一张椅子上,桌上东西颇有些凌乱,楼文师此时却是光着上身,他身后站着一名老乞丐,灯火之下,那老乞丐手中拿着银针,正在往楼文师身上扎针,在楼文师的脚下,放着一张木盆,一进屋内,齐宁便闻到一股腥臭味道。

  他看到楼文师果真在这里,微微宽心,上前去,楼文师听到脚步声,抬头来,瞧见齐宁,眼眸之中显出喜色,道:“齐兄弟......!”还没说完,便听“哇”的一声,从口中吐出一口血来,那口血正对着脚下的木盆,俱都吐入其中。

  齐宁便闻到那腥臭味更浓,只听那老乞丐已经急道:“长老,且莫说话,稍后片刻。”

  楼文师微微颔首,齐宁凑上前,才发现那木盆里已经很有些血液,那腥臭味道正是从里面散发出来,灯火之下,只见到楼文师身上插有数十枚银针,分布在全身各处穴道,乍一看去,宛若刺猬一般。

  齐宁心知事情不对,但知道那老乞丐是在为楼文师疗伤,也不说话,转身走到门前,问那毛狐儿道:“到底出了何事?为何长老会受这么重的伤?”

  毛狐儿看了楼文师一眼,灯火下,楼文师脸色微微发青,双目紧闭,精赤的上身却是汗水直流。

  “侯爷,我们过了淮河,往襄阳赶的途中,遇上了埋伏。”毛狐儿神色凝重,“公孙剑和郑泉两位舵主为了保护长老,已经被害。”

  齐宁骇然变色,失声道:“两位舵主被害?”

  毛狐儿眼眸显出悲愤之色,点头道:“对方人多势众,我们中了埋伏,我们和长老拼力搏杀,却不是对方的敌手。两位舵主为了拖住对方,惨遭杀害,我和长老也是趁着夜色,拼死脱身。不过长老受伤很重,我们心知途中还有埋伏,所以我护住长老先回了徐州来,本是想赶到鲁城找寻侯爷,到了这边瞧见送亲队伍,知道侯爷就在其中,所以趁夜过去找寻。”

  “为何不在当地找寻丐帮支援?”齐宁皱眉道:“丐帮弟子遍天下,楼大哥是丐帮长老,要找当地的丐帮弟子支援,并非难事。”

  毛狐儿摇头道:“长老说正是非常之时,绝不可让太多人知道他受了重伤,否则丐帮很可能会出现更大的动乱。我这边也只是找寻了几名亲信的弟兄前来护卫。”

  “原来如此。”齐宁微微颔首,心想楼文师是丐帮东方七宿之首,如果伤重的消息传扬出去,还真有可能出现变故,问道:“可知道是什么人埋伏?对手是哪路人马?”

  毛狐儿道:“我们从未见过,长老后来也闹不清对方的来头,那两个人武功十分古怪,还有那.....那怪物,力大无穷,诡异非常。”

  “怪物?”齐宁皱眉道:“你不是说对方人多势众,怎地只有两个人?”

  毛狐儿解释道:“一开始对方有十多号人,都是蒙着面,我们与他们搏杀,并没有落下风,反倒杀死了他们好几人,也就是在那时,那个怪物突然出现,极难对付,后来又出现两个厉害的敌手。”

  “什么样的怪物?”齐宁问道。

  毛狐儿想了想,才心有余悸道:“那怪物身材高大,头上长着一只角,非鹿非牛,用一件巨大的生铁作兵器,看上去像是人,可是叫声宛如野兽,那怪物力大无穷......!”

  齐宁听到这里,已经悚然变色,冷笑道:“是药尸,你们碰到了药尸。”

  “药尸?”毛狐儿吃惊道:“侯爷知道那怪物?”

  齐宁自然是知道,而且记忆犹新,当初他前赴西川,途中就遇到药尸追杀依芙等人,那药尸是白猴子炼制出来,齐宁所知有两具药尸,不过那女药尸已经被齐宁所除,但那男药尸却还存在。

  他一听毛狐儿叙述,立时便猜到那定然是药尸无疑。

  “那两人厉害的对手,是否有一个手里拿根白幡,身形矮小瘦弱,像猴子一样,是个侏儒?”齐宁盯着毛狐儿眼睛问道:“还有一人手里拿着一只二胡?”

  毛狐儿拍手道:“不错,就是那两个家伙,他们武功路数诡异,阴气森森,下手极其狠辣。”

  齐宁冷笑道:“原来是那两个孤魂野鬼从中作梗。”

  白猴子和二胡老怪空山弦来路不明,但每次出现,总不会有什么好事,齐宁最后一次见到这两个家伙,是在千雾岭迷花谷内,这两人随着花想容趁乱入谷,想要盗取冰棺之物,却铩羽而逃。

  后来花想容倒是带着水鬼在江上拦截,但这两人却并无出现,万想不到此番他们竟然在途中埋伏楼文师。

  忽听“哇”一声,两人立刻扭头过去,见到楼文师又喷出一口鲜血,那老乞丐却是出手迅疾,从楼文师身上将那些银针一根根如电般取了下去,齐宁立刻上前,那老乞丐取完银针,恭敬道:“长老,再过一个时辰,还要解毒一次,一个时辰之内,切莫运气,也不要吃任何东西。”

  楼文师微微点头,伸手从桌上拿了一条毛巾,擦拭了嘴角血迹,这才抬头看向齐宁,他虽然受重伤,但此刻竟还能笑出来,向齐宁道:“齐兄弟,技不如人,这次可让你看笑话了,若不是命大,咱们兄弟只怕见不着了。”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