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七一五章 激发

第七一五章 激发

  齐宁嘿嘿一笑,不过也知道自己这幅模样,自然不能入宫,当下往自己院子去,刚出侧院,却听到不远处传来惊呼声,又听到丫鬟的尖叫,心知有事,急忙循声跑过去。

  穿过一道拱门,却见到院内有十几号人,鸡飞狗跳,一名年轻家仆哭叫道:“你们拦着他,快拦着他,要出人命了。”在人群中东躲西藏,想要找人做掩护。

  众人却似乎不敢沾上那家仆,一旦那家仆靠近,立刻就如同遇见鬼一般,急忙跑开。

  齐宁又瞧见在那家仆后面,一道身影速度极快,正如影随形追赶,打量一眼,却发现正是那黑氅大汉。

  黑氅大汉自从跟随齐宁入京之后,一直都待在侯府,大伙儿也都隐隐听说这黑氅大汉救过三夫人,而且三夫人亲自吩咐任何人不可与他为难,所以府中上下对他倒是不敢招惹,而黑氅大汉在这府中却也是自由自在,除了一些特别之处,例如账房以及女眷住处,他想去其他地方,倒也没人阻拦。

  府中上上下下两三百号人,多出这样一个人来,平日里还真没有谁注意。

  已经是七月头上,京城的天气已经颇为炎热,大都是单褂在身,这黑氅大汉却是特立独行,依然是外面披着那黑色的大氅,蓬头垢面,右半边脸上的肉疙瘩,让他看起来更是狰狞可怖。

  齐宁知道这黑氅大汉虽然头脑不清,但是速度却极快,一旦跑起来,速度不下于快马,若是真要抓住那家仆,只怕早就做到,但此刻那黑氅大汉却似乎是在玩游戏一般,始终跟在家仆身后,只有一步之遥,保持着距离。

  那家仆被黑氅大汉追赶,却是吓得魂飞魄散,拼了命的在人群中找寻掩护。

  齐宁皱起眉头,只听到那黑氅大汉口中嚯嚯有声,宛若野兽一般。

  他正要上前制止,却听到一个声音叫道:“做什么?还不停手?当这里是菜市场吗?”话声之中,便见到侯府大总管韩寿已经匆匆过来,众人见到韩寿过来,更是散开。

  也便在此时,那黑氅大汉脚下一用力,身体如同猎豹一般,已经从后扑倒那家仆,那家仆怪叫一声,已经被黑氅大汉扑倒在地。

  黑氅大汉坐在那家仆身上,抬起拳头来,照着那家仆便要打下去,齐宁眉头一紧,他虽然不在意黑氅大汉在侯府游荡,却不能纵容他在侯府出手伤人,这种事儿一旦开头,日后便会让侯府上下人心惶惶,正要呵斥,却见旁边一道影子抢出,一脚踹在那黑氅大汉身上,那黑氅大汉显然也没有提防,竟是被生生地踹翻在地。

  那家仆连滚带爬跑到一旁,齐宁这时候也看清楚,这突然出脚的正是齐峰。

  齐峰出脚很有分寸,一脚踹出,即将那黑氅大汉踹开,却又不伤他,那黑氅大汉被踢翻在地,迅速爬起来,盯住齐峰,脸上显出愤怒之色,握起两只拳头。

  黑氅大汉在府内闹事,显然是有人通知了齐峰。

  锦衣侯府的护卫队长本来是段沧海,不过齐宁受命重建黑鳞营,段沧海和赵无伤则是被齐宁派到黑鳞营大营训练兵马,而齐峰和李堂等人也就理所当然地担负起护卫侯府的重任。

  齐峰不知齐宁已经回府,听说府里有人打架斗殴,那还了得,立刻带人前来阻止,赶到之时,看到黑氅大汉便要下手,自然由不得他在侯府伤人,匆忙之下,只能是一脚将他踹开。

  黑氅大汉怒视齐峰,低叫一声,竟是向齐峰扑过来。

  其实黑氅大汉虽然行为怪异,但此前却从未在侯府生事,更不曾与人动手,众人见他突然间竟然向侯府侍卫出手,都是有些吃惊,韩寿老成持重,他知道小侯爷和三夫人对这黑氅大汉颇为关乎,叫了一声:“齐峰,可别伤了他。”

  齐峰见到那黑氅大汉扑过来,倒有些好笑,他当年是从疆场上的死人堆里爬出来,而且一身功夫也算不弱,区区一个怪汉自然没有放在心上,眼见得那黑氅大汉扑倒,身形一闪,轻松躲开。

  那黑氅大汉并不甘休,怪叫一声,回转身再次向齐峰扑过去。

  齐峰虽然武功不差,但几乎没有什么机会在侯府众人面前展现,今日这黑氅大汉竟然在老虎嘴边拔毛,齐峰有意要显摆一下自己的身手,竟是背负双手,看起来闲庭信步般再次躲过。

  黑氅大汉两次扑空,显然被激怒,再次向齐峰扑过去,连续四五次都被齐峰躲过,可是齐宁在不远处却分明看见,这黑氅大汉的速度越来越快,而且身形也是越来越敏捷,等到第六次扑上去,齐峰刚闪过还没站稳,黑氅大汉已经扑到他面前。

  李堂在边上叫道:“小心!”他自然也看出来,这黑氅大汉一开始身法倒还有些僵硬,可是气急败坏扑出五六次之后,那身形竟然变得异常敏捷,闪转之间可说是电光火石,李堂眼中显出讶然之色,心知就算是自己,也未必能比这黑氅大汉还要灵活。

  那黑氅大汉扑面而来,齐峰已经感受到压力,这一次竟是没能闪开,只见到那大汉抡起一拳照着自己胸口打过来,眉头一紧,探手过去,抓住了那黑氅大汉的手腕子,正想将他掼倒,让这家伙知道厉害,孰知他刚刚扣住那大汉手腕,那大汉另一只手竟是鬼魅般出现,反过来也扣住了他的手腕子。

  手腕被扣,齐峰心下一凛,心知若是被厉害的高手扣住手腕,那可就是凶险至极,好在这只是一名脑袋不好使的怪汉,手腕子如同蛇一般一扭,轻易便挣脱开,可就是在这一瞬间,那黑氅大汉竟然如法炮制,也是手腕子一扭,挣脱开去,竟似乎是模仿齐峰,动作几乎是一模一样。

  齐峰大吃一惊,那大汉手腕挣脱,拳头再次打过来。

  齐宁在不远处看见,也是大为诧异,不自禁向前走出几步,也不急着喝止,倒想瞧瞧这黑氅大汉的能耐。

  齐峰感觉大汉那拳头打来呼呼有风,但显然只是个人的力气,并非内力,心下微宽,抬手格挡,另一手则是照着那大汉脖子抓过去。

  他左手挡开对方右拳,右手已经距离大汉脖子咫尺之遥,眼见得便要抓住,却猛地感觉眼前影子一晃,随即便觉得自己的喉咙已经被掐住,却是那大汉依然如法炮制,左手也是学着齐峰模样,照着齐峰脖子抓过来。

  让人吃惊的是,齐峰率先出手去抓脖子,那黑氅大汉却是后发先至,齐峰手还没碰到,黑氅大汉竟是率先掐住了齐峰脖子。

  那黑氅大汉显然不知轻重,抓住齐峰脖子,立时用劲,虽然黑氅大汉并无内力迹象,但蛮力极强,齐峰只觉得一阵憋气,呼吸不得,心下惊骇,李堂见状,也是大惊失色,便要抢上前来。

  齐峰虽然被黑氅大汉掐住脖子,但毕竟久经沙场,实战经验极强,险境之际,并无惊乱,已经抬起一条腿,向着那黑氅大汉腹间踹过去,这一次那黑氅大汉依然是有样学样,齐峰抬腿,黑氅大汉也是抬起腿,照着齐峰腹间踢过来。

  “砰!”

  黑氅大汉一脚正踹在齐峰腹间,同时松了手,齐峰整个人竟是生生被踹飞出去,尔后重重落在地上。

  齐峰只觉得腹间一阵疼痛,好在他身体结实,再加上那黑氅大汉只有蛮力,对他伤害并不大,但众目睽睽之下,竟然被这样一个邋遢的怪汉踢飞,齐峰一时间惊骇莫名,面子上也是有些过不去,忍着腹间疼痛,迅速起身,便要再次冲上前去。

  齐宁这时候已经看的明白,这黑氅大汉完全是依靠自己的蛮力去打,但让人骇然的是他的速度以及反应能力,他竟似乎看过一遍的招式,能够立马记住,甚至是在几乎瞬间就能打出去。

  齐宁自思虽说自己在武学之上也有天赋,但却也绝对不可能做到见过的招式能在眨眼间便打出去,而且几乎一模一样。

  之前齐宁只知道这黑氅大汉的速度惊人,有着出众的速度天赋,这时候却忽然明白,速度也许只是这黑氅大汉能耐的一部分,这黑氅大汉身体之内还蕴藏着无与伦比的惊人天赋,此前不显山不漏水,但今日却是被齐峰一激,激出了他的能耐来。

  眼见得齐峰还要冲上去,齐宁现在倒不担心黑氅大汉会被齐峰伤着,反倒是担心这黑氅大汉没轻没重,待会儿一个不慎,却要将齐峰伤了,齐峰在西川时候受过伤,虽然伤势已好,但总不能让他旧伤刚好再添新伤,沉声喝道:“齐峰住手!”

  这一声十分突兀,但在场诸人却都听见,齐峰足下一顿,循声看过来,见到易容过后的齐宁,自然认不得,皱眉道:“你是谁?”

  那黑氅大汉听到声音,也是回过头来,瞧见齐宁,竟是丢下齐峰不管,跑到齐宁身边,挺着鼻子嗅了嗅,随即盯着齐宁眼睛看,忽然间咧嘴一笑,绕着齐宁转起圈子,竟是显得颇为兴奋。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