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七叁一章 无间道

第七叁一章 无间道

  /p>  铁铮目光如刀,道:“下官审讯三名凶犯,虽然他们都不曾交代什么,但以下官多年办案的经验,其他两名凶犯或许真的只是跟随田横行事,真正知道一些内幕的应该只有田横。”

  “应该是这样了。”齐宁微微点头:“正因为有人担心田横会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所以才会在狱中被毒杀。如果其他两人知道的也不少,这一次毒死的就不只是田横了,另外两人也定会被毒死。”

  “所以那两人没有死,反倒证明他们确实不知道多少。”铁铮道:“至少他们所知道的不会威胁到幕后真凶。”

  齐宁缓缓起身,背负双手,若有所思,片刻之后才道:“铁大人,对方的心机之深,令人悚然。你可想过,田横在执行任务之前,已经注定要死在牢里?”

  “侯爷是说......对方让京都府卷入其中,也正是想到了宋三泰这颗棋子?”铁铮毕竟思维敏捷,齐宁稍微透出一句,他便明白齐宁意思。

  齐宁道:“那一封写给京都府的信函,还真是厉害的一招棋。”扫了田横尸身一眼,才道:“那封信先是让京都府的人恰好碰上凶案现场,坐实了黑鳞营的罪责。为了坐实黑鳞营的罪责,他们不得不让三名凶犯落入京都府手里,可是又担心田横透露出对他们不利的供词,所以从计划一开始,他们必然要杀人灭口。”

  铁铮叹道:“其实下官也料到会有这个可能,所以对三名凶犯都是严密看押。”

  “他们让京都府插手此事,就是算准京都府一定会将这三人关押到重犯大狱。”齐宁目光如炬,思维敏捷:“我们事先没有人会想到,他们的目的,本就是要让三名凶犯被关进重犯大牢。”

  段沧海心下森然,在旁道:“关进京都府大狱,正中他们下怀,他们刚好可以在大牢里杀人灭口。”

  “在他们眼里,宋三泰比田横要可靠的多。”齐宁叹道:“宋三泰也没有辜负他们期望,帮他们杀人灭口,而且连自己的口也一并灭了。”

  铁铮虽然神情冷峻,看上去还显镇定,但在他犀利的眼眸深处,明显带着恼怒之色。

  这对他当然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他一直信任有加的一名狱卒,竟然是卧底在京都府的奸细,这怎能让他不恼怒,最可怕的是,京都府除了宋三泰,还有多少人埋伏在自己身边上演无间道。

  “能够趁着黑鳞营募兵之际,派人混入其中,又能在京都府衙门内渗透奸细。”齐宁轻叹道:“铁大人,看来躲在幕后的实在是一位高人,他的手腕也当真是了得。”

  铁铮叹道:“下官现在只担心要洗脱黑鳞营的冤屈并不容易,田横死在狱中,无法从他口中审问出幕后真凶,但谁都知道这几人是黑鳞营的人,谁又能相信他们只是阴谋的一部分而已。”

  齐宁呆在这阴暗的牢房之内颇有些不舒服,用手在鼻尖扇了扇,径自走出了牢房,其他几人也跟着出了门,铁铮回手将石牢关上,齐宁这才道:“田横这条线索算是断了,剩下的一条线索,就只能指望那位孟府大总管......!”微眯着眼睛,道:“我现在只担心那位孟府大总管也无法顺利来到京都府了。”

  铁铮也意识到什么,对方做事天衣无缝,为了灭口,能在京都府大狱毒杀,那么孟府大总管眼下只怕也是身处险境。

  铁铮不由加快步子,三人出了大佬,回到侧厅,落座没多久,就听到脚步匆匆,很快便见一名衙差出现在门外,拱手道:“大人!”

  铁铮立刻起身,道:“进来回话。”

  那衙差进了屋内,行过礼,才道:“大人,卑职迅速赶到孟府,要请孟府大总管前来回话,可是......孟府里的人说,昨天晚上就不见大总管的踪迹,一直到现在,也没有见他回府。属下担心大人着急,派了人留在那里,只等大总管回来,立刻带过来。”

  铁铮和齐宁对视一眼,心知肚明。

  铁铮挥挥手,那衙差退下去之后,铁铮叹道:“侯爷料事如神,孟府大总管凭空消失,要么就是离开京城躲避,要么就是已经被人灭口,只怕再也找不到他了。”

  “如此看来,幕后真凶确实是个工于心计的高手。”齐宁道:“他每一步都算好,整个计划不漏破绽,没有留下一丝对他不利的证据。”

  段沧海皱眉道:“侯爷,铁大人,你们虽然已经知晓这是有人故意布局,可是若咱们拿不出证据,也不会有人相信咱们的话。田横死在大狱之中,弄不好铁大人反倒要被此事连累。”

  尚未定案,也没有经过刑部定刑,一名要犯被毒死在大狱之中,这当然是京都府的失职,铁铮身为京都府尹,自然是难辞其咎。

  铁铮摆手道:“既然是京都府犯下的过错,下官自当承担,下官马上就会向圣上请罪。”微锁眉头,身体前倾,道:“侯爷,这件凶案,明里确实是冲着黑鳞营而去,要坐实黑鳞营兵士滥杀无辜的罪责,不过为达到这个目的,对方是不是太过处心积虑了?”

  “是否只是冲着黑鳞营,咱们还闹不清楚。”齐宁道:“至少这样一来,我和铁大人都被卷入其中。”

  铁铮微点头道:“或许对方本就是想一箭双雕,既然黑鳞营获罪,又故意在京都府大狱杀人,让下官也担上罪责。”

  齐宁一开始怀疑的就是淮南王和司马岚二人,只觉得这起凶案幕后策划者,应该就是这两人中的一个。

  但他手头上并无任何证据证明就是这两人所为。

  他心里很清楚,就算这一切不是这两人策划,如果出现这样的机会,这两人也绝不会放过打压黑鳞营的机会。

  从因果关系来判断,如果这桩凶案是这两人所为,那么他们自然要出手打压黑鳞营,这样的因果逻辑不会有错,可是反过来说,绝不能因为他们打压黑鳞营,就用接过来判断这桩凶案一定是他们所为。

  齐宁知道这种事情,绝不能掉以轻心,更不可先入为主。

  虽然淮南王和司马岚是朝中最大的两股势力,而且也确实都对黑鳞营视若眼中钉,但敌视黑鳞营的却绝非只有这两股势力,齐宁脑中甚至想到,会不会是有人设下圈套,策划出这起凶案,其目的本就是要让锦衣齐家将目标对准这两股势力。

  他心知朝中势力盆根错节,每一件事情都有要小心谨慎,绝不能感情用事,更不能以自己的好恶去轻易对某件事情做出判断,一个不小心,很可能就要中了别有居心之徒的圈套,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自己固然可以怀疑淮南王和司马岚,却绝不能确定就是这两人所为。

  铁铮见齐宁沉吟不语,一时也不吭声。

  片刻之后,齐宁终于道:“铁大人,你猜想的有道理,也许就是有人设下圈套让我们入彀,而且一箭双雕,冲着你我二人过来。咱们既然知道对方的意图,不管是对是错,总不能让对方得逞。”

  铁铮一时没有明白过来,齐宁已经道:“田横在狱中被害,你可以向圣上请罪,但是此事不宜对外张扬,最好是不要传出京都府外。”

  铁铮皱眉道:“狱中有人被害,此事总是瞒不住,而且下官也没有想过瞒下去,至少也要禀明刑部的。”

  “我知道你的意思。”齐宁正色道:“不过眼下还不是时候,铁大人,这件案子不可到此为止,我总怀疑其中很不简单,我只担心一旦此事张扬出去,朝中会有人借题发挥,将你从京都府搞出去。”

  铁铮笑道:“侯爷,下官得罪的人不计其数,但从来没有害怕过谁,尽忠职守,无愧于心就好,既然犯有过失,如果朝廷当真要将下官调离京都府,下官也无话可说。”

  “可是铁大人应该明白,你一旦被调走,这件案子就不可能查出真相。”齐宁肃然道:“只有留在京都府,这件案子才有可能水落石出。”淡淡一笑,道:“人是在你手里死的,如果你不能查出幕后真凶,只怕你心里一直都放不下。”

  他故意激将,铁铮却是若有所思。

  “禀明皇上一人,此事就不算隐瞒,是去是留,遵从皇上旨意就好。”齐宁缓缓道,他心里很清楚,隆泰若是知道此事,必然不会因此将铁铮调走,“至于如何解释田横死在狱中,由我来处理就好。”

  “侯爷处理?”铁铮一怔。

  齐宁笑道:“铁大人莫忘记,本侯是黑鳞营统领,黑鳞营兵士犯下大罪,本侯是有权作出惩处的。”起身来,道:“不过有一件事情,还要请铁大人帮忙。”

  铁铮也起身来,拱手道:“侯爷请吩咐!”

  “三名凶犯,死了一人,还有两人在狱中。”齐宁道:“你现在就将那两名凶犯交给我,皇上有旨意,不能因为此事让百姓对黑鳞营指指点点,本侯要遵旨行事了。”

  (本章完)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