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八三四章 争辇

第八三四章 争辇

  齐宁昨日主持抄没淮南王府,一直都是耗在那边,对于皇帝大婚这边的准备,毕竟事不关己,也并无太多关心。

  皇帝大婚的程序繁琐异常,即使有人要对齐宁说明,齐宁也没有心思去听,今日随着迎亲的仪仗队出宫迎接皇后,本以为接到皇后便会立刻回宫,却没有想到半道生出这样的幺蛾子来。

  东齐太子段韶却似乎对此早有所闻,跟在队列之中,也并无显出太反感的情绪来。

  通往司马府的道路两边,却并无先前人满为患的景象,显然京中的百姓对于此事也是知之甚少,但道路两边依然有卫兵站岗,便可见这一切都是事先准备好。

  这一路倒是走了大半个时辰,终于抵达到司马府所在的长街,齐宁这时候远远瞧见,街道两边早已经是披红挂彩,两侧竖起无数的大木杆子,上面悬挂着大红灯笼,虽然是青天白日,但所有的灯笼却都是点着,大红色的绸布覆盖住了两边的墙面,整条街道就宛若是在烈火中燃烧一般。

  地面上也是铺就了红色的绸布,一片喜庆,齐宁微皱眉头,心想司马岚这次的动作却是实在不小,至少以眼前的景象来看,其奢靡和排场,却超过了东齐公主。

  距离司马府正门还有一段距离,天香公主所在的金色玉辇便即停了下来,前方不远处却传来震天的锣鼓声,齐宁知道定然是司马府闹出的动静,不自禁移步到边上,远远望过去,却见到前方司马府的正门前,竟然也有一驾玉辇,金碧辉煌,其奢华贵气,却是不在东齐公主之下。

  苏禎也是凑近到齐宁身边向前望过去,瞧见了那玉辇,微皱眉头,向人群中的东齐太子瞧了一眼,压低声音道:“司马家是否太过招摇,他们准备的玉辇,怎能盖过皇后的风头?”

  齐宁心下冷笑,暗想司马岚本是个小心谨慎之人,此番如此大肆招摇,恐怕是有心要让世人感受到司马家的威势。

  这时候司马岚已经率先向司马府过去,袁老尚书也跟随上前,其他官员见状,互相瞧了瞧,也只能跟在后面,苏禎犹豫了一下,才道:“还是过去瞧瞧为好。”径自过去,齐宁倒也想看看司马家还要闹出什么花样来,也跟随上前去。

  司马府前一片飘红,礼乐队伍有数百人之多,卯足了气力在敲锣打鼓吹乐,府门前,一声华服的司马常慎正领着司马府上下等候,见到司马岚领着众官员过来,司马常慎立刻迎上前来,率先跪倒在地。

  司马岚神情肃然,高声道:“奉旨,迎候司马菀琼入宫!”

  司马常慎率领家小拜了三拜,回头挥了挥手,很快,一群女官就从府里簇拥着有一名凤冠霞帔的新娘子出来,齐宁知道那便是司马菀琼,虽然面部被红绸盖住,身形也被宽大的霞帔所遮盖,但瞧那身高个头,倒也算窈窕。

  司马菀琼在女官的牵引下,向司马岚这边拜了三拜,又向司马常慎拜了三拜,这才在女官牵引下缓缓向玉辇走过去。

  司马岚上前两步,高声道:“跪!”面朝司马菀琼跪了下去。

  身后众官员便准备跪下去,忽听得一个声音道:“且慢!”这声音颇为突兀,四周虽然锣鼓喧天,但这一声中气十足,在场众人大都听到。

  众人循声看过去,却见到锦衣候齐宁从后面走上前来,正不知齐宁要做什么,却见齐宁径自走到袁老尚书面前,问道:“老尚书,镇国公让我们下跪,不知道是要跪谁?”

  他声音甚大,许多人都听的清楚,不远处的司马常慎自然也是听得一清二楚,脸色微变,目中显出怒色,高声道:“自然是要跪皇贵妃,锦衣候何必明知故问?”

  齐宁扭头瞧过去,笑道:“皇贵妃?却不知忠义候所说的皇贵妃又是哪一位?”

  “大胆!”司马常慎厉声道:“谁是皇贵妃,你难道不清楚?”抬手指向司马菀琼那边:“当然是小女。”

  齐宁摇摇头道:“那可就不对了。之前迎候皇后,有圣旨宣诏,大伙儿都听得清楚,皇后是一国之母,身为臣子,礼当拜见。可是我却不曾听到圣旨宣诏册封皇贵妃,恕我耳拙,在场诸位大人是否都听到?”

  司马岚此时已经跪下去,却不想齐宁突生事端,眼角微微抽动,却并无言语。

  后面一名官员上前冷笑道:“锦衣候,今日是大喜之日,你莫非是要故意生事不成?”齐宁瞥了一眼,认出说话的正是礼部左侍郎陈兰庭,那是司马岚手下的心腹之人,皱眉道:“陈兰庭,本侯在这里说话,何时轮到你一个区区侍郎在此聒噪?”

  陈兰庭一怔,有些恼怒道:“侯爷,我等俱都是奉旨迎亲,时辰耽搁不得,你在此胡搅蛮缠,岂不是故意耽搁吉时?”

  “胡搅蛮缠?”齐宁哈哈一笑,反问道:“陈兰庭,你虽然是吏部的人,但朝廷的礼制应该也不会一无所知。本侯问你,让你向一个莫名其妙的人下跪参拜,你可愿意?”

  司马常慎在后面听到,怒道:“齐宁,你说谁是莫名其妙的人?亵渎皇贵妃,你可知道是什么罪过?”

  “忠义候,难道你听不懂我说什么?”齐宁神色冷峻:“我问你,皇贵妃是谁?皇上的旨意在哪里?没有册封之前,身为楚国的大臣,当然不能随意就跪下。”

  “皇上已经有了册封皇贵妃的旨意。”司马常慎大声道:“只不过要入宫之后才会颁诏。”

  齐宁笑道:“那就是了,入宫之后再行颁诏,那就是入宫之后的事情。”

  司马岚却已经缓缓起身来,咳嗽两声,淡定从容道:“是老夫糊涂了,老夫在宫中听皇上说要册封司马菀琼为皇贵妃,所以便将司马菀琼视为皇贵妃,锦衣候说的是,皇上的旨意还没有颁布,司马菀琼就算不得皇贵妃,身为朝廷大臣,自然无需参拜。”向众官员拱手道:“老夫年事已高,老迈糊涂,还望诸位不要见怪。”

  众官员纷纷拱手,却也不敢多说话。

  齐宁却是含笑道:“老国公可别见怪,我是担心如果朝臣们莫名其妙地在这里下跪参拜,传扬出去,只怕会被人说我们楚国群臣都是一群糊涂虫。”

  “锦衣候及时提醒,没有误了大事,老夫感激还来不及,岂敢见怪?”司马岚面带笑容,看向袁老尚书:“老尚书,这事儿老夫回头还要向皇上请罪。”

  袁老尚书忙道:“这也是老国公一时疏忽,并无大碍。老国公,是否可以出发了?”

  司马岚微微点头,袁老尚书这才挥手道:“起行!”

  两台玉辇同时被抬起,但仪仗队一时间却没有动弹,袁老尚书反应过来,犹豫一下,才向司马岚问道:“老国公,咱们是往哪边走?”

  齐宁这时候也看出名堂来。

  天香公主的玉辇还没有抵达司马府前便已经停下,此时若是继续前行,那么司马菀琼的玉辇便会走在前边,若是按照原路返回,天香公主的玉辇自然走前面,可是如此一来,天香公主就等若是走了回头路,兆头便是大大不吉。

  便是寻常百姓家迎亲,事先也会商定好线路,一旦新娘子抬出门,绝对不能走回头路。

  司马岚却是气定神闲,含笑道:“一切由老尚书安排就是。”

  袁老尚书顿时大为为难,犹豫不决,此时所有人都等候着袁老尚书发号施令,袁老尚书自然不敢让天香公主走回头路,可是若继续前行,司马菀琼的玉辇便会走在前面,这于礼制来说,又是大大不妥。

  他事先倒也想好过迎亲队伍从司马府前经过之时,直接将天香公主的玉辇抬到前方,起行之时,司马菀琼随在后面就好,但刚才抵达之后,却发现司马家早就准备了一驾巨大的玉辇放在街道正中央,而且周边都是簇拥着礼乐鼓手,天香公主的玉辇根本走不过去。

  刚才袁老尚书就觉得事情有些不对,这时候玉辇起行,便知道麻烦事果真到来。

  陈兰庭心知肚明,却故意在旁提醒道:“老尚书,恕我直言,万不能让皇后的玉辇掉头走回头路,传扬出去,那可是有损朝廷的声誉。”

  袁老尚书点点头,额头急出汗水来,齐宁知道这老尚书循规守礼,算是一个老好人,见他都急出汗来,叹了口气,心知司马家故意设下圈套,这下子老尚书是左右为难,咳嗽一声,上前问道:“老尚书,陈大人所言极是,皇后出了阁,自然不能走回头路,所以也只有一个选择,继续前行,过了这条街绕道而行。”

  袁老尚书点头道:“理当如此,不过......!”

  “老尚书是担心皇后的玉辇落在后面?”齐宁并不遮掩,笑道:“这等小事,一句话便可解决。母仪天下,普天之下,没有任何人的花轿能够大的过皇后娘娘的玉辇,前面淸出道路来,待皇后娘娘的玉辇过去不就成了。”

  陈兰庭在旁听见,冷笑一声,道:“锦衣候,却不知该如何清出道路?”nt

  :。: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