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八四六章 交易

第八四六章 交易

  齐宁微一沉吟,才道:“皇上,此事我也不好妄加表态,全凭皇上圣裁。”

  隆泰骂道:“朕召你过来,不就是要和你商量,你倒是含糊其辞。”

  齐宁嘿嘿一笑,道:“本来要对司马家下手还没有太好的机会,既然这一次司马常慎主动请旨,皇上又为何不借此机会削了他爵。咱们也有好说辞,正如皇上方才所言,这并非是皇上故意要削他的爵位,不过是因为满朝文武皆知此事,为了维护司马家的信誉,这才勉为其难。”

  隆泰哈哈笑道:“这个理由其实也不差。”轻托下巴,想了一想,才道:“待会儿看看司马岚到底会怎样说。”

  齐宁凑近一些,低声问道:“皇上,有一事不知当问不当问?”

  “啊?”隆泰奇道:“何事?”

  齐宁诡异一笑,压低声音道:“皇上昨晚洞房花烛,一个晚上要应付两个新娘子,今天便要处理政务,是不是......?”

  “滚。”隆泰笑骂道:“你当朕向你一样不知节制?朕的身体可好得很。”随即压低声音道:“朕昨晚没有去永春宫。”

  “永春宫?”

  隆泰解释道:“司马菀琼入住了永春宫,朕已经照着太后的意思,封了她为皇贵妃。”

  “如此说来,皇上昨晚一直待在凤仪宫?”齐宁奇道:“司马菀琼岂不是独守空房?”

  隆泰道:“朕本就没想过去永春宫,而且朕听说她昨天受了伤,正好有理由不去。”

  “受伤?”

  “她昨天入宫之后,就找了太医看腿。”隆泰道:“太医对朕禀报,司马菀琼小腿里扎入了一根针,也不知道是何时扎入进去。”

  齐宁立时便想到昨日的情景,司马菀琼等台阶的时候,突然摔倒,现在看来,那时候竟然是被人在腿上扎针,只是当时众目睽睽之下,又是何人出手?脑中竟是迅速浮现出那名身影妖娆的东齐宫女。

  便在此时,忽听得外面传来声音:“启禀皇上,镇国公求见!”

  隆泰立刻坐正身体,齐宁也迅速退到案前,垂手站好,隆泰和齐宁对了一个眼色,才道:“宣镇国公进来吧。”

  司马岚一身官袍,身形微微佝偻,气色看起来也不是很好,从门外进来时,看到齐宁,顿了一下,但还是上前向皇上躬身行礼道:“老臣参见皇上。”便要跪下行礼,隆泰已经道:“老国公年事已高,不必拘礼了。”

  司马岚拱手道:“老臣谢恩。”

  “锦衣候,端把椅子给老国公坐下。”隆泰吩咐道。

  齐宁过去端了一把椅子过来,放在司马岚身后,语气倒也恭谨:“老国公,您请坐。”

  “有劳锦衣候。”司马岚冲齐宁点头微笑,隆泰待司马岚坐好,才问道:“老国公今日进宫,可是有什么事情?”

  “皇上,老臣是来请罪!”司马岚作状欲起身,隆泰已经抬手道:“老国公坐下说话就好,不必起身。”随即皱眉问道:“老国公前来请罪?这又从何说起?”

  司马岚看向齐宁,叹道:“锦衣候,昨日司马常慎多饮了几杯酒,发起了酒疯,竟敢阻拦户部办差,老臣知道此事之后,回府对他大加责训。不过这事情已经犯下,后悔也是不及,老臣只能进宫向皇上请罪。”

  隆泰和齐宁对视一眼,心想司马岚今日果真是要来为司马常慎说情,隆泰不动声色,拿起那道折子道:“老国公可知道忠义候呈上来的这道折子?”

  司马岚颔首道:“老臣知道,这也是老臣责令司马常慎呈上来。昨日在宫门之外,司马常慎不顾皇上大婚之际,招摇生事,而且与锦衣候有言在先,便是匹夫之诺也值千金,更何况司马常慎。”顿了顿,才道:“所以这道请旨削爵的折子,还请皇上圣裁。”

  隆泰想了一下,才道:“老国公,此事太后也对朕提及。自我大楚开国至今,都是四大世袭候,若当真削夺了忠义候,这......!”

  “皇上,老臣恳求皇上准了这道折子。”司马岚正色道:“一诺千金,非同儿戏。司马常慎既然当着百官的面立下了承诺,若是皇上不准了这道折子,以后司马家又如何在朝堂立足?”

  隆泰倒有些意外,看着司马岚,想要闹清楚他这话是真心还是假意。

  “皇上,老臣所言,出自肺腑。”似乎看穿了隆泰的心思,司马岚轻叹道:“皇上看在老臣多年苦劳的份上,封赐了国公,这是隆恩浩荡。自太宗皇帝至今,司马家侍奉三代帝君,都是受到无上的隆恩,今次司马常慎犯下过错,也必须要有惩处。皇上刚刚的不久,更要赏罚分明,如此才能明令朝野!”

  隆泰犹豫了一下,才道:“只是太后那边......!”

  “皇上不必多想,太后那边,老臣已经奏明。”司马岚道:“这道折子,万望皇上准了,老臣将感激不尽。”

  隆泰见司马岚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也就顺水推舟道:“老国公既然这样说,朕也就不再坚持,既然如此,朕就准了这道折子。”

  司马岚起身拱手道:“老臣谢皇上圣恩。”

  隆泰不禁瞥了齐宁一眼,见齐宁脸上也是狐疑之色,显然也是猜不透司马岚这条老狐狸到底是什么套路。

  “老国公坐下说话就好。”隆泰柔声道:“只是爵位削夺,那食邑还是留下吧。”

  “皇上,削爵夺邑,这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司马岚正色道:“若是削夺了爵位,却保留食邑,反倒是让人多生口舌。”

  隆泰微微颔首,司马岚却是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司马常慎年纪虽不小,但行事鲁莽,脾气暴躁,老臣有一事,还求皇上答允。”

  “老国公尽管说。”

  司马岚想了一下,才道:“皇上,司马常慎虽然脾性不好,但才干还是有的。知子莫如父,老臣也不讳言。不过再好的钢铁,若是不多加打磨,也是难成气候。司马常慎若是能够多加历练,也定能够为朝廷多多效命。”

  “历练?”隆泰隐隐觉得事情不对劲,问道:“老国公准备如何历练司马常慎?”

  “老臣以为,最还的历练之处,自然是在军队。”司马岚冷哼道:“司马常慎自幼富贵,不知天高地厚,也没吃过苦头,才会自以为是。若是能将他丢到军中,与士兵同甘共苦,定然能够磨砺他的性子。而且司马常慎自幼倒也是熟读兵书,对于行军布阵也算颇有心得,如果能够去往前线,实地历练,应该还是能有一番作为的。”

  此言一出,齐宁心下一凛,这时候终于明白了司马岚的意图。

  淮南王倒台之后,齐宁就料到司马家想要在朝中呼风唤雨,就必然要染指财政和兵马,今日老狐狸主动请求皇帝准了司马常慎夺爵的折子,齐宁便觉得事有蹊跷,这时候才明白,这老狐狸是先退后进,削了司马常慎的爵位,却借此要让司马常慎进入军中。

  所谓的军中历练,自然是冠冕堂皇的理由,身为司马岚的长子,无论进入那支军队,有司马岚在背后支撑,很快就能在其中形成一股势力。

  “老国公想让他去哪支军队?”隆泰不动声色:“东海水师?西川军团,还是.......秦淮军团?”

  司马岚叹道:“皇上,北汉政变,如今情势未明,但不管情势如何变化,一旦有良机,我大楚还是不能错过机会,该当立刻北伐。其实老臣这些时日也一直在筹划此事。秦淮军团随时都能够出兵北伐,老臣的意思,可以让司马常慎去往秦淮军团,只有经过了真正的战场,才能够让司马常慎迅速成熟起来,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齐宁心下冷笑,暗想司马家终究还是要染指秦淮军团了。

  这倒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如今司马家对锦衣齐家恨之入骨,最大的敌手就是秦淮军团,锦衣齐家在朝中立足的根本,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秦淮军团的存在,司马家不敢对锦衣齐家轻举妄动,自然也是忌惮于齐家与秦淮军团的关系。

  秦淮军团两代主将都是出自锦衣齐家,锦衣齐家在秦淮军团的烙印自然是极其深厚,便是如今的秦淮军团大将军岳环山也是齐家一手培养出来,如此渊源,任何人想要动弹锦衣齐家,当然都要好生思量一番。

  见隆泰微微沉吟,司马岚苦笑道:“方才老臣在太后面前絮絮叨叨,恨铁不成钢,太后便让老臣向皇上请求送司马常慎去往军中。老臣想了想,亦觉得太后所言甚是,这才斗胆向皇上恳求。”顿了顿,继续道:“而且老臣以为,以目前的形势,秦淮军团也确实需要朝中派人去监督。老臣向皇上禀明过,秦淮军团内部派系丛生,有些人甚至纵兵劫掠百姓,若是长此以往,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齐宁不动声色问道:“老国公,秦淮军团现在很乱吗?”

  司马岚点头道:“其实秦淮军团内一直存有派系,不过令尊在日,足以震慑秦淮军团那帮骄兵悍将,倒也不会出什么乱子。但令尊过世后,虽然岳环山代领秦淮军团,可毕竟无法与令尊相提并论,许多悍将就连岳环山也是按捺不住的,如今又是非常之时,若是不能整顿军纪,一旦开战,后果不堪设想。”

  “老国公觉得要整顿秦淮军团的军纪倒也不差。”隆泰沉吟道:“不过司马常慎是否合适?”

  “皇上,只要你下一道旨意,由司马常慎代皇上前往秦淮军团协助岳环山整顿军纪,应该不会出差错。”司马岚道:“司马常慎能力还是有的,老臣并非因为他是老臣的儿子便举荐他,而是为朝廷挑选适合的人选,老臣愿意为司马常慎作保,若是司马常慎闹出差错,老臣请愿请皇上削夺公爵之位。”

  隆泰立刻道:“老国公言重了。老国公,其实朕也有事要找,正好你今天入宫,想要与你商量。”

  “不知皇上有何吩咐?”

  “淮南王一案,自然不能就此作罢。”隆泰肃然道:“朕的意思,是要刑部继续调查此事,不过刑部尚书钱饶顺不堪重用,已经被罢官免职,刑部尚书一职暂时空缺。朕以为要主持刑部,必定要从四大世袭候之中挑选人选.......!”

  司马岚微微颔首,却也是不动声色。

  “金刀老侯爷常年养病,两个儿子也都在军中,自然不好调回。武乡侯苏禎那边,有人说他与淮南王有过交往,自然不好让他主理刑部。”隆泰缓缓道:“朕倒想过司马常慎......!”

  “皇上,司马常慎万万不成。”司马岚斩钉截铁道:“皇上,外面都在风吹,皇陵之变,是因为司马家与淮南王有私怨而导致,事实虽非如此,但人言可畏,如果让司马常慎主理刑部,定然会给人以口实,到时候司马常慎公也不公了。”

  “哦?”隆泰道:“老国公是觉得司马常慎不合适?那可有合适人选?”

  司马岚微笑道:“皇上说刑部该由四大世袭候中的人去主理,这倒是不假。想来想去,如今最合适的人选,也只有锦衣候了。”

  “锦衣候?”

  “锦衣候虽然年纪轻轻,但智勇双全,是不可多得的少年英才。”司马岚肃然道:“而且锦衣候为人正直,若是由锦衣候主理刑部,让他在刑部历练,必然是朝廷之福。”

  “不过锦衣候年纪轻轻,老国公觉得他是否合适?”

  “有志不在年高。”司马岚笑道:“大将军齐景当年也是年纪轻轻征战沙场,立下无数汗马功劳,锦衣候是大将军的嫡子,也必然深得大将军的才干,老臣以为,凡事只要用心去做,总能做好。”

  隆泰点头道:“老国公这样说,朕就安心了。齐宁,朕令你去主理刑部,继续彻查淮南王一案,你可敢接下这担子?”

  齐宁上前一步拱手道:“承蒙皇上和老国公信任,臣必当殚精竭虑,不负皇上隆恩。”

  隆泰道:“那就传朕旨意,锦衣候齐宁即日去往刑部上任。”又向司马岚道:“既然司马常慎愿意前往军中历练,老国公就代朕传旨,让司马常慎前往秦淮军团,协理岳环山整顿军纪,朕赐封司马常慎为前将军吧!”

  ---------------------------------------------------------------------------

  PS:感谢书友54746426好朋友的盟主捧场,让沙漠的书榜上又多了一为盟主,实在太感谢了,感谢风中求静dyd、洛香神赋、书友21895820三位好兄弟的捧场,让你们破费了。

  继续向大家求点红票,别忘记年度盘点投最佳作品锦衣春秋啊,鞠躬作揖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