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九一九章 夜入香房

第九一九章 夜入香房

  韦御江等孟达说完,立刻道:“侯爷,卑职若是判断没有错,那个叫大壮的突然失踪,与前面几桩失踪案很可能是同样的原因所致。只不过之前那些案件事发的时候,都没有现场目击者,唯独大状失踪的时候,这个女人正好看见。”

  齐宁微点头道:“应该就是如此了,现在看来,这女人并非胡言乱语,她所说的很可能是真的。”

  孟达忍不住道:“侯爷,难道那些人真的是被.....是被厉鬼抓走?”

  “胡说八道。”齐宁皱眉道:“什么厉鬼冤魂,世间哪有鬼怪存在。”

  孟达顿时便不敢说话,齐宁微一沉吟,才道:“韦司审,那女人当夜发现大壮被所谓的厉鬼抓走,如果不是胡言乱语,那你觉得她为何会这样说?”

  “装扮!”韦御江脱口而出:“侯爷,也许她并没有看错,当夜案发之时,她确实看到了厉鬼索人,但她所看到的厉鬼不是真的厉鬼冤魂,而是有人装神弄鬼,扮作鬼怪的模样将人抓走。”

  齐宁点头道:“你想的和我想的一样,应该是有人为了掩饰真面目,担心被人看出端倪留下线索,所以才装神弄鬼。”

  孟达奇道:“侯爷,如果.....如果真是如此,那些人为何要装神弄鬼将那些男丁都抓走?如今那些人是死是活?”

  “本侯若是知道,这案子不就破了?”齐宁瞥了他一眼:“失踪案从前年开始,一直持续到今年,这还真是蹊跷得很。”

  韦御江略一沉吟,才道:“孟知县,要着手此案,先要调查清楚这些失踪男丁的背景,查清楚他们都有哪些相同之处,要搞清楚他们在案发之前,是否与其他人有过接触。”顿了一下,才肃然道:“总之尽可能地查出这些人身上到底有什么相同之处。”

  孟达立刻道:“下官定当按照司审嘱咐,亲自调查此案。”

  “既然如此,就看你孟知县的能耐了。”齐宁道:“若是真的能够查出线索来,甚至查到事情真相,本侯自当向朝廷为你表功,否则.....!”冷笑一声,也不多说。

  孟达惶恐道:“下官明白,下官明白!”

  等到那疯女人洗过澡,又吃了东西,孟达立刻让人将疯女人带走,因为齐宁的缘故,孟达对那疯女人却也是十分的照顾,那疯女人服下了田夫人的药丸,情绪明显缓和了不少,但兀自有些发呆,却不再大喊大叫。

  等到孟达领着那女人离开,韦御江才道:“侯爷,这件案子持续数年,其中大不简单,卑职现在在想,这样的失踪案,是否只发生在东阳县。”

  “哦?”齐宁笑道:“韦司审莫非觉得这件案子不仅限于东阳这边?”

  韦御江道:“首先,东阳县是否只有这几桩失踪案,还不能完全确定,也许还有些人失踪,但家人并没有向官府报案。其次,失踪的那些人,都有一个共同之处,也就都是身强力壮的青壮男丁,并无一个女人失踪,这自然是大有蹊跷。”

  “言之有理。”

  “如果是女人失踪,大可猜想为一群歹毒之辈抢夺良家民女,用以逼良为娼。”韦御江思虑缜密:“但是抓走男丁又是因为何故?男丁与女人不同之处,便是在于身强力壮,可做劳力。”

  齐宁微微颔首,道:“抓走的都是青壮男丁,我想也应该是作为劳力之用。”

  “侯爷,男丁作为劳力,要么是抓去落草为寇。当年天下大乱之时,不少匪患就是逼迫壮丁落草,打家劫舍。”韦御江缓缓道:“除此之外,就可能是让那些男丁去从事苦力,但究竟要做些什么,却是无法猜测。”

  齐宁含笑道:“你能想到这一点,已经很不容易。我瞧那孟知县倒也不算是愚笨之辈,若是真的用心去查此案,应该也能够想到这一点,然后顺着这条线索摸索下去,未必没有收获。”神情随即凝重起来,道:“若非东海事急,你韦司审在这里呆上几天,或许事情就能水落石出了。”

  “卑职不敢。”韦御江立刻谦逊。

  次日一早便要启程动身,虽然因为疯女人的案子打断,但齐宁还是吩咐众人早早歇息,回到楼上,经过田夫人门下,就听到夫人房门嘎吱一声,拉开一条缝隙,听得夫人声音道:“侯爷.....侯爷要歇息了吗?”

  这一路上住客栈,田夫人都是住在齐宁隔壁,但两人却并没有说什么话,主要是齐宁故意回避,并不给夫人说话的机会。

  他从夫人门前过,夫人立刻就能开门,齐宁心知夫人肯定一直在等着自己上楼,停下脚步,看了一眼,微点头道:“夫人还没有歇息吗?明天一早要动身,需要早起,这一路上你也辛苦了,早点歇着吧。”

  夫人犹豫一下,探出头来,冲着长廊左右看了看,才红着脸,鼓起勇气道:“侯爷.....侯爷能不能抽点时间,我.....我有几句话想和你说。”

  “哦?”齐宁故意皱眉道:“是到你房里?”

  夫人急忙将房门拉开一些,那意思显然是让齐宁进去,齐宁却是故意站在门前,摇头道:“夫人,已经夜深人静,这时候咱们若是共处一室,孤男寡女,会不会让人说三道四?我知道夫人对这个看的很重,所以不想让你为难。”

  田夫人心中有些发恼,却还是耐着性子道:“我现在.....现在是女扮男装,他们.....他们也看不出来,侯爷不用.....不用担心。”

  她这次出行,毕竟是跟着齐宁一起,后面的行程甚至在东海的谈判,只怕还有许多地方要仰仗齐宁,这一路上两人也不说话,若即若离,这让田夫人心中郁闷至极,更是忐忑不安,心知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终不是个事,两人的隔阂,总是要解开才好。

  齐宁微微沉吟,田夫人美眸如水,满是期待之色看着齐宁,齐宁叹了口气,这才往夫人房里去。

  夫人立刻欢欣不已,急忙让开,等齐宁进了屋里,立刻关上了房门,她口中虽然说不担心,但她是个聪明的妇人,心里知道这路走下来,队伍里只怕已经有人猜到自己是个女人,这半夜三更齐宁进到自己房里,若是被人看见,总是说不清楚。

  屋里点着一盏有灯,并不算明亮,齐宁走到桌边坐下,夫人已经扭着腰肢迅速过去,拿起茶壶给齐宁倒了一杯茶,随后站在齐宁边上,粉润嘴唇动了动,却终是没有说出话来。

  齐宁能够感受到夫人现在心情一定异常紧张,心中好笑,慢悠悠端起茶杯,吹了一口茶末莫,忽然问道:“这里的茶夫人是否适应?”

  夫人本来就是一个喜欢多想的女人,一听这话,还以为齐宁看不上客栈的茶叶,有些为难道:“侯爷,这里.....这里只有这样的茶,我忘记带茶叶过来......!”

  “你别多想,我不是那个意思。”齐宁抿了一口差,才道:“我是说你出门不多,这一趟往这大老远来,而且东海这边的潮气明显比京城那边要重,你是否习惯?”

  “那.....那也没什么。”夫人道:“过几天办完事情就回去了。”

  齐宁微点头,也不说话。

  气氛顿时有些僵硬,夫人咬了一下嘴唇,终于道:“侯爷,你.....你是不是一直在生我的气?”

  “生气?”齐宁不动声色,反问道:“夫人为何会这样想?”

  夫人红着脸道:“我....我知道侯爷一定生我气,是.....是我不好,侯爷......侯爷别再生气了好不好?”她软语哀求,却是让齐宁忍不住看过去,灯火之下,夫人面若桃花,虽然一身男装打扮,却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那妩媚动人的风韵。

  四周一片宁静,长夜幽幽,从夫人身上飘散出来的幽香,不知不觉中就钻入到齐宁的鼻腔之中,齐宁沉吟了一下,才轻声道:“夫人要掩饰自己身份,为何还要涂脂抹粉?”

  “啊?”夫人抬头,一脸无辜道:“没.....没有啊,我.....我出门之后,都不曾涂过胭脂的。”凑近一些,指着自己脸颊道:“侯爷不信你自己看,真的没有涂脂抹粉。”

  吹弹可破的娇嫩肌肤近在眼前,齐宁心中暗自赞叹,心想这妇人保养的实在是很好,从她肌肤上,根本看不出一丝一毫人进中年的状态,那水嫩的肌肤就如同剥了壳的鸡蛋,似乎只要手指轻轻一戳,便能戳破。

  见齐宁看着自己脸颊,夫人忽然意识到什么,脸一红,急忙后退一步。

  “是我误会了,进来便闻到香味,还以为是夫人涂脂抹粉所致。”齐宁端杯饮茶,依然是不动声色,说话也是淡定自若。

  夫人低声解释道:“是.....是以前留在身上的香味,一时.....一时散不去,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齐宁微微点头,这才问道:“夫人说我生了你的气,这话又从何说起?我为何会生你的气?”

  夫人咬了咬下嘴唇,才低着头道:“要是.....要是侯爷没生气,为何.....为何这些天都不理我,故意不和我说话?我知道.....我知道你是故意避着我,你要是没有生气,便.....便不会如此。”

  齐宁叹道:“夫人这是不是有些过分了。我之前靠近你,和你说话,你却一直提防,就像.....哎,就像我要占你便宜一样。我明白你的心意,这几天不好再靠近,故意拉开距离,就是希望夫人能够满意,谁知道......!”摇了摇头,苦笑道:“谁知道夫人又因为此事责怪我,夫人,你到底要我如何才能满意?”nt

  :。: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