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九六七章 无名岛

第九六七章 无名岛

  探子的话得到沈凉秋的印证,齐宁这才点头继续问道:“你从大夫那里得到的消息?你又如何知道那大夫所言不虚?”

  那探子解释道:“回侯爷话,胡大夫.....那大夫姓胡,刚被劫持过去的时候,恰好是....恰好是小的看守。黑虎鲨对他们倒也很客气,并不为难他们,一日三餐也都是按时供应,吃的比我们都要好.....!”

  齐宁心想看来这黑虎鲨还真是一个善于收买人心的角色。

  “那些大夫一开始自然是心中愤恨,黑虎鲨在每名大夫身边派了一个人照顾,其实就是看住他们,免得他们逃跑活着寻死。”探子继续道:“小的那阵子一直守着胡大夫,说来....说来也巧,和那胡大夫聊天时候,才知道小的和他还有些亲戚关系,那胡大夫在岛上也不认识其他人,所以....所以和小的很谈得来。”

  齐宁心想这还真是无巧不成书了,不过那胡大夫和探子都是东海古蔺城附近的人,若说真的能扯上一些亲戚关系,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那几名大夫之中,胡大夫的医术最是高明,所以很得黑虎鲨的喜欢。”探子道:“黑虎鲨但凡身体有些不适,都是胡大夫帮他瞧病,胡大夫私下没有别的朋友只和小的交往比较深,黑虎鲨有时候赏赐他一些好酒,他都会偷偷与小的一起分享,小的也会时常告诉他一些海上的事情.....!”

  沈凉秋沉声道:“废话不要多说,说重要的。”

  “是是是.....!”探子急忙道:“不久前,胡大夫私下告诉小的说,黑虎鲨患了急病,一时半会还好不了,黑虎鲨还嘱咐他不要对外宣扬,小的知道这事情之后,没有轻举妄动,心想必须要确定黑虎鲨确实患病才能....才能向沈将军这边通报。”

  齐宁这时候已经将大刀缓缓收回,递给了身边的唐辉,唐辉微躬身双手接过,收刀入鞘。

  “那几天小的和老方.....!”瞅了边上那探子一眼,才继续道:“我们两个便仔细观察,瞧瞧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过了几天,便知道胡大夫所言不虚。

  “你们如何确定的?”

  “回侯爷话,黑虎鲨行踪一直飘忽不定,他手下的人分落在各处,别人不知道其他人在何处,但黑虎鲨都是一清二楚。”探子道:“黑虎鲨在一个地方最长的时间不会超过三天,他到哪里,胡大夫也就跟着到哪里,每个月我和胡大夫也就见上一两次,但这一次胡大夫一直都没有离岛,那就证明黑虎鲨也一直在岛上,一待就是五六天。”

  沈凉秋在旁低声道:“侯爷,黑虎鲨狡猾多端,他突然改变自己的习惯,大不寻常。”

  齐宁点点头,并不多言,只是盯着那探子眼睛,那探子知道齐宁意思,继续道:“那几天黑虎鲨虽然没有离岛,却一直都没有出来,一天晚上小的和胡大夫私下喝酒的时候,就装作随口问他什么时候离开,他告诉我说再有两天可能要走,还说黑虎鲨病情不稳,需要找一个偏僻的地方静静修养,小的当时怕他怀疑,就没有多问,暗中却向沈将军这边禀报了情况。”

  “卑将收到情报后,便找了机会向侯爷禀明了情况。”沈凉秋轻声道。

  齐宁“嗯”了一声,终于问道:“你们这次带回来黑虎鲨落脚之处,也是从胡大夫口中得知?”

  “是。”探子立刻道:“送出消息之后,小的寻思沈将军这边只是知道黑虎鲨患病也不能抓住他,于是一心想要打听出黑虎鲨到底往哪里去养病。那天晚上胡大夫找上小的,小的知道要搞清楚黑虎鲨的落脚处,只靠小的根本无法做到,心下一横,就想让胡大夫帮这个忙。”

  “让他帮忙?”

  “胡大夫和小的聊天时候,经常想着要脱身,可是大海茫茫,他又要随时跟在黑虎鲨身边,根本没有机会脱身。”探子道:“就算真的给了他一条船,他都无法在海上辨别出方向,也不会操舟,最后只能死在海上。小的知道他想回家,那天晚上就决定冒险赌一赌,成败在此一举。”

  齐宁淡淡一笑,道:“看来你倒是一个很有魄力的人。”

  “不敢。”探子道:“小的也只是想将功赎罪。那天晚上小的便劝说胡大夫弃暗投明,本来还担心胡大夫会告诉黑虎鲨,谁知道我一说出来,他立刻就同意,而且还要我保证能带他脱身,现在想来,胡大夫一直和小的亲近,只怕就是为了让小的有朝一日帮他逃离黑虎鲨。小的就和他说,只要他能够搞清楚黑虎鲨的落脚之处,到时候小的就有办法救他,胡大夫没有别的选择,一口答应....!”

  沈凉秋微微颔首道:“那胡大夫一直跟在黑虎鲨身边,要搞清楚他的落脚点,倒也不难。”顿了一下,才道:“可是黑虎鲨那般精明的人,岂会在动身之前就将落脚之处告诉胡大夫,这可不是黑虎鲨的性格。”

  “沈将军说的极是,黑虎鲨动身之前,没有向胡大夫透露去处。”探子解释道:“胡大夫也是个谨慎的人,暗中打探消息。黑虎鲨要离岛,带了三个人,那三人都是黑虎鲨的绝对亲信,黑虎鲨走到哪里,那三人都跟到哪里,那天晚上黑虎鲨找了三个人进屋商议,等那三人离开之后,胡大夫过去给黑虎鲨送药,看到了一张地图。”

  “地图?”齐宁沉声道:“什么地图?”

  便在此时,边上的沈凉秋已经呈上来一份极其简陋的地图,齐宁接过,这是一张很普通的纸张,上面竟是用细笔描画海图,正自奇怪,沈凉秋解释道:“侯爷,这是仿照那幅地图画下来的。”

  齐宁仔细看了看,果然看到在地图上,有一处海上无名岛画了一个圈,他拿着地图起身走到长桌边,对照了一下,桌上大图标识的无名岛和手中这幅地图圈起来的小点正好对得上。

  “侯爷,胡大夫发现了那副图,知道必有蹊跷,他就一直等着。”探子道:“等黑虎鲨睡着之后,胡大夫仔细看了那副海图,瞧见地图上有一处明显有被手指戳过的地方,他觉得其中必有问题,趁黑虎鲨醒来之前,仿照那副图描画了出来,尔后又在原图手指戳过的地方画了圈。”

  齐宁若有所思,沉吟片刻,才道:“既是如此,也不能证明那无名岛就一定是黑虎鲨要去的地方。“

  探子道:“黑虎鲨醒来之后,就吩咐胡大夫准备一下,他们要连夜动身离岛,而随从正是之前召过来的三名亲信,胡大夫于是找了个借口,出门一趟,将这幅图交给了小的,当夜胡大夫就和黑虎鲨离岛而去。”趴伏在地,道:“侯爷,小的所言,句句属实,绝无一个字欺瞒,恳求侯爷明察!”

  齐宁“哦”了一声,淡淡笑道:“你们两人又是如何脱身来到这里?”

  探子道:“小的在海上已经七八年了,常年在海上漂流,对海上的情况很是熟悉。黑虎鲨离开之后,岛上就有些散乱,也没人注意我和老方,我二人偷了一条小船,趁夜逃离。”

  “你们这样一走,难道没人会发现?”

  一直没有开口的老方终于道:“回侯爷,黑虎鲨不在,就算走失了一两个人,也不会有人注意,就算发现,也不会有人去管。”

  齐宁微点头,向沈凉秋使了个眼色,沈凉秋心领神会,向祝硕递了个眼色,祝硕这才上前,将二人领了下去,等两名探子离开,齐宁这才起身,走到长桌边,一手拿着那张胡大夫描绘出来的草图,一面查看长桌上的海图。

  “侯爷,他们带回来的图纸上,那无名小岛确实存在,在这张东海海图上有标记。”沈凉秋站在齐宁身边,伸手指了指海图上的无名岛:“初步判断,黑虎鲨应该就在这里藏身。那天晚上黑虎鲨召集了三名亲信,应该是要商议去往何处藏身,无名岛的地方留下了指尖戳过的痕迹,应该就是他们确定的地方。”

  齐宁道:“有这个可能,但却并不能完全确定。如果是有人不小心戳在那上面,并非是他们选择的地方,那我们就会因此而出现判断上的错误。”

  “侯爷言之有理。”沈凉秋道:“不过这样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这次盗图,已经让那两名探子无法返回去,卑将在黑虎鲨身边也没了眼线,错失这次机会,想要再找到更好的机会已经十分困难。”握拳道:“无论如何,卑将都要擒获黑虎鲨,用他的人头来祭奠大都督的在天之灵。”

  沈凉秋当着唐辉的面说出此话,齐宁心知唐辉和祝硕应该都已经知道了澹台炙麟过世的消息,能够让这两人知道这消息,显然这两名部将很得沈凉秋的信任。

  齐宁略一沉吟,终于问道:“沈将军是如何计划的?”

  沈凉秋压低声音道:“侯爷,卑将已经做好了准备,此番以巡视海域的名义派出十六艘船出海,分三路出发,其他两路只是作为掩护,只有其中一路执行此次逮捕黑虎鲨的行动。”

  “准备动用多少人手实施这次抓捕计划?”

  “卑将调用水师中最快的三艘船。”沈凉秋道:“唐辉和祝硕参与这次的逮捕计划,他二人各领一艘,卑职自己也领一艘,每艘船上配三十人,如此一来,动静不会太大,我们会估算好时间,趁夜袭击这座无名岛,如果消息准确,黑虎鲨必将无路可逃。”

  -------------------------------------------------

  PS:今日第二更送上。在这里祝大家五一快乐,也在这里向大家求月票,谢谢大家!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