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九七一章 孤岛杀声

第九七一章 孤岛杀声

  捕鲨计划的每一个细节,在出发之前,沈凉秋就已经经过了周密的部署,手底下的人都知道各自的任务所在。

  为了做到出其不意,不被岛上的黑虎鲨发现,航船自然不去靠岸,所有参与行动之人俱都要换上水靠,然后再潜水登岸,这事儿对水兵们倒是不在话下,东海水兵本来一个个都是水耗子,水性极佳,要潜水登岸那简直是小菜一碟,倒是吴达林这群人便有些麻烦。

  按照计划,吴达林等人也要登岸守住一面,但是十人中,竟有四人并不擅长水性。

  吴达林等人虽然也都是军伍出身,但都是陆上作战,也从无经过水中训练,这突然要在深海潜水,有几人不通水性,实在是勉为其难。

  好在吴达林倒是熟悉水性,只能带着五个人一同登岸,沈凉秋本想给吴达林调派几个人,齐宁却已经吩咐为自己取一套水靠来。

  “侯爷,您在船上等候就成,岛上的情况我们一无所知,您万不能轻易犯险。”沈凉秋一见齐宁也要准备登岸,急忙劝说。

  齐宁笑道:“沈将军多虑了。咱们有一百号人,而且都是全副武装,那黑虎鲨便是再厉害,还能伤我不成?你不必担心,一切按计划进行。”

  沈凉秋见齐宁坚持,也知道自己这边人多势众,齐宁自己的身手也是不弱,当下也就不再多劝,吩咐取了水靠来。

  齐宁和众人换上水靠,这才从船舷边一个接着一个下了水,各人都已经将自己的兵器带好,除了大刀,亦有半数人配备了箭驽。

  箭驽比之弓箭的操作要容易得多,也是军中利器,但因为制作成本比弓箭还要高,所以军中并没有大量装配,楚国的各支军团之中,也都只是有少量弩兵而已。

  对于水兵水性的考核之一,便是在水中行动之时不得发出声响来,所以沈凉秋手底下这些人在水中之际,还真是悄无声息,比水耗子还要水耗子,吴达林等护卫虽然在水中的能耐远不可与这些水兵相比,好在这时候已经是深夜时分,海上的风浪也大了不少,特别是靠近岸边的时候,海浪时不时地往岸边拍打过去,发出哗啦啦声音,所以吴达林等人即使在水中发出声响,也完全被海浪声所掩盖。

  齐宁的水性确实十分了得,海面上黑乎乎一片人头攒动,众人知道了无名岛的方位所在,自然就不担心偏了方向。

  花了半个多时辰,这才靠近岸边,按照事先计划,是要四面围攻,正面这边是要交给吴达林等人,所以沈凉秋等人则是在快靠岸之时,左右分开,绕岛前往其他方向,事先已经估算过,等到其他三路人手抵达位置准备好,也还需要半个多时辰的时间,所以真正开始行动,则是要等到一个时辰后,也便是要到深夜丑时时分。

  那个时候也是人的身体最为松懈和疲软的时候,一旦发起突然袭击,活捉黑虎鲨的可能性就要大上不少。

  齐宁领着吴达林在夜色之中登上了海岸,虽然还是在夜色之中,但岛上的景象却也大致能够看出来,岛上多是光秃秃的岩石,但四周却也还有些林木,说不上有多秀美,但也别有一番景致。

  这座岛不大,岛中央是一些丛林和两座突起的石峰,石峰也没有多高,但却是怪石嶙峋,齐宁知道黑虎鲨如果躲在岛上,必定隐身其中。

  按照沈凉秋的计划,这一路人手不必向前搜索,只需要在海岸边上待命,一旦黑虎鲨等人果真向这边逃窜,便可瓮中捉鳖。

  正面除了齐宁一群人,沈凉秋还安排了人去埋伏在船只那边,之前登岛的两名探子知道船只的藏匿之处,径自令人趁着夜色摸到前方的山洞边,就近藏身在山洞附近的乱石堆中,一个个都是隐匿形迹,等候黑虎鲨出现。

  齐宁等人则是等候在沙滩上,沙滩上有几块大岩石,刚好可以以岩石为掩护,藏身在岩石后面。

  月光清冷,海浪时不时地向岸边卷过来,冲洗着沙滩,齐宁背靠岩石,看着夜色下卷过来的海浪,耳听潮声,倒也是惬意得很。

  吴达林的首要职责是保护齐宁的周全,是以一直都紧跟着齐宁,这时候就坐在齐宁身边,他素来不是多话的人,齐宁不说话,他也不敢多说。

  忽听齐宁问道:“吴统领,你说澹台炙麟死后,我大楚何人最适合接任水师大都督?”

  吴达林从羽林营被调到黑鳞营担任副统领,此时齐宁直接叫他吴统领,却也是对他的一种尊重。

  澹台炙麟自尽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吴达林其实也没有亲眼见到过澹台炙麟的遗体,但他每日跟在齐宁身边,而且随行的刑部官员都已经知晓了此事,所以吴达林早有耳闻。

  只是他没料到齐宁会突然向他询问这样的问题,怔了一下,才道:“侯爷,卑职说不好......!&qut;

  “和我说话不用忌讳。”齐宁微笑道:“你是从行伍出身,对于军中的规矩比我还清楚,而且你很早就是将官,起起伏伏,对这种事情,更有见解。”

  吴达林犹豫了一下,才轻声道:“侯爷,卑职就斗胆直言。如果朝廷有名震天下的大将,就譬如齐大将军,朝廷将这样的名将无论调到哪里,将士们都不会有多余话说。”

  齐大将军自然就是指已经过世的秦淮军团大将军齐景,那是名动天下的名将。

  “那你觉得朝中可有如此大将?”

  吴达林欲言又止,但见齐宁神色平和看着自己,沉默了一下,终于道:“卑职以为,除了金刀老侯爷,朝中似乎......似乎没有其他武将有那般的声望。不过澹台老侯爷已经年过七旬,而且身体也不好,根本不可能再担起东海水师的重担。”

  “也就是说,朝廷确实没有合适的人选了?”

  “侯爷,卑职愚见,如果军中大将过世,最好的方法不是从外调将,而是直接从军中提拔大将更为妥当。”吴达林轻声道:“军中提拔的人,本来就对军中的大小事情十分清楚,否则一旦外调大将稍有差池,反倒可能会引起军心不稳。”

  齐宁微微点头,吴达林见齐宁神态,心知齐宁对自己的言语很是赞同,更是有了几分自信,接着道:“这次澹台大都督过世,情况就更为特殊。我大楚只有东海水师一支水军,水师将领不比其他军团的大将,如果不能熟知水事,随意派人过来,反倒会适得其反。”

  “你说的有道理。”齐宁赞同道:“那你觉得沈凉秋如何?”

  吴达林犹豫一下,终于还是道:“其实卑职以为,东海水军如果要提拔一人接替澹台大都督,没有人比沈凉秋更为合适。”

  “你是如此以为?”

  吴达林点头道:“是。沈凉秋本就是大都督的副将,才干出众,而且一直都很得大都督的信任。先前卑职和侯爷进入东海水师大营,看得出来那些水军将士对沈凉秋十分敬畏,这位沈将军在东海水师定是有着极高的威望。这次抓捕黑虎鲨,沈将军的计划十分周详,而且他对东海的环境显然也是十分熟悉,所以卑职才觉得,如果真要找一名合适的水军将领接替水师大都督一职,还真没有人比这位沈将军更合适。”

  齐宁若有所思,沉默片刻,才终于道:“你和他接触不多,连你都有如此感觉,恐怕东海水师上下都是这样以为,如果朝廷下旨由沈将军担任帅水师大都督,对东海水师来说,应该算是众望所归吧。”..

  吴达林轻声道:“侯爷,朝廷到现在也没有下旨派来新的大都督,如果沈将军这次果真能够擒获黑虎鲨,有此功劳,也许朝廷真的会考虑。而且这沈凉秋与澹台家关系亲密,算得上是澹台家的人,如果金刀老侯爷......!”说到这里,似乎觉得有些不妥,后面的话不敢说下去。

  齐宁轻拍他肩头道:“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没必要瞻前顾后。”

  “是。”吴达林压低声音道:“澹台家绝不想让他们两代人苦心经营的心血落入他人之手,所以金刀老侯爷在新任大都督的人选上,一定会争取,卑职以为,如果是沈将军接替大都督之职,凭借沈将军和澹台家的关系,澹台老侯爷应该不会反对。”

  齐宁并无说话,只是抬头望着夜空,若有所思。

  时间流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齐宁忽然隐隐听到一阵杀声响起,脸色一紧,转身趴在岩石上,他这一动作,立时让吴达林等人警觉起来,纷纷握紧了手中刀柄,趴伏在岩石后面向岛中心望过去。

  齐宁的耳力惊人,率先发现自然是理所当然,这时候吴达林其实也已经察觉,神情冷峻,压低声音道:“侯爷,他们已经动手了,看来黑虎鲨果然在岛上。”

  即使之前在岛上发现船只,众人也不能完全断定岛上一定有人,而且就是黑虎鲨,但现在听到杀声响起,众人心中都明白,岛上有人已经是确凿无疑。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