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零一零章 浴后

第一零一零章 浴后

  齐宁微笑道:“那韦司审觉得这样的安排是为了什么?”

  “这个.....!”韦御江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说出口。

  “你是担心亵渎到澹台夫人?”齐宁正色道:“你不用有顾忌,咱们既然是奉旨调查清楚此案真相,那么一切人都可以列入怀疑名单,只要是合理的推测,并不为过。”

  韦御江拱手道:“侯爷,卑职想来想去,最大的可能,应该是澹台夫人想要支走侯总管,但是为何要支走侯总管,卑职还没有想出澹台夫人这样做的理由。”

  齐宁微颔首道:“方才我说过,侯总管是在亥时的时候去了水军大营,水军大营距离都督府不过二十多里地,从都督府出发,穿城中大街小巷,然后出城赶到水军大营,最多不会超过半个时辰。”

  “就算侯总管年事已高,速度不快,半个时辰也足够。”韦御江道:“到了大营,侯总管很快就见到了沈凉秋,沈凉秋也没有耽搁,立刻跟随侯总管回城,这来回大概也就一个时辰左右。”

  齐宁道:“所以发现大都督尸首,再到沈凉秋子时时分抵达放下遗体,中间大概有一个时辰。”

  韦御江此时已经感觉到齐宁似乎想到什么,看着齐宁,齐宁微微一笑,身体微微前倾,低声问道:“韦司审,咱们之前说过一次,沈凉秋有没有可能涉及此案,又或者说,沈凉秋有没有可能是凶手,你当时告诉我说,沈凉秋有不在场证明,我没有记错吧?”

  “侯爷,侯总管赶到大营,就算马匹速度慢些,那也是马不停蹄,抵达之后,沈凉秋就在军营之内,这......!”

  “我明白你的意思。”齐宁道:“韦司审,你在刑部,常年接触到各种案子,大部分的凶手,都擅长制造假象,用来掩饰作案的线索,有些看似很有用的线索,甚至都是凶手故意留下来的破绽,其目的是要将查案之人引向歧途。”

  韦御江点头道:“侯爷说的极是,凶手作案,故布迷阵欲盖弥彰也是常有的事情。”

  “我方才说过,有些破绽用眼睛就能看出来,但凶犯却有意利用手段遮挡住众人的眼睛,让众人看到的是假象,却偏偏又让人误以为真,这便是一种手段。”齐宁凝视着韦御江,轻声道:“如何制造假象,咱们先不必细说,我只问你,澹台夫人让侯总管去往水师大营的目的,除了要支开侯总管,可有其他的目的存在?”

  “这.....?”韦御江顿了一下,才道:“若说有其他目的,那就只能是拖延时间了。”

  齐宁笑道:“说得好。我再问你,如果一名久经训练马术精湛的行伍之人,与侯总管同时从城中出发,是否会比侯总管先行赶到大营?”

  “毫无疑问。”韦御江立刻道:“非但会率先抵达大营,而且以卑职估算,抵达的时间比侯总管要早上许多。”

  “所以就算那人比侯总管晚出发片刻,那也是有机会赶在侯总管之前抵达大营?”齐宁目不转睛,凝视韦御江问道。

  韦御江颔首道:“侯爷,这个可能确实存在,并不能排除。”眉角微跳,低声道:“侯爷,难道你的意思是.....?”

  齐宁却是摆手道:“不急不急,还有最后一环,只要找到最后一块拼图,这件案子也就水落石出了。”微一沉吟,才问道:“都督府那边是否有人过来?”

  韦御江道:“之前沈凉秋亲自来拜见侯爷,卑职小心应付过去。”猛地想到什么,急道:“是了,侯爷,明天大都督就要落葬。”

  “明天?”齐宁皱眉道:“是否已经确定?”

  韦御江道:“昨天都督府那边已经派人送来了请帖,邀请侯爷参加大都督的葬礼。卑职也问清楚,大都督的葬礼不会大张旗鼓。听说等到东海这边一切都稳定下来,京城那边再为大都督追礼!”

  “澹台夫人是否也在明日出殡?”

  韦御江道:“正是。按照澹台夫人的遗愿,将会随同大都督一同海葬。”顿了一顿,才道:“大都督过世,眼下还没有通告全军,据说今晚会将大都督和夫人的灵柩运送到水军大营,明日通告全军,举行海葬仪式。”

  齐宁若有所思,沉吟片刻才道:“既然明日有大都督的葬礼,咱们也要做些准备,韦司审,你告诉大伙儿,明日一早咱们去往水军大营那边参加海葬仪式。”

  “可是.....侯爷,大都督和澹台夫人一旦海葬过后,此案也就等若结束,再想查下去.....!”韦御江微锁眉头。

  齐宁起身来,轻拍韦御江肩头含笑道:“一切就等明日见分晓了。”

  齐宁和韦御江略作商议,便即离开了院子,径自回到自家院中,推门之时,发现屋门从里面拴着,抬手轻轻敲了敲门,屋里立刻传来声音:“是谁?”却正是田雪蓉的声音。

  齐宁应了一声,很快,屋门被打开,齐宁进屋之后,田雪蓉转身将吴屋门拴上。

  天色已经暗下来,屋里点着一盏油灯,空气中飘荡着幽香味道,齐宁往角落瞥了一眼,那里有一面屏风,屏风后面放着一只大浴桶,那幽香味道更多的便是从屏风后面弥散开来。

  “侯爷,我.....我留在这里是不是不大方便?”田雪蓉跟在齐宁身后走到桌边,脸颊微红。

  她身上此时却是穿着男人的宽松衣衫,一头青丝虽然略做整理,但带着湿意,明显是一个浴后美人。

  她确实是肤白貌美,穿着深色的男袍,便衬着她的肌肤更加的白皙,但深色的着装,却也让她在艳美之中透着一股庄重。

  田夫人身材丰腴,但却不胖,腰肢纤细,即使被袍子裹着柔美的娇躯,但无处不显出圆润流畅之感,丝质的绸子贴着她的肌肤,显得香肩圆润小巧,而胸脯的线条却又偏偏巍峨饱满。

  她将自己裹得很严实,但女人的性感往往不在露出给肌肤多少,柔软的料子将她前凸后翘腴美起伏的身体线条勾勒出来,却更是让人怦然心动,而她确实证明了女人穿着衣服有时候更具有诱惑力。

  肤白貌美,透着成熟的风情韵味,灯火之下,更如同熟透了的桃儿,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

  只是这美妇人的眉宇间明显带着一丝疲倦。

  她虽然不是金枝玉叶,但一直以来,生活上也算是养尊处优,这几日折腾下来,莫说一位养尊处优的妇人,就算是男人也会筋疲力尽,齐宁知道田夫人这时候定是身心皆疲,柔声道:“没有什么不方便。东海商会会馆那边,你暂时是不能过去了,以免节外生枝,生出其他的事情来。”

  “侯爷的意思是.....!”田雪蓉在桌边的椅子上坐下,灯火之下,那张漂亮的脸蛋儿艳若桃李,齐宁看着这张脸,心想田雪蓉能让自己心动的真正原因,未必是这张脸蛋或是她前凸后翘曲线勾人的身段儿,兴许就是她身上弥散出来的那股子女人味儿,不得不承认,田雪蓉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女人味特别明显,也特别让人心动。

  “这两天你就在这边先歇着。”齐宁道:“咱们刚回来,有些仓促,回头我让人去给你置备新衣衫.....!”

  “不用,我....我的行李都在会馆那边。”田雪蓉忙道:“只要取了行李,就不要另备衣物,而且侯爷派人准备的衣物,也未必合身。”

  齐宁扫了一眼,田雪蓉穿着自己的衣衫,显得特别宽松,但是那丝滑的料子,在田雪蓉每一个动作间如同水一般流动,不但显出衣衫质料的丝滑,也显出田夫人肌肤的润泽。

  “也好。”齐宁微笑道:“回头让人去取,不过.....夫人这样说,就是答应留在这里了?”

  田夫人低头道:“我只是不想给侯爷再添麻烦,侯爷.....侯爷若是觉得我留在这里能够免去许多麻烦,那.....那我听你话就是。”

  齐宁哈哈一笑,道:“如此甚好。需要什么东西,直接和我说就好,这里什么都不缺。”

  田夫人轻嗯一声。

  从海凤岛回来之后,这美妇人确实是疲倦不堪,进城之后,齐宁直接将她带到了驿馆,又安排夫人在自己屋里沐浴,对一个女人来说,没有什么比在辛累之后好好洗一个热水澡更有诱惑力,齐宁自然不好在田夫人沐浴的时候依然跟在屋里,抽空去见了韦御江,而夫人一番擦洗之后,换上柔软的绸子,这时候全身上下一阵轻松,那种舒适感竟似乎是这一生从未有感受过。

  她现在倒只希望能在柔软的床上美美睡上一觉,但齐宁在这里,也不好直接开口,齐宁却已经知道她心思,柔声道:“这几天你也疲累了,没有别的事,你先在这里睡一觉,不用担心有人来打扰,这院子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敢进来的。”

  “那.....那侯爷将这里让给我歇息,你.....你又去哪里?”田雪蓉看似很随意一问,但心中却是绷紧了。

  齐宁抬起手,挠了挠腮,微皱眉道:“这倒是一个问题,我还真没有想好往哪里去。”故意看了夫人一眼,微笑道:“不过这也不打紧,没有地方,我就在这地上打地铺也成。”

  田夫人心想这驿馆房舍众多,你堂堂锦衣候,要想找地方歇息,那有的是处所,只怕也用不着什么打地铺吧。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