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零一六章 真相

第一零一六章 真相

  陈庭在旁脸色有些难看,向齐宁道:“侯爷,此人越说越不堪,一派胡言,不能再让他说下去了。手机端 m.”

  陈庭在官场多年,那是真正的老油条,那人一番话说下来,陈庭感觉事情愈发不对劲,他知道有些话可以说,但有些话万万不能说,算有些可以说的话,那也是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说出来。

  此时这站船之,四下里都是人,不但有水师官兵,还有古蔺城的大小官员,如果此人继续说下去,还要说出一些不堪之事,今日这么多人听见,那绝对很难保密。

  “这件事情关系到沈将军。”齐宁扭头看向沈凉秋,道:“沈将军,此人在这里言之凿凿,说是你卷入了大都督过世一案,你觉得咱们是进舱秘密审讯,还是在这里审讯?”

  有人心想齐宁这等若是将了沈凉秋一军。

  如果沈凉秋选择要进舱密审,也是心有鬼,可是如果在众目睽睽之下,对方说出更多对沈凉秋不利的话来,事情可有些麻烦。

  沈凉秋眼角跳动,但神色还是表现的十分冷静,拱手道:“一切全凭侯爷做主。”

  齐宁微微颔首,道:“沈将军的为人,本侯是清楚的,义薄云天,重情重义,大都督过世之后,一直都是沈将军在操劳大都督的后事,这些本侯都是看在眼里。”凝视沈凉秋道:“沈将军,今日有人在这里信口雌黄,对你进行诽谤,咱们不必避讳,当众让他说出个子丑寅卯,看看他到底有何证据能够证明你与此事有关。若是他诽谤将军,本侯绝不会坐视不理,今日会当着诸位从重惩处此人,也好还沈将军清白。”

  辛赐在旁微点头道:“凉秋,人行正道,半夜敲门心不惊,我也相信你与此事毫无关系,既然要证明清白,咱们当着在场诸位大人的面,洗去你身的嫌疑。”转世那告状之人,目漏凶色,厉声道:“你若是在这里肆意诽谤,可莫怪我刀下无情。”已经抬起手,按住了腰间佩刀刀柄。

  那人却是淡定自若,云淡风轻道:“侯爷,今日草民前来,本没有想着活着离开。只不过大都督冤死,草民自然不能为了自己苟活而无动于衷。”

  齐宁冷笑道:“你方才说有人帮忙掩饰,那又是什么意思?”

  “侯总管从大都督的书院离开,澹台夫人当时看起来十分虚弱,有人担心她的身子,所以扶她出院子歇息。”那人缓缓道:“澹台夫人当时下令,为了保护现场,所有人都不要留在院子里,出了院子,而且院门当时被带,只让人在院门外看守。”顿了顿,才道:“所以当时在院子和书屋之内,只有那具被大家以为是澹台都督遗体的凶手存在。”

  齐宁回过头,沉声道:“韦御江何在!”

  今日不但齐宁前来参加海葬仪式,跟随齐宁从京里来的刑部官员也都跟随而来,只是韦御江只是一个刑部司审,不好多话,这时候听得齐宁招呼,急忙前,拱手道:“卑职在!”

  “你们当时负责现场勘查,而且和侯总管有过交流。”齐宁道:“当时的情况可是如此?”

  韦御江道:“回禀侯爷,侯总管离开之后,都督府的丫鬟们见澹台夫人气色很差,担心伤了身子,确实是扶着澹台夫人先行离开院子,而澹台夫人当时也确实吩咐在场所有人,为了保护现场,所有人不得留在院内,以免破坏现场的线索。当时夫人是到书院边的亭子等候,而书院门外,留有两人守卫。”

  “也是说,当时是无人能够进入?”齐宁问道。

  韦御江道:“从书院正门确实无人可以进入,但在院门关闭到沈将军抵达都督府之间的这段时间,院子之内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外面的人也是不知道的。”

  齐宁略一沉吟,才向那人问道:“你说那具假扮大都督遗体的人是凶手,是否说在沈将军抵达之前,凶手便将大都督真正的遗体换了去?”

  “是。”那人点头道:“虽然时间仓促,但如果精心计划,手脚利索,也足够偷柱换梁。”

  “时间仓促?”齐宁摇头道:“如果真如你所言,时间倒并不算仓促。从侯总管离开,到沈将军赶过来,前后有一个多时辰的时间,如果只是换一具尸首,其实时间十分的充裕,谈不仓促。”

  “侯爷,如果只是换遗体,时间确实绰绰有余,但凶手所做的却不仅仅如此。”那人道:“凶手要自行从套环下来,而且还要将遗体悬挂去,接下来还要迅速离开都督府,连夜出城,赶在侯总管抵达水军大营之前,先行赶到大营,如此才能证明他一直在水师大营并没有离开。”

  此言一出,许多人都是耸然变色,沈凉秋也是全身一震,眼角抽动起来。

  站在齐宁身侧的韦御江却是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瞥了沈凉秋一眼,眉宇间也舒展开来。

  “不对,你说凶手换了大都督的遗体,那么大都督的遗体从何而来?”陈庭皱眉道:“当时发现了尸首,侯总管可是带人里里外外检查过,而且大都督的书房十分简单,也并无密室,如果藏有一具尸首,轻而易举能发现。”

  那人淡淡笑道:“大都督的遗体,当然还是在院子里,只是凶手在那种人心慌乱的情况下使用障眼法,轻而易举骗过许多人。”

  “在院子里?”

  “侯爷,草民敢问一句,大都督的书屋院内,可有适合藏匿东西的地方?”那人看着齐宁,神情肃然。

  齐宁扭头看向韦御江问道:“韦司审,现场你是仔细检查过的,你可知道什么地方适合藏匿一具遗体?”

  “有!”韦御江毫不犹豫道:“侯爷可还记得,当日我们进入现场,到院子里时,在院子角落处有一棵老槐树,枝繁叶茂,卑职还记得侯爷当时驻足看过那棵老槐树。”

  “不错。”齐宁叹道:“本侯确实记得很清楚,在院子的角落,有一棵老槐树,少说也有几十年,树干粗大,枝繁叶茂,如果当时在面藏匿遗体,确实很难发现。”

  那人这才道:“凶手在院门关闭之后,迅速从老槐树取下大都督的遗体,然后悬挂去,完成偷柱换梁的把戏之后,翻墙离开了都督府,此人对都督府的格局异常熟悉,能以最快的时间离开都督府,然后骑准备好的马匹出城而去,他马术精湛,快马加鞭,足可以赶在侯总管之前到达军营做好准备。”

  沈凉秋冷笑道:“你这个故事说得很好,不去做说书人,实在很可惜。”目光一冷,道:“众所周知,古蔺城的城门,是在亥时时分便即关闭,而那个时候已经过了亥时,又如何出城?”

  “侯爷,都督府发现大都督悬梁自尽,是快要到亥时的时候,侯总管当即被派往水师大营,侯总管出城的时候,也正好是亥时时分左右。”那人解释道:“凶手要布置现场,所以出城侯总管要晚小片刻,而那天晚,守城的校尉没有按时关闭城门,实际晚了半柱香的时间,这才让凶手赶在大门关闭前一刻出城。”

  陈庭回过身,问道:“李城司何在?”

  从后面立刻挤一人来,拱手道:“卑职在!”

  城司负责古蔺城的四门值守,陈庭皱眉问道:“那天晚是谁负责东门值守?”

  “回大人,应该是赵校尉。”李城司道。

  “城门都是亥时关闭,那天晚,东门是否按时关闭?”

  “这个.....!”李城司犹豫了一下,才硬着头皮道:“卑职不敢确定,但.....但卑职有过严令,一到亥时,四门关闭,不可疏忽。”

  众人见到李城司言辞犹豫,便知道东门当晚很可能真的拖延了时间。

  陈庭冷哼一声,那人继续道:“东门为何会延迟半柱香时间,草民不敢妄言,但侯爷和陈大人只要仔细一查,便知道草民所言不假。”

  沈凉秋冷笑道:“你说了这么多,是说当晚做下这一切的凶手是本将?”

  “侯总管到了大营,找到了这位沈将军,回到都督府,又是这位沈将军从面解下了大都督的遗体。”那人看也不看沈凉秋,缓缓道:“大都督的遗体被安置在书房内,但其他人却不能靠近,接下来数日,为免被人看穿破绽,沈将军一直守在都督府内,所有人都以为大都督是在密室之自尽而亡,找不到任何破绽。”

  韦御江此时却终于摇头道:“这样的说法不对。我们跟随侯爷从京城抵达都督府之后,立刻检查了大都督的遗体,大都督确实是因为喉咙被勒住窒息而死,而且伤痕显示,也确实是因为悬梁之故。”皱眉道:“你说沈将军故意扮作大都督悬梁自尽,是为了迷惑众人,但大都督的遗体也确实是悬梁自尽,既然如此,沈将军有什么必要多此一举,要伪装成大都督?当时只要让大都督的遗体在梁,也不会有人觉得大都督是被人所害。”

  沈凉秋看向韦御江,颔首道:“韦司审一针见血。”看向那人,冷声道:“这你又如何解释?”

  “悬梁自尽?”那人摇摇头,淡淡道:“侯爷,诸位大人,大都督根本不是悬梁自尽,他是被人害死,而且只要一看遗体,能立刻看出来。”

  韦御江身后一人道:“大都督的遗体是我亲自检查,身并无其他伤痕,而且也绝非毒过世,确确实实是悬梁自尽,我可以拿身家性命保证这一点。”正是当日验尸的那名刑部官员。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