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零二四章 善后

第一零二四章 善后

  辛赐也是皱眉寻思,但齐宁很快就转移了这个话题,道:“辛将军,我说过有两件事情要向你说明白。”

  “侯爷请讲!”

  “你可知道莫岩柏的来历?”

  辛赐脸上显出一丝疑惑,道:“沈凉秋说此人曾经在东海水师当过兵,后来成了逃兵,但末将以为此事不会那么简单。他带来的那艘船,不是普通的渔船,亦不是货船,船上那伙人一看就是常年在海上混生活的,他们不是官兵,也不是渔民,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

  齐宁叹道:“辛将军睿智非常,果然已经看出来了。”

  “侯爷,此人难道真的是海匪?”得到齐宁的承认,辛赐脸色微变。

  齐宁从怀中取出一件物事,递给辛赐,道:“辛将军可认识此物?”

  辛赐瞧见那物事,更是吃惊,失声道:“这是.....墨玉黑鲤?”

  “看来辛将军真的认识,那就好说了。”齐宁道。

  “当年老侯爷筹建东海水师,皇上赏赐了不少东西,这墨玉黑鲤便是其中之一。”辛赐正色道:“老侯爷对此物十分喜欢,世子接任东海水师大都督之职后,老侯爷便将此物送给了世子,那也是希望世子能够一切太平,谁能想到.....!”摇了摇头,但马上问道:“侯爷,此物你是从何得来?据末将所知,此物大都督一直贴身带在身上,并无人知道他身上配有此物.....!”

  “这便是我要和辛将军说的第一件事情。”齐宁肃然道:“辛将军有所不知,莫岩柏在东海有一个匪号,叫做黑虎鲨....!”

  “是他!”辛赐大吃一惊:“那前几日......?”

  “黑虎鲨患病躲避在孤岛休养,这也都是沈凉秋一手策划。”齐宁唇边泛起冷笑:“相信这也是他早就谋划好的。大都督被害,群龙无首,他自导自演这场戏,而且有我在旁亲眼所见,就等若是立下了大功一件,如此一来,便增加了他接任水师大都督的可能性。”

  辛赐眼角抽动,欲言又止。

  黑虎鲨此前与东海水师几次为难,让水师几次受辱,此事虽然东海水师这边极力控制,不让这些耻辱对外扩散,但辛赐是澹台军事集团的高层,对此事自然是一清二楚。

  “我知道辛将军对黑虎鲨并无好感。”齐宁示意辛赐坐下说话,两人落座之后,齐宁才道:“莫岩柏与沈凉秋曾经有不共戴天之仇,到底是何样的仇恨,现在也没有时间细说,沈凉秋与东海水师为难,其最终的目的是为了让大都督能注意到他,从而能与大都督有机会坐下说话。”

  辛赐一怔,但他瞬间明白其中关窍,颔首道:“末将明白了,他是要提高自己的价码,也好与大都督谈判。”意识到什么,低声道:“侯爷,难道.....黑虎鲨是想要接受招安?”

  齐宁微笑道:“正是。其实大都督遇害之前,已经私下与莫岩柏有过接触,而墨玉黑鲤便是大都督与莫岩柏相约的信物。”

  “原来如此。”辛赐微点头道:“能够向朝廷投诚,免除东海祸患,这自然是极好的,只是.....!”

  齐宁道:“辛将军,我知道你的担心。此前黑虎鲨与水军多有冲突,而且有人还觉得黑虎鲨杀了官兵,即使投诚,恐怕也要受些责罚。”

  辛赐道:“侯爷英明。这几年黑虎鲨收拢了海山的群匪,啸聚岛屿,确实对朝廷形成了极大的威胁,如果他们能主动投诚,朝廷也会十分欢喜。不过正如侯爷所言,莫岩柏派人杀害过官兵,末将只担心.....!”

  “辛将军,我知道你说的那件事情。当初黑虎鲨派出的探子,被沈凉秋的人抓获,全都斩首,悬挂在木杆上。”齐宁道:“但那些首级一夜之间全都消失,而且看守首级的官兵都被杀害,东海水师一直都以为是黑虎鲨所为。”

  辛赐皱眉道:“难道不是?”

  “不是。”齐宁道:“那些所谓的海匪探子,其实都是沈凉秋安排的人,而且抢走那些首级杀害水兵的真凶,也是沈凉秋,他这样做的目的,一来是为了让大都督威信扫地,二来也是让人觉着大都督会因为黑虎鲨郁郁寡欢。”

  辛赐目露惊讶之色,道:“那件事是沈凉秋所为?”握起拳头,怒道:“此人真是心狠手辣。”

  “沈凉秋早已经对大都督动了杀心,也一直在布局。”齐宁道:“他的目的,就是要获得水师大都督的位置。”

  辛赐微一沉吟,终于道:“侯爷,黑虎鲨投诚,不知侯爷意下如何?”

  “正要和辛将军商量!”

  “莫岩柏今日既然敢来,侯爷想必也已经给了他一些承诺。”辛赐道:“大都督过世之前,将墨玉黑鲤也交给了黑虎鲨,自然是对黑虎鲨投诚十分在意,末将自然没有任何意见。”

  齐宁点头道:“不出意外的话,朝廷自然会接受他们的投诚。不过朝廷最后的旨意下来,应该还是要辛将军就地处理此事,而且黑虎鲨手底下有上千之众,一旦招安,自然要妥善安置这些人,辛将军可有什么想法?”

  “如果他们投诚,可以给他们发放银两,还可以让东海当地官府给他们分配田地,遣散他们回家务农如何?”辛赐建议道。

  齐宁想了一下,摇头道:“辛将军,这些人虽然接受招安,说到底,并不是真的想回乡务农,过上安居乐业的清贫日子,若当真如此,他们中间许多人当年也不会下海为寇。你是水师的老将军,比我更加清楚那些人的秉性。”

  “侯爷一针见血。”辛赐立刻点头道:“这些人都是豺狼之辈,就算将他们遣散回原籍,却也未必能够本分下来。”

  齐宁含笑道:“这些人虽然是乌合之众,但却有几桩好处难能可贵。”

  “侯爷说的是?”

  “他们对东海的海域十分熟悉,而且都是精通水性,下海为寇,草莽之气还是有的,该拼命的时候,那也是有勇气的。”齐宁带着一丝笑意看着辛赐:“如果能够善加利用,倒也不失为一支力量。”

  辛赐微皱眉道:“侯爷难道是想将这些人编入水军之中?这......只怕不妥。”

  “东海水军乃是帝国的精锐,征募水兵的时候,也是十分严格。”齐宁道:“他们令行禁止,若当真让那群招安的海匪进入军中效力,定会让那种散漫的习惯带入进去,要让他们融入水军,绝非一朝一夕的事情。更何况他们是海匪出身,水军官兵骨子里就瞧不上,日后双方未必不会彼此发生冲突。”

  辛赐道:“侯爷所言极是。”感觉齐宁似乎已经为这些人想好了后路,问道:“侯爷,不知您觉得这些人投诚之后,该如何安置为好?”

  齐宁道:“如何安置,回头还要仔细商议。不过接下来若是这帮人还能为朝廷立下大功,我希望辛将军到时候能够和我一同向朝廷上书,对他们多多加善待!”

  “立功?”辛赐顿时有些不明白。

  齐宁犹豫了一下,才道:“此事回城之后,再与辛将军仔细筹划,我现在还有一桩事情要去做,还请辛将军在这边善后。”

  辛赐立刻起身道:“侯爷若有什么吩咐,请尽管开口。”

  “我要去那艘船一趟。”齐宁微一沉吟,才道:“此事交给我去处理吧!”

  辛赐顿时明白过来,再次深深一礼。

  齐宁出了船舱,甲板上的官员们此时三五成群,正在低声议论,见得齐宁出来,众官员立刻安静下来,这时候辛赐也跟着出了舱,齐宁回身向辛赐道:“辛将军,你可以带两艘战船先行回去,我去那边瞧一瞧,很快就会回去。”

  “我们在此等候.....也好,末将遵从侯爷吩咐。”他本想等着齐宁一起,但瞧见齐宁使了个眼色,明白齐宁意思,立刻改了话风。

  齐宁也不废话,只留下了吴达林等几名护卫,下了战船,径自往莫岩柏那条船上过去,辛赐知道齐宁不希望这边人多眼杂,当下吩咐两艘转船返回码头。

  沈凉秋被杀,水军官兵群龙无首,这时候也唯有听从辛赐的吩咐。

  齐宁到得那条船边,登船而上,船上的众人事先已经得到了吩咐,看到齐宁登船,都是恭敬站在边上,其中一人上前来行了一礼,齐宁低声问道:“人在哪里?”

  “草民顾海青,是.....是虎爷手下的二当家。”那人异常恭敬:“虎爷有吩咐,无论他能不能回来,我们见到侯爷,都要听从侯爷的吩咐,侯爷要见的人,就在船舱里面。”

  齐宁一身锦衣玉带,这边众人事先也得到了莫岩柏的嘱咐,顾海青身为二当家,在东海海匪的地位仅次于莫岩柏,那也是个十分机敏的人,自然知道这登船上来的年轻人必然就是锦衣候。

  锦衣候微点头,顾海青已经抬手请齐宁入舱,齐宁吩咐吴达林等人就在外面等候,自行进入舱内,顾海青等人也没有跟进来。

  舱内走出一小段,左手边有一间舱室,木门打开,齐宁背负双手走到舱门前,只见到一道窈窕的身影正站在一扇窗口前,背对这边,一身紫色长裙,正是方才出现在船头的那女人。

  齐宁进到舱内,反手关上门,轻步走到那女人身后,距离两步之遥停下,背负双手,凝视着那女人的背影,开门见山道:“沈凉秋已经坦白了一切,也被就地正法,不知道夫人还有什么要说的?”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