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零二六章 逃亡

第一零二六章 逃亡

  莫岩柏的那艘船将齐宁送回到东海水师码头,辛赐率先返航,早已经抵达,尚未靠近码头,齐宁却远远瞧见水师码头的不少战船上人头攒动,不似之前那般风平浪静。

  齐宁一看情形,便知道事情不对劲,催促船只加快速度,靠近到码头,这时候已经瞧见从水师大营那边正有一队队水兵向海边迅速集结过来,披甲持矛,行动迅速,十多艘战船都已经放下了登船的甲板,水兵整齐却极其迅速地登船。

  海岸边不少身穿甲胄的水军将领正在指挥,瞧眼前的形势,明显是发生了突变,水军要出海行动。

  齐宁本以为这可能是水师的紧急训练,但仔细一想这种可能性极低。

  沈凉秋刚死,虽然辛赐接下来要替代沈凉秋暂时统管水军军务,但大部分水师官兵根本不知道究竟发生何事,辛赐也才刚刚回到码头,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当然是召集水军的大小将领召开军事会议,绝不可能刚刚下船就下令出兵,而且要进行军事演习,事先也定然有详细的计划,绝不可能临时起意,若是没有规划,行动起来也就是一盘散沙。

  难道是水军暴动?

  齐宁心下一凛,他瞧见指挥行动中赫然有唐辉和祝硕也在其中,心下更是狐疑。

  前几日沈凉秋自导自演的捕鲨计划,唐辉和祝硕也参与其中,齐宁早就看出这两人应该是沈凉秋的亲信部下,如今沈凉秋既死,难道这两人要趁乱谋反?

  “侯爷,出事了!”吴达林等人是跟随齐宁一同返回,看到眼前景象,也知道事情不对,都是上前来,手按刀柄,护卫在齐宁左右。

  便在此时,却听得马蹄声响,又听一个声音叫道:“侯爷.....!”

  齐宁循声看去,却见正是辛赐骑马飞奔而来,齐宁看到辛赐安然无恙,微微宽心,迎上前去,辛赐靠近过来,手脚利索翻身下马来,快步上前,神色严峻,拱手道:“侯爷,东海江家只怕是谋反了!”

  “谋反?”齐宁微吃了一惊,皱眉道:“法曹司秦月歌难道没有控制住他?”

  “秦月歌受了伤,现在正在大营。”辛赐肃然道:“消息就是他带过来,江家的商船队可能已经逃离码头,绝不能让他们就此逃了,末将正准备下令追拿。”

  齐宁这时候才知道发生了大事,神情也凝重起来,问道:“到底发生何事?”

  “秦月歌奉了侯爷之令,本是要将江漫天等人请到衙门里,暂时控制起来,可是江漫天昨天就已经离开了古蔺城,去往了江家码头。”辛赐沉声道:“秦月歌带了几个人去江家码头,江家码头风平浪静,但要登船的时候,秦月歌察觉到船上的气氛不对,他便没有登船,故意要离开,江家的人以为秦月歌发现了破绽,立刻从船上冲出一群人要拦住他们,秦月歌夺马要走,但他们有弓箭,秦月歌带过去的几人全都被射杀,秦月歌虽然侥幸逃出来,却也中了几箭,好在性命并无大碍。”

  齐宁脸色更是严峻,道:“对秦月歌他们动手,就等同于谋反,可是......江漫天为何敢这样做?”

  “侯爷,末将得到消息,也很是吃惊。”辛赐道:“东海水师镇守东海,除了要保护东海沿岸不受海匪侵袭,最重要的使命,就是要维持东海的太平,监督东海那几大家族。江家谋反,东海水师责无旁贷,必须将他们剿灭。”随即皱眉道:“侯爷之前等回来之后有事要与末将商议,难道是与江家有关系?”

  齐宁也不再犹豫,轻声道:“辛将军,本侯已经查到了一丝东海三大家族谋逆的端倪,但却没有最后确定,而且并不想过早打草惊蛇。今日大都督举行海葬仪式,也是要借此机会揭露真相,让沈凉秋无所遁形,事先我已经安排好,为以防万一,令秦月歌将江漫天等人暂时控制起来,以免发生突发状况。”苦笑摇头道:“只是本侯太过轻敌,江漫天比我想的还要狡猾,他竟然已经嗅出了危险,从城中逃脱。”

  “嗅出危险?”辛赐浓眉紧锁,意识到什么,低声道:“侯爷,江家谋反,与沈凉秋是否有什么关系?”

  “之前我不敢肯定,也并无任何证据证明沈凉秋与江家有牵扯。”齐宁神情冷峻,“但现在看来,两者私下里必有关联。”

  辛赐猛然间意识到什么,骇然道:“侯爷,沈凉秋那句最后的真相,难道.....难道是指此事?”

  辛赐久经沙场,虽然是一员武将,但在金刀老侯爷身边多年,对于形势的判断自然也是异常敏锐,齐宁也皱起眉头:“辛将军,看来大都督被害,其后的阴谋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复杂。”

  辛赐已经握起拳头,往战船那边看了一眼,见到水兵正在登船集结,才低声道:“沈凉秋谋害大都督,夺取水师兵权,然后以东海三大家族的财力为依仗,控制东海......!”他一说完,连自己也感到心惊肉跳毛骨悚然。

  “如果江漫天和沈凉秋没有勾结,他为何会在大都督海葬之前,警觉地离开古蔺城?”齐宁眯起眼睛,若有所思,微一沉吟,似乎明白什么,低声道:“沈凉秋这次谋害大都督,是仓促行动,朝廷派人来调查,江漫天和沈凉秋都是心中有数。江漫天心思缜密,比沈凉秋更要狡猾得多,沈凉秋卷入此案之后,江漫天知道沈凉秋在此案之中有诸多破绽,所以一直在暗中观察.....!”

  “不错。”辛赐也明白过来:“江漫天很可能已经察觉到侯爷怀疑到沈凉秋的身上,甚至也感觉到危险逼近,是以出城躲在江家码头.....!”

  “他知道最近这些时日十分凶险,只有躲在江家船队中才最是安全。”齐宁叹道:“如果这件事情能够太太平平过去,自然无事,可是......!”

  “可是今日秦月歌却去找了他。”辛赐也知道问题的关键:“大都督海葬之日,官府却去请他,江漫天自然就知道事情不妙,所以才会一不做二不休,想要杀死秦月歌。江家码头距离东海大营有几十里地,除掉秦月歌,秦月歌不能及时赶来报讯,他就能够争取更多逃走的时间。”

  齐宁自责道:“是我的疏忽大意,我本不该打草惊蛇.....!”

  “侯爷并没有做错,江家是东海的世家,世世代代都居住在此,虽然臣服于大楚,可是在东海根深蒂固,到处都有他的耳目。”辛赐道:“沈凉秋处于险境,他应该看的很清楚。”

  齐宁想了一下,才道:“他虽然知道沈凉秋身处险境,但却还是存有侥幸之心,希望沈凉秋能度过这一关。”冷笑一声,道:“因为时机未到,他只能用沈凉秋做棋子冒险一赌,若是能够过关,自然相安无事,若是过不了,他也已经想好了退路。”

  “时机未到.....!”辛赐恍然大悟:“侯爷,看来东海这边祸心之大,真是骇人听闻。朝廷已经在谋划北伐事宜,沈凉秋和江漫天等待的时机,很可能就是楚军北伐之时......!”一想到大楚精锐尽出,北上伐汉,而东海这边却后院起火,到时候楚国就要面临腹背受敌的困境,后果不堪设想。

  东海水军一直都是由金刀澹台家统领,如果沈凉秋真的控制住东海水师,在东海起兵谋反,那么身在京城的金刀澹台必然是难辞其咎,朝中也必有人借势向金刀澹台家动手,如果真到了那种境地,澹台家就将迎来灭顶之灾。

  想通此节,辛赐手脚发凉,看齐宁的眼神便带着感激之色,如果不是齐宁揭穿了沈凉秋的阴谋,今日除掉沈凉秋,那么沈凉秋度过此关,后面麻烦可就大了。

  “辛将军,事不宜迟,江家既然动了,其他两大世家不知道情况如何。”齐宁神情一敛,肃然道:“东海刺史陈庭是否还在大营这边?立刻让他回城,迅速将三大世家全都控制起来,他们在东海根深蒂固,秘密筹划多年,一旦要鱼死网破,城中必然大乱。”

  辛赐立刻道:“侯爷放心,得到秦月歌的情报,陈大人已经立刻赶回城去,他知道该如何做。古蔺城那边,交给陈廷便可以,侯爷,末将仓促之间,调动十二艘战船前去追拿江漫天,绝不能让他跑了。”

  “辛将军可知道江漫天要往哪里去?”

  “只能是往南方去。”辛赐道:“江漫天的船队熟悉南边的航线,他既然早有准备,一定将可以转移的家财都转移到了船队,然后逃亡南洋。”指着那边战船道:“江家的商船航速极快,这十二艘战船的航速不在江家船队之下,水师其他船只未必能够赶得上。江家目前总共有八艘船,只要我们追上,绝无还手之力。”

  齐宁皱眉道:“辛将军觉得江漫天会逃亡南洋?”

  “他只有这一条路,侯爷,难道他还有别的路可逃?”辛赐疑惑道。

  齐宁想了一想,才道:“辛将军,不必急着让水师立刻出发,我有一个计划,咱们先商议一番,确定作战部署,然后再依计划行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