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零二八章 入毂

第一零二八章 入毂

  陆商鹤见得江漫天神态从容,笑道:“江先生这般说,我也就放心了。隐主对东海这边看的极重,对江先生也是寄予了厚望,只盼江先生莫要让隐主失望。”

  “商船队一路南行,将水师的注意力引了过去,齐宁便是再狡猾,也想不到我们就在水师的眼皮底下。”江漫天气定神闲:“我们就在这里等待,只要他觉得我江某人仓皇而逃,稳定东海之后,绝不会一直留在东海。楚军北伐之后,没有人会再将注意力放在东海这边,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便可以按照第二套计划去施行了。”

  鬼王怪笑道:“现在想来,江先生实在是有大智慧,当初为了以防万一,制定了两套计划。若是沈凉秋这枚棋子安然无事,我们自然可以按照第一套计划顺利实行,如今情况有变,这第二套计划却终究是排上了用场。”看向江漫天,道:“若是当初江先生有备选的计划,眼下咱们还不知该如何去办。”

  便在此时,却听得身后传来脚步声,鬼王回过头去,不远处站着一道身影,鬼王走了过去,低语几句,那人退下之后,鬼王已经走过来,怪笑道:“江先生,一切如你所料,东海水师已经出海了,他们派出了十几艘战船,准备了大量物资在船上,一路南下,那是真的去追商船队了。”

  陆商鹤拍手笑道:“看来他们真的以为江先生逃亡南洋,这一招金蝉脱壳,当真是高明的紧。”

  “东海水师向南的航线我之前已经调查清楚。”江漫天道:“最远也就抵达到冲马礁一带,冲马礁以北的情势他们很清楚,可是一旦过了冲马礁,他们对海上的情况就远不如我的船队熟悉。易水只要过了冲马礁,水师便再也寻他们不见。”

  陆商鹤笑道:“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只可笑齐宁那小子还在自以为得计。”想到什么,问道:“江先生,令郎在京城,先生这边出了事情,令郎那边......!”

  “我已经飞信传书,随云得到消息,会立刻离开京城。”江漫天平静道。

  陆商鹤点点头,随即叹道:“只是江先生还有不少族人无法及时撤走,齐宁他们也许会对他们......!”说到此处,却并没有说下去。

  “欲成大事,总要准备牺牲。”江漫天神态不变,淡淡道:“他们对东海犯下的一切,他日会十倍偿还。”

  “江先生果然是做大事的人。”陆商鹤竖起拇指道:“壮士断腕,大胸怀大气魄。江先生放心,向他们讨还血债的日子不会太久。”

  夕阳已经没入地平线,江漫天遥望古蔺城方向,喃喃道:“不错,不会太久!”

  江漫天望向地平线的时候,齐宁正在东海水师大营的帅帐之内。

  他与辛赐商议好计划之后,辛赐亲自率领十二艘战船南下,追击江家船队,而齐宁则是留下来坐镇水军大营。

  帅营颇为宽敞,这里经常要举行水军军事会议,大小将领不在少数,所以帅营一直都很宽敞,正因为如此,唐辉和祝硕此时感觉浑身有些不自在。

  诺大的帅帐之中,除了齐宁之外,就只有他二人站在齐宁面前,被齐宁那一双锐利的眼睛看着,总会让人不大舒服。

  本来水军战船出海追拿江家船队,祝硕和唐辉也要跟随船队出航,但临上船的时候,却被辛赐留了下来,随后传来齐宁的吩咐,让二人等候,有事要商量。

  两人等船队离开之后,就在帅营外等候,知道日头落山,才被齐宁传进了大帐之中。

  两人心中都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沈凉秋谋害澹台炙麟,这已经是公认的事实,那位水师副将已经首身分离,被定为了叛贼。

  对二人来说,沈凉秋被杀已经是非同小可,最要命的是两人都是沈凉秋一手提拔起来。

  一朝天子一朝臣,这个道理谁都懂,澹台炙麟死后,两人都以为沈凉秋很可能会坐上大都督的宝座,只要沈凉秋成了大都督,作为沈凉秋的心腹干将,两人自然是步步高升,可是这股兴奋劲还没过去,今日发生的事情却如同五雷轰顶,让两人心惊胆战,等此时觐见锦衣候,两人更觉得背脊发凉,实在不知道还能不能走出这帅帐。

  “沈凉秋谋害大都督,今日伏诛,你二人对此事如何看?”齐宁开门见山问道。

  两人对视一眼,额头已经冒出冷汗,祝硕勉强拱手道:“回侯爷,沈.....沈凉秋忘恩负义,谋害大都督,罪无可赦,就这样.....就这样杀了他,倒.....倒算是便宜了他。”

  “哦?”齐宁唇边泛起一丝笑意:“唐辉,你也是如此看法?”

  唐辉立刻道:“侯爷,大都督对朝廷忠心耿耿,对手下的官兵更是待若兄弟,特别是....特别是对沈凉秋,大都督委以重任,信任有加,可此人竟然对大都督下手,此等狼心狗肺之辈,实在.....实在该千刀万剐!”

  齐宁笑道:“据我所知,你二人都是沈凉秋一手提拔起来,没有沈凉秋,也就没有你们的今日,你们这般说,是不是也有忘恩负义的嫌疑?”

  唐辉和祝硕更是心往下沉。

  “侯爷,我二人虽然是沈凉秋提拔,但没有大都督的同意和器重,也无法有今天。”唐辉壮着胆子道:“而且东海水师效忠的是朝廷,我二人都是皇上的子民,只对皇上效忠,沈凉秋谋害大都督,就是反叛逆贼,即使他对我们有恩,我们也绝不会因此而忘记自己的身份。”

  齐宁颔首道:“唐辉,你能记得这一点,本侯很欣慰。海上揭露真相的时候,你们没有跟随沈凉秋一起,可见你们确实知道是非黑白,对此本侯也很欣慰。”

  两人闻言,微微宽心。

  “不过你们也清楚,东海水师是朝廷镇守南方的倚重,不可有任何闪失。”齐宁正色道:“沈凉秋是谋反逆贼,你二人又确实是他提拔起来,如果依然让你们留在水师,只怕水师中许多兄弟心中不服,你们可明白本侯的意思?”

  唐辉和祝硕对视一眼,本来宽下的心在此揪起来,唐辉想了一下,拱手道:“若侯爷以为我们不该继续留在水师,卑将愿意立刻回乡。”

  “侯爷,卑将.....卑将也愿意返乡。”

  齐宁摆摆手,道:“你们误会我的意思了。我问你们,上次在那孤岛捕鲨黑虎鲨,你们可知道那只是沈凉秋自导自演的圈套?你们杀死的并非黑虎鲨。”

  两人都是骇然变色,唐辉已经道:“侯爷,那....那怎么可能,沈.....沈凉秋说过那就是黑虎鲨,而且行动之前,还对我二人说,谁能击杀黑虎鲨,就会向朝廷为谁报功.....!”

  齐宁看两人神色,知道这两人事先应该确实不知情。

  沈凉秋做事阴狠,这些阴招,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这两人若知道沈凉秋暗中的计划,沈凉秋也就等若是有把柄握在这二人手中,以沈凉秋的心术,自然不会将真相告诉这二人。

  “你二人能够被提拔上来,也并非没有真才实干。”齐宁语气微缓:“朝廷用人之际,水军也需要你们这样的人才,若是就此返乡,委实有些可惜。”叹了口气,道:“我也不瞒你们,先前和辛将军议事的时候,辛将军对水军一些人还是存有担心.....!”

  两人对了一个眼神,却都不敢说一句话。

  “如果本侯给你们机会留在水军,不知道你二人愿不愿意?”齐宁扫视二人问道。

  两人心里都清楚,一旦返乡,也就等若前途尽毁,自此之后,也绝无可能再有翻身的机会,但为了保住性命,只能选择返乡,这时候听齐宁说有机会留下来,心中都升起希望,一起拱手道:“若能继续为国尽忠,求之不得。”

  “辛将军和不少人对你们心存看法,要改变这样的看法,只有一个法子。”齐宁道:“军人看重的是军功,只要能够立下军功,无论是辛将军还是其他人,对你二人的看法都会有所改变。本侯惜才,知道你二人并非无能之辈,如果能够保全你们,也会尽力而为。”

  两人再不犹豫,一起跪倒下去,唐辉肃然道:“侯爷,只要能够留下来,上刀山下火海,卑将万死不辞,侯爷若有什么吩咐,卑将拼了性命也会去做。”

  “卑将也是这个意思。”祝硕立刻接道:“侯爷但有吩咐,万死不辞!”

  齐宁起身来,笑道:“好,看来两位果真是一心想要为国尽忠,你们心里想着朝廷,朝廷自然也不会忘记你们。本侯可以给你们一次立功的机会,只要此番能够顺利完成任务,不但可以留在水师,本侯可以向你们保证,一定会向朝廷为你们请功,让朝廷封赏你二人。”

  “侯爷,您尽管吩咐,要我们做什么。”唐辉肃然道。

  齐宁抬手示意二人起身,又招手让两人靠近过去,两人凑集到帅案边,齐宁已经取出一幅地图,铺在案上,看了两人一眼,才道:“你们的任务,便是这幅地图!”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