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零三五章 扶桑刺客

第一零三五章 扶桑刺客

  齐宁听到那刺客出声,心下也是一凛,却是淡淡道:“叶隐藏入地,飞蝉鸣天响。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甲贺幻万象,伊贺水火养.....!”

  那刺客脸色大变,齐宁一看他脸色,知道此人听得懂自己说什么,心中顿时明了,冷笑道:“原来你是飞蝉密忍!”

  那刺客一句脱口而出的“纳尼”,其他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但齐宁却在第一时间反应出对方是个扶桑人,在这铁岛之上出现扶桑刺客,着实让齐宁有些吃惊。

  虽然知道刺客是扶桑人,但齐宁却并不能确定对方就是此前自己遇见过的飞蝉密忍。

  扶桑岛国多有纷争,除了无路可走逃亡海外的飞蝉密忍,自也有战败之后远离扶桑的浪客。

  他对当初沿途追杀小皇帝的飞蝉密忍记忆犹新,而且还记得宫廷剑客向天悲曾经说过这几句话,一直记在心里,此时不经意说出来,本就是想试探对方,见到对方变色,心知对方十有**便是飞蝉密忍。

  那刺客神色冷然,低吼一声,双足一蹬,再次向齐宁冲过来,吴达林被齐宁救了一次,心中感激,这时候也不多想,挥刀迎了上去。

  齐宁抬起手臂,瞧见两枚三星镖扎在自己手臂上,血液溢出,这三星镖极为小巧,但锋利异常,正是忍者最喜欢使用的暗器,只是寻常人根本认不出来。

  齐宁知道如果对方既然是忍者,这三星镖上定然浸染过毒药,忍者所用的毒药,都是带毒异常,见血封喉,对方见自己中镖,定以为得手,却见到自己毫无反应,自然是惊诧万分。

  忍者擅长跟踪暗杀,但是正面对决,却往往不济,此时吴达林连连出刀,那忍者已经是被逼得连连后退,毫无还手之力,其他兵士早已经围拢过来,那忍者是插翅也难飞。

  猛听得吴达林一声低吼,刀光一闪,大刀已经架在了那刺客的脖子上,那刺客脸色冷峻,吴达林冷声道:“同谋还有谁?不说立刻杀了你。”

  那刺客用颇有些生涩的话语道:“不受威胁.....!”腮帮子一紧,吴达林便觉得事情不好,眨眼间,那刺客却已经软软地委顿下去,嘴角溢出黑色的血迹。

  吴达林蹲下身子,伸手要去探他鼻息,齐宁已经沉声道:“不要碰他!”

  吴达林本来伸出的手立时缩回来,转过身,见到齐宁将那三星镖从手臂拔出,急忙上前,担心道:“侯爷,这刺客的暗器定然有毒,您.....!”心中知道方才若不是齐宁帮助自己当下暗器,那两枚暗器已经打进自己的脑门子,就算暗器无毒,自己现在也是一具尸首。

  齐宁摆摆手,示意无妨,吴达林想到什么,急忙从怀中掏出一只药瓶,道:“侯爷,末将这里有金疮药.....!”

  齐宁笑道:“我身上带了,你帮我涂一下就好。”

  吴达林知道这时候处理齐宁的伤口最为要紧,吩咐兵士先看住那群人,齐宁已经走到边上,掀起衣袖,又取了一只瓷瓶子递给吴达林。

  齐宁这金疮药是唐诺所赠,其药效当然不是吴达林的伤药能够相提并论。

  吴达林见到齐宁手臂两处伤口,伤口并不大,但边上都是鲜血,他知道若是三星镖上有毒,这血液流出来的颜色都会不一般,而且伤口边缘看起来毫无肿胀,心下奇怪,暗想难道那三星镖上并无毒药?

  他令人取了水来,帮助齐宁先清洗了伤口,这才将伤药敷上,又取了干净的带子系上,吴达林是从战场上走下来的人,处理伤口却也是干净利索。

  他见处理伤口的时候,齐宁神色淡定,心下更是钦佩,处理好之后,才感激道:”侯爷,末将无能,害得侯爷尊贵之躯要为末将受伤,末将.....!”

  齐宁乃帝国世袭候之一,身份尊贵,今日却为了吴达林挡住暗器,甚至见血,不但是吴达林内心感激涕零,便是四周众兵士看到,心中也是钦佩,暗想这小侯爷非但没有丝毫的架子,反能够对部下如此,实在是罕见的很。

  “不说这些。”齐宁摆摆手,起身来,皱眉道:“这两名刺客是扶桑忍者,原来江家与扶桑人还有勾结。”

  他对出手相救一事轻描淡写,更显气度,吴达林知道大恩不言谢,也不再多言,道:“侯爷,江家久居东海,与大海打交道,海上时常有扶桑人出没 ,他们勾结在一起,倒也不算怪事。”

  齐宁微微点头,虽然口里没说什么,但心里却是寻思开来。

  这两名刺客刚才暴起突袭,那架势明显是想趁乱拿住齐宁,只可惜不自量力,先后丧命,但他二人的身份,齐宁却已经确定,正是飞蝉密忍。

  齐宁第一次见到飞蝉密忍,是在前往京城的半道上,遇上一群飞蝉密忍追杀当时还是太子的隆泰小皇帝。

  此事时过境迁,齐宁也并没有真正去想过那群忍者背后到底是受了谁的指使刺杀小皇帝。

  当时楚国先帝病危,情势紧张,暗流涌动,想要谋害太子的人实在太多,那群忍者受何人指使,也是有着各种可能,齐宁当初甚至怀疑是否是东齐人在背后所为。

  毕竟东齐地处东海之畔,与流落海外的扶桑人最容易接触,落叶飘零般的扶桑忍者若是得到东齐雇佣生存下去,那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而在当时那种情势下刺杀了楚国太子,且不论背后是否有其他动机,至少可以让楚国陷入更大的动荡之中。

  今日在铁岛遇见飞蝉密忍,齐宁却突然想到,难不成当初意图行刺隆泰的幕后主使,竟然是东海江家?

  这倒也并非没有可能。

  江家最大的心愿就是分裂东海,割据为王,如果楚国陷入动荡之中,江家自然就有了在东海兴风作浪的机会,包括陆商鹤在西川,也有趁势作乱的机会。

  但齐宁心里却知道,如果江漫天背后另有高人,江漫天和陆商鹤这群人自然便是那人布局的棋子,而利用飞蝉密忍行刺楚国太子,自然也是布局的一部分。

  齐宁只觉得自己至今为止,似乎一直都和幕后那股力量在打交道,不知不觉中,自己竟是数次破坏了对方的计划。

  “侯爷,这群人之中只怕还有刺客在其中。”处理好齐宁的伤势,吴达林向那群监工投去带有杀意的眼神,低声道:“这群人助纣为虐,一直在为江家效力,是否....?”

  齐宁知道他意思,低声吩咐道:“将这群人先切收押,回头仔细调查,再行处置。”

  吴达林拱手称是,这才向齐宁道:“侯爷,是否要去仓库那边瞧一瞧?”

  齐宁心知这铁岛作为江家隐秘的作乱基地之一,必然也藏匿着诸多物资,微微点头,吴达林这才在前领路,因为刚刚遇刺,几名跟随齐宁从京城而来的护卫并不犹豫,跟在了齐宁身后。

  吴达林率兵攻破铁岛之后,对里面的格局也是事先了解,此时熟悉道路,领着齐宁到了一道石门前,伸手按下石壁上一块凸起的岩石,那石门便即嘎嘎打开,里面已经是亮若白昼,四周岩壁上有众多的火柱,齐宁尚未进去,便瞧见里面堆满了木箱子,与自己在海凤岛上所见到的仓库很是相同,但比起海凤岛的地下仓库,此处的仓库明显小上许多,但箱子堆积如山。

  “侯爷,这里面除了储存有大量的兵器,还有许多的珍宝金银。”吴达林指着左边道:“这边的巷箱子,都是银锭子,里面还有金钉子,最靠里面那一堆全都是奇珍异宝,价值不菲。”

  齐宁叹道:“江家在东海多年,当初金刀候平定东海,据说东海几大世家为了苟延残喘,不但主动投降,而且还将大量的家财全都捐献了出来,现在看来,当年江家所捐献的仅仅只是其中一部分,他们的家财,大部分都是储存在两座岛上了。”

  吴达林点头道:“江家心存谋逆之心,定然也做了最坏的打算,一旦情势不对,定会退到海上。”冷笑道:“他们是早就安排好了退路,将家财全都储存在海上,就算真的发生什么,也能够保住元气。”

  齐宁顺着木箱之间的走道缓缓向前,神情凝重道:“吴领队,两座岛上加起来的兵器数量众多,而且储存的钱财更是庞大无比,你说要不是这次因为澹台大都督的事儿让我们揭破了江家背后的阴谋,一旦楚军北伐,他们在背后反叛,就这些兵器和钱财,将会带来多大的灾祸?”

  吴达林也是神色严峻道:“侯爷,末将和您想的一模一样,发现这处仓库之后,末将也是后背发凉。有如此庞大的存银,江家要趁乱招募兵勇并不困难,而这些兵器随时可以装备上去,再加上一旦沈凉秋控制东海水师,配合江家作乱,东海顷刻之间就要落入他们的手中,到了那时候,我大楚腹背受敌,后果不堪设想。”

  齐宁这时候走到一堆木箱边上,取了寒刃,撬开木箱子,上面是一层枯草,将枯草撩开,下面便是古玩奇珍,他只瞧了一眼,便知道这些古玩奇珍都是极品,任意一件拿出去,轻轻松松便能卖上一个好价钱,瞧见角落放着一只小锦盒,取了出来,打开盒子,一时间流光溢彩,原来这里面竟然是放着一颗极大的夜明珠。

  “侯爷,江家果然不愧是东海百年世家。”吴达林瞧见夜明珠,眼睛一亮,忍不住赞叹道:“末将虽然见识不多,但也知道这样的夜明珠当真是极其罕见,恐怕皇家内库也没有此等极品夜明珠。”左右瞧了瞧,跟随而来的那几名护卫此时都守在仓库之外,吴达林轻声道:“侯爷,这些珍宝,如何处置?”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