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零五七章 密道

第一零五七章 密道

  夜色之中,那两人就如同鬼魂一般,不经意间冒出来,而且径直走到那弥勒寺前,尔后迅速推门而入。

  齐宁只等那两人进到寺内,才回过神来,低声问道:“你带我过来,就是看这两人?他们到底是何方神圣?”

  赤丹媚轻叹道:“我就是不知道那两人到底是什么来路,所以带你过来瞧瞧。”

  “带我来瞧瞧?”齐宁满腹疑惑,此刻街道上一片冷清,那两名幽灵般的身影进入寺内之后,里面也没有丝毫动静传出来:“狐狸精,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赤丹媚伸手在齐宁腰间用力掐了一下,齐宁咧了咧嘴,赤丹媚娇嗔道:“以前都唤人家姑姑,现在喊人家狐狸精,你这没良心的,这么快就嫌弃人家。”

  齐宁低声道:“谁说嫌弃了,我是喜欢姑姑的风情,才唤你狐狸精,别的女人还不够格呢,狐狸精不但要漂亮,还要....!”还没说完,赤丹媚轻啐道:“别胡说八道了。小色狼,我问你,刚才那两人你瞧出什么了?”

  齐宁摇摇头,道:“他们将全身都裹得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出形貌,不过从两人的动作来看,前面一人很是灵活,后面一人略显笨拙。”

  赤丹媚微点螓首:“前面那人定然是一位高手,后面那人的深浅,我也是看不出。”

  “姑姑,我这就不明白了。”齐宁轻声道:“你都不认这两人是谁,自然也谈不上恩怨,怎地半夜三更带我来这种地方?你这阵子不是一直在宫里吗,半夜三更怎么有兴致跑出来观察这座寺庙?”

  赤丹媚妩媚一笑,轻声道:“待会儿你就知道我为何会如此了。”

  “待会儿,什么意思?”

  赤丹媚却不说话,如同布满雾气一般的迷人眼眸盯着齐宁眼睛,似笑非笑,齐宁凝视她美艳的面容,忍不住凑上去将嘴巴贴在她唇上,赤丹媚并无丝毫抗拒,反倒是双臂抱紧了齐宁,齐宁一手抱她腰肢,一手在她翘臀上轻轻抚动,唇间生香,这时候只觉得血液流动加快,身体有些发烫,恨不得就要将赤丹媚正法。

  赤丹媚故意扭动身子,将自己丰腴柔美的娇躯贴着齐宁轻轻摩挲,让他感受自己身体的柔软和曲线的起伏,齐宁更是抱紧,似乎要将她融入自己身体之内,忽地感觉唇瓣一阵刺疼,低声“哎哟”一声,松开嘴,赤丹媚却是吃吃媚笑起来,腻声道:“小色狼不乖,要受罚的哦。”

  齐宁猛地一转身,将赤丹媚按在墙壁上,恨恨道:“你这狐狸精,是你招惹我,可别怪我不客气。”便要去吻她雪腻如同天鹅般修长的颈脖,赤丹媚扭动身体,如同蛇一般,吃吃媚笑道:“小色狼,你要是在这里继续耽搁下去,那好戏可就要错过了。人家已经是你的人了,你想要我,以后有的是机会,可是今晚我要带你去看好东西,你要是不想看,那也由着你。”

  齐宁顿时停下来,虽然他并不知道方才那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但深更半夜,两人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鬼鬼祟祟进入一处几乎可以说已经算是荒废的弥勒寺内,这当然充满了诡异。

  赤丹媚趁机一扭身子,十分灵巧地躲开,这才向齐宁招招手,低声道:“你跟我来。”也不废话,轻盈如燕,直往那弥勒寺过去,齐宁有些吃惊,但也并没有迟疑,跟了过去。

  赤丹媚到得门前,齐宁也已经紧跟过来,发现两扇木门的外漆几乎都已经脱落干净,但当初打造这两扇木门的材质显然是极好,虽然看起来陈旧,但却并无太大破损。

  赤丹媚伸手轻推开木门,木门却是虚掩着,不费吹灰之力便即推开,齐宁有些吃惊,心想那两人就在这里面,赤丹媚却贸然闯进去,实在有些不妥。

  赤丹媚腰肢一扭,已经进入其中,齐宁见她进去,犹豫一下,也终是跟了进去,赤丹媚站在门边,等到齐宁进去,回身将木门关上。

  虽然这是一座弥勒寺,但齐宁觉得还是称作弥勒庙更为恰当,里面并不算宽敞,也只是比那些土地庙的规模大上一些,里面颇为空阔,只看里面的情景,齐宁便知道这里确实没有多少人过来。

  正中间是一尊弥勒石像,左右两边是几条长凳,弥勒石像后面,有两尊金刚怒目的石雕,但包括弥勒石雕在内,都已经有些残破。

  屋内的东西,其实一眼就能扫个大概,让齐宁吃惊的是,方才明明看到两道如同幽灵般的影子进入其中,但此时却并无发现一个人影。

  左右两边的墙壁上,有两扇小窗户,却都已经用木条封住,根本不可能从窗户离开,除此之外,就只有自己进来的那道门,这弥勒寺之中连一道后门也没有。

  他心下大感诧异。

  不久前刚在东海破解了澹台炙麟的密室自杀一案,却不想今晚又遇上一间密室。

  “人呢?”齐宁压低声音问道:“难道刚才进来的那两个,真的是鬼魂不成?”

  赤丹媚轻笑一声,一根手指竖在唇边,示意齐宁不比多话,径自绕到弥勒石雕后面,齐宁也跟了过去。

  其实这里面的弥勒石雕和那两尊怒目金刚的雕工都算普通,甚至有些粗糙,看上去线条并不流畅,却见到赤丹媚上前去,伸手按在弥勒石雕背后一处,齐宁正自奇怪,却猛地发现那弥勒石雕竟然缓缓移动,转了一个九十度的方向,正面朝向后了后面,但底座却已经移开了原来的位置,齐宁吃惊之余,却已经发现在先前的底座下面,竟然出现了一处黑乎乎的洞口。

  齐宁这时候便恍然大悟,知道方才那两人也并非什么幽灵,更不是凭空消失,定然是从这洞口下了去。

  赤丹媚蹲在洞口边上,抬头看了齐宁一眼,轻笑一声,道:“小色狼,敢不敢下去?”

  齐宁这时候已经知道,赤丹媚连机关都能打开,对这里面的情况定然十分熟悉,凑在赤丹媚身边蹲下,这里面本就是昏暗无比,更何况黑洞之内,虽然往下面瞧进去,但却什么也看不明白,齐宁对这里面的情况一无所知,皱眉道:“姑姑,他们刚才是从这里下去的,你可知道这里面有些什么蹊跷?”

  赤丹媚低声道:“其实这是一条密道。”

  “密道?”

  赤丹媚微点螓首:“这条密道通往何处,打死你也猜不出来。”

  “通往何处?”

  “人家就不告诉你。”赤丹媚卖关子轻笑道:“你一个大男人,想知道答案,就自己去找,我都已经给你指了路,找寻答案的胆子也没有吗?”

  “不是没有胆子。”齐宁苦笑道:“我只是不知道此事与我有何关系。方才那两人我并不认识,京城庞大无比,有百万之众,每天在每个角落都有许多秘密的事情在发生,如果此事与我无关,我们又何必卷入进去?”

  “呸,你这只是借口,胆小鬼。”赤丹媚白了齐宁一眼,魅惑无比,也不理会齐宁,竟然已经跳进了洞内,齐宁吃了一惊,这时候又不敢叫喊,担心被刚才那两人听见,往里面瞧下去,黑咕隆咚什么也看不清,叹了口气,道:“迟早要被你这骚狐狸害死。”无可奈何,担心赤丹媚安危,也只能跳下去。

  这洞内竟也不算深,齐宁跃下之时,故意留了气息,脚还没落地,感觉边上一只手抓住自己手臂,轻轻将自己一带,那下沉之力顿时便被化解,双足已经稳当当地站在地面上,鼻尖又闻到了赤丹媚身上那熟悉的体香味道,依稀看到边上一道身影,但一时间眼睛还没有适应里面的漆黑,连赤丹媚的身形轮廓一时间也看不清晰。

  他抬起头,虽然上面昏暗,却还能依稀看到上面的洞口,忽地发现上面渐渐暗起来,随即洞口出处一片漆黑,却是那弥勒石雕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封住了出口。

  齐宁有些吃惊,低声道:“姑姑,上面.....!”

  “别大惊小怪。”赤丹媚在他耳边低声道:“我知道怎么打开,若不关上,待会儿那两人回来,便会知道有人发现了这里的秘密,那叫打草惊蛇。”

  齐宁叹道:“这到底通往哪里?你是如何发现这条密道?”

  赤丹媚轻笑一声,道:“刚才你见到的那两人,每隔三天就会来到这里,然后通过这条密道去一个地方,这半个月我一直观察他们,只是其中一人看样子不是泛泛之辈,我担心太过靠近会被他们发现,所以一直都没有惊动他们。至于为什么发现这个地方,待会儿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齐宁道:“那我们现在是要去密道的另一边出口?可是这里面什么都看不见,如何辨识道路?”

  其实这时候不但是看不见道路,而且这里面空气混浊,若是换作普通人进来,定然马上就会感觉不适应,但齐宁和赤丹媚都是高手,而且内力深厚,精通运气法门,在这地下通道自然不存在任何问题。

  赤丹媚也不解释,柔腻的玉手已经牵住齐宁的手,领着齐宁往密道深处走去。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