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零七二章 驯马

第一零七二章 驯马

  阳光之下,群臣瞧见两名御马监的太监一前一后牵着两匹马来到场地中央,两名太监似乎是有意要拉开距离,并不让两匹马靠的太近。

  群臣之中有懂马的一看到被牵到场地中的两匹马,眼前便是一亮,心中暗暗喝彩。

  前面一匹马全身乌黑色的鬃毛,阳光之下,鬃毛油亮光顺,先不看骨架,只看那鬃毛,便知道是千里挑一的良驹。后面不远处则是跟着一匹通体雪白的高头大马,膘肥腿长,被阳光照耀的白色鬃毛竟似乎泛着白色的光芒,极其耀眼。

  黑似乌云,白似积雪。

  有些人见到两匹马被牵进场地,心里倒是有些诧异,知道这两匹马存在的官员其实也只是一小部分,大部分官员莫说见过,便是听也没有听说过。

  先前听说两匹马野性难驯,群臣都以为两匹马必然是暴烈成性,这时候瞧见两匹马都显得十分安静,心想难道皇上有些夸大其词。

  隆泰似乎看出群臣的心思,笑道:“诸位爱卿可别看它们这时候老老实实。他二人这几年日夜都与这两匹马待在一起,也都算是熟悉了,牵它们溜溜倒也无妨,可就算是他们,那也不能触碰这两匹马。”转视司马岚,问道:“老国公,你看朕今天这样的安排如何?”

  群臣见隆泰和司马岚说话的时候显得十分恭敬,不像皇帝对臣子说话,倒像是一名后辈向前辈请教,心想看来司马岚如今确实是权倾朝野,连皇帝陛下对他也要假以辞色。

  司马岚微笑道:“皇上的安排,老臣以为很是合适。今次秋狩,本就是要扬我大楚武威,这两匹宝马在宫中多年,不能物尽其用,今日皇上能够将这两匹马拿出来当做奖品下赠,不但能让这两匹宝马一展身手,而且还能够让大家见识一些我大楚各位将军的驯马风采,可谓是一举三得。”

  “老国公既然都觉得是一举三得的好事,那朕就欣慰了。”隆泰看上去略有些兴奋,高声道:“诸位爱卿,今日在场所有人,不论官位高低,但凡觉得自己有驯服这两匹宝马的能耐,都可以出来一试。”

  群臣见到隆泰兴趣盎然,心想少年天子毕竟是少年天子,虽然是一国之君,终究还是孩童心性。

  在场不少武将虽然都跃跃欲试,却也没有人敢率先上前,皇帝虽然下旨在场所有人不论出身贵贱都可以上前一试,但是否真的能上去,人人心中自有思量。

  那些兵士之中,却也有驯马的好手,但这种时候,就算能耐通天,那也不敢上去,否则若是在这种场合出了风头,盖了那些帝国武将,以后的日子实在是不好过,能够随驾侍奉出来的官员,无论是文臣还是武将,都属于帝国高层官员,随便一个眼神,就能要人性命,所以当兵的都绝了上去驯马的心思,而武将们则是静观其变,不敢率先出头。

  隆泰见众人不出声,叹了口气,道:“我大楚帝国,难道竟没有勇士敢驯服一匹宝马?”

  此言一出,众臣面面相觑,从臣列之中,终于战出一名粗壮的武将,上前跪倒在地,大声道:“圣上,臣.....臣许瞉斗胆一试!”

  那汉子四十出头,许多人认出此人乃是虎牙将军许瞉。

  楚国许多能征惯战的将领都是分赴在各地统领兵士,而朝中却也有一批封号将军,这些将军食君之禄,一小部分是在京中任武职,有一大部分则是挂着名号,并无实权,只不过一旦有地方需要将领统兵,朝中就会指派过去。

  许瞉也曾立过战功,但后来因伤回京休养,此后数年一直都没有外派,而且为人耿直,不善于打理关系,所以至今兀自赋闲在家。

  他将众人都不上前,本也不好出头,听得隆泰略带失望之言,一时意气,立刻站了出来。

  隆泰见许瞉站出来,立刻露出笑容,道:“好,许爱卿,你看这两匹宝马,你要选择哪一匹驯服?”

  许瞉起身来,绕着两匹马转了一圈,指着那全身乌黑的黑闪道:“皇上,臣斗胆,想试一试这黑闪,还请皇上准许。”

  隆泰点头道:“好,朕只盼你显出自己的本事,将这黑闪带回去。”

  当下白马惊鸿被牵了下去,边上的群臣担心驯起马来,这黑闪会不受控制伤了人,所以都往后退开,空出了大大的场地,近卫军统领迟凤典则是亲自靠近到隆泰身边,守卫其安全。

  那驯马太监松开手,退到一旁,许瞉这才摘下头盔,放到一旁,卷起了衣袖,吐了口唾沫在手心,搓了搓手,绕着黑闪转圈子。

  许瞉虽然看起来粗犷,却也不是笨人,知道既然连皇帝都说这两匹马野性难驯,那就绝不好对付,自己今日第一个出来,在众目睽睽之下主动驯马,就算最后真的无法驯服此马,却也不能太难看,否则以后在朝中更不好混。

  黑闪一动不动,只是打着响鼻,看起来倒很是老实。

  忽然之间,许瞉如同野狼一般,忽地窜过去,速度实在不慢,一把揪住了马缰绳,也就是在这一瞬间,黑闪已经被惊怒,长嘶一声,脖子猛地一甩,力量十足,许瞉虽然身材魁梧,却是被黑闪这一甩轻易地带过身体,如同纸鸢般飘过去,许瞉知道大事不妙,想要松开马缰绳,猛地感觉腰间一阵巨疼,却是那黑闪甩动之时,已经扬蹄踢出来,一只马掌正踢在许瞉腰间。

  这宝马静如处子,动若脱兔,方才看起来老老实实,这时候一动起来,当真是狂风暴雨一般,野性十足,许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许瞉就已经被踢飞出去。

  黑闪这一踢,力量几乎不下于一只铁锤砸在腰间,许瞉飞出去之后,重重落在地上,想要起身,只是挣扎两下,感觉腰骨剧疼难受,根本站立不起来,心知自己的腰骨只怕已经踢伤。

  群臣回过神来,看到许瞉几乎是在瞬间就被踢飞,心下都是骇然,暗想看来皇上所言果然是不假,这黑闪的性情,真是暴烈到极致。

  许多武将看在眼里,都已经知道这黑闪实在是危险的很。

  黑闪如今还没有被下赐,那就还是皇家宝马,要驯服此马,却绝对不能伤了它,如此一来,无论是谁上去就会有所顾忌,甚至畏手畏脚,而这匹宝马却反倒有能力伤到驯马者,本来在场许多人都是跃跃欲试,既想得到宝马,又想在皇帝和群臣面前出出风头,可是看到许瞉眨眼间就被踢伤倒地,不少人立刻生出退却之心。

  许瞉在朝中虽然不算什么厉害人物,但也是个征战沙场的老将,身手也是不弱,如此轻易就被踢飞,对众人顿时起到了震慑作用。

  想上去驯马的无法是想得到宝马出出风头,可是一旦落败,非但得不到宝马,名声有损,而且甚至有受伤的可能,既然如此,那还是干脆不要冒这个险。

  隆泰见得许瞉被踢飞,忙起身来,便要上前去,迟凤典却抬手拦住,“皇上小心!”

  那黑闪兀自在原地转着圈子,那驯马太监一时间也不敢靠近过去。

  司马岚已经让人过去将许瞉抬了下去,又令御医赶紧看看伤势,紧急处理,许瞉被抬下之时,脸上既是懊恼,又是痛苦,盯着那黑闪,一脸恼怒。

  平林秋狩刚刚开始,一名武将便因为驯马受伤,兆头显然不是很好。

  齐宁一直冷眼旁观,心里却也明白,无论是惊鸿还是黑闪,倒还真是千里挑一的绝世良驹,他如今还真是缺一匹好坐骑,有心想要弄一匹到手,但却也并不着急,静观其变。

  许瞉受伤,四周更是一片沉寂。

  隆泰皱起眉头,看向司马岚,道:“老国公,朕.....朕想的这个法子,是不是太凶险?徐爱情因此受伤,朕.....!”

  “皇上,身为帝国的武将,本就是要迎难而上。”司马岚立刻道:“身在沙场,与敌激战,连性命那也是顾不上的。皇上今日下旨驯马,宝马虽烈,但也正因如此,才能真正看清楚大家的能耐。徐将军虽然受伤,但并无大碍,稍加疗养也就能够恢复,不过大家也都因此看到这两匹宝马确实不好驯服,若无十分的能耐,还是不要轻易出手。”扫视群臣,高声道:“诸位,谁若再要驯马,需要好生思量,绝不可意气用事。”

  隆泰道:“宝马难驯,朕再下一道旨意,谁若是能够驯服宝马,加封一级,赏金三百两。”

  隆泰虽然下旨厚赏,但群臣却还都是寂然无声,无人敢轻易出手,沉默好一阵子,近卫军统领迟凤典忽然拱手道:“皇上,臣想斗胆一试,不知皇上圣意如何?”

  “迟统领要驯马?”

  迟凤典恭敬道:“臣自幼骑马猎射,也自小与马打交道,略通驯马之法,今日皇上下旨,谁都可以上前一试,臣也愿意领旨试一试!”

  隆泰笑道:“朕既然有旨意,那自然是按照旨意来办。迟统领,你是皇家近卫军的统领,可莫让大家失望!”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