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零八零章 暗夜深林

第一零八零章 暗夜深林

  褚苍戈身形矫健,在茂林之中倒是灵活异常,只是为了照顾后面的隆泰等人,速度放慢了不少。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褚爱卿,你以前是否经常打猎?”隆泰跟在后面问道:“朕瞧你对狩猎十分熟悉。”

  褚苍戈回道:“回禀圣上,臣幼时家贫,住在山林边上,为了贴补家用,臣九岁时候就随村里的老猎户进山打猎,时间久了,猎物的习性也就熟悉了不少。”

  “哦?”

  “猎物也有猎物的地盘,这皇家猎场十分广阔,猎物众多,时间久了,不少猎物已经习惯了活动的区域。”褚苍戈解释道:“臣知道这里并无豢养虎豹猛兽,多有豺狼野猪,它们也都有各自的地盘。”

  “那咱们这里是豺狼的地盘还是野猪的地盘?”隆泰忍不住问道。

  褚苍戈笑道:“回皇上,这里不是豺狼,也不是野猪,只是一些麋鹿在这里活动而已。”

  “你如何知道?”

  “粪便。”褚苍戈立刻道:“臣没有别的本事,但可以分辨出猎物粪便的味道。进山打猎,这个本事万不可缺,否则连自己要猎杀的猎物是什么都不清楚,就不能充分准备好。臣进山的时候,可以从粪便判断出附近有怎样的猎物,粪便的味道越浓,那说明就是猎物经常活动的所。”往前指了指,道:“皇上,臣已经隐隐嗅到一股味道从前面传过来,暂时还分辨不出是什么猎物,再往里面走一阵,臣大致就能判断出猎物是什么了。”

  隆泰笑道:“褚爱卿,你若不说,朕还真不知道其中有这么多门道,以后朕要狩猎,你陪着朕可好?”

  “皇上若有旨意,臣自当侍奉左右。”褚苍戈往前走了一段路,忽然停下步子,身子晃了晃,隆泰问道:“怎么了?”

  “无.....无妨!”褚苍戈抬手道:“臣.....臣眼前发花,略有不适.....!”他勉强往前走出两步,身体却已经跌跌撞撞,几欲摔倒,抬手扶住边上的一棵大树,稳住身子。

  “褚爱卿,你到底怎么了?”隆泰再次问道。

  褚苍戈没有立刻回答,呼吸却是急促起来,身体抖动,猛然回过身来,还没有瞧清楚隆泰,便见到数支利箭迎面而来,又快又急,褚苍戈脸色大变,抬手用手中的长弓打开利箭,只是第一轮箭矢刚刚打开,第二轮利箭又迎面袭来,褚苍戈连连后退,脚下不稳,“噗噗”两声,虽然被他打开数支快箭,却还是有两支箭矢没入他身体。

  “皇上.....!”褚苍戈惊怒交加。

  迟凤典等人却已经呈扇形分开,俱都是弯弓搭箭对准褚苍戈,褚苍戈脸色铁青,怒吼道:“臣到底所犯何罪,皇上.....要如此待臣?”

  隆泰站在迟凤典身后,神情冷峻,眼眸中露出一丝惋惜之色,叹道:“褚苍戈,你莫怪朕,怪只怪你的主子要谋反作乱,朕只能先斩他手臂......!”

  褚苍戈何等样人,瞬间明白过来,长叹道:“皇上,你是九五之尊,却.....却在酒中下毒,用此下三滥的手段,臣.....实在为皇上感到惭愧。”

  “朕知道你武功高强,若不能先让你中毒,就算这些人一起上去,也未必是你的对手。”隆泰神情冷峻:“褚苍戈,你若自尽,朕可以下只给你厚葬,还会善待你的家人。”

  褚苍戈身体摇晃,嘴角溢血,叹道:“皇上,你若要取臣的性命,一道旨意便可,又何必如此花费心思?”

  迟凤典冷笑道:“褚苍戈,你狡猾多端,如果不是皇上亲自冒险,又岂能取信于你,满朝文武,也只有皇上能让你疏于防备。”

  褚苍戈微点头道:“你.....你这话倒是不错,褚某一生谨慎,如果不是皇上赐下的御酒,又岂能.....又岂能让褚某轻易饮下。”他身体又晃了晃,似乎已经是坚持不住,腿上一软,已经是跪倒在地上,却还是用长弓撑住身体,不令自己倒下。

  “司马岚谋朝篡政,你心知肚明,却还要助纣为虐,此等逆臣,怎能不除?”迟凤典冷笑道。

  褚苍戈淡淡道:“臣从无谋逆之心,但镇国公对臣有恩在身,臣是.....臣是粗人,不懂得什么谋朝篡政,只懂.....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抬头盯着隆泰,叹道:“皇上心思机敏,臣.....十分佩服。秋狩从来没有驯马一说,皇上此番让臣下驯马,目的就是要引臣前来.....!”

  隆泰神情冷厉,并无说话。

  “臣听说兵部卢侍郎举荐了薛翎风,这想必.....想必也是皇上特意安排。”褚苍戈灵台清明:“薛翎风一来,皇甫尚书他们自然不甘示弱,一定.....一定会举荐臣过来,皇上料定会如此......!”

  隆泰终于道:“司马岚老奸巨猾,朕若主动召你和瞿彦之前来,司马岚很可能会起疑心,只有让他们自己提出来,才会毫无破绽。”

  “不错.....!”褚苍戈苦笑道:“皇上担心臣的黑刀营,所以臣是活不成的。只是.....皇上要对镇国公下手,可想过后果?”

  “后果?”

  “北伐在即,北伐大小事宜都是镇国公一手操持。”褚苍戈叹道:“如果这时候镇国公不在了,先前一切的准备就会付诸东流.....!”他武功高强,内力颇为深厚,虽然中毒在身,又被利箭所伤,却还是勉强能够撑住:“朝中无首,诸事.....诸事必然陷入混乱,皇上要理清朝事,绝非短时间内能做到,而.....北伐的时机稍纵即逝,等到皇上重新稳住朝局,北汉那边的内乱只怕已经平息,再无机会北上.....!”

  “你说的确实很有道理!”

  “皇上这时候动手,便是自断手足......!”褚苍戈道:“臣可以死,只望.....只望皇上为了一统天下的大业,莫在此时对镇国公动手.....!”

  隆泰叹道:“你的护主之心,让朕很欣赏,褚苍戈,如果你不是司马岚的人,朕一定会重用你。”目光一冷,道:“司马岚若是不除,等到北伐成功,坐在龙椅上的,只怕就是司马岚了。”背负双手,淡淡道:“朕不会牵累你的家人。”

  此言一出,迟凤典等人知道意思,便要放箭,却见褚苍戈“哇”的一声,已经吐出一口血来,身体一歪,已经躺倒在地上,再无声息。

  隆泰皱起眉头,看向迟凤典,迟凤典也回过头来,隆泰问道:“他.....死了?”

  迟凤典低声道:“皇上,他喝下的毒酒,药性很强,能坚持到现在,已经不容易。”手一松,一支利箭射出,正中已经躺倒在地上的褚苍戈身上,毫无动静,这才道:“皇上,他已经死了!”又向边上一名护卫努了努嘴,那护卫明白意思,收起长弓,拔出腰间佩刀,缓步靠近过去,走到褚苍戈身边,伸手过去探褚苍戈的鼻息。

  便在此时,却见到褚苍戈身体一动,那护卫立时便知道不妙,只是没等他反应过来,手腕子已经被褚苍戈抓住,他惊叫一声,却也是反应奇快,膝盖向褚苍戈顶过去,却感觉喉头一凉,似乎有什么东西划过。

  迟凤典看得明白,惊声道:“他没死,射箭!”此种情况下,也根本顾不得一名护卫就在那边,众人快箭如电,俱都往褚苍戈射了过去。

  褚苍戈一手握着单刀,却已经割断了那护卫的喉咙,箭矢射过来,他却已经起身,以那护卫为盾牌,躲在其后,十多支利箭尽数射在那护卫的身上,褚苍戈低吼一声,却已经往树林深处撤过去。

  隆泰也是大惊失色。

  他本以为计划万无一失,却想不到褚苍戈竟然如此悍勇,身中剧毒,非但没事,还能暴起杀人。

  褚苍戈往林子深处跑去,迟凤典却也是干脆利落,沉声道:“他中了毒,跑不远,留下四个人保护皇上,其他人跟我追!”当机立断,已经追了过去,四名护卫护在隆泰边上,其他人则是跟随迟凤典呈扇形分开,向褚苍戈那边扑过去。

  “皇上,我们先退出这里。”一名护卫道:“此处凶险!”

  褚苍戈名声在外,这些人也都听过褚苍戈的勇名,一击未中,几人担心褚苍戈会反扑过来伤及皇帝,立时劝说隆泰撤离树林。

  隆泰今夜亲身涉险,就是要取得褚苍戈的信任,将其诛杀在这密林之中,万想不到褚苍戈竟然能够脱身,也知道事情不妙,沉声道:“留下两个人,你们两个追上去,务须要将褚苍戈斩杀,绝不能留下活口。”这种惊心动魄的时候,他并非没有经历过,当初从东齐返回大楚,沿途就被飞蝉密忍所追杀,所以此刻虽然心跳得厉害,却还是十分镇定。

  夜色幽幽,平林深处昏黑一片,宿营在平林之外的群臣大都已经睡下,谁也想不到在这皇家猎场之内,正上演着一场惊心动魄的死亡追杀。

  隆泰在平林诛杀褚苍戈之际,齐宁却已经快马加鞭,往黑鳞营赶去,夜色之下,单人独马,快若闪电。

  隆泰令他在天亮之前,务必带着黑鳞营的精锐骑兵赶到约定地点,他并不清楚隆泰的计划到底是什么,但心里很清楚,隆泰既然这样安排,必然是事关重大,自己这边绝对不能出现任何差池。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