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零九七章 美色诱之

第一零九七章 美色诱之

  京城的人们感觉这一年来真的是多事之秋。

  大楚连续发生大的变故,而且每一次都是祸不单行,去年先帝驾崩,而大将军齐景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过世,明君名将同时陨落,对大楚来说无疑是一次极大的重创。

  而这一次又是两件事情同时发生,位高权重的开国功臣司马岚谋反,被皇帝处死,而当年纵横天下的一代名将澹台煌却也因病过世。

  短短一年,帝国失去了一位皇帝,又失去了三位柱梁大臣。

  澹台煌过世,设了灵堂,朝中百官俱都前往拜祭,齐宁也早早过去拜祭了一番。

  澹台煌膝下三子,长子澹台炙麟和次子澹台炙麒都已经去世,幼子澹台炙秀则是远在西川军团,将丧报送过去便要一段时间,等到澹台炙秀赶回来,早已经过了出丧的时限,所以只能由族中弟子担任孝子角色。

  对于澹台煌的故去,朝野上下都是感到伤痛。

  相比起澹台家,司马家就是另一番景象,司马岚是以谋反的罪名被赐死,国公的爵位自然也是被削夺,一口薄棺材随便找了个处所掩埋,甚至葬身之地在何处都很少有人知道。

  而薛翎风得到皇帝的旨意之后,回京立刻便调动虎神营的兵马封锁了镇国公府。

  隆泰将司马家的后事丢给齐宁的刑部,齐宁倒也不必真的要亲力亲为去处理此事,只是在刑部传达了皇帝的意思,具体事情交由褚明卫等人去操办。

  毕竟他是半道上车,能够坐上刑部尚书的位置,并非他真的懂什么刑律,只不过是当时的朝局所导致。

  楚国自有楚国的刑法律条,但凡在刑部当差的人,大都会将楚律来来回回翻个遍,对于楚律的条程也都是铭记于心,而临时上阵的齐宁对于楚律知之甚少,所以诸事交给手底下的人,也是省心。

  齐宁上次在刑部以达奚章开刀,整肃刑部,刑部上下自然也都知道这年轻人并不好惹,再加上司马岚已经倒台,谁都知道齐宁接下来定然要被皇帝重用,自然对齐宁更是唯命是从。

  褚明卫如今已是刑部实际上的二把手,齐宁将司马家的后事丢给他,他自然是全力以赴。

  其实对于司马家的处理,倒也没有什么需要考虑的,司马岚是皇帝亲自赐死,也就证明皇帝自然是要将司马氏彻底铲除,有了这样的目标,刑部办起事来自然也是能够放开手脚。

  该杀的自然不放,该充军的自然是即刻充军,至若司马氏的家财,户部配合着抄家,这件事儿各司衙门配合的十分默契,干脆利落地解决,等到澹台煌出殡的时候,司马氏在京中已经连根拔起,男女老幼死的死充军的充军,大街小巷也再无人提及司马氏的名字。

  人们忽然发现,现在这位小皇帝做起事来,还真是干脆利落雷厉风行,不久前还在大楚风光无限的司马一族,转眼之间,就已经烟消云散,而朝中的臣子们心下也都是心生敬畏,知道小皇帝办起事来,可不像表面上那么青涩。

  司马岚那天虽然一反常态,但两家的婚事却是有条不紊地进行,实际上距离成亲尚有三五日,两边的所有事情都已经准备妥当,东院也早已经收拾妥当,张灯挂彩,虽然尚未成亲,但锦衣齐家却已经弥漫着喜庆。

  顾清菡对这门亲事显然是十分的在意,新房是亲自指挥布置,甚至派人暗中打听到西门战樱的喜好,房里摆上什么盘景也都是花了心思。

  齐宁晋封为护国公,宫中的御工坊很快就打造出匾额,将“护国公府”的牌匾赐了下来,齐宁令人挂上了匾额,很快便又有旨意下来,齐宁的护国公并非世袭,但锦衣候爵位却是世袭罔替,是以等到齐宁生有孩子,以后传承爵位,却依然是锦衣候。

  晋封公爵,在朝中自然是更为体面,而且车座的规格也有提升,但最实际的却是公爵的食禄有所增加。

  锦衣齐家此前有三千户食邑,另有五百倾良田,赐下匾额之时,隆泰下旨为齐家增加了两千户食邑,又增加了三百倾良田,收入可谓是大大增加。

  接受食邑的事儿,接下来自然又是由顾清菡去安排。

  齐宁先前准备在定海设立海泊司,而且澹台煌生前亦向朝廷有过上奏,只不过因为司马岚的事情,耽搁了几天,齐宁想着此事倒是越早落实越好,他知道田夫人对此事定然热心,只是不好意思过来向自己提及。

  海泊司要设立并不困难,困难的是要具体落实事务,而一切的先决条件便是要有充足的银两,户部那边筹备北伐,自然不可能有余银拨付过来支持海泊司,齐宁之前倒是已经想明白,他自己在秘密的银庄虽然储存有一笔巨款,但这笔银子自然不能轻易调动,不过他如今要用银子,倒还真不缺人。

  袁荣交友广阔,而且有不少商界的朋友,当初齐宁就曾帮过几名巨贾子弟,令人请了袁荣过来,袁荣接到齐宁邀请,立刻赶了过来。

  齐宁诸事缠身,袁荣每日里却是逍遥自在,两人倒颇有些日子没见。

  礼部袁老尚书独善其身,无论是皇陵事变还是平林秋狩,老爷子都轻松避过,没有沾山一丝腥水。

  “国公一马当先,鹏程万里,步步高升.....!”一见面,袁荣就笑容满面,行礼道:“国公如今身居高位,还能想着往日旧友,真是令我感动。”

  齐宁哈哈一笑,请了袁荣落座,才道:“今日叫你过来,长话短说,朝廷要设立海泊司,这事儿你可知道?”

  “海泊司?”袁荣摇头道:“并无听过。”

  “东海与南洋的贸易,之前一直都是由东海世家控制。”齐宁道:“江家的船队往来东海与南洋之间,每一次贸易,都是收益丰厚。”

  袁荣忙道:“这事儿我是清楚的,东海江家富可敌国,就是靠南洋贸易发达起来。”左右瞧了瞧,身体前倾,压低声音道:“东海发生变故之后,江随云不知所踪,你可知道下落?”

  “刑部也正在搜找此人的踪迹。”齐宁道:“他得到了消息,逃之夭夭,一时半会还真是不好找。”

  袁荣颔首道:“我听说这小子进入兵部之后,到处撒银子,结交了兵部衙门里不少官员,心里还想着这样下去,用不了几年这小子只怕就要在兵部坐稳,谁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当初那个富家公子如今成了丧家之犬。”叹了口气,道:“人有旦夕祸福,活在人世,还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好。”

  “袁大公子好感慨。”齐宁含笑道:“东海江家都被清扫,但海上的贸易不能断绝,所以朝廷要设立海泊司,继续海上贸易,日后直接由朝廷来控制这笔财源。”

  袁荣耸耸肩道:“这事儿找我做什么?难道国公想要分我好处?”

  “你倒是猜对了。”齐宁微笑道:“海泊司关护许多人的生计,也是朝廷的一项重要收入,本来我还想着自己来操持海泊司的事儿,不过手里的事情太多,到时候只怕忙不过来,所以思来想去,觉着这事儿你应该能担起来。”

  袁荣一怔,有些吃惊道:“国公此言何意?”

  “海泊司设立之后,总要有个头脑。”齐宁盯着袁荣眼睛:“我想向皇上举荐,由你来管理海泊司。”

  袁荣带了片刻,终于摆手道:“不成不成,国公,我可求您饶了我吧,实话和你说,我要是想谋个一官半职,早些年就已经进了衙门,也用不着等到今天。这官场如战场,尔虞我诈,我宁可喝喝酒赏赏花,闲暇时候和姑娘们吟风弄月,这样也不会得罪人,更不会给自己和家门招来灾祸。”拱拱手:“我知道国公是提携的意思,不过这当官我真是不合适。”

  齐宁叹道:“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其实有不少人眼馋这差事,我念着咱们的交情才交给你。南洋诸国不但有诸多稀罕物,而且还有风情各异的异域美人,我前番在东海瞧见几个南洋佳丽,不瞒你说,那真是绝顶尤物,啧啧.....!”

  “且慢!”袁荣嘿嘿笑道:“国公在诳我,南洋小国,能有什么绝色美人,我中原地大物博,美人如云,我怎会稀罕那些女人。”

  “也许袁大公子真的看不上。”齐宁哈哈一笑:“不过我说的可是实话,南洋大大小小几十个国家,各国有各国的风情,不亲眼见到,那是体会不到的。”起身道:“你若确实无意,我再想想谁更合适。”

  袁荣却没有起身,问道:“管着海泊司,能和那些女人接触?”

  “废话。”齐宁白了一眼,“海泊司就是负责与南洋贸易,到时候商船队要巴结的就是你,珍奇异宝自然是少不了你的,不过你也看不上眼,每次出海,给你带回来几个异域美人,那还不是理所当然。”摆手道:“反正你也没有兴趣,这事儿就不谈了,我请你吃饭。”

  袁荣想了一下,才道:“如果海泊司真的事关国家大事,国公也觉得我合适,我.....我到也可以试一试。我都这把年纪,也该出来为朝廷做点事了。”

  “莫要勉为其难。”齐宁笑道:“实在不愿意,我还有别的人选。”

  袁荣道:“咱们是好兄弟,既然你都开口了,我能不为你分忧。罢了,这事儿我答应了,需要我干什么,你尽管吩咐,绝对不会给你丢人就是!”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