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一四八章 伏诛

第一一四八章 伏诛

  神侯府率领八帮十六派攻打黑莲教,双方你死我活之际,花想容却带着几人潜入迷花谷,意图打开冰潭里面的冰棺,却被守在那边的黑莲医使黎西公所阻止。

  那日冰潭十分热闹,不但花想容等人潜入进去,黑莲教主和青铜将军也都出现。

  直到如今,冰棺之中到底有什么宝贝,齐宁依然是不复得知。

  他心想任阡陌等人潜入冰潭,就很有可能知道冰棺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存有一丝希望问道:“你们要得到的东西是什么?”

  任阡陌道:“我们奉命跟随宝藏天女潜入朝雾岭,要到一处冰潭找寻物事,不过他们早就知道要进入冰潭,需要穿过一处林阵,那林子里面布下了古阵,一般人根本无法穿过,而且极容易被困死在古阵之中,一旦被困住,便走不出去,要活活饿死在里面。”说到此处,他面上流出难以掩饰的得意之色,继续道:“任某对阵法颇有研究,所以过去帮他们破解阵法,好穿过迷花谷。”

  齐宁心想这任阡陌现在倒也算老实,淡淡笑道:“你这是答非所问,我问你到冰潭要找什么?”

  “棺材!”空山弦抢道:“穿过迷花谷,就能到冰潭,冰潭地下有一具冰棺,我们要找的就是那具冰棺。”

  齐宁不动声色,问道:“你们找冰棺?难道有人死了,要用冰棺去收殓?”

  “不是不是。”空山弦摇头道:“冰棺里一定有东西,持宝童子让我们跟着宝藏天女,就是为了得到冰棺里的物事?”

  “是何物事?”齐宁追问道。

  空山弦道:“不知道。”见齐宁脸色不好,急道:“他们很多事情都不会让我们知道,只会让我们知道该做什么。宝藏天女告诉我们说要找冰棺,但我们知道她的目的绝不只是为了那具冰棺,冰棺之中一定有宝贝,但到底里面藏着什么宝贝,我们确实不知道。”

  任阡陌道:“侯爷,那冰潭有人看守,后来.....后来引来了黑莲教主,那黑莲教主乃是大宗师,我们.....我们绝非敌手,我们连冰棺都没瞧见,差点连性命都丢在那里,好不容易才死里逃生。”

  齐宁见他们说的并不假,心里有些失望。

  “如此说来,蜀王李弘信是否与地藏有勾结,你们也是一无所知?”齐宁问道。

  空山弦奇道:“蜀王?他.....他也是地藏的人吗?我.....我可真是不知。”

  任阡陌摇头道:“不知不知,我们和李弘信没有什么交集,他贵为蜀王,坐享荣华富贵,难道.....难道也会听从地藏吩咐?”脸上现出匪夷所思之色。

  蜀王李弘信是否与地藏有勾结,齐宁自然是无法确定,他本是想试探一番,但瞧两人的反应,知道他们确实不知李弘信与地藏的瓜葛。

  “你们在黑岩洞杀人放火,最终目的是引我到封剑山庄,是地藏要你们取我性命?”

  任阡陌道:“持宝童子说你是个大麻烦,而且是绊脚石,只有将你除掉,才好谋大事,所以他说你非死不可。”

  “就靠你们几个想要杀我,是否太过儿戏?”齐宁叹道。

  空山弦忙道:“侯爷说的是,那持宝童子自以为武功高强,可是见到侯爷神功,便落荒而逃,我们是被他所迫,绝没有想要与侯爷为敌的意思。侯爷今次放过我们,我们以后定会效犬马之劳。”

  “正是正是。”任阡陌也道:“从今以后,侯爷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本来还以为你们能说一些有用的东西。”齐宁缓缓站起身来,摇头道:“可是说来说去,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不过这也怪不得你们,你们在地藏眼里,本就只是一颗棋子,棋子自然不会知道什么重要的信息。”

  便在此时,从外面走进一名苗家壮汉,行礼道:“侯爷,已经准备好了!”在门外,却有四名壮汉一字排开等候。

  空山弦二人意识到大难临头,急叫道:“侯爷,侯爷饶命,侯爷饶命,我们......!”

  “其实你们之前在黑岩洞滥杀无辜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齐宁背负双手,声音开始变冷:“你们的生死,不在我的掌握中,而是在这些苗家人的手里,他们的亲眷死在你们手里,不管你们是奉了谁的命令,做过了就是做过了,杀人者死,这个道理希望你们下辈子能明白。”一使眼色,几名苗家壮汉冲进来,两人一个,将任阡陌二人向外抬出去。

  两人魂飞魄散,挣扎起来,但他们内力几乎尽废,而且被绳子捆绑的极为结实,所谓的挣扎,就宛若扔在岸边的小鱼,只是徒劳地扭动而已。

  “锦衣候,你出尔反尔.....!”任阡陌大声叫道。

  齐宁冷冷道:“我何时答应过放过你们?我倒是记得自己说过,你们在黑岩洞杀人放火,我总要去取你们的性命,我说话向来算话,说杀你们,就要杀你们!”

  叫喊声中,早有人上前用东西塞进两人的口中,令二人无法出声,两人被抬出屋子,齐宁走到门外,屋前的空地上,已经架起了两只大锅,锅底燃烧的熊熊大火,铁锅之中,烈油沸腾,空山弦二人各被抬到一只油锅边上。

  四周聚集了上千之众,黑压压的都是人,众人举着的火把,宛若天上的繁星一般。

  依芙站在人群当众,黑岩洞各寨寨主也都在依芙身边,见到两人被抬到油锅边,四下里顿时静了下来,只有柴火发出的噼里啪啦响声。

  “阿兄被害,寨子里还有许多的乡亲也都惨死。”依芙身形俏丽,站在人群之中,宛若盛开的一朵鲜花,声音清亮:“锦衣候得知此事后,立刻从京城出发,赶到这里来为我们做主,而且帮助我们找到了杀人凶手。”抬起玉臂,指向已经被高高举起的空山弦二人,大声道:“这便是其中的两名凶手,锦衣候擒获此人之后,交给了咱们处置,大伙儿说,该如何处置他们?”

  “下油锅,下油锅!”

  四周发出一阵怒吼,声浪远远传开。

  齐宁站在吊脚楼上,居高临下看着人们,心知经此一劫,黑岩洞的人们对于杀害同胞的凶手自然是恨之入骨。

  “咱们苗家人有苗家人的规矩。”依芙脆声道:“十恶不赦之仇敌,要丢下油锅,让他们饱尝痛苦!”抬头望着黑色的苍穹,高声道:“阿兄,还有惨死的族人们,凶手已经抓获,现在就用他们来为你们祭丧!”猛地做了一

  个手势,那几名苗家壮汉立刻将空山弦二人生生地扔进了沸腾的油锅之中。

  齐宁看在眼里,却也是觉得有些头皮发麻,没有直接去看油锅,这时候听得身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扭头看过去,见到向百影从后面走过来。

  “向叔叔!”齐宁叹道:“如此或许能让他们心里的伤痛和恐惧减轻一些。”

  向百影走到齐宁身边,轻声道:“苗家人恩怨分明,对朋友真诚热情,对敌人却也是冷酷无情。你此番救回依芙姑娘,又帮他们带回两名凶手,交给他们处置,自今而后,他们对你定是感恩戴德。”

  “说到底,这起祸事是因我而起。”齐宁苦笑道:“而且这两个人只不过是地藏手里的工具,真正的幕后真凶,我们还没有抓到。”握起拳头,目光锐利起来:“如果不能将地藏擒获交给他们,终究是对不住黑岩洞。”

  向百影背负双手,仰视暮色苍穹,问道:“如果确定苗家大巫就是地藏,你准备如何处置?”

  “国有国法,如果真的能够确定她就是地藏,自然按照朝廷的法度来办事。”齐宁道:“不会因为她是苗家大巫,就会有特殊的对待。”

  “国法.....!”向百影淡淡一笑,转身向屋内走去,齐宁听到下面传来欢呼声,也不去看,回到屋内。

  向百影从腰间摘下了酒袋子,仰首灌了一口,正要开口,便在此时,却见到依芙从门外进来,依芙看了向百影一眼,笑了一笑,这才看向齐宁,嘴唇微动,却没有出声,向百影微微一笑,起身来,道:“我出去透透气!”

  “向.....向帮主,不是.....!”依芙似乎要解释什么。

  向百影哈哈一笑,道:“我在丧洞内憋了几个月,真的要好好透透气,明天我就要动身去往苍溪,当然,有人非要和我一道去,依芙姑娘,你看看能不能帮我劝劝他,不用和我一起跋山涉水。”又是仰首灌了一口,慢悠悠地出门去。

  依芙等向百影出了门,这才在齐宁对面坐下,齐宁身体微微前倾,低声道:“向叔叔是不是知道咱们的关系?”

  “啊?”依芙一愣,脸颊微红:“他.....他知道什么?”

  “也许什么都知道了。”齐宁叹道:“这老叫花子的眼睛毒得很。”随即含笑道:“不过这事儿我也正想告诉他,他自己看出来倒也省事。”

  依芙犹豫了一下,才轻声道:“小弟弟,多....多谢你了。”

  “你我之间,还是不要再说这个字了。”齐宁柔声道:“只是真正的罪魁祸首还没有抓到,我向你保证,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我终会给你一个交代。”

  依芙勉强一笑,才轻声道:“先前几位寨主商议洞主的人选,已经有了结果。”

  黑岩洞洞主巴耶力被害,洞主一位空缺,黑岩洞陷入群龙无首的境地,俗话说得好,国不可一日无君,这黑岩洞也当然是越早有人继承洞主之位为好,颔首道:“巴耶力洞主过世,确实需要有一个新的人来撑起黑岩洞,他们议定由谁来继任洞主?是莽乌老爹?”

  依芙摇摇头,犹豫了一下,才道:“他们推举我继任洞主!”

  :。: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