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一章穿越背锅

第一章穿越背锅

  “呼呜,呼呜~~”秦怀道正在练武场里面快速的挥舞着金枪,金枪破空的厚重的声音,让秦怀道非常感觉非常爽,畅快淋漓,也把之前的阴霾全都一扫而空。

  “噹~”

  “爽!”秦家枪法最后一招,飞枪击首,枪飞到了对面的木桩子上,噹的一声,枪身还在颤抖。

  秦怀道不由的大呼一声,爽。

  旁边的丫鬟马上过来,用毛巾给秦怀道擦拭身上的汗水,身上已经在冒着白气,擦拭干净以后,丫鬟给他披上大衣,秦怀道开始往前院那边走去!

  “少爷,田地都已经拿去抵押了!”此时,一个中年男子到了秦怀道身边,他是翼国公府上的管家,拱手汇报说着。

  “好,抵押了钱,第一时间送到宫里面去!”秦怀道边走边说着。

  “少爷,你就不写一份奏章上去,崇贤馆不是少爷你烧的,少爷你这么老实的人,怎么可能做出这等事情?明显是有人陷害!”中年人看着秦怀道继续说着,秦怀道没有说话,而是直接到了前院的厢房,

  此刻,有两个小孩坐在那里练字,一男一女,女孩大一些,约莫8岁,叫秦娇,男孩约莫6岁,叫秦善道,两手冻的通红,但是还是认真的在写着。

  “少爷,该沐浴了!”一个女丫鬟到了秦怀道身边,对着秦怀道说着,

  秦怀道点了点头,就出去了,到了沐浴房,秦怀道坐在木桶上面,任由丫鬟给自己洗澡,来大唐已经一星期了,从一开始的浑浑噩噩,到现在不由的承担起整个府上的事务,秦怀道不由嘴角微翘。

  今年是大唐贞观十四年,自己的父亲,秦琼秦叔宝,那是名人啊,而且还是两大门神之一,可是他在贞观十二年死后,府上的日子是一年不如一年,而且父亲死的时候,自己只不过是刚刚14岁!

  自己作为秦琼的长子,本来是袭爵翼国公的,但是3月前自己刚刚加冠,袭爵不到2个月,就因为崇贤馆一栋房子起火,也不知道是谁说是自己放火烧的,

  陛下一怒,让自己本来可以世袭的国公,变成了一个开国县公,整整降了两级不说,还不能世袭,每代都要降级,这还是大量父亲生前好友上书乞表,才保住了爵位,要不然,直接就彻底拿下。

  而自己一气之下,居然昏迷了过去,昏迷了一个多月,才醒来,而醒来的秦怀道,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秦怀道了,而是从1300多年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

  自己本来是工科在读博士的,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一个过劳死,居然还能够穿越到唐朝。

  醒来已经一个星期了,今天也是秦怀道第一次出去练武,练习秦家锏法和枪法!

  “少爷,鄂国公府大少爷尉迟宝琪和卢国公府的大少爷程处嗣来访!”秦怀道坐在前院的厢房看书,身边坐着弟弟妹妹,房间里面放着一盘炭火,已经是十一月的天了,非常冷!

  “开中门,有请!”秦怀道说着就放下书,然后站起来,往前院客厅走去,

  很快,就看到了几辆马车过来,领头的是两个熟人,分别是程咬金的儿子程处嗣和尉迟敬德的儿子尉迟宝琳,他们两个人的父亲和父亲生前,是好兄弟,

  这次之所以没有被彻底削爵,也是靠他们两个还有其他兄弟一起上书请求。

  “小弟见过程大哥,尉迟大哥!小弟丁忧在身,不能出门迎接,请赎罪!”秦怀道拱手对着他们两个行礼说道,

  父亲去世,自己需要守孝三年,实际是要守孝二十七个月,守孝期间,不能出门去拜访那些客人,但是可以前往崇贤馆读书,不过现在也去不了,因为那栋着火的房子,自己被崇贤馆除名了。

  “伯平,病刚刚好,就不要出来了,走,进屋!”程处嗣笑着对着秦怀道说着,因为秦怀道已经加冠,取字伯平。

  “是啊,这两天听闻你病痊愈,哥哥打心里高兴,进屋说!”尉迟宝琳也是过来,拉着秦怀道进去,进入到了客厅,就有丫鬟送来了手炉和茶水!

  “感谢这次几位叔叔的仗义执言,小弟不能亲自登门拜访道谢,实属无奈,望几位叔叔勿怪,丁忧过后,小弟必一一登门拜访,表达谢意!”秦怀道坐在那里,对着他们拱手说着。

  “伯平,此事无须客气,我爹和那些叔叔伯伯们也一直在查找放火之人,爹和其他叔叔伯伯们断然不相信是你干的,不过,现在很多人都说是你,陛下也很愤怒,

  所以,这惩罚,现在也只能这样,我爹来信说,希望你想开点,翼国公府,现在是你当家,还有弟弟妹妹在,切不可想不开!”尉迟宝琳坐在那里,劝着秦怀道说道。

  “是,想开了,请叔叔伯伯们放心就是!”秦怀道拱手微笑的说着。

  “嗯,对了,我爹和尉迟叔叔听闻你需要抵押田地和院子来交齐罚钱,特意命我带来800贯钱交于你,院子和田地就不要抵押了!”程处嗣对着秦怀道说着。

  “我爹也让我带来了800贯钱!交给宫里面的2000贯,想必也是够的,你就不要去抵押了,这些产业毕竟是秦伯伯置办的,抵押出去,终究是不好!估计你也有所耳闻,都传你是败家子!哎!”尉迟宝琳坐在那里,叹气的对着秦怀道说着。

  “谢谢两位叔叔了,钱,小弟也不跟你们客气了,府上确实是困难!

  不过,待丁忧后,小弟定会第一时间把钱送还!”秦怀道站起来,对着他们两个鞠躬感谢说道。

  “当然不用客气,现在你丁忧在家,要不然,哥哥们就带你喝酒去了,行了,我们也不多坐了,下午还要去宫里面当值,记住,千万想开点!”程处嗣站了起来,对着秦怀道说着。

  “好,记住了,放心就是!”秦怀道也站起来,对着他们拱手说着。

  目送他们离开府上以后,秦怀道对着管家说:“点齐2000贯,送到宫里去,把这个事情了了!”

  “是,少爷,可是,哎!”管家非常不甘心,平白无故受到这么大的惩罚,他们心里谁都不服气。

  “没有什么可是的,父亲生前一直抱病在身,12年没出府,外面都不知道已经变成什么样了,岂是当初父亲威风之时,其他话不多说!暗中继续查就是!”秦怀道对着管家说道,管家只能无奈点头。

  说着秦怀道就回到了后院这边,看着弟弟妹妹写字,发现他们小手都已经冻的通红。

  秦怀道一想,就回到了自己的书房,这个书房是父亲秦琼的,父亲走后,自己作为一家之主,自然也是用这个书房。秦怀道让丫鬟找来木炭和削笔直的竹片,画了一些图纸,就去找府上的铁匠了,告诉他们打制,

  打制成功了一个以后,秦怀道就让他继续多打制几个,自己带着那个东西就到了后院弟弟妹妹读书的厢房。

  “对,在这里开一个洞,对,下面也开一个,把竹管埋上!”秦怀道站在那里,指挥着家丁们干活。

  “少爷,你,你这是要做什么,好好的厢房,打出一个洞来!”管家从外面回来,看到了秦怀道在这里指挥着家丁在墙上打洞,赶忙过来。

  “装个炉子,娇儿和善道看书冻的不行,炭火也不安全,容易中碳毒,还是炉子安全!”秦怀道对着管家说道。

  “啊!”管家不知道秦怀道说的炉子是什么。

  “对了,钱送过去了吗?”秦怀道扭头看着管家问着。

  “送过去了,已经清点完毕,这个是他们收钱的条子!”管家拿着条子递给了秦怀道,

  秦怀道接了过来,仔细的看了一下,然后就往书房那边走去,这样的条子,是需要收好的。

  出来后,继续指挥家丁继续装,装好了以后,秦怀道让他们用湿泥巴糊上那些缝隙,然后让家丁弄来干柴,开始在炉子里面点火,还让丫鬟打来一壶水,房子炉子上面,很快,厢房的温度就上来了。

  “少爷,这个,可真行,真暖和,大小姐和二少爷就不会冷着了!”管家对于炉子是啧啧称奇,其他的丫鬟也是如此。

  “我已经吩咐了铁匠继续打制,到时候多装一些!”秦怀道坐在那里,看着书说道,弟弟妹妹则是开始在厢房里面玩了!

  几天以后,整个翼国公府上,很多房间都装了这个,就是家兵们住的营房,秦怀道都给装上了,

  这天早上,秦怀道刚刚起来,就看到了外面下着鹅毛大雪,而地上积了一层厚厚的雪,估计有一尺高,秦怀道快步跑到空地上面,看着房顶,

  发现自己府上的那些房顶都没有积雪,因为房间里面烧着炉子,温度很高,那些积雪存不住,都给融化了。

  “少爷,少爷,可了不得了!”就在这个时候,管家带着一些家丁,身上穿着蓑衣,快步的走来,语气非常着急。

  “怎么了?”秦怀道扭头不解的看着管家。

  “少爷,城外的庄子,肯定是受灾严重,这么大的雪,会压塌房子啊,不知道会冻死多少人!”管家非常着急的说着,

  翼国公府,在城外还有庄子,陛下之前赏赐了2500亩,还有700户的食邑,那些庄子可是归秦怀道管的。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