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二章雪灾

第二章雪灾

  管家说城外的庄子,肯定是受灾严重,搞不好会死人,秦怀道马上命令管家,准备好粮食和御寒的衣物,

  交代了丫鬟,好生照顾好弟弟妹妹,自己就带着那些东西和家兵一起出门了,

  快到南门的时候,秦怀道发现了很多府上都是派出了人前往那些庄子那边,马车也是一辆接着一辆。

  “伯平,你也去庄子那边?”秦怀道正骑在马上,往城外走,就看到了程处嗣也是骑马过来。

  “是呢,这么大的雪,还在下,估计又有受灾!”秦怀道骑在马上拱手说道。

  “是呢,哎,年年这样!”程处嗣听到了,也是叹气的说着。

  很快,他们就在城门外分开走了,两家的人庄子方向不一样,秦怀道骑马到了自己的庄子,就发现了塌了很多房子。

  “家主来了!”

  “家主!”

  “家主来了!”

  秦怀道刚刚一到下秦庄,那些庄户看到了秦怀道过来,纷纷跪下说道。

  “都起来,那些倒塌的房子,里面有没有人?”秦怀道下马,询问着那些庄户,那些庄户,其实都是府上的家兵,他们都是跟着父亲南征北战的人,没有打仗的时候,他们就在秦家庄子生活。

  “没有,都救出来了!”一个老汉站起来,对着秦怀道说着。

  秦怀道则是开始在庄子里面巡查,发现很多房子都是危房,那些房子都是用土夯的,房顶也是茅草,大雪一下,那些房顶首先顶不住。

  “扒了,把那些房子都给扒了,全部到库房里面住,把值钱的东西拿出来,快点!”秦怀道对着那些身后的那些人说道。

  “少爷,使不得啊!这个可是房子,还能住人的!”旁边的那些老汉都是跪下喊着。

  “都扒了,这样的房子,还怎么住人,这雪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谁知道下到什么时候去!到时候房子塌了,压死了人可怎么办?

  扒了,明年开春,府上给你们重建,钱全部府上出,现在人都赶到库房那边去住,秦家虽然现在家道中落,但是这些钱,府上还是能够拿出来的,管家!”秦怀道大声的对着那些老汉喊着,接着喊着管家。

  “小的在!”管家过来回应着。

  “吩咐人去府上,让铁匠继续打制炉子,安装在库房里面,这样能够御寒,多打造一些!”秦怀道对着管家吩咐着。

  “是,少爷!”管家拱手说着,接着就让人回府,

  秦怀道巡视了庄子一圈,眉头皱的紧紧的,这些房子,可能都保不住,

  接着秦怀道骑马,前往另外两个庄子,秦家有三个庄子,分别是上秦庄,中秦庄和下秦庄,三个庄子的房子,都不行,

  秦怀道巡视到了傍晚,大雪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庄子这边,那些还没有来得及扒掉的房子,都已经倒塌了许多,

  很多庄户心里都是感谢秦怀道,要不是秦怀道,不知道会压死多少人!

  秦怀道回到了府上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少爷,粮食府上是够的,但是明年建房子,可是需要不少钱,哎!”管家跟着秦怀道进入到了大厅以后,管家想到了这里,就叹气了,府上本来就没有钱,现在居然还出天灾,让府上雪上加霜。

  “没事,钱的事情,我想办法,好了,你也跟着忙活了一天了,回去早点休息!”秦怀道对着管家摆手说着,自己也是想着事情。

  第二天一大早,秦怀道起来以后,安顿好了弟弟妹妹,就继续前往庄子那边,可是刚刚出城,秦怀道就看到了大量的流民,路上还冻死了很多。

  “造孽哦!”管家看到了这一幕,痛心的说着。

  “走!”秦怀道现在也顾不得这些了,那些流民,朝廷会管,不过,他们是不能进入到长安城的,只能在城外,很快,秦怀道就带着人到了自己家的庄子这边。

  “家主来了!”秦怀道还在马上,那些在库房外面的人看到了秦怀道,都是笑着跪下磕头。

  “起来,没事吧?”秦怀道下马,往里面走着说道。

  “家主,如果不是你昨天让我们搬出来,还不知道会死多少人,其他的庄子,我们可听说了,死了不少人!”一个老汉到了秦怀道身边,开口说着。

  而秦怀道此时也推开门,进入到了仓库里面,每个庄子都有很多库房,就是丰收的时候,这里暂时用来堆放粮食,等清点完毕以后,才会送到长安城的府上库房当中,

  秦怀道进去,发现了很多小孩在里面来回的跑着,而地上也是铺满了草席和被褥。

  “见过家主!”里面的那些人看到了秦怀道进来,不管男女老少,纷纷跪下。

  “好,起来,我就是不放心,过来看看,你们先在这里安顿好,开春了,就建房子!”秦怀道对着那些人说着。库房里面已经装了炉子了,非常暖和,

  庄户人家,根本就不缺柴火,所以,现在里面暖和着呢。

  “家主,来,喝水,暖暖身子,这个炉子好啊,现在我们都能够用热水洗脸了,要不然,用不完!”一个老汉过来拿着碗给秦怀道倒了碗温水,递给了秦怀道,秦怀道接了过来,双手端着,确实是很冷。

  “嗯,这就好!好生安顿着,粮食府上会拉过来,不会让你们饿着!只能先这样!”秦怀道点了点头,对着那些人说着,

  接着秦怀道喝了两口以后,就去其他的库房看着,都住满了人,

  秦怀道看到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也很满意,就去另外两个庄子视察,确定都没有问题以后,秦怀道才往府上赶,

  一路上,秦怀道看到了很多尸体,都是被冻的僵硬僵硬的。

  很快,秦怀道就到了长安城南门口,发现了不少人家都在这里施粥。

  “府上粮食有多吗?”秦怀道骑在马上,问着身后的管家。

  “不多,之前为了筹集罚钱,卖出不少,现在的粮食只够我们府上的人用了!”管家对着秦怀道说着,他知道秦怀道肯定也是想要施粥的,

  往年,只有受灾,每个府上都会拉出来粮食来,救济那些灾民,翼国公府上也不会例外。

  “嗯,钱呢?”秦怀道叹气一声,继续问道。

  “还有300来贯,不过,现在可买不来粮食了,受灾了,各个府上不会放粮食出来,少爷,算了吧,府上现在,也无能为力!”管家知道秦怀道想什么,也知道秦怀道心善,可现在真的无能为力。

  “嗯,回府吧!”秦怀道点了点头,就骑马回府了,到了府上,看到了弟弟妹妹在房间里面玩,秦怀道不由的笑了。

  “大哥,你回来了?”秦娇看到了秦怀道回来,笑着跑了过来。

  “嗯,练字了吗?”秦怀道蹲下搂住了秦娇和一起跑过来的秦善道。

  “练了会,也看了会书,但是很多字不认识!”秦娇看着秦怀道笑着说道。

  “嗯,走,大哥教你们认字去!”秦怀道说着就站了起来,摸着他们的脑袋说道,

  很快,秦怀道就坐在厢房里面,教着弟弟妹妹们认字,慢慢的他发现,弟弟妹妹很多字都认错了,因为汉字,很多字看着很相似。

  “嗯!”秦怀道站了起来,接着想了一下,就让弟弟妹妹们练字,自己就回到了书房那边,想要把拼音弄出来,这样就能够让弟弟妹妹们认清那些字,

  接下来的两天,大雪还时不时的下着,城外的情况更加严重。

  “房相,长安城周边,已经清理了1万多具尸体,如果还不能解决这个御寒的问题,估计今年冬天,不知道要冻死多少!”一个户部官员,对着站在那里看着远处流民等待施粥的房玄龄禀报说道,语气非常沉重!

  “御寒的衣物,户部已经全部拨出,但是还是远远不够,这次受灾的地方太多了,长安周边五州三十余县受灾严重,

  另外,其他十五州一百余县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受灾,大量的流民现在无法御寒,路上都是冻死的尸体。房相,朝廷真的需要想办法,

  否则,今年冬天,冻死的百姓,可能要超过十万,甚至可能更多。”旁边那个官员再次着急的对着房玄龄说道,

  房玄龄此刻也是心急如焚,可他作为大唐的左仆射,哪怕是急,他也不能在下面的人表现出来。

  “房相,刚刚长安府各地死亡统计报告出来了,很奇怪,翼国公庄子居然没死一人!

  其他各个勋爵贵人的庄子,都有死人的情况,少则十余人多则过百,而且每天都会有新的死亡人数汇报,唯独秦家的庄子,无死亡报告!”这个时候,长安府尹过来对着房玄龄说道。

  “为何?”房玄龄一听,扭头看着那个府尹。

  “还不知,下臣昨天也路过秦家的庄子,房子都塌了,臣估计,秦家那边可能忘记报告了!听说秦家的那个败家子,现在刚刚痊愈!”长安府尹站在那里拱手说道。

  “不可能忘记报告,府上的那些管事的,也会过来汇报,他们岂敢隐瞒不报?”房玄龄不相信的说着,

  这样的事情,已经成了惯例,只要出现了死亡,根本就不用家主下令,管家就会过来汇报。

  “也是!”长安府尹一想也点了点头。

  “走,去秦家庄子看看,也不远!”房玄龄感觉不放心,就骑上马,准备前往秦家庄子。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