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八章姑姑来信(求收藏推荐)

第八章姑姑来信(求收藏推荐)

  第二天一大早,宫里的太监就来到了翼国公的府上,送来了200贯钱和50匹锦帛,还有大量的点心和时令蔬菜,

  秦怀道自然是领旨谢恩,自己也不能去皇宫,只能在这里给陛下磕头,让太监看到了就行!

  待送走了太监以后,家里的管家高兴的嘴都合不拢了,这短短一个来月,陛下就赏赐了两次,而且这次还是年前,说明陛下没有忘记秦府。

  “好了,收起来,对了,那些蔬菜,这两天做了,给娇儿他们吃,这有段时间没有吃新鲜的蔬菜了!”秦怀道站在那里,微笑的说着,

  不过秦怀道心里则是想不通,陛下到底为何赏赐,还让太监带来这样的话,是提醒自己,还是说他心里有愧疚?自己可是什么都没有做,天天在家,很少出府!

  陛下居然说自己行事稳重,难道不去鸣冤叫屈,就是行事稳重?

  秦怀道背着手来到了练武场,拿起了父亲的遗物,一对金锏,到了练武场中间,

  秦怀道把金锏交给了家兵,马上就有丫鬟过来给秦怀道脱掉衣服,浑身的肌肉,加上近1米8的修长身材,非常匀称,秦怀道一伸手,旁边的家兵立刻递上了金锏。

  “呼呜~呼呜~”秦怀道拿着金锏就开始练了起来,金锏和金枪,父亲都生前都亲自指点过自己,哪怕是病了,也会让下人抬着他到了练武场来,指导自己练习,同时,秦家的心法,父亲也都教过。

  “少爷,尽得老公爷真传了!”一个老家兵站在那里,眼含泪水说道,他们当年都是跟着秦叔宝身边的,知道秦叔宝的武功有多厉害,现在看到了秦怀道在练武场的英姿,不由的和记忆当中的老爷影子重合在一起。

  “枪来!”秦怀道把金锏往旁边的树桩一甩,两把金锏飞了过去,哚的一声,锏尖没入树桩几寸深。

  “少爷,接着!”远处,一个青壮年家兵,拿着枪扔到秦怀道这边,

  秦怀道一个跳跃接了过来,在空中挥着金枪,往地上一指,落地后,金枪的挥舞带着闪闪金光,

  一套枪法走完,秦怀道把金枪尾刃直入地底,长枪屹立在练武场,

  丫鬟看到了秦怀道练武完了,就过来拿着毛巾给秦怀道擦拭身上的汗水,接着有丫鬟给秦怀道披上大衣,秦怀道裹着大衣就前往前院,

  此刻,家里请的两个先生,也在给弟弟妹妹上课,秦怀道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待丫鬟过来通知该沐浴了,秦怀道就去沐浴房,躺着那里想事情,丫鬟则是给秦怀道洗着身体,

  那两个丫鬟,每次给秦怀道洗漱,都是红着脸,丫鬟们年纪都不大,看到秦怀道如此健硕的身材,都是又羞又爱。

  秦怀道洗漱完毕,就到了前院书房这边,自己坐在书房里面看书,写字!

  “少爷!”这个时候,管家进来了,身后还带着三个老妈子。

  “嗯?”秦怀道搁好毛笔,看到了三个老妈子手上都是托着新衣。

  “大小姐和二少爷的新衣已做好!少爷你是否需要瞧一瞧?”管家笑着对着秦怀道说着,这段时间管家脸上的笑容都多了,今天陛下赏赐,他到现在那阵高兴劲都没有下去。

  “嗯,走,去厢房那边,给他们试一下,做了几套?”秦怀道说着就微笑的站了起来。

  “回少爷话,都做了三套,还有一件裘衣披风,按照少爷你的吩咐,大小姐那件披风是用上等狐狸白裘皮做的,这件披风最贵,价值10贯!”管家站在那里,对着秦怀道汇报着。

  “好,走!”秦怀道点了点头,走出了书房,到了厢房这边,两个教书先生看到了秦怀道带着人进来,马上就停止了教书。

  “打扰先生了,今日起到正月初八,你们就放假了!这段时间,你们可以住在府上,也可以出府去,对了,管家!”秦怀道说着把手一伸,管家立刻递过来两个钱袋子!

  “这里是一贯钱,作为本少爷感谢两位教书先生的用心,望来年继续在本府悉心教导我弟弟妹妹!”秦怀道说着恭敬的把钱递给了他们。

  “谢谢大少爷,大少爷用心了!”两个教书先生也很恭敬的说着,他们可不敢在秦怀道面前托大!

  “好,管家也备好了礼品!多谢两位先生!”秦怀道继续恭敬的说着。

  “谢大少爷,我等先告辞!”教书先生也知道,秦怀道是找弟弟妹妹有事情,今天甚至说今年的教书就结束了,他们也放假了。

  “好,有劳二位!”秦怀道继续恭敬说着,等他们走了。

  “大哥?放假了?”秦善道高兴的看着秦怀道问道。

  “嗯,放假了,来,试试衣服,来人啊,带娇儿去试衣服!”秦怀道笑着摸着他们的脑袋说着。

  “谢谢大哥,这个是披风么?”秦娇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件洁白的披风。

  “嗯,白色的,弄脏了可不好洗!”秦怀道笑着点了点头。

  “大小姐,就这件披风,价值10贯,可要小心了!”管家也是笑着对着秦娇说着。

  “嗯,谢谢大哥!”秦娇高兴的两只眼睛都眯起来了,眼睛就盯着披风不放。

  “去试去,看看合不合身,还有鞋子!”秦怀道笑着摸着他们的脑袋说道,很快,他们两个就穿好了衣服过来,秦娇和特意披上了那件披风,披风上面还带着帽子,秦娇都给带上了。

  “大哥,我喜欢这件!”秦娇说着还拿着披风把自己裹住了。

  “好,过来,大哥看看!”秦怀道笑着对着秦娇说着,秦娇笑着跑跳了过来,秦怀道左右打量了一下,感觉也很满意。

  “就这个了,披风可以先穿着,里面的衣服也可以穿着,做了三套是吧?”前面是对秦娇说的,后面则是问着管家。

  “是呢,三套,都洗干净了晾晒好的!老奴亲自盯着他们做这个!”管家非常高兴的说着。

  “那就好,就穿着吧!”秦怀道笑着看着秦娇和秦善道说道。

  “谢谢大哥!大哥,放假了,我们可以去外面玩么?”秦善道仰头看着秦怀道问着。

  “可以,不过,娇儿,不要把披风弄脏了,要不然,大年初一,就没有新披风穿了!”秦怀道叮嘱着秦娇说道。

  “好!走,弟弟,我们去玩去!”秦娇高兴的拉着秦善道就出去玩了。

  一晃,就年三十了,秦怀道这天早上祭祀完先祖以后,府上就开始准备年夜饭,晚上,他们三个坐在八仙桌上面,秦怀道坐在上席,弟弟妹妹分别坐在左右,一大桌子的菜,秦怀道也给弟弟妹妹们夹着菜,

  吃完了饭,秦怀道就和弟弟妹妹在大厅厢房里面守夜,也没有事情干,只能看书,到了子时的时候,弟弟妹妹都已经熟睡,

  秦怀道关了府上大门以后,就吩咐下人抱着弟弟妹妹前往他们自己的房间睡觉,自己则是回到了卧房。

  第二天一大早,秦怀道还是领着弟弟去祭祀,然后开中门,今天,会有很多客人来拜年,

  但是秦怀道他们兄妹三个不能前往拜年,本来按照礼仪,秦怀道今天是需要前往陛下皇宫拜年的,但是因为丁忧在家,也不能去!

  上午,来的客人很多,都是各个府上的后辈,秦怀道也是站在前厅接待着,不过,他们基本不会坐很久,毕竟秦怀道丁忧在家,不能喝酒,他们也感觉没有意思,就是打一个过场就行,秦怀道一直忙到了晚上才消停下来!

  大年初八,秦怀道正在书房里面坐着。

  “少爷,少爷,舒王妃潜信使送来信了!”就在这个时候,管家飞奔而来,大声的喊着,

  舒王妃,是秦怀道的姑姑,就是秦琼的唯一的妹妹,嫁给了舒王爷李元名,舒王李元名是陛下李世民的弟弟,当然不是一母同胞的,而是先帝李渊和妃子所生。

  “姑姑来信了?信使呢?”秦怀道一听,震惊的站了起来,

  记忆中,姑姑已经五年没有回来了,舒王在贞观十一年就迁徙到寿州,任寿州刺史,

  到如今,已经五年没有回过长安,哪怕是秦琼逝世的时候,她都没有回来,作为王妃,没有皇命,他们是不能离开封地。

  “就在前院!”管家高兴的说着,

  秦怀道快步走出去,就看到了一个中年人,带着七八个下人,站在前院中间。

  “见过少爷,少爷呜呜呜~~”那个中年人一看到了秦怀道,立刻就跪下了,秦怀道记得他,秦府老人,当年陪嫁过去的。

  “起来,起来,我姑姑可好?”秦怀道过去扶住了那个信使。

  “好,王妃一直很好,就是惦记着家里,老爷走了以后,大小姐一念起老爷,就泪流满面,每每祭祀日,大小姐总是遥祭长安方向!大小姐得知家里变故以后,担心的不行,就潜我等回来!”信使也是激动的说着。

  “好,好,回去和姑姑说,府上一切安好,不用挂念!”秦怀道点了点头,对着信使说着。

  “少爷,这个是大小姐给你的信件,还有这些,是大小姐特意派遣小的送过来的一些礼品和补品!”信使拿出了信件,递给了秦怀道,同时指着身后的两辆马车说道,

  寿州可是在安徽那边,长安这边的消息传到寿州去,可需要不少时间,就这些礼品送过来,一个来回,都需要一个月余。

  “好,管家,好生招待着!你等先休息几日,待我给姑姑回信!”秦怀道那个信件,吩咐他们说着。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