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十五章诛心

第十五章诛心

  第15章李治回宫以后,就前往甘露殿,城阳公主也是带着一份喜悦回到了内宫,她需要等李治给她带来好消息,

  而李治刚刚抵达甘露殿,从甘露殿门口的侍卫得知陛下正在见吐蕃的使者,来的是吐蕃的相国禄东赞。

  “殿下,要不末将进去通报一番?”门口的一个校尉看着李治问了起来。

  “不用,我先去偏殿那边等候就好!”李治考虑了一下,摇头说着,很快,他就到了偏殿坐着,李治其实也是生活在这里,

  陛下都是亲自抚养他和晋阳公主,甘露殿是陛下生活起居的宫殿,也是作为陛下的书房,召见大臣的宫殿。而在甘露殿这边,陛下和吐蕃的禄东赞谈了一会,就让他回去了,陛下则是皱着眉头考虑着吐蕃那边的请求。

  “陛下,此事不同意可能不妥,吐蕃近七年,年年遣使过来,想要和亲,他们仰慕我们大唐的文化与风采,陛下如果拒绝,可能会伤了吐蕃的盛意,依老臣看,不能拒绝了!”房玄龄坐在那里,看着陛下建议说着。

  “陛下,此番盛意,确实是难以拒绝,望陛下三思!”赵国公长孙无忌也看着陛下建议说道。

  “朕,不想把自个的闺女远嫁到吐蕃去,如今大唐可不是以前的大唐,大唐不需要靠一个女人来维持边境的安稳!”陛下坐在那里,沉思半响后,开口说着。

  “是,可,吐蕃盛意难却,如何是好?”长孙无忌反问着陛下,他当然知道陛下是怎么想的,

  其实那些大臣也很为难,但是吐蕃已经连续请求好几年了,如果迟迟不答应,可能会引起误会。

  “朕要想想,行了,今日本无事,两位爱卿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待朕考虑一番再说!”陛下看着他们两个说着,他现在有点心烦意燥。

  “陛下,还有一个事情,老臣不敢隐瞒!”房玄龄刚刚站起来,准备告辞离开,但是一想,又停住了。

  “什么事情?”陛下有点意外的看着房玄龄。

  “太子,太子最近引很多突厥进入内宫,具体做什么不知道,长安城这边流言蜚语也很多,陛下,太子这边,陛下还是需要交代东宫大臣来正确引导才成!”房玄龄拱手对着陛下说道,

  陛下此刻手都在发抖,太子引突厥进入到东宫?何等鲁莽!而且现在宫外都知道了,而陛下还不知道!

  “碰!”陛下气愤的猛拍了一下桌子,背着手站了起来,就在甘露殿里面来回快速踱步。

  “陛下息怒,太子年少,行为可能莽撞些,东宫的大臣他们该尽到臣子的责任!”长孙无忌看到陛下如此愤怒,马上劝了起来,

  太子可是作为他的亲外甥,他的妹妹长孙无垢是之前的皇后,贞观九年就去世了,因此,长孙无忌对于太子也是寄予厚望。

  “年少?朕教导他多少?嗯?这么多大臣教导他,为何偏偏不听?”陛下愤怒的盯着长孙无忌喊着。

  “陛下,臣,立刻前往东宫,劝说殿下!”长孙无忌立刻跪下求情说道。

  “去,去跟他说,另外,把那些突厥,全都斩了!若此事让那些将领知道,他们会做何感想,我大唐和突厥征战这么多年,太子居然引突厥进入东宫,你让战死疆场的那些大唐儿郎如何瞑目?”陛下背着手,指着东宫方向,语气非常严厉。

  “是,老臣立刻前往劝说太子殿下!”长孙无忌跪在那里说着。

  “去吧,去吧!”陛下突然一下泄气了,感觉非常劳累,就对着长孙无忌摆手说着。

  “陛下,请保重龙体!”房玄龄看到陛下如此,马上劝着说道,

  陛下也只是摆摆手,示意他们出去,两位大臣只能跟陛下告辞,退出甘露殿。

  “房相,为何此事不和老夫做个商量?”出了甘露殿,长孙无忌和房玄龄并排走着,长孙无忌看着房玄龄说道。

  “哎,太子引突厥进宫,已经一月有余了,我不相信赵国公你不知?赵国公,此事若再不禀报陛下,到时弄的满城皆知,事情就无挽回的余地,望赵国公你要悉心教诲才是!”房玄龄对着长孙无忌拱手说着。

  “哎,老夫不是没有批评过,可,无用啊,太子因右脚有伤,性情大变,哎!”长孙无忌说到了太子,也是叹息不已。

  “嗯,还是需要赵国公你多加费心才是!”房玄龄点了点头,开口说着,

  而此刻,在偏殿这边,李治也知道了父皇现在有空了,不过心情好像不怎么好,李治也在犹豫,要不要现在进去说,担心弄巧成拙。

  可考虑到高阳的终身大事,李治又不敢怠慢,担心一旦父皇圣旨一下,已成定数,就难以扭转了,于是下定决心,前往甘露殿主殿那边,可到了门口,李治又在犹豫徘徊。

  “彘奴,为何再次徘徊,又惹父皇不高兴了?”此时,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李治听闻,赶紧回身,拱手鞠躬说道:“见过四哥!”

  四王子,正是和太子争宠的魏王李泰,小名青雀。

  “嗯,为何不进去啊?”魏王李泰其实年纪也不到,今年二十一,但是喜欢扮老成,这样能够在陛下那边赢的不少好感。

  “嗯,父皇现在心情可能不好!”李治站在那里,开口说着。

  “嗯,四哥知道父皇为何心情不好,走,和四哥一起进去,为父皇排忧解难!”李泰得意的对着李治说着,还拉着李治的手,让他陪着一起进去,

  李治此刻其实是不想进去的,他知道李泰的德性,但凡能够让陛下夸奖的事情,就喜欢拿着很多人一起来炫耀,而如果被陛下批评的人,所有知道的人,李泰都能够记恨上。

  “儿臣见过父皇!”李泰和李治两个人进入到了甘露殿以后,马上跪下说道。

  “嗯,起来,有事?”陛下其实刚刚一直坐在书案前发呆,看到他们两个过来,一脸平静的问了起来。

  “儿臣听闻吐蕃国相一直希望我大唐能够下嫁公主前往吐蕃,儿臣特意前来,希望能够促成此事!”李泰站起来,对着陛下拱手说着。

  “哦,为何?”陛下抬头看着李泰问着,同时示意他们坐下说。

  “陛下,和吐蕃和亲,有三个好处!”李泰继续说着,陛下点了点头,没有打断,示意他继续说。

  “第一,能够永葆我大唐的西北的安宁,第二个,能够彰显我大唐的大国风度,

  第三,能够促进两国文化交流,同时,吐蕃那边非常仰慕我大唐的文化,如果和他们和亲,我大唐的文化,就能够在全世界面前展现!”李泰坐下来,对着陛下继续说着理由,陛下听到了,点了点头,这个谁都知道,大臣们也这么说,甚至禄东赞也是这么说。

  “父皇,和亲有这么多好处,父皇该答应此事!”李泰看着陛下劝说着。

  “嗯!”陛下还是点了点头,没有正面回答,接着看着李治问道:“你要知道,宫中未出嫁的公主,就是丽仙最大,如果要和亲,那就是让丽仙嫁过去了!”

  “是,儿臣知道,我想想丽仙也想要为父皇,为了我大唐分忧解难!”李泰拱手说着,这个他当然清楚,

  谁嫁过去,他压根就不关心,他就关心这个事情能够成。

  但是陛下心里则是不喜,不过也为表现出来,从大义上来说,李泰说是对的,可是,嫁的是自己的闺女,而且还是自己和长孙皇后的闺女,也是他李泰一母同胞的亲妹妹。接着陛下就看到了李治坐在那里,一直低头不语,于是问了起来:“彘奴,你找父皇有事?”

  “啊,没,没事!”李治听到陛下的呼喊,连忙摇头说没事。

  “唔~行,青雀,彘奴,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你们就先出去,朕还有朝务要处理。”陛下对着李泰和李治说着。

  “是!”李治站了起来,拱手说着,李治本来想说的,但是李泰在这里,他没法说,他知道,如果按照秦怀道说的办,那么此事就需要保密,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否则,对于朝廷来说,是一个隐患。

  “父皇,儿臣还有一事禀报!”李泰则是没有站起来,拱手对着陛下说着。

  “嗯,说说!”陛下点了点头看着李泰。

  “儿臣听闻,宫外的将军们,对于太子哥哥的行为不是很满意!”李泰坐在那里,看着陛下说着。

  陛下一听,其实就知道什么事情,不过还是装着不知道的看着李泰,一脸震惊的问道:“为何?”

  “听闻太子哥哥引突厥人入宫,具体做什么不知道,父皇,你还需防范为好!”李泰看着陛下装着很悲伤,而且还有所指的说着。

  “防范?”陛下不知为何李泰要用这个词语。

  “是,毕竟,突厥人到底有何目的?儿臣也不知,现在他们都被引进到了宫内,确实不妥!”李泰点了点头,看着陛下说着,而李治则是震惊的看着李泰,这话就有点诛心了。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