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二十一章城阳小心思

第二十一章城阳小心思

  第21章陛下坐在那里,说到了秦怀道的事情,就问那些大臣,秦怀道要怎么安排,陛下刚刚的意思很清楚,秦怀道对于官职根本就不在乎。

  “现在还年少,可能还不懂,陛下你还是要好好历练他一番才是!”李靖听到了,有点担心的说着,

  他和秦叔宝也是很好的兄弟,砖厂那边,他家也有份,他也希望秦怀道能够代表秦家站出来!

  “陛下,秦怀道现在还年少,不如安排一个文职散职给他,让他先成长几年再说,反正还有时间!”长孙无忌听到了,考虑了一下,看着陛下说道。

  “这个朕考虑过,不过,朕担心你们这帮老将,对于朕这样安排他,有意见,不要以为朕不知道,上次给伯平降爵位,你们不少人有意见!”陛下说着就看着李靖,同时也看了一下房玄龄。

  而李靖一听,马上就看着陛下说了起来:“上次这孩子是冤枉的,谁都知道,为何,哎!”

  “上次的事情,朕也跟你们说实话,没办法!现在只能让伯平担着,不过,他的国公位置,朕是一定会给恢复的,

  但是这孩子,从上次打击当中,好像还没有走出来,虽然看着是很安静,但是对于官职这一块,已经没有欲望了,这个朕可是不想看到的,他有点想要学叔宝了!”陛下看着李靖开口说着,

  李靖听到了,心里也是放心了不少,既然陛下都说了,会恢复他的国公位置,那么,当文职散官也可以,毕竟秦怀道还不满十六岁,通过文职散官锻炼一下,也是不错的。

  “那陛下你还是安排他文职散官吧,这孩子,老臣还真喜欢,对于格物这一块有很深的领悟!老臣不喜欢他就此堕落下去,先让他通过文职散官来磨炼一番,也好!”李靖点了点头,看着陛下说道。

  “可以?”陛下再次看着李靖问了起来。

  “可以,老臣会和咬金,敬德他们说的,想必他们也能够理解,毕竟,伯平还这么年轻!”李靖点了点头,

  陛下听到了,松了一口气,他就担心那些老将有意见,上次的事情,那些老将心里都是为伯平,为秦叔宝抱不平的,自己心里是非常清楚的,这次如果没有安排好,那些老将绝对会有更大的意见。

  此刻,在秦怀道家里,秦怀道正在指挥着家里的家丁,把那些纸浆给捞起来,放在了做好的纱布框子里面,然后拿到院子里面去晾晒,

  这个院子,没有秦怀道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能进来,门口和四周,都有家兵在把手,里面的做事情的家丁,也是府上的老人,都是值得信任的,整个一个大坑,府上的家丁五天才能弄完,也能够弄到5万多张大纸。

  “这下有纸张可用了!”秦怀道坐在书房里面,微笑着,这些纸张,可不比宣纸差,和后世的那些白纸一样,

  接着拿着毛笔,开始写着字,心里非常满足,现在秦怀道已经习惯了孤独,孤独的在书房里面享受着宁静的生活,很平静,不过,秦怀道心里也知道,这种平静很快就会打破了,自己要去当官了!

  “少爷,晋王和城阳公主来访!”此刻,管家进来,对着秦怀道通报说道。

  “有请!”秦怀道听到了,放下了毛笔,收好了那些白纸藏起来,然后到了书房门口,就看到了李治和城阳公主进来,城阳公主现在更加俊俏了,看到了秦怀道,脸不由的红了起来。

  “臣见过晋王殿下,见过城阳公主殿下!”秦怀道看到他们过来,立刻跪下说道。

  “我不是说了吗,以后就不要跪了,哦,今天城阳来了,行,起来吧!”李治看到秦怀道跪下去,还有点意外,自己交待过他,往后自己来府上,就不需要跪下,但是现在有城阳公主在,李治也不好说什么。

  “以后我来,也不用跪了,我就是过来想要到你这边讨杯清茶喝,伯平兄,可有?”城阳公主马上把话接了过去,微笑的说着。

  “当然有,请!”秦怀道站了起来,对着他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李治和李丽仙两个人就走进了秦怀道的书房,李丽仙还特意打量了一番秦怀道的书房,发现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还是老样子。

  “请坐!”秦怀道笑着招呼他们说着

  “还有一个来月,就要丁忧结束了,前两天,父皇问我,你性子如何,估计这会,我父皇也在考虑如何安排你了!”李治端着茶水,笑着对着秦怀道说道。

  “让陛下为难了,随便安排一个便好,为善兄知道的,臣对这个真不感兴趣,如果臣上面还有兄长,那臣肯定会遁世治学的!”秦怀道苦笑的看着李治说着。

  “那可不行,你可是格物方面的大家,现在我的宫里面,都做了一个这样的茶具呢,还有你这里的椅子,我宫里面也有!”城阳公主立刻否定着秦怀道的话,她不希望秦怀道这样。

  “嗯,什么格物大家?无非是做点小玩意罢了,再说了,为官和格物可是两种事务,臣能做好格物,并不代表臣能当好官!”秦怀道微笑的对着城阳公主说道。

  “嗯,那也要试试啊,倒不说要你当大官,最起码,你也需要出去多走动走动,这么年轻,就暮气沉沉的,可不好!”城阳公主想了一下,对着秦怀道说着。

  “嗯,城阳所言极是,臣记住了,往后啊,也出去遛马斗鸡,行歌押妓!”秦怀道微笑的点了点头。

  “遛马斗鸡就行,行歌押妓就免了吧?这样有污你的名声!”城阳公主听到了,有点急的看着秦怀道说着,李治看到他们两个你来我往的,则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九哥,你笑什么?”城阳公主看到李治笑出来了,脸瞬间通红,责备的看着李治。

  “没什么,刚刚想到了一个好笑的事情,对了,你们继续,继续!”李治笑着对着秦怀道他们说道,弄的秦怀道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反正就是不能暮气沉沉的,这样不好,伯平兄,你这么年轻,就暮气沉沉,没有点锐气,可不好!”城阳公主继续在那里说着秦怀道,秦怀道还是微笑的点了点头。

  “今日宫中不忙?”秦怀道此刻想要岔开这个话题,毕竟,这个话题现在讨论为时过早,

  而且自己未来该怎么发展,还要看陛下的意思,目前来说,自己可没有和陛下扳手腕的实力。

  “嗯,就是因为事情多,才学你,忙里偷闲,这段时间,我大哥和我四哥,两个人争的不可开交!”李治苦笑的说着,

  因为太子引进了突厥进入到东宫,让陛下非常不满,那些突厥人都被斩杀,同时,陛下也增加对魏王的赏赐,因为魏王弄出了《括地志》,陛下非常赞赏,赏赐不断,

  这么多赏赐,那些支持太子的人不干了,而支持魏王的人也有野心,一直在说着魏王的好,希望魏王能够分担更多的朝务,因此,双方在朝堂上闹的不可开交,

  而陛下也是烦不胜烦,现在李治他们也是如此,不少人来找他,希望他能够支持其中的一方,而李治,压根就不想。

  “哦,忙里偷闲好!”秦怀道笑着点了点头,不去细问,这样的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

  “嗯,九哥,太子哥哥那边你去了没?”城阳好像想起了什么,就看着李治问了起来。

  “去了,劝了好几次,太子哥哥对父皇的意见很大,主要是看父皇对四哥这么好,哎,也不知道怎么了?”李治叹气了一声说着,秦怀道装着没有听到,继续给他们续茶。

  “嗯,反正你还是不要参与进去的好,父皇现在已经够烦了。”城阳公主听到了,点了点头说着。

  “我才不去呢,我可不想惹父皇不高兴,我都想要从宫里面搬出来,甚至说就藩都行,可是父皇一直不松口,我也没有办法!”李治坐在那里说着,

  秦怀道听到了,笑了起来,陛下肯定不会允许,其实秦怀道现在在唐朝这么长时间,他发现,陛下对于李治关注非常大,甚至作业都是要亲自审核,而且担任李治的那些师傅,也都是博学大才之人,

  秦怀道想着,陛下也许早就放弃了他们两个,现在只不过是把他们竖在那里,让他们斗去,反正他已经培养了一个李治,这样一旦他们两个彻底让大臣们失望了,那么就推李治出来,

  这个只是秦怀道的猜测,现在他还不敢论断,不过,两年以后,也就是贞观十七年,李治就会被封为太子,自己又感觉推测是对的,

  现在的太子和魏王,也不过是陛下的棋子,当然,可能一开始,太子不是棋子,但是太子无德,让陛下失望了,干脆抬出一个魏王了,让他们两个人斗去,

  也有可能是陛下为了磨炼太子,故意推出魏王,可太子不知道,以为是威胁,反而越走越远,谁知道呢!

  反正秦怀道想着,这两年朝堂不稳,自己还是稳着点好,要不然,牵涉进去了,就是万复不劫,秦怀道甚至想着,看看两年之内,不要去朝堂,不过几位叔叔伯伯都说不行,自己可能不去也不行。

  “伯平,想什么呢?”李治发现秦怀道坐在那里有点发呆,就问了起来。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