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二十八章国公,恢复了

第二十八章国公,恢复了

  第28章房玄龄他们很激动,都是在小房间里面跪下了,而陛下则是走了过去,摸着那些纸张,轻轻的摸着那些纸张,眼睛里面含着泪水,太难了,

  陛下一直想要除掉门阀世家的影响,可,没有读书人,朝廷只能被门阀世家把控着,他每年都会召集工部驻宣纸那边的官员,让他们革新工艺,弄出便宜而且产量大的纸张,

  但是已经十多年过去了,还是没有动静,现在,这里,有这么便宜的纸张,还能够大量生产的纸张。

  “伯平!”陛下站在那里,轻轻的呼唤了一声,秦怀道根本就没有进去,而是在那里泡茶。

  “伯平,陛下叫你!”站在门口的程处嗣喊着秦怀道,秦怀道赶紧过去了,到里面跪下。

  “伯平,朕代表天下寒门士子感谢你!”此刻,陛下走到了秦怀道身边,扶着秦怀道起来,接着深深的鞠躬下去,吓的秦怀道,赶紧要跪下去,但是被陛下扶住了。

  “伯平,纸张,你们做,彘奴,好好做这个事情,你也不小了,该为朕分担事情了!”陛下对着秦怀道说完了以后,就看着李治说了起来。

  “是,请父皇放心,儿臣必定殚精竭虑做好这个事情!”李治立刻跪下,对着陛下说着,

  陛下过去扶住了他,轻轻的拍着他的手,很是满意,今天如果不是李治,自己不可能知道这个纸张的。

  “走,去外面边喝茶边说!”陛下说着一手拉着李治,一手拉着秦怀道。

  秦怀道刚刚要往泡茶的位置走去,陛下立刻拉住了:“朕来,伯平,你也尝尝朕的手艺!”

  “啊,是,谢谢陛下!”秦怀道一听,赶紧抱歉说着,陛下坐在泡茶的位置上,吩咐他们坐下。

  “朕,给你们拨2万贯钱,伯平你为纸厂的主官,嗯,级别就定为从四品上吧!可好?”陛下在那里泡茶的时候,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全凭陛下吩咐!”秦怀道站起来要跪下去。

  “不用跪了,好好说话!”陛下马上拦住秦怀道跪下去。

  “谢陛下!”秦怀道再次抱拳说道。

  “说说,如果要生产,一个月能够生产多少?”陛下微笑的看着秦怀道说着,价格没有问题,接下来就是产量了。

  “陛下,你想要多少?”秦怀道微笑的看着陛下反问了一句。

  “我想要多少?我想要多少,都能够生产出来不成?”陛下有点吃惊的问这秦怀道。

  “没错,陛下你想要多少,我们就能生产多少!”秦怀道肯定的点了点头。

  “好,那朕,嗯,房爱卿,你说我们需要多少?”陛下很是激动,但是也不知道需要多少,就扭头看着房玄龄。

  “嗯,尽可能多生产吧,不过,每天要是有10万张就好了!”房玄龄考虑了一下,对着陛下他们说着。

  “那就需要30个大坑就好了,我府上的那个坑,一个月能够生产一次,一次是五万张,所有的大坑,都是一个月做一次,

  不过考虑到冬天,我们就不能做了,那么就需要提高到60个大坑,可以保证每天能够有10万长这样大纸出来,如果按照宣纸大小放出去,那么就是200万张!”秦怀道仔细的算了一下,对着陛下汇报说道。

  “200万张?每天?”陛下和那些大臣都是瞪大了眼珠子,看着秦怀道问着。

  “是,如果你还需要更多,我们还能生产,提高到每天100万张大纸,2000万张如宣纸大小的纸张!”秦怀道肯定的点了点头。

  “好,好啊!来,请!”陛下听到了,嘴里不由的喊着好,接着把茶杯端到了秦怀道的前面的垫子上,说了一个请。

  “谢谢陛下!”秦怀道还是抱拳说着。

  “嗯,就这么定了,那就每天20万大张纸!”陛下下定了决心说着。

  “那我们每天的利润就是200贯!陛下你拿100贯,我们这几家拿100贯钱!

  一年下来,陛下你能够分到三万余贯,而臣等几家,分那三万余贯!”秦怀道接着给陛下算着利润说道。

  “哈!哎!伯平啊,你为何不早出生十年?”陛下听到了,苦笑的摇头说着。

  “这?”秦怀道听到了,有点没有明白。

  “朝廷,每年需要为宣纸那边搭进去3万多贯,而且产量还极低,现在你还让陛下赚3万贯钱,而且还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陛下想到了这个,难受呢!”房玄龄笑着看着秦怀道说着,其他的那些大臣也是苦笑着。

  “朕,今天晚上高兴,就这么定了,地方你们自己选,朕划给你们,同时,朕会给你们拨2万贯钱,朕不管这些钱是怎么花的,

  如果你们能够弄出这么多纸张,这个钱还没有花完,那你们几个人就分了,朕就是要纸张,你们好好做就是!”陛下看着秦怀道,李靖,尉迟敬德他们说着。

  “这,不妥吧?”尉迟敬德听到了,感觉有点不妥。

  “没什么不妥的,这个钱,朕就是让你们赚了,对了,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开始做啊?”陛下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要抓紧时间了,对了,马上就要收割麦子了,臣需要大量收购麦秆,这个是需要场地的,

  而且,现在距离结冰也不过是5个月的时间,其中第一个月,还不能生产,真正的生产的时间,不足4个月,所以,需要抓紧了,

  如果陛下你要我们快点弄出来,那么明天,我想要召集程处嗣大哥,尉迟宝琳大哥,

  哦,对,还有为善兄,还有李德謇大哥,房遗直大哥,刘仁思大哥,段瓒大哥,张慎徵大哥等等,一起在家里商讨一番以后,我就需要去选取地段了,然后需要募集百姓干活,这个还真不能拖了?

  对了,陛下,各位叔叔,我想和这些哥哥们一起来做这个事情,你们就不管了,行不行?交给我们,你们放心就是!”秦怀道说着就对着那些长辈们拱手说着。

  “伯平啊,你还忘记叫一个人,就是河间王李孝恭家!”尉迟敬德坐在那里,对着秦怀道说着。

  “哦,对,今天他没有过来!”秦怀道一想,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道。

  “嗯,加上河间王!然后你们这帮小子去做,咱们不管,这样更好,让他们折腾去!”陛下马上就定下了基调了。

  “谢陛下(父皇)”秦怀道,程处嗣,李治三个人就站了起来,对着陛下拱手说着。

  “好了,不说这个纸厂的事情了,我们坐在这里聊聊,聊聊你伯平,你的性格太安静了,不好!”陛下接着看着秦怀道说着。

  “臣也知道,不过,也是因为臣在家丁忧,其实臣也想调皮的!但是,臣,没办法不是?臣要是犯了错,家里也没有人护着了!”秦怀道苦笑的看着陛下说着。

  “不用谁护着了,你自己都是国公了,还需要谁护着?多出去走走,但是你也不要犯错啊,多和程处嗣他们一起去外面玩,但是不要参与他们的打架!”陛下笑着指着秦怀道说着,秦怀道笑着点了点头。

  “再说了,有朕,还有这么的叔叔们护着,你怕啥,该做什么做什么,不要这么安静的躲在家里!”陛下接着对着秦怀道说着。

  “是,谢陛下,那臣就放肆了啊,臣放肆起来,臣自己都害怕!”秦怀道马上就跪下去了,笑着说着。

  “啊,放肆?自己都害怕?”陛下一听,这话新奇啊,放肆到自己都害怕,那是放肆到什么程度?

  “嘿嘿!”秦怀道笑了一下。

  “行,起来吧,我倒要看看,你能够放肆到什么程度!”陛下还是让秦怀道起来了,既然自己不希望他在家里就这么安静的坐着了,那么就需要他出去走动走动,犯点错,对于陛下来说,那都不是事情,只要不谋反就成。

  接着,陛下和秦怀道他们在书房里面聊着,聊了大概半个时辰,陛下就要回去了,因为太晚了,宫门要关闭了,秦怀道也是送他们到了大门口。

  “少爷,可是好事?”管家看到了那些人都走了,有点激动,带着很高的期望看着秦怀道。

  “国公,要恢复了!”秦怀道转过身,微笑的看着管家。

  “这,这,这?”管家此刻听到了,人都傻了,少爷没做什么啊,怎么就恢复国公了。

  “回去吧,明天早上早点起,准备一些物品,陛下说,明天上午,门下省的官员就会过来宣旨!”秦怀道微笑的拍着管家的肩膀说道。

  “诶,诶,老奴,老奴,呜呜,老奴,老奴一定,一定准备好,呜呜呜~”管家此刻已经在耸着肩膀,抽泣了起来,激动的。

  “管家,这么多年,辛苦你了!”秦怀道轻轻的拍着管家的肩膀。

  “不,不,不辛苦,就是希望少爷你能够好好的,不辛苦,只要少爷好,老奴累死都甘心情愿!”管家老泪纵横的说着,

  秦怀道轻轻的扶着管家的手,搀扶着管家进去,管家还是少年时,就跟着父亲南征北战,后面做了秦府的管家,一直操持着秦府的内外事务,对于秦府,管家可是有大功劳的,这个,秦怀道也是记在心里。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