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三十三章滚出去(求推荐收藏)

第三十三章滚出去(求推荐收藏)

  第33章李泰烧完了香以后,就跟着秦怀道到了客厅,此刻,那些陪同李泰过来的人,也跟着过来。

  “请坐!”秦怀道带着李泰到了最上面的位置上,请他坐在左边的椅子上,自己坐在右面!

  “嗯,都说伯平你对于格物这一块有着极深的造诣,现在一看,果然是名不虚传,这些桌椅,本王也在父皇的书房看过,非常精美!”李泰微笑的看着秦怀道说着,丫鬟此刻也是端着茶和点心上来。

  “魏王殿下过奖了,小道尔,不值一提!”秦怀道也是微笑的摆手,不知道他到底过来有什么事情,

  还有跟着李泰过来的这些人,李泰也没有介绍,秦怀道看着这帮人,都是书生打扮,而且看着年纪也是从20到40不等,看着这个气度,也不是普通的寒门子弟。

  “伯平,今天过来,是又要想求的,望伯平弟能够答应!”李泰此刻微笑的盯着秦怀道,开口说道。

  秦怀道自然是报以微笑:“殿下请说!”

  “朝堂现在传闻,你要弄出纸张出来,不知道是否属实?”李泰立刻接了话过来,看着秦怀道问着。

  “这个,殿下还是直接问陛下比较好,臣也是奉命做这个!”秦怀道一听,果然是这个事情,

  看来,这些年轻人,可能是世家的人,秦怀道不知道,李泰身边居然聚集着这么多世家的人。

  “嗯,本王自然是问了,陛下说,是你负责的,当然,本王也知道,你只是负责弄出来,但是如果销往全国,我想伯平对于这个可能是没有研究的,

  而这些人,正好是在全国各地都有着渠道,我相信到时候把纸张交给他们经营是非常好的!这样对于纸厂和商人来说,都是非常有利的!”李泰坐在那里,指着那些人对着秦怀道说着,

  那些人也对着秦怀道这边拱了拱手。

  “这个,臣可办不到,殿下,这个事情要陛下说了算的!”秦怀道一听,心里也是冷笑了,不过,表面还是微笑的看着李泰。

  “可据本王所知,你是这个纸厂的总管,虽然现在还没有授官,但是一旦你丁忧到期以后,就会授官!这个纸厂从生产到销售,你全权负责!难道本王的消息错了?”李泰还是微笑的盯着秦怀道,

  不过,秦怀道从李泰的眼神当中,看出了警告。

  “哈哈,魏王殿下,现在说这个为时过早吧?殿下,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身份,就普通的商人,他们可还入不了殿下你的眼,臣总不能把那些纸张交给这些普通的商人吧?

  再说了,这个纸张,可是为了天下读书人的,臣断不敢说,把纸张交给不明身份的人去办!”秦怀道微笑的看着李泰说着,

  自己还真不怕李泰,这个大唐,自己除了皇帝,还真谁都不怕,没办法,皇帝掌握着生杀大权,自己如果招惹到了陛下,那自己还真无还手之力,

  至于其他的王爷,哪怕是现在的太子,自己都不惧。

  而秦怀道的话刚刚落音,李泰的表情就不对了,下面的那些人的表情也不对。

  “怎么伯平是信不过本王,认为本王会带一些宵小之辈过来你府上?本王需要这样自降身份吗?”李泰此刻那双小眼睛紧紧的盯着秦怀道看着,脸上却带着笑。

  “魏王殿下说笑了,我只是说,我不知道他们什么身份,可能魏王你知道,但是我不知道!”秦怀道马上就回顶了一句回去,

  如果是普通的商人,秦怀道不介意让他们去做,但是看下面那些人的做派,可不是普通的商人,而且普通的商人,根本就到不了李泰这边来,

  秦怀道现在越来越确定,这些人就是世家的子弟,专门做生意的世家子弟,他们想要垄断纸张的销售,自己可能卖一文钱10张,而他们可能卖出去一文钱三张两张,

  同时,那些纸张,他们肯定还有其他的销售渠道,比如销售到国外去,这样能够延迟大唐纸张普及的时间,而等陛下走了以后,下一个皇帝继位,他们就有可能让这个纸厂消失。

  因为纸厂,威胁到了那些世家的核心利益,对书本的控制,垄断了读书的权力,也就垄断了做官。

  “伯平,本王找你来说情,都不行吗?”李泰盯着秦怀道说着,语气里面带着威胁,

  秦怀道则是反盯了回去,看着李泰说道:“殿下,你那么大本事,找陛下说岂不更好,你若能让陛下不要让我担任这个总管的职务,我想,这样更加方便你操作!”

  “啪!”

  “你!”李泰此刻猛的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指着秦怀道说着。

  “魏王殿下,看来,胡国公是不打算卖这个面子给你,不过,我想胡国公,我用一个消息和你交换,也许你更加感兴趣!”此刻,下面一个人站了起来,对着秦怀道微笑的说着。

  “你算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若不是魏王殿下,你连进我府门的资格都没有!”秦怀道此刻,冷冷的盯着那个人,语气毫不客气。

  “你,好啊,想不到胡国公的府邸门槛这么高,我等世家子弟连登门都不让了?”那个人恼羞成怒,不过很快的压住了,然后看着其他在坐的那些人说了起来。

  “哼,到我府上,姓名都不通报,当胡国公府邸是什么?酒楼吗?来人,轰出去!”秦怀道此刻冷哼了一声,对着门口的家丁说着。

  “什么?”

  “你敢!”

  “秦怀道!”此刻,那些人全都震惊的看着秦怀道,而魏王则是直呼秦怀道的名字。

  此刻,外面很快就进来一队家兵,手拿着兵器,看着那些书生。

  “轰出去!”秦怀道双手一拍椅子把手,站了起来。

  “好啊,好你个秦怀道,本王可未曾得罪你!”此刻,李泰气的脸都青了,指着秦怀道说不出话来。

  “魏王殿下,本国公等会就会上书陛下,请问陛下,为何魏王带客人来我府上,连姓名都不通报,是瞧不起我胡国公吗?还是说,看我年少,故意来欺辱,本国公,要陛下主持公道!现在,给我轰出去!”秦怀道说着,拱手往皇宫方向作了一个揖,

  然后命令家兵把那帮人轰出去,当然,李泰他是没有轰,也不会轰,但是那帮人被轰出去了,李泰也待不住不是?

  家兵立刻盯着那些人,世家子弟也感觉到了巨大的侮辱,站起来,狠狠的盯着秦怀道,然后跟着那些家兵出去,

  他们可不敢反抗,如果秦怀道等会下令打,那些家兵可真会动手的。

  秦怀道压根就不在乎他们的那吃人的眼神,而是缓缓的坐下来,李泰此刻气的浑身发抖,

  “殿下,请坐!”秦怀道接着微笑的看着李泰,李泰此刻气的啊,指着秦怀道,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只是赶走那些不明身份的人,对于殿下你,我还是尊重的!”秦怀道还是微笑的说着。

  “本王可不敢坐,你的府邸不但门槛高,而且椅子本王也坐不起!”李泰说着,拂袖准备走。

  “殿下,麻烦你帮我传句话,臣,就是替陛下办事的,陛下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至于那些人,想要打纸厂的注意,别从我身上打!”秦怀道此刻也站了起来,对着李泰说着,李泰冷哼了一声,走了!

  等他们走了以后,秦怀道就往书房那边走去。

  “少爷,得罪了的魏王,可不好啊,魏王心眼小,满京城的人都知道,到时候他报复起来,可不好办!”一个年长的管事的,跟着秦怀道,在后面对着秦怀道说着。

  “哼,他算什么东西!”秦怀道冷哼了一声,心里毫不担心,在对付门阀世家面前,陛下可看的比谁都重,

  更何况,李泰是带着门阀世家的子弟来家里拜访,而且还要纸张的销售,陛下能同意吗?

  秦怀道回到了书房这边,马上就拿起了一本空白的奏章,开始提笔写,把刚刚发生的事情,都写上,也不添油加醋,就是抓住一点,魏王带着人过来,那帮人居然都不通报一声,请陛下主持公道,

  写完了,秦怀道出来书房,对着那个年长的管事的说道:“用最快的速度,送到中书省去!”

  “是!”管事的听到了,接过了奏章。

  “带上几个家兵!”秦怀道在后面吩咐着。

  “是,少爷!”那个管事的马上跑了。

  “这么快?哼,惹我?行啊,到此为止的话,大家相安无事,惹火了,把你们连根拔起!”秦怀道说着背着手回到了书房,

  然后拿出了白纸,开始准备规划整个纸厂的建设情况,包括建立围墙,秦怀道可不敢让纸厂如砖厂那样做一个开放式的工厂,

  这个工厂,可是还有武卫把守着。

  而李泰出了秦怀道的府邸以后,坐在马车上,非常不爽,立刻就命令马夫往皇宫那边赶过去,李泰现在没有就藩,但是也没有在宫里面住,而是在皇宫外面的王爷府邸住,

  这个事情,他咽不下这口气,需要去找陛下,他相信陛下肯定能够给他主持公道。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