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三十八章给朕查个底朝天

第三十八章给朕查个底朝天

  第38章

  秦怀道回到了刚刚交战的地方,此刻,京城的武卫已经派出人过来了,而秦怀道去找自己的家兵,发现没有一个还活着,都死了!

  “嗯哼!”

  “救命啊!”

  倒是吐蕃那边还有不少没有咽气的,秦怀道提着长枪就过去。

  “国公爷,使不得!”一个校尉看到了秦怀道提着枪过来,知道肯定是要杀了那些吐蕃兵的,马上驱马过去,要拦住秦怀道,

  秦怀道根本就没有搭理他,一枪往地上一个还没有死的吐蕃兵刺了过去,然后一拔出来,继续驱马去找那些还没有咽气的吐蕃兵。

  “国公爷,真的使不得,等陛下的吩咐吧!”那个校尉拦不住秦怀道,秦怀道的身份太高了,不是他一个校尉敢拦着的。

  “噗~”秦怀道还是一言不发,直接刺向了另外一个吐蕃兵,

  那个校尉看到了这样,也不拦着了,没办法,自己可管不了秦怀道,

  秦怀道杀完了那些吐蕃兵以后,长安城方向,来了一大队骑兵,

  秦怀道抬头一看,发现是自己家的家兵,有七八十人,手上都是拿着武器,

  他们到了这里以后,一看地上的尸体,是府上的,气的不行,两个管事的,翻身下马,快步到了秦怀道的马前面。

  “小的救援不及时,让少爷你受惊了!少爷可无恙?”两个管事的单膝跪下,抱拳问道。

  “无恙,那些战死的兄弟,好好收拾着,厚葬,后续家属安顿事宜,我会吩咐管家办好!”秦怀道脸上很平静,但是心中是非常愤怒的,只不过,他没有在下属面前表现出来。

  “是,少爷!”两个管事的说着就站了起来,马上府上的家兵就过来远远的包围住秦怀道,

  一部分家兵,则是开始清理地上的尸体,另外一部分家兵,则是去寻找马匹,那些马匹,也是府上的财富,

  秦怀道就是坐在马上,一言不发,他在等,等上面的行动。此刻,在魏王府邸,魏王也接到了消息。

  “王爷,现在可怎么办?秦怀道居然这么厉害,斩杀了这么多吐蕃士兵,那些吐蕃士兵,可都是上过战场的!”一个书生模样的人,站在那里,对着坐在主位上,阴沉着脸的魏王问道。

  “关本王什么事情?”魏王扭头看着那个书生问道。

  “是。是!小的错了,小的错了!”那个书生模样的人,连连点头说道。

  “准备一下,我要进宫!”魏王说着就站了起来,他现在需要进宫,要保住禄东赞才是,

  吐蕃人袭击大唐的一个国公爷,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都需要禄东赞前往宫里面做解释,陛下,可不会轻易让这个事情揭过去,

  不过,魏王他们也想好了对策,唯一让他感到意外的是,秦怀道居然没有被杀死,相反,吐蕃这边的士兵损失惨重,这个是真的让他没有想到。

  在陛下的甘露殿里面,陛下坐在那里,禄东赞则是跪在那里,装着什么都不知道,

  而他身后,还有三个吐蕃士兵,他们也说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是说在路上遇到了,秦怀道没有让路,双方就打了起来!

  可陛下压根就不相信,事情会有这么简单,吐蕃兵在大唐境内这么嚣张先不说,秦怀道在和他们打的时候,不可能不亮明身份,吐蕃兵居然敢刺杀大唐的国公,

  关键是,还是在这个时候,在纸张这边刚刚有消息不久之后!

  “天可汗陛下,请赎罪,是臣监管不力,让他们酿成此大祸,请天可汗陛下处罚!”禄东赞头呛地的呼喊着。

  “陛下,此事必须要严查,他们到底是偶尔遇到了,还是早就图谋不轨,老臣不相信是偶尔遇到,陛下,请明察!”尉迟敬德此刻站了出来,跪下说道。

  “老臣也不相信是偶尔事件,请陛下明察,他们胆大妄为,居然敢在我长安城附近行刺一个国公爷,岂不是欺我大唐无男儿?”卫国公李靖此刻也是跪下喊道。

  “请陛下明察!”很多重臣全部跪下,包括长孙无忌也都跪下了,

  这个事情太严重了,敢行刺国公,那其他的国公,谁敢说自己的安全的。

  “起来,朕自然是会查的,禄东赞,为何他们那帮人,昨天晚上不在长安?”陛下对着那些重臣说完了以后,就盯着禄东赞问了起来。

  “回天可汗陛下,昨天他们想要去打猎一番,说是在长安久了,好长时间没有好好打猎,于是就骑马进山了,昨晚就在长安城外露营!外臣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禄东赞还是跪在那里,叫屈的说着,

  心里则是盼着,魏王殿下怎么还没有来,不过,他也清楚,现在陛下是不可能杀他的,只不过这个事情是需要严查,但是还不会威胁到自己的性命,

  毕竟,所有的事情,他们都考虑到了,唯独没有考虑到的就是,没有能够杀掉秦怀道。

  “程处嗣,外面的那些马匹上面,可有猎物?”陛下说着就扭头看着站在旁边的程处嗣。

  “回陛下,没有发现猎物!”程处嗣马上拱手说着。陛下一听,就盯着禄东赞问了起来。

  “这?”禄东赞此刻也是愣了一下,接着开口说道:“回陛下,现在是酷暑难耐,昨天打的猎物,也存不了!他们就是去游猎一番,打下来的猎物,可能根本就没有带回来!”

  然后扭头看着后面的三个吐蕃士兵问着:“说说,猎物呢?”

  “没有猎物,我们没有带猎物,昨天打的都吃完了!”其中一个士兵开口说着。接着禄东赞扭头看着陛下这边拱手说道:“回陛下,外臣问过他们,确实是没有猎物,他们昨天晚上都吃完了!”

  “一派胡言!”尉迟敬德火大的喊了一句。

  “好了,来人,带着他们三个士兵下去,严加看管!”陛下此刻也头疼,现在没有直接的证据,好在秦怀道没事情,要不然,这次损失就大了。

  “这个事情,朕一定会给伯平一个交待的,其他的人,都回去,禄东赞,你也回去!”陛下说着就站了起来。

  “陛下!”那帮老臣不干了,都是喊着陛下。

  “先就这样,朕要调查一下,这个事情不可能过去,要不然,现在怎么办?”陛下看着那些重臣们问道,

  那些重臣也是没办法,知道陛下说的也是实话,事情刚刚发生,总是需要调查清楚。

  很快,甘露殿里面的人就都走了,就是剩下程处嗣,陛下此刻的脸阴沉的不行!

  “碰~”陛下突然狠狠的砸了一下桌子,背着手站了起来,在甘露殿里面来回的快速走动。

  “程处嗣,给朕查,给朕查他一个底朝天,居然敢行刺秦怀道,嗯?朕倒要看看,谁这么大胆,怕不怕朕灭他九族!”陛下突然停止,指着程处嗣大声的喊着。

  “是!”程处嗣听到了,单膝跪下说道。

  “去告诉伯平,往后出门,身边家兵不能低于50人,不许在城外过夜,另外,吩咐左右卫,加强对伯平府上周边的巡逻,还有,和伯平说,好生安葬那些家兵,朕会有赏赐下来,另外,让他不要着急!”陛下接着指着程处嗣开口说着。

  “是!”程处嗣继续跪下。

  “去!”陛下说完了背着手站在那里。

  “陛下,臣告退!”程处嗣说着就站起来,开始往外面走去。

  陛下此刻站在那里,想着这个事情,他想着,这个事情,肯定是世家联合吐蕃人一起干的,世家可没有少干过这样的事情,他们还真的有这个能量,

  现在哪怕是查,估计都查不到什么,吐蕃人他们肯定装着什么都不知道,就是说误会,

  而吐蕃那边死了这么多人,自己如果再次追究,也追究不到什么,关键是,追究吐蕃人,秦怀道肯定不会满意的,谁都知道,吐蕃人还没有这么大胆,敢袭击大唐的公爵!

  现在陛下头疼的是,如何给秦怀道交代?

  如果不给秦怀道一个交代,那么纸张能不能弄出来,都不知道,这个可是关系到李唐的安全!

  “不要让朕查出来!否则,朕不惜灭掉一两家!”陛下站在那里,心里下定决心说道,

  这个事情,必须要给那些世家一个警告,同时,还要给秦怀道一个交代!

  而禄东赞出去了以后,心里也开始担心了,如果秦怀道死了,那还好说,但是现在没死,没死的话,陛下就会照顾他,那这个事情,肯定会一查到底,

  对于魏王,禄东赞是不放心的,如果不是为了争取到更多的利益,自己都不惜的和魏王交往,魏王在他看来,就是一个极度自负和眼高手低的人,

  可惜,现在自己也找不到更好的人来代替他,太子自己接触不上,其他的藩王根本就没有权力,剩下一个晋王,基本不出宫,自己想要和他联系上都难!

  “怎么就没死呢?”禄东赞叹气了一声,接着开始吩咐马车,往驿馆那边赶去。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