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五十章要城阳公主当嫂嫂

第五十章要城阳公主当嫂嫂

  第50章秦怀道回到府上,就准备前往鄂国公府,

  准备好了礼物后,就领着弟弟妹妹一起前往。

  刚刚抵达鄂国公府上的大门前,鄂国公府上的家丁看到了,马上就打开了中门。

  “见过胡国公!”一个管事的出来,对着秦怀道行礼说道。

  秦怀道下马扶起。

  “叔叔婶婶在家否?”秦怀道笑着问了起来。

  “在家呢,夫人一大早就起来准备好的吃食,说国公爷你好几年没到府上来坐,今天中午,可要在府上用膳才是!”管事的笑着对着秦怀道说着。

  “婶婶有心了!”秦怀道微笑的点了点头。

  “请,国公爷!”管事的笑着对着秦怀道做了一个请。

  而秦怀道则是两手分别牵着弟弟妹妹,从中门进入。

  尉迟敬德和夫人两个人已经站在前院大厅门口等着秦怀道了。

  秦怀道他们快步过去,到了他们两个面前,立刻行礼:“侄儿(侄女)见过叔叔婶婶!”

  “快,快起来,起来!”尉迟敬德和夫人连忙拉起秦怀道他们三兄妹,

  尉迟敬德拉着秦怀道的手不放,而夫人则是拉着秦怀道弟弟妹妹的手,一直牵着进入到客厅。

  “来,坐下,坐下说,好孩子!”尉迟敬德有点激动。

  2年多了,这孩子没出来过,也不敢去其他的府上拜访,现在好不容易来了,这个可是他兄长秦琼之后啊,他能不激动吗?

  “这些年,叔叔婶婶的照拂,侄儿和弟弟妹妹永世难忘!”秦怀道说着再次行礼,被尉迟敬德给拉住了。

  “伯平,不需如此,快,起来,坐下说,坐下说!”尉迟敬德拉着秦怀道的手不放。

  “真长大了,现在可是从四品上的官员了,瞧瞧,几年的功夫,就从一个孩子,长的这么高了!”尉迟敬德对着夫人说着。

  “可不是呢,两年多没见,都长成大人了,对了,伯平啊,你叔叔回来跟我说,要我去帮你寻摸姑娘。

  婶婶也给你打听了几家,和你卢国公夫人婶婶一起去找的,我们两个想着,这两年,怎么也要让你把婚事给办了,让大哥在地下也好安心!”夫人也高兴的看着秦怀道说着。

  “这个,侄儿倒是不急,不过,全凭叔叔婶婶们做主吧,侄儿也不懂!”秦怀道摸着自己的脑袋,笑着说道。

  已经虚岁十六了,也该谈亲事了,秦怀道对于这个倒是不拒绝,不过在说这个的时候,秦怀道的脑海里面,不由的想着城阳公主。

  “可有心仪的姑娘?”夫人笑着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瞎说什么?伯平天天在府上,哪能有姑娘呢?”尉迟敬德笑着责备了起来。

  “哎呦,你瞧我,把这茬忘了!”夫人也想到了这个。

  “婶婶,我想要让城阳姐姐做嫂嫂!”此刻,秦娇突然仰头看着夫人说道。

  “城阳公主?”尉迟敬德和夫人都震惊的看着秦娇,然后扭头盯着秦怀道看着。

  “这,叔叔婶婶,娇儿乱说的!”秦怀道马上对着尉迟敬德解释着。

  而尉迟敬德则是皱着眉头,考虑着。

  “伯平啊,这个事情,恐怕不行啊,你知道和公主成亲,最大的麻烦是公主要住在公主府,而你府上,最缺的就是女主人,没有一个女主人在家,你在外面如何行事?”鄂国公坐在那里,开口说着。

  要说,秦怀道和城阳公主,也不是不能在一起,陛下估计也不会太反对,唯独就是这点,尉迟敬德他们肯定是不会同意的。

  “其实,侄儿也不懂陛下到底什么意思!”秦怀道想了一下,感觉自己还是要争取一下,毕竟,城阳公主长的很好看,而且性格也不错,自己挺喜欢的。

  “嗯?陛下也知道了?”尉迟敬德吃惊的看着秦怀道说道。

  秦怀道点了点头,然后把之前城阳公主被禁足,不让来府上,到后面自己弄出了纸张,陛下又给城阳公主解禁了。

  “老爷,这么说的话,那还是有点希望的,陛下不可能不知道现在伯平府上需要一个持家的女主人!难道如长公主那般,直接住在伯平府上?”鄂国公夫人听到了,迟疑了一下,看着鄂国公问了起来。

  “嗯,此事啊,老夫还要探探陛下的口风才是,今年城阳也十五六了,伯平,她比你小?”尉迟敬德此刻想了一下,对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小两个月!”秦怀道马上说着,还真是小两个月。

  “嗯,行,这个事情,老夫要去探探口风去,不过,伯平啊,你也需要办好纸厂的事情,让陛下高兴了,兴许这个事情就成了,现在陛下对你还是很重视的!”尉迟敬德坐在那里,点了点头,对着秦怀道说着。

  “谢谢叔叔!”秦怀道笑着拱手说着。

  “嗯,不说这个,走,去我书房坐坐,夫人啊,你就带着善道和娇儿他们在府上转转,往后啊,可要常来这边走走!”尉迟敬德说着就站了起来,估计是有事情要交待自己。

  “嗯,妾身知道呢!”夫人微笑的点了点头。

  很快,他们两个就到了书房,分别落座。

  “今天,你去见了陛下,陛下说什么了?我估摸着,魏王殿下肯定会去!”尉迟敬德坐在那里,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秦怀道不由的看着尉迟敬德,他居然能够猜到魏王殿下会过去。

  “没错,不但魏王殿下去了,就连太子殿下也去了,不过,太子殿下倒没有说什么,都是一些客套话。

  倒是魏王,想要抢走彘奴的管理权,但是让陛下给否决了!”秦怀道对着尉迟敬德说了起来。

  “哼,魏王不足为惧,哎,可惜了,太子殿下!”尉迟敬德先是冷哼了一声,接着又叹气,为太子殿下叹气。

  “侄儿今天看,太子谈吐得体,而且在这个纸张上面,侄儿看他是支持的,为何?”秦怀道心中还是有点疑惑,他不知道太子怎么就成了坊间如此传闻的了。

  “太子识大体,颇有陛下的气度,可,可唯一一点,就是好玩,各种糊涂事情,都是涉及在玩上!

  但是,老夫和你的那些叔叔们,对于太子还是抱着很大希望的,就担心,一旦他继位了,成了第二个隋炀帝,那就麻烦了!

  到时候天下的百姓,没过上几年安稳的日子,又要开始战乱!”尉迟敬德叹气的说着。

  秦怀道一听,敢情他们的担心在这里,太子在玩上面,已经让那些大臣们警惕他会成为一个荒淫无度的昏君。

  秦怀道听到了这里,点了点头,算是懂了。

  “至于魏王,这个人,成不了大器,但是他背后那股力量,门阀世家可不能小瞧了。

  此人,睚眦必报,小肚鸡肠,上次为了对付你,居然敢联络吐蕃人,可见此人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但是终究是没有用的!

  可是他背后的那帮人,你需要警惕,门阀世家,一定会对付你,但是让老夫感到奇怪的是,为什么纸厂建立了这么长时间,那些人居然还没有对你采取行动?”尉迟敬德坐在那里,摸着自己的胡须想着。

  “行动了,叔叔,这次吐蕃人袭击侄儿,就是门阀世家在后面捣鬼!”秦怀道看着蔚迟敬德开口说道。

  “嗯?”尉迟敬德听到了,抬头盯着秦怀道看着。

  “事后,魏王给我送来了价值万贯的东西,其中那些字画,据侄儿所知,有的字画,可是在世家手里的,但是被他拿过来送到我府上来了,

  而且,价值万贯,短短一个晚上就能够筹齐,我不相信魏王会有这么多钱,除非背后有陛下支持,但是我看着不像!那么,只能是世家了!”秦怀道把自己的分析说给了尉迟敬德听。

  尉迟敬德则是站了起来,在书房里面走着。

  “价值万贯?你收了?”尉迟敬德走了几步,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收了,不过,侄儿让他们重新开了礼单,让礼单上显示的就是几百贯钱,侄儿懂!”秦怀道站起来拱手说着。

  “好,好,这事做的好,这事啊,估计还是陛下的意思,你不收还不行,陛下啊,现在还需要魏王!

  如果没有魏王,陛下担心那帮人,到时候去找太子,甚至说,他们很有可能抬出另外一个人!”尉迟敬德两步走到了椅子上,坐下来,对着秦怀道说着。

  “另外一个人?谁啊?”秦怀道没听懂,那些世家还能够抬出另外一个人出来。

  “吴王李恪!”尉迟敬德看着秦怀道小声的说着。

  “啊?他?”秦怀道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个人。

  “你不要小看了世家的能量,他们的能量大得很!陛下和他们斗了这么多年,还真从来没有占过便宜。

  杀,还不能杀,其他的处罚,对于门阀世家来说,根本就没有用,逼急了他们,那帮人,敢挂印离开,反逼着陛下退让!”尉迟敬德看着秦怀道解释着。

  没办法,没有足够的读书人当官,世家门阀的官员,就是这么硬气!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