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六十二章对手是谁?

第六十二章对手是谁?

  第62章李承乾希望李丽仙见到了秦怀道,帮自己办件事!

  李丽仙自然是答应的,毕竟这个是自己的大哥,而且对自己还不错。

  李承乾则是在那里考虑着,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丽仙,上次烧崇贤馆的事,是自己不小心烧的,下面的人为了帮自己掩盖罪行,就说是秦怀道烧的,

  还让秦怀道从国公变成了开国县公,好在很快秦怀道就把国公给弄回来了,要不然,自己这一辈子,都没办法去直视秦怀道。

  不过,现在他担心说了,秦怀道还会恨自己,听说秦怀道听说国公降到县公以后,都昏迷了一个来月,想必这个事情,秦怀道心里肯定不能释怀的。

  “嗯,算了下次大哥见到了秦怀道,亲自跟他说吧!”太子考虑再三,还是没有城阳说,

  他担心会让秦怀道更加远离自己,这个事情,如果要道歉,还必须要自己亲自去才行,

  但是自己现在还不想和秦怀道走的太近了,现在世家对于秦怀道可是虎视眈眈的,而走太远也不好,秦怀道的能力,自己是知道的,这样的留在自己身边,是能够办成事的。

  “好,大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便是!”李丽仙也不知道什么事情,也没有往之前的事情上面想,就笑着看着李承乾说着,

  李承乾笑着点了点头,接着两个人聊了一会,李承乾就走了,

  李丽仙则是非常高兴,毕竟现在消息确定了,但是高兴之余,心里不免有点担心,宫里面不但传自己有可能会被赐婚给秦怀道,但是也传,陛下赏了一个才人给秦怀道,这个就让她有点不舒服了,

  她不知道自己的父皇到底是怎么想的,既然把自己许配给了秦怀道,为何还要赏赐女人给秦怀道,而且这个女人长的什么样子,她也不知道!

  而此时,在秦怀道书房,秦怀道还是在那里画着图纸,而且也闭门谢客,任何人拜访,都不接见,就说染了热风寒!

  “老爷,你这画的是什么啊?”武媚陪着秦怀道画了很久,完全不知道秦怀道画的是什么,很多图纸,秦怀道干脆不用汉语标注了,而是用拼音来标注,

  画完了,秦怀道就让武媚收拾好,放到旁边的一个柜子里面,里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图纸,武媚也好奇。

  “随便画着玩的,我喜欢这些线条,感觉这些线条很美,所以就喜欢胡乱的画!”秦怀道笑了一下,站了起来,前往旁边的茶具当中,

  武媚看到了,也盈盈的走了过来,开始站在秦怀道旁边,准备给秦怀道打下手。

  “少爷!”此刻,门口管家轻声的喊着。

  “进来!”秦怀道继续忙着手上的东西,随口说着。

  “少爷好,武夫人好!”管家进来以后,对着秦怀道和武媚打着招呼,他称呼武媚为武夫人。武媚听到了,报以微笑。

  “嗯,坐下,喝杯茶?”秦怀道笑着看着管家问了起来。

  “少爷,老奴可不会品,别糟践了这些茶叶,少爷,刚刚门口有一个叫杜荷的人求见!给打发走了,不过,此人的语气不善,少爷,咱们怎么得罪他了?”管家小心的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杜荷?”秦怀道听到了,皱了一下眉头。

  “是,他很小的时候,老奴应该见过,是莱国公杜如晦的儿子,不过,今天过来放的话,有点狠,说什么让少爷你等着,夺妻之恨不共戴天!这话说的老奴都有点摸不着头脑!”管家还是有点担心的看着秦怀道说着,

  他也知道,莱国公杜如晦虽然已经身亡多年,但是陛下一直是照拂有加的,而且他大哥也是一个国公爷,管家也知道,杜荷一直是跟着太子身边的,得罪了杜荷,管家担心这样也等于间接的得罪了太子。

  “他想要向陛下给他赐婚,把城阳许配给他,而现在,陛下已经答应许配给我了,所以才有了夺妻之恨这么一说,荒唐!”秦怀道笑了一下,看着管家说道。

  “啊?这?这,莱国公的儿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公主岂能他说能许配就能许配的?怎么也要看陛下的意思吧?”管家一听,就不乐意了,责怪杜荷不懂事。

  而秦怀道心里则是苦笑着,如果没有自己穿越过来,那么杜荷还真的尚了城阳公主。

  “管家,不必多忧,杜荷此番行为,只能为他自己带来麻烦!”武媚看到了管家有点着急,立刻宽慰管家说道。

  “嗯,老奴担心他对少爷不利,今天上午,门房那边已经打法了十多家世家的人来探望,有的提了礼物过来,安排在门房那边的管事,都给打发了!

  而这个杜荷,哎,少爷,他是太子的人,少爷可需要谨慎才是!”管家担忧的说着,

  现在他也知道,秦怀道成了那些世家想要拉拢的对象,一旦拉拢不了,那么就是无情的打压,在纸张出来之前,如果没有拉拢成功,那么接下来的打压,肯定如疾风骤雨般的落下。

  “我知道,你不用担心!”秦怀道微笑的看着管家说道。

  “诶,那老奴就先出去了,老奴看着,就是要多挑选一些家兵回来才是!”管家说着就要出去了。

  “管家真不错!”武媚看到秦怀道坐在那里端着茶杯没有动,就笑了一下说道。

  “嗯?嗯!这些年,全靠管家操持着家里的事情,功劳苦劳都是巨大的,往后啊,管家如果有得罪的地方,你就看在少爷我的面子上,不要和他计较,他这一生,都是围着我秦府转的。”秦怀道对着武媚说道,

  他知道武媚的本事,天赋极高的人,十个管家捆在一起,都不是武媚的对手,所以,秦怀道需要提前和武媚说一声。

  “奴婢那有这个本事和胆量?”武媚笑着对着秦怀道说着,秦怀道听到了,扭头看着她笑了起来。

  “少爷,很怕我?”武媚试探的看着秦怀道问着,从第一次见面,她就感觉秦怀道有点害怕自己,而自己也不知道秦怀道害怕自己什么。

  “没有,怕你干什么?就是感觉,你这个聪慧的女孩,跟着我,有点可惜了!”秦怀道笑了一下掩饰了过去,

  总不能说,按照原来历史的轨迹,你可是一个女皇,只不过,现在看着,是没有这个可能了。

  “老爷你说笑了,奴婢再聪慧,都是一个女人!”武媚不懂秦怀道的意思,但是还是笑着对着秦怀道说着。

  “嗯,不说这个了,说说门阀世家那边的打算,他们真的要给我送妾,他们当我傻,我现在敢要他们的妾?”秦怀道坐在那里,看着武媚问了起来,同时也请武媚坐下,和自己一起喝茶。

  “要不要那是少爷你的事情,送不送就是他们的事情了,他们不送,那到时候就行动无名,现在送,无非是为了将来对付你找一个借口,

  到时候他们可以说,他们曾想着拉拢你,可是你并不领情,那么接下来,他们就要动真格的了!”武媚坐在那里,看着秦怀道说着。

  “也就是说,之前他们对我采取的行动,包括那次刺杀,都不是动真格的?”秦怀道听到了,皱了一下眉头,看着武媚说着。

  “他们还没有怎么动呢,上次你刺杀,那是魏王和禄东赞联手做的,世家那边,可能根本就没有参与进来,不过,后期为了维护魏王,他们可能做了一些事情!他们要动手,可不是这样动手的!”武媚笑着对着秦怀道说着,对于世家这一块,她也是懂不少。

  “哦,那他们会怎么动手?”秦怀道听到了,看着武媚好奇的问了起来。

  “他们会想着让你身败名裂,然后借用陛下的手,诛杀你!”武媚看着秦怀道非常严肃的说着,秦怀道听到了,也认真了起来。

  “他们肯定会设定圈套让你钻进去,而一旦你进去了,就不要想着出来了,老爷,既然你已经和世家那边起了冲突,那么,就需要做好殊死斗争的准备,世家不可能会放过你,

  纸张一出来,就是世家对你展开行动的开始,所以,老爷,你千万要谨慎!

  除非你有让世家忌惮的东西,否则,世家一定不会放过你!”武媚坐在那里,非常严肃的看着秦怀道说着,秦怀道坐在那里,仔细的想着武媚的话。

  过了一会,秦怀道开口问道:“那你的意思是说,我需要和门阀世家那边谈谈?”

  “谈?你和谁谈?你能去谈吗?一旦你去谈了,陛下就不会放过你!”武媚有点诧异的看着武媚说道。

  “既然世家那边能够对我先礼后兵,那我为什么不行?”秦怀道反问着武媚,

  武媚接着说道:“老爷,先礼后兵没错,但是老爷,你的对手,具体到个人,是谁?你找谁谈?找那些世家的家主?他们压根就不会见你的!

  找下面的人,根本就没有用,他们不旦代表着世家,还代表着另外的人,比如昨天来的崔仁师,他还代表着魏王,比如杜荷,他是代表着太子,你能和他们谈吗?”

  武媚继续反问着秦怀道,

  这些问题也问住了秦怀道,正如武媚说的,他的对手是谁,现在都不确定。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