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六十六章总要分出胜负

第六十六章总要分出胜负

  第66章陛下听完了秦怀道说的话,就坐在那里考虑了起来,考虑着要不要把这个印刷厂的事情,分出去。

  秦怀道相信陛下肯定会同意的,长孙无忌也知道,不过他也希望能够参合进来。

  “陛下,臣,能不能也来一份?”长孙无忌小心的看着陛下问了起来,

  陛下听了,笑着看着长孙无忌。

  秦怀道则是有点意外的看着长孙无忌,按理说,长孙无忌是不能参加的,他怎么也算是一个小的门阀。

  “好,那就这么定了吧,不过,要加上赵国公,如何?”陛下扭头看着秦怀道这边,拍板说道。

  “谢谢陛下!”秦怀道和那些大臣们,都是拱手对着陛下说着。

  “老规矩,朕占五成,其他五成,你们五家平分!”陛下接着说了一句,秦怀道点了点头。

  “父皇,儿臣想要监管印刷厂!”此刻,李泰先开口说了起来。

  李承乾则是扭头看着李泰,接着看着陛下拱手说着:“陛下,监管印刷厂,是儿臣的责任!”

  说完了,还是看着陛下这边,此刻,陛下有点为难了,陛下根本就不想让他们插手,他想要让李治插手进去。

  “伯平啊,你认为,印刷厂谁来监管合适?”陛下说着就看着秦怀道。

  “回陛下,这个臣可不敢做主,毕竟,这个是涉及到印刷的内容!”秦怀道马上拱手说着,

  开玩笑,现在自己说让谁来管,那不是明摆着要做得罪人的事情吗?自己可不会那么傻,他们争是他们的事情,自己可不想参加进去。

  “嗯,这样吧,你们两个现在也不要争,印刷这一块事关重大,可不是造纸这边能够比的,朕要看看你们的表现,如何?”陛下转头看着李承乾他们说道。

  “是!”李承乾很无奈的拱手说着,心里很失望,

  任谁都知道,这个印刷厂,让太子监管是最好的,否则,让其他的皇子监管,明显是用来限制太子的,现在陛下没有一口答应,李承乾知道陛下有其他的行事了。

  而李泰则是点了点头,这么说,自己还是有希望的。他们两个都不知道,陛下心中所属的是李治。

  秦怀道他们在甘露殿坐了一会,商量了造纸厂的事情后,就出去了,路上,尉迟敬德他们一帮人骑马一起慢慢走,

  他们在秦怀道这边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心里也放心不少,知道秦怀道不是打诳语,不过他们心里还是有担心,担心门阀世家那边的动静

  。因此,他们相约一起前往秦怀道的府上,长孙无忌和房玄龄没有去,他们也没有想到,尉迟敬德他们出宫以后,还会前往秦怀道的府上。

  “公爷们来了,小的见过各位公爷,见过王爷!”秦怀道他们刚刚进入到了府邸,管家小跑了过来,对着那些公爷们行礼说道。

  “秦礼康,秦府这些年,辛苦你了!”李靖翻身下马,对着管家说着。

  “公爷,你言重了,小的也没有别的本事,只能帮着老公爷照顾好这个家,好在少爷懂事,府上才能慢慢好起来,刚刚老奴可听说了,陛下已经赐婚了,把城阳公主赐婚到我们秦府了,可当真?”管家激动的看着那些公爷问了起来。

  “当真,圣旨已经下达了!”秦怀道笑着对着管家说着,同时把圣旨交给了管家,管家连忙跪下,双手接过了甚至。

  “送到后面宗祠里面去供养着!”秦怀道对着管家说着。

  “诶,老爷,小的马上去办!”管家点了点了头,捧着圣旨,快步往宗祠那边跑去!

  “秦礼康此人,和你父亲南征北战多年,当年你父亲本来想要保举他为从六品羽林长吏,他都不去,对你父亲也是忠心耿耿!”李靖对着秦怀道说着管家的事情。

  “嗯,侄儿知晓呢,现在府上也让他两个小儿子进入到府邸读书,待时机成熟,侄儿想要让他两个儿子外放出去!”秦怀道点了点头,对着李靖说道,管家的事情,他当然记得,父亲也对自己说过了。

  “嗯,知道就好!”李靖点了点头,满意的说着。

  “伯平做事情,还是很稳重的!”尉迟敬德也很满意的说着,

  其他的公爷也是点了点头,现在秦怀道的表现,让他们非常意外,也很满意,

  到了客厅以后,李靖和河间王坐在主位,秦怀道他们坐在下面的位置上,那些丫鬟马上上来了糕点,水果和茶水。

  “伯平啊,之前这个消息,你为什么一点都没有透露出来,今天突然放出来,让老夫和你的那些叔叔们吓了一跳!”尉迟敬德坐在那里,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嗯,本来是不想那么快放出来的,侄儿也知道,那些门阀世家不好惹,可是,纸张放出来,那是因为陛下发现了,侄儿不得不放出来,他们还揪着我不放,

  不但要刺杀我,还想要阻扰我和丽仙的婚事,这个侄儿就忍不了,侄儿昨天就在想,如果门阀世家的人,从此相安无事,那么侄儿这个印刷术,肯定不会那么快放出来,

  侄儿也知道,不能断了人财路,更加不能断了人家家族的根,但是他们欺人太甚,总认为侄儿好欺负,侄儿就不得不反击了,

  侄儿也想明白了,之前啊,侄儿是太低调了,太谨慎了,太在乎他人对于侄儿的看法,往后啊,侄儿可不这样了,既然要打,那就打到底,就像两军交战一样,重要分出胜负不是?那侄儿,必定拼到底!”秦怀道坐在那里,对着那些叔叔们说道,

  这些人,都是可信的人,而且,也是一体的。

  “嗯,这样想就对了,如果叔叔早知道你有这个,早就劝你放出来了,何必等到现在,那帮门阀世家,就是一帮附在百姓和朝堂的水蛭,他们在吸着朝堂和百姓的血,

  说是门阀世家,实际就是一些自私自利的匹夫,控制了书籍,让天下寒门子弟,无书可读,一旦朝堂对他们稍微苛刻了些,他们就敢暗中资助人揭竿而起,让整个天下陷入战乱当中!

  这帮人,本该早就除去,可惜,一直没有书籍能够替代,如果全部都杀了,还不成!”李靖听到了秦怀道的话,摸着自己的胡须开口说道。

  “没错,早该除掉他们,虽然我李家也是门阀世家,但是现在我李家坐天下,就有维护住天下百姓安慰过日子的责任,而不是过几十年,继续战乱,

  伯平,这个事情,放手去做,有叔叔们给你撑腰,没事,他门阀是有官员,可我们也有!”河间王李孝恭坐在那里,对着秦怀道点了点头,高兴的说着。

  “门阀世家这次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好,痛快,既然要打,就要打出一个胜负来,咱们是武将,不懂那些规矩,

  但是知道,不分出胜负来,他们还会来挑衅,与其这样,还不如一劳永逸!”李绩也是点了点头,满意的说着。

  “嗯,那就弄吧,今天下朝的时候,你们也看到了,那帮文臣脸色可不怎么好,他们谁也没有想到,你会在这个时候,抛出印刷方面的东西出来,这个就要了他们的命了,他们还不敢来对付你,也对付不了你!”尉迟敬德坐在那里,有点得意的说着,

  一开始他们反对的声音那么大,后面秦怀道抛出了印刷术,他们反对的声音马上就停止了。

  “不过还是要小心,小心门阀世家安排人来刺杀你,他们知道,只要刺杀了你,那么印刷术就不会放出来,

  老夫看啊,从左右卫抽调1000人,进驻秦府,直到印刷术完全出来了,才能离开,否则,终究是不安全的!”李绩皱了一下眉头说道。

  “嗯!”其他几个人也是点了点头,认为该这样。

  “就这么定了,老夫等会就去一趟皇宫,和陛下说一声,陛下肯定不会有意见的,对于这个,陛下看的比谁都重!”尉迟敬德点头说着,陛下肯定不希望秦怀道这个时候出事。

  “行,伯平,既然已经开打了,那就义无反顾吧,不干掉对方,对方不知道疼的,他们还以为你好欺负!”李靖看着秦怀道说着,

  秦怀道点了点头,接着他们就坐在那里商量着世家有可能采取的行动,通过正当的方式,他们没有任何可以对付秦怀道的办法,哪怕是陷害都没有用,陛下压根就不会相信,

  唯独一点,谈判和刺杀,刺杀的话,左武卫派了这么多人过来,他们也没有办法,就是剩下谈判了,那就要看门阀世家到底会派谁来谈了,那些明面上的人,他们压根就没有任何资格。

  秦怀道他们坐在这里快到晌午了,管家安排了膳食,秦怀道请那些国公在自己府上用膳,那些公爷也开心,对于秦怀道,他们非常满意!

  下午,左武卫就来了1000多人,其中500人直接进驻在秦怀道的府上,另外500人,则是在府外巡逻。

  可是在魏王府,魏王此刻被十多个中年男子给包围住了,虽然厢房里面装了很多冰块,但是他额头上的汗珠还是不停的滚落,尤其是那些那些中年男子的怒视之下。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