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六十七章聪慧的太子

第六十七章聪慧的太子

  第67章魏王被十多个中年男子盯着,浑身不舒服,不过,他还是强笑着看着那些中年男子。

  “此事,本王也跟你们说了,在甘露殿就是这些对话,秦怀道和其他的公爷,也会参与进来,不过,这个事情,本王也知道,对于你们这些人的家族来说,可不是好消息!”魏王坐在那里,强笑的看着他们,

  他们这帮人,都是最近开始支持自己的,他们都是门阀世家的人,而且都是朝堂当中的中坚力量,代表着他们各自的家族。

  “魏王殿下,为何秦怀道能够弄出印刷术来,你这边一点消息都没有,之前你让我们去反对秦怀道的婚事,我们刚刚一反对,秦怀道就抛出这个出来?

  这个事情,你需要给我们这些家族一个交代,我们这些家族早就达成了协议,不要轻易去招惹秦怀道,秦怀道他手上还有东西,能够威胁到我们门阀世家的东西!

  可是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他还有印刷术,这个才是致命的!”崔仁师坐在那里,咬着牙盯着魏王说着,

  之前哪怕是被秦怀道拒绝了,崔仁师都不敢轻易找机会对付秦怀道,除非是有十足的把握,否则,一旦惹怒了秦怀道,世家就麻烦,

  但是这次,魏王要他们世家一起反对这个事情,甚至说,按照魏王的要求,希望让杜荷娶城阳,这样就让秦怀道和太子殿下这边造成反目,让太子去对付秦怀道,

  可是还没有等他们说出一个结果出来,秦怀道就抛出了印刷方面的东西出来,这个就要命了。

  “本王也不知道他有这个东西!”魏王很无奈,也很悲伤,谁能够想到秦怀道手上还有这样的东西。

  “但是这个事情,你需要给我们一个交代,这个事情,到底该如何?一个纸张,已经对我们家族产生了威胁,现在再来一个印刷术,配合纸张,加上科举,不出十年,朝堂还有我们世家的地位吗?”一个中年男子愤怒的站了起来,盯着魏王说道。

  “其实是有办法的!”此刻,魏王的表情变的阴冷,然后阴笑的看着那帮人,那帮人就盯着魏王看着。

  “干掉了秦怀道,那些事情不就解决了?”魏王笑了一下,然后端起了茶杯说道。

  “蠢货!”崔仁师说着就站了起来,背着手往外面走。

  “你!”魏王听到了他这么说,站了起来,指着崔仁师,接着他发现,

  其他的中年男人,都是摇头看着他,然后背着手往外面走,根本就不想搭理魏王了。

  “为什么不行!”魏王还是不懂,站在那里冲着那帮人的背影喊着,他想不通,这样不是最有效的办法吗?干掉了秦怀道,一切都不是问题了。

  而那帮世家的人可不是这么想了,干掉秦怀道,可能吗?陛下可不是傻子,估计他们还没有展开行动,就先被陛下给杀了,

  在长安,那是陛下掌控的,一举一动,能够逃过陛下的耳目,包括他们此番到魏王这边来,陛下都是一清二楚,只有魏王还不知道,认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而在太子那边,太子和赵国公正在手谈,就是下围棋。

  “下午,你再去陛下那边一趟,和陛下谈谈,让这个印刷厂在你的控制当中,臣估计啊,这个印刷厂,后面肯定还有很多影响到朝堂的事情发生!

  而且你控制印刷厂,那么就能够和世家交易,臣相信,他们肯定会支持殿下你的,这样你的位置就稳了!”长孙无忌边下棋,边对着太子说道,太子点了点头,看着好像一心放在棋盘上。

  “殿下,如果你能够监管印刷厂,就等于和那些武将国公的儿子玩在一起,他们未来都是要接替国公位置的,有他们对你的支持,加上文臣的支持,陛下是不会轻易换掉你的!”长孙无忌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青雀根本就没有机会,舅舅你是知道的,而,孤真正的对手,是彘奴,舅舅你也知道!

  彘奴不可能和世家联合到一起,他不敢!那孤为何要去做?惹父皇不痛快?另外,哪怕是孤有朝一日登基,孤也要干掉世家!他们对于朝堂的影响太大了!孤不可能留着这么大一个隐患在身边!”太子开口轻声说道,

  长孙无忌则是拿着棋子,半天没有落下,也不知道他是在思考棋局,还是在思考李承乾说的话。

  “孤知道父皇忌惮我什么?孤犯的那些小错,其实都不是错,只不过,父皇需要打压我,孤今年已经二十三岁,而父皇不过四十四岁,正值壮年,

  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父皇再当过十多年是没有问题的!

  孤清楚,孤做的越好,就越会被父皇打压!”李承乾坐在那里,说话还是很轻声,而长孙无忌则是震惊的抬头看着李承乾。

  “程咬金,尉迟敬德犯的那些错误,孤也在犯,孤如果不犯,孤的位置,早就没了!”李承乾看着棋盘说道,

  而长孙无忌则是叹气了一声,放下了棋子,完全没有继续想要下下去的心思了。

  “玄武门之变,孤历历在目,父皇担心孤成为下一个秦王~”

  “别说了!”长孙无忌打断了李承乾继续说下去,很烦躁。

  “舅舅,你就说,孤在大是大非面前,犯过错误没有?监国的时候,孤有何事不决?孤有何事不对?孤也是在这两年才想清楚这个事情!

  青雀刚刚被抬出来,孤还不明白父皇为何如此?孤没错,为何要抬青雀出来?青雀爱好文学,给他书籍,给他赏赐,没错,孤也可以给他,他是孤一母同胞的兄弟!

  可为何,赏赐的同时,还给他建文馆,招募读书人!孤才一怒之下,点火烧了崇贤馆!既然青雀有了文馆,哪还要从崇贤馆干嘛?

  崇贤馆乃是为朝堂培养读书人,青雀那个文馆呢,是为他自己培养人!孤是太子,父皇为何要如此?”李承乾此刻愤怒的盯着长孙无忌问着,

  问的长孙无忌无话可说,他没办法给李承乾解释,毕竟,这个都是事实。

  “孤才想明白,不是孤的做的不够好,是孤,年岁太大了,陛下不需要这么年长的太子!青雀无用,父皇给他机会,他都抓不住,但是彘奴很聪明,看着老实无害,可,野心并不小!而且深知父皇的打算!孤不是没有想过去见见伯平,可,孤,不知如何面对!”李承乾叹气的抬头看着房顶,心中非常无奈。

  “舅舅让孤去争印刷厂的权力,今天你也看到了,孤争了,父皇给吗?这个管理权,就是给彘奴的!如果给了孤,父皇能安心吗?”李承乾坐在那里,苦笑了一下说道!

  “哎,殿下,作为太子,这些事情都是小事,你还需要忍住才是!”长孙无忌看着李承乾叹气的说着。

  “忍啊!孤一直在忍,一直在忍!孤知道,不忍,太子的位置都保不住!”李承乾自嘲的说着,

  长孙无忌也不知道该如何劝,太子都懂那些事情,自己该怎么劝,所有的一切,都是看陛下的意思。

  “舅舅,印刷厂的事情,就不要想了,是彘奴的!”李承乾看着长孙无忌说道。

  长孙无忌点了点头,知道已经成了定数了。

  “孤打算,这两天去秦怀道的府上,和他坐坐,聊聊,给他道歉!看看能不能说开这个事情,孤不能做这样的小人,哪怕孤有朝一日被拿下了太子,孤也是光明磊落的!

  最多史书会记载,孤荒淫无道,胡作非为?哈,历史上的帝王,谁不是后宫女人众多,孤喜欢的称心,是男人没错,

  但是从晋朝以来,这种风气少么,满朝文武当中,有多少是这样的?

  孤只不过是想要知道爱好男人到底是什么样的,称心死的冤,孤倒不是怜惜他,而是他是受了无妄之灾,父皇需要杀了他,来证明孤这个太子,做的不合格!”李承乾坐在那里,表情带着嘲笑,

  长孙无忌知道,他是在嘲笑陛下,嘲笑陛下的一切针对太子的行动,太子都是看的一清二楚。

  “去坐坐也好,如果伯平能够原谅你,那么,那些武将肯定也会原谅你,

  毕竟,伯平是下一代国公爷当中比较出色的那个,比冲儿都着,太子听到了,笑了一下。

  “他不敢支持孤,孤哪怕是喜欢这个人,也不会让他支持孤!他是真正大才之人,大才之人,必要留着大用才是,现在他支持孤,那不是找死么?父皇能饶的了他?”李承乾笑着说了起来,

  他不敢让秦怀道支持自己,如果只是普通的公爷,他无所谓,但是秦怀道,他希望能够留着,为自己留着,待有朝一日登基了,此人,自己要大用的。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