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六十八章等谁呢?

第六十八章等谁呢?

  第68章秦怀道在府上送走了那些公爷以后,就开始让管家去招募一些雕刻师回来,

  因为现在那些铅和铁,陛下已经派人送过来了,秦怀道需要招募雕刻师回来雕刻那些字体了。

  “老爷,怎么这个时候放出印刷术出来?之前臣妾不是说了吗?手上的东西越晚放出来,对于老爷来说,越有利?”武媚站在书房,看着秦怀道正在那里画着东西,就问了起来。

  “话是这么说,可是门阀世家那边穷追不舍,想要恶心你家老爷我!我岂能放过他们,现在既然已经互相不对付了,那我也不能坐以待毙,

  既然要斗,那就先分出胜负再说!

  再说了,陛下知道我这里有图纸,他也一直惦记着,还不如说,现在就放出来,让陛下安心!也省得他惦记!”秦怀道笑了一下,看着武媚说道。

  “那往后,你就不要跟人说,你在书房画图纸了,要不然,这样的事情,还会出现的!”武媚想了一下,提醒的秦怀道说道,

  秦怀道点了点头,自然是知道的。

  “少爷既然放出了印刷术,那么,那些门阀世家的人,会主动来找老爷吗?”武媚边磨墨边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你说呢?”秦怀道笑着扭头看着武媚问了起来。

  “应该会吧,他们现在也不知道少爷到底是不是真的能够弄出来,总会来试探一番的!”武媚考虑了一会,看着秦怀道说着。

  “嗯,他们知道我能弄出来的,现在就看那些幕后的人能不能站出来,什么崔仁师这样的人物,就不要过来了!”秦怀道笑着说了起来,

  武媚则是点了点头,崔仁师只是门阀世家马前卒,现在,这样的马前卒,秦怀道可是不会见了,见了也没有用,他们不能代表世家做决定!

  秦怀道整个一个下午,都是在书房里面,现在秦怀道需要画那些印刷的工具,有活铅字还不行,还需要配套的工具才能提高印刷的效果。

  第二天一大早,秦怀道就开始让那些雕刻师,开始雕刻字体了,秦怀道让他们在一个院子里面干活,铅字雕刻错了的,继续回炉融化,继续雕刻!

  一直到晚上,秦怀道府上都没有人来拜访,

  最让秦怀道意外的是,李治居然没有过来,程处嗣他们倒是来了,不过他们也不懂,现在他们只能盯着纸厂的事情,

  但是李治没有过来,让秦怀道有点意外,按理说,印刷厂被李治控制了才对李治最有利,但是他居然没有动静!

  第三天,秦怀道一大早起来练武过后,再次回到了书房当中,都快中午了,李治还是没有过来。

  “老爷,你是在等人吗?”武媚看到了秦怀道坐在那里,时不时的看了一下门口的方向,就忍不住的问了起来。

  “嗯!”秦怀道没有说话,就是用鼻子嗯了一声。

  “等门阀世家的人?”武媚继续问着。

  “他们没那么快,那些门阀世家的大佬,很多不在长安,等他们到了长安,估计是几天之后的事情,现在在朝堂的那些人,他们根本就不敢过来!他们很清楚,过来也无用!”秦怀道会议了一句说道,

  武媚则是站在那里想了起来,不知道秦怀道到底在等谁。

  “好了,走,去铁匠和木匠那边,需要交代他们打制一些工具了!”秦怀道说着就站了起来,拿着一些图纸,就往外面走去,武媚连忙跟上,交代完了那些工匠以后,秦怀道就往自己的书房里面走。

  “少爷,少爷,太子殿下来了!”此刻,管家快步的走了过来,对着秦怀道说着。

  “太子殿下?”秦怀道有点感到意外,太子殿下这个时候来这里?

  “开中门,有请!”秦怀道说着快步往前厅那边走去,刚刚到了前厅,就看到太子带着一帮人,还带了不少礼物过来。

  “臣,见过太子殿下!”秦怀道迎了过去,对着太子拱手说道。

  “伯平,此次过来,多有打扰了!”太子也对着秦怀道笑着拱手回应着。

  “殿下客气了,里面请!”秦怀道微笑的对着太子殿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太子点了点头,在前面走着,秦怀道则是在后面跟着,一直陪着太子到了前厅这边,秦怀道请他上座。

  “这椅子,坐的就是舒服,孤的东宫书房,也弄了这样的椅子!”太子坐在椅子上,拍了一下把手,笑着对着秦怀道说道。

  “嗯,殿下喜欢便好!”秦怀道客气的点头,

  太子也感觉到了秦怀道的拘谨,于是对着自己的随从说道:“你们都出去吧,孤想要和胡国公好好聊聊!”

  “是!”太子的那些随从,都出去了,而秦怀道也是对着管家挥了挥手,管家带着那些丫鬟也都出去了。

  “伯平,孤很长时间没来你府上了,伯平可知道缘由?”太子看着秦怀道微笑的问了起来。

  “多少知道一些!”秦怀道马上回应说道。

  “哈,孤认为你不知道!”太子笑着用手指点了点秦怀道,然后站了起来,秦怀道看到他站起来,自己也跟着站起来。

  “孤先给你道个歉了!”太子突然对着秦怀道这边拱手鞠躬,让秦怀道一下没有反应过来。

  “这?殿下,何出此言?”等秦怀道反应过来的时候,太子都已经站直了,秦怀道一脸迷茫的看着太子。

  “崇贤馆,孤烧的,让你背了这个处分,虽然现在国公的位置恢复了,但是孤的这个错误,孤还是要承担的!”太子看着秦怀道,非常坦然的说着,说完了以后,太子感觉自己浑身都舒畅了很多。

  “这?”秦怀道更加迷茫了,太子居然这么痛快的承认了,

  自己虽然早就猜出来,是太子干的,但是现在太子过来给自己道,这个是之前自己没有想到的。

  “当初烧崇贤馆,孤没有想过是你来承担这个事情,甚至说,孤也没有想过让其他人来承担,孤那个时候就是气愤,

  朝堂有了崇贤馆,为何还要让青雀,就是魏王也弄一个文馆出来,崇贤馆是为朝堂选拨人才的,

  青雀的那个文馆,是为谁选拨人才,因此,孤气愤,就一把火烧了那个崇贤馆,没想到,让你受了无妄之灾,孤那个时候都自身难保,也就顾不得你了!”太子说着坐了下来,看着秦怀道说道。

  “这个,都已经过去了,现在陛下也恢复了臣的国公爵位,既然殿下你都亲自登门道歉了,那臣自然是接受殿下的道歉!”秦怀道看着太子,只能这样说着,

  总不能说,这个道歉自己不接受吧?

  “好,那孤心里就好受多了!伯平,造纸和印刷这一块,孤就拜托你了,你做这些,孤是赞成和赞赏的!

  只不过,孤现在还不能公开站出来说这些话,希望你能够理解!”太子看着秦怀道继续说着,

  秦怀道也只是点头,对于太子突然来道歉的目的,秦怀道想不通,拉拢自己?

  秦怀道感觉有这种可能,但是,任谁都知道,现在他们那些国公爷,是不会站队的,他们可没有那么傻,在局势还不明朗的情况下,就先站队,

  况且,往后不管是谁当皇帝,自己这些公爷,只要没有得罪他们,那么未来的皇帝,也就没有对付自己这些人的理由,

  当然,如果是李泰当皇帝,那秦怀道可能就要麻烦了!太子坐在那里,和秦怀道聊了一会,就走了,留下了那些礼品,礼品不是很贵重,也就是价值百来贯钱!

  秦怀道送着太子出了府门,然后脑子里面一直考虑着太子来自己府上的目的如何,自己要等的是李治,可,来的是太子,秦怀道都有点不懂了。

  “老爷,你一直在等太子过来?”到了书房,武媚看到了秦怀道坐在茶桌前面一直在思考,就问了起来。

  “啊,没有,哎,我也没有想到,今天太子会过来!”秦怀道听到了武媚的话,抬头看着武媚摇头说道。

  “那老爷你今天等谁过来啊?”武媚有点不明白了,不知道秦怀道要等谁。

  “等晋王殿下,也不知道他怎么了,按理说,印刷厂对于他来说,很重要的,为何不过来和我商量一番?哪怕是不商量,现在也该到我府上来坐坐吧?商量纸厂的事情!”秦怀道坐在那里,有点想不通。

  武媚听到了,则是笑了起来:“晋王殿下现在可不会来这里的,他要是来了,就不是晋王了!”

  “嗯?”秦怀道听到了,扭头看着武媚,不知道她什么意思,从武媚的语气当中来看,武媚好像不怎么看得起晋王。

  “老爷,晋王殿下,可是隐藏的很深的,当初妾身在宫里就看出来了,看着人畜无害,实际上,野心可不小呢,加上陛下一直在推波助澜,晋王殿下,可是有想法的!”武媚站在秦怀道身边,小声的说着,

  秦怀道则是诧异的看着武媚。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