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七十九章酒难喝!

第七十九章酒难喝!

  第79章现在那帮武将的儿子,就是盯着秦怀道看着,没办法,谁让秦怀道这么出彩,已经成了朝堂的重臣了,

  陛下对他的赏赐,都快没有底线了,昨天一下就赏了200亩土地,长安城的土地,一亩价值200贯钱以上,这一下赏赐,就是价值4万贯,

  虽然秦怀道说是要给城阳公主建房子,但是这个还不是他秦怀道的?

  “行了,行了,别哭穷了,真是的,别人不知道,老三,哥每个月可是给了你一贯钱的喝酒的,知道你的钱,都被媳妇给拿着家用了!”程处嗣坐在那里,对着程处寸说着。

  “就是,我一个月还给你一贯钱呢,一个月两个贯钱,还不够你喝酒的?”程处亮也开口笑着骂着,

  程处亮是娶了清河公主,自己本身也是开国郡公,有不少封地和食邑。

  “哎,谁还嫌弃钱多啊?伯平弟弟啊,哥哥们穷啊,今天要不是你们,庆德楼,我们一年也难的来一回,这里喝一顿酒,最少一贯钱!”程处寸坐在那里,叹气的说着。

  “行行行,有机会的话,肯定带你们,都是兄弟,有机会,能不带你们吗?不过,之前我和你们也不熟悉,就是和程大哥他们熟悉,忘记你们,也不能怪我!”秦怀道笑着摊开手来说,

  这些武将的孩子是很抱团的,打架都是一起上,有事也一起扛,这个秦怀道是知道的,

  以前在崇贤馆读书的时候,没人敢欺负自己,虽然自己也不去惹事,但是谁要惹自己,还没有等自己动手,武将的孩子就会替自己出头。

  “听到没有,没事不要瞎去胡混,到伯平府上去坐坐,一天天就知道喝酒,喝茶多好?现在我都喜欢喝茶了,喝茶真的能够静心,有的时候一个人泡一壶茶,坐在书房里面,想着事情,多有收获,你们也学着点!”尉迟宝琳坐在那里,对着他们那帮小子训斥着。

  “就是,我这个月,今天应该是第一次喝酒了,最近喝酒都少了,一壶茶,一盘小点心,一本书,一天,多舒畅啊?我父亲都我还怎么转性了?”河间王的儿子李崇义也笑着点头说道。

  “多向伯平学习,关着门在这里说,之前你们谁还有伯平苦?家里没有一个长辈,还受到陛下重视?

  你瞧瞧你们,不是喝酒,就是去画舫,去画舫不要钱啊?老三,我可是知道,你还欠着画舫那边好几贯钱,自己先办法,我可不给你们垫着!”程处嗣对着程处寸骂着。

  “我自己想办法,我自己想办法!”程处寸坐在那里讪笑的说着,其他的武将也是讪笑着,他们很多人都在画舫那边有欠账。

  “这么穷吗?几贯钱还要想办法?”秦怀道有点惊奇的看着他们,

  毕竟他们也是国公或者王爷的儿子,当然还有一部分人是侯爷或者当朝高级武将的儿子,但是也不会差这点吧?

  “你说呢,一贯钱足够普通百姓家一年的所有开销了,他们是大手大脚花惯了,不要理他们,给他们多少钱,他们都是花在画舫或者酒楼里面!”程处嗣对着秦怀道训斥着他们,

  这帮兄弟什么德性,他们太熟悉。

  “程大哥,你可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啊,咱们不是没钱吗?”褒国公段志玄的三儿子段瑾也笑着说着!

  这个时候,酒楼这边也开始上酒菜了,秦怀道他们每个一个小桌子,都是跪坐在那里吃着,虽然很不习惯,但是唐朝到处都是这样,酒菜上好了以后,程处嗣就开始给旁边的秦怀道倒酒,秦怀道想要接过来自己倒,没让!

  “来啊,今天伯平第一次参与我们的聚会,不过,伯平还小,大家等会喝多了可不许耍酒疯,灌伯平酒,要不然,我们几个可就动手收拾了啊!”尉迟宝琳看到大家都已经把酒倒满了,就端着酒碗站起来,开口说道,

  秦怀道他们也是站了起来。

  “往后啊,小弟也要靠哥哥们指点,毕竟,弟弟还有很多事情都不懂!”秦怀道也端着酒碗说道。

  “来,干了!”程处嗣端着酒碗开口说着,秦怀道也是往口里面送,这一送啊,秦怀道差点没有喷出来,这哪是酒啊,是馊水啊!

  “好酒!”程处嗣喝完了,还大喊了一声,秦怀道非常怀疑的看着程处嗣,如果不是从一个坛子里面一起倒出来的,秦怀道还以为这个酒是不是坏了的!

  “伯平,喝不下去啊?没事,意思意思就好!”尉迟宝琳看着秦怀道端着酒很为难的站在那里,马上笑着说道。

  “不是,这个是好酒吗?怎么,怎么?”秦怀道此刻迷茫的看着他们说着。

  “这个还不是好酒,5文一斤的酒,整个长安城都已经算的最上等的酒水了!”程处嗣看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行吧,可能我不大喜欢喝酒!不懂!”秦怀道说着硬着头皮灌了进去,喝到嘴里,

  秦怀道发现,这个酒水的度数应该不高,估计不到20度,甚至还要低一些,反正没有前世自己在农村喝的水酒的度数高。

  喝完以后,秦怀道坐了下来,尉迟宝琳他们给秦怀道夹菜,他们知道秦怀道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聚会,多少有点拘束。

  “这次纸张的事情,陛下赏赐我等,那些文官屁都不敢放一个,他们也怕了,怕你后面的那个印刷术,一旦印刷术,天下寒门子弟就有书读了!到时候,朝堂不会缺读书人!”尉迟宝琳笑着对着秦怀道说着。

  “哈!”秦怀道听到了,笑了一下,门阀世家的家主自己都见过,他们断然不敢来惹自己了,至于程处嗣他们,封赏其实并不高,那些文官也不想得罪这么多当权的国公爷。

  “见过少爷们,请问需不需要唱小曲的姑娘?”此刻,掌柜的进来,对着秦怀道他们问了起来。

  “叫过来!”还没等秦怀道明白怎么回事,尉迟宝琳就喊着。

  “好嘞,少爷!”掌柜听到了,马上就出去了,

  没一会,一个女孩子抱着琵琶就进来了,然后坐在那里弹着曲子,秦怀道也没有听懂,对于古代的歌曲,秦怀道是没有研究的,跟谈不上爱好,其他的那些人,也是继续喝酒,看来他们的修养也和自己差不多。

  “喝酒!来,我跟你说,画舫那边来了一批新的歌姬,非常不错,晚上去玩玩!”李崇真笑着对着旁边的段瑾说道。

  “好!”段瑾端着酒碗和他碰了一下说道。

  “来,尉迟大哥,单独敬你一杯,这段时间,尉迟大哥,为了小弟的事情,没少帮忙!”秦怀道说着端着酒碗,对着尉迟宝琳说道。

  “好,你随意,我干了!”尉迟宝琳痛快的说着,而秦怀道也是非常痛快的干了,接着后面尉迟宝琳给秦怀道倒酒,秦怀道想要自己来,尉迟宝琳没有让。

  “程大哥,我也敬你一杯,小弟的事情,你也操劳了不少!”秦怀道端着酒碗,对着程处嗣说着。

  “你慢点,别着急,少喝点啊,随意!”程处嗣看到秦怀道刚刚才喝完,又要和自己喝,马上对着劝着秦怀道说道。

  “没事,来,程大哥!”秦怀道笑着对着程处嗣说着,说完了一口干了,程处嗣也是一口干掉。

  “来来,吃菜,压压,压压!”尉迟宝琳连忙招呼秦怀道吃菜。

  “这个菜啊,还是没有伯平你家的菜好吃,我们本来是想了,去你家办宴会,但是呢,这个我们请客去你们家办宴会,不太好,所以只能到这里来!这个也算是长安城最好的酒楼了!”程处嗣笑着对着秦怀道说道。

  “还可以,还可以,就是这个酒,真的很难喝,过段时间,等我忙完了印刷厂那边的事情,我请你们喝酒,保证你们喝了,这样的酒你们碰都不会碰!”秦怀道吃着烤羊肉,对着他们说道。

  “真的假的的,还有比这个更好的酒,陛下喝的绿蚁,我们喝过,比这个就好点,你的那个酒,还能超过陛下的绿蚁不成?”程处亮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他和秦怀道接触的不多,但是也知道秦怀道是一个直来直去的性格,当面怎么说都成。

  “绿蚁好不好我不知道,反正我的那个白酒,你们肯定是没有喝过,不是我跟你们吹,你们这个5文一斤,

  那我那个白酒,最少100文一斤,而且你们喝了还要喝,你们这个酒,没劲,我那个酒,才是爷们喝的酒,你们等着就是!”也许是酒精开始起作用了,秦怀道也开始能说了起来。

  “那我可等着了啊,酒这个东西,会弄酒的不多,我们府上还是请人来酿酒的!”程处嗣看着认真的说道。

  “酿酒有什么难的,没事,以后交给小弟了,小弟别的本事不行,弄东西出来,我估计没几个人比的了我!”秦怀道拍着胸膛,得意的说着。

  “那还真不是吹牛!”旁边的尉迟宝琳赞同的点了点头。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