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八十九章故意的

第八十九章故意的

  第89章

  李世民一句问话,问的李泰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本钱都没有赚回来呢,现在就说利润的事情了?

  “陛下,儿臣不知道纸厂那边有多少利润,但是根据儿臣的调查,纸厂那边现在的成本非常少,

  而且每天他们能够生产几十万张大纸,价值五六百贯钱,一月下来一两万贯,纸厂那边不需要多少成本,这样算下来,纸厂一年就能够收入二十余万贯钱,非常不合适,

  现在我朝很多寒门子弟,都买不起纸张,这样对于寒门子弟参加科举,非常不利,望父皇能够命令纸厂降低价格销售纸张!”李泰虽然愣了一下,但是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

  李世民听到了,就扭头看了一下李承乾,李承乾立刻站了起来。

  “父皇,四弟的调查,并不详实,纸厂那边一共投入了大概两万贯钱下去,每个月,还需要成本五六千贯,另外,土地的成本,还有到了冬天,是不能生产的,

  冬天不能生产的时间大概有4个月,一年的生产时间也不过是8个月的时间,收入没有四弟所说的那么高!”李承乾站在那里,对着李世民汇报说道,

  李泰心里有点吃惊,他还不知道纸厂那边冬天是不能生产的!

  “启奏陛下,若如殿下所说,纸厂的利润并不高,不需要降价,如果未来需要扩大生产,当然是可以考虑降价的,但是现在成本都未收回来,不当降价!”长孙无忌此刻也站了起来,对着李世民汇报说道。

  李泰此刻心里有点愤怒的看着长孙无忌,自己也是他的亲外甥,也很尊敬他,为什么他眼里只有太子。

  “臣附议!”

  “臣附议!”

  其他的大臣也立刻站出来说,而尉迟敬德他们没有站出来,毕竟这个事情,他们也有份的。

  “既然这个事情,大家都认为不当降价,那就不降价,这个事情,就这样定了,青雀啊,你还有其他的事情吗?”李世民坐在那里,看着魏王李泰问了起来。

  李泰心里那个郁闷啊,自己才刚刚说,现在李世民就定了基调,也就是说,自己之前传播出去的谣言,完全没有用。

  而且让李泰不解的是,为什么那些世家的官员没有人站出来?

  现在可是攻击秦怀道和太子啊,那些世家的官员,都是跟着自己的,他们这次怎么就停止攻击太子了?

  不过,郁闷归郁闷,现在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摇头说道“回父皇,儿臣没有其他的事情。”

  “嗯,那你就先出去吧!朕和其他大臣,还有重要的事情商议!”李世民微笑的看着李泰说着。

  李泰点了点头,对着李世民拱手,接着对着太子他们拱手,就退了出去。

  李世民在书房里面和那些大臣商量着事情。

  一个多时辰以后,那些大臣也从甘露殿出来,书房里面,就剩下李世民和李承乾父子两个。

  “这个事情,伯平的想法,好像是对的!”李世民坐在那里,开口说着。

  “儿臣也认为是对的,而且纸厂那边的工具,父皇你也看到了,大量的新式工具,都是能够提高纸厂的生产速度的,这些工具能够极大的节约成本,这个钱,儿臣认为,也该纸厂赚,或者直接是,该伯平他们分一些!”李承乾坐在那里,对着李世民拱手说着。

  “嗯,没错,而且,其中的关键是什么,你知道吗?”李世民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看着李承乾问了起来。

  “现在世家还不能乱,如果降价,世家可能会着急,到时候他们群起发难,会令朝堂不稳!”李承乾考虑了一下,开口说着。

  “嗯!就是这样,伯平也知道,所以他坚持不降价,也是出于这个考虑,伯平这孩子,对于大局看的还是很透彻的。

  如果他松口降价了,那朕这边,可能马上就会收到大量弹劾的奏章,如果不处理伯平,那么很多大臣,就会挂印而去!”李世民坐在那里,摸着自己的胡须,满意的说着。

  “是,儿臣也是后面才想到的,现在,已经形成了平衡,就不该去打破这种平衡!否则,必有大乱!”李承乾点了点头,对着李世民拱手说着。

  “你能想到这个,也不错,嗯!没事啊,多和伯平走动!他对你会有帮助的!上次你去伯平府上说开了那个事情,朕甚欣慰,往后啊,就不要再有芥蒂出现了。”李世民看着李承乾语气温和的说着。

  “是,儿臣明白!”李承乾拱手点头说着,

  心里则是不以为然,他深知,自己不能和秦怀道走的太近了,如果要留下这个人为自己用,就要远离他,保持适当的距离最好,否则,秦怀道可能会被人干掉。

  “嗯,这个事情,你去深查了吗?”李世民坐在那里,继续问了起来,

  李承乾没有说话,李世民看到他这样,叹息了一声,知道他肯定是查出来什么了。

  “他还小,你做大哥的,就包容一次!”李世民看着李承乾说着。

  李承乾无奈的点了点头,还是没有说话,心里虽然委屈,但是他知道,表现出来,也没有用,换不来任何怜惜。

  “行了,对了,对于伯平建府邸,你有什么看法没有?”李世民看着李承乾问了起来。

  “这个,儿臣没有,毕竟这两座府邸,他都是要建的!”李承乾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现在李世民这么问,让他有点措手不及。

  “这孩子,在用自己的方式犯错,他呀,就是故意的!”李世民笑了一下,开口说着。

  “故意的?”李承乾很不解。

  “嗯,慢慢想吧,这孩子很聪明!”李世民看着李承乾说着。

  李承乾点了点头。

  而在秦怀道这边,秦怀道刚刚练完武,武媚正在给秦怀道冲洗身体。

  “老爷,外面的传言,好像消停了,老爷之前好像一点都没有担心?”武媚边给秦怀道擦拭,边对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担心什么?纸张这么便宜,还要我降价,可能吗?利润?哼,没有利润谁会去做事情,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攮攮皆为利往!”秦怀道站在那里,自信的说着。

  “老爷,这话可不要说出去,老爷你可是读书人!”武媚听到了,笑着对着秦怀道说着。

  “老爷我也是武将!”秦怀道不由的失声笑了起来,而武媚在后面也在笑着。

  “老爷,那,房子,还是继续建吧,建好点!”武媚在后面对着秦怀道小声的说着。

  “那当然,不但要建好,我还要建成长安最好,最豪华的府邸!”秦怀道得意的笑着,武媚也笑着。

  等武媚给秦怀道穿好了衣服以后,秦怀道就出来了,武媚也跟着出来,外面的天气非常的闷热,看着该下大雨了。

  “大哥,大哥,吃莲子!”此时,秦娇从远处跑来了,手上拿着一大把鲜嫩的莲子,还没有长成熟的,这个时候吃非常的甘甜。

  “嗯,给哥尝尝!”秦怀道笑着接了过来,而秦善道也跑了过来,手上也拿着一大把。

  “谁给你们摘的?你们自己可不许下水!”秦怀道拿着莲子给了武媚,自己剥着吃了起来。

  “是家丁下去的,好吃不?”秦娇笑着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嗯,好吃!娇儿,往后啊,你要跟着武嫂嫂学习女红了,不学习这个可不成,听到没?”秦怀道想到了这个,就对着秦娇说了起来。

  “啊?”秦娇听到了,苦着脸。

  “娇儿,跟嫂嫂学,保证你能够学会!”武媚也拉着秦娇的手说道。

  “哦,大哥,我不想学!”秦娇看着秦怀道撒娇的说着。

  “那可不成,到时候你要嫁人,总不能让人说,秦家的姑娘没有教养吧?好好学!”秦怀道笑着对着秦娇说着。

  秦娇只能点了点头,虽然不愿意,但是她也知道,这个是必须要学的!

  “少爷,刚刚木匠那边说,你要的笼子,已经做好了,铁匠那边也拿来了你需要的东西!”秦怀道刚刚在书房坐下,管家就过来对着秦怀道汇报说着。

  “哦,弄好了,快,快去叫人拿到厨房去!”秦怀道听到了,高兴的说着。

  今天他想要尝试蒸一下白酒,看看能不能把后世的白酒给弄出来,自己可不想喝现在长安城流行的那些酒水,那股味道太难闻了!

  很快,管家就带着家丁,抱着那个蒸笼,到了厨房这边,还有的家丁拿着铁管和竹管,秦怀道到了厨房这边,就指导家丁开始安装,同时也让管家去弄酒糟过来,

  管家也不知道秦怀道要酒糟做什么,不过还是拿过来了。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