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九十二章为何这样对我?

第九十二章为何这样对我?

  第92章秦怀道坐在那里说,这个酒对于朝堂还真的有大用的时候,他们都是看着秦怀道这边,都不明白,酒除了喝,除了能够卖给吐蕃赚他们的钱,还能有什么大的作用?

  “请伯平明示,这个酒,还有其他的作用?”太子非常恭敬的看着秦怀道问着。

  “救人!”秦怀道微笑的说着,他们都瞪大了眼珠子看着秦怀道,

  如果是其他人说,他们肯定不相信,酒还能救人,但是

  现在伯平说的,他们虽然很怀疑,但是没有人敢表露出来,秦怀道的本事他们是清楚的,性格他们也清楚,不是轻出狂言的人。

  “救人?”太子疑惑的看着秦怀道,这点他还真不明白。

  “没错,据我所知,战争期间,战场上因伤致死士兵,和直接战死的比例差不多,大量的士兵都是因为伤口化脓而死,而这个白酒,能够极大的降低化脓的几率!”秦怀道站在那里开口说着。

  “此事当真?”尉迟宝琳猛的站了起来,

  而程处嗣和其他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都是紧紧的盯着秦怀道,秦怀道知道他们都关心这个,

  他们都是武将的儿子,也在军队里面任职,随时有可能开赴战场,因伤致死的将军不知道有多少,都是伤口化脓,无法救治而死,

  现在秦怀道说这个白酒,还有这等作用,能不震惊和关心吗?

  “当真,不过,这个事情,还需要去实际实验才行,也就是说,如果现在有伤员,我们就可以试一试,就是用这个白酒在伤口擦拭,

  换药之前,擦拭一番,看化脓的几率,我估计,最少能够降低五成的死亡率,当然,内伤是不行的,但是外伤,肯定是没有问题!”秦怀道坐在那里,对着他们说着。

  “交给我,我来做,死牢里面有不少人,我来做这个事情,伯平,如何做,你给我详细的说说!”太子也非常激动的看着秦怀道说着,如果能够降低这个的死亡率,对于朝堂来说,可是有巨大的作用的。

  “好!”秦怀道点了点头。

  “来,坐下说,坐下说!”太子立刻拉着秦怀道坐下,其他的人,也是跟着坐下来,

  秦怀道就开始给太子说该如何做了,其他的人,也是仔细的听着,秦怀道说完了,接着开口说着:“这个酒,我还需要提纯,后天,殿下你到我这里来拿!”

  “好,好,我记住了你刚刚说的话,这些我就用死囚来做!”李承乾频频点头说道,秦怀道也是点了点头。

  “好了,喝酒,放心喝,我府上还有不少,咱们啊,边吃边喝边商量,看看这个酒该如何做!”秦怀道笑着对着大家说笑,

  他们听到了,也是笑了起来,接着,大家也开始放开了,一边喝着,一边聊着天,

  而此时,在宫里面,李治的书房,李治坐在那里看书,李泰走了进来。

  “哟,还能安心看书啊?”李泰微笑的说着,李治看到了李泰进来,马上笑着站了起来,对着李泰行礼说道。

  “不错啊,你可知道,现在伯平府上正在宴请宾客,而大哥现在是伯平府上的座上宾了!”李泰笑着坐了下来,一脸讥笑的看着李治,

  李治听到了,心里一个咯噔,但是没有表露出来。

  “伯平请客,那不是很正常的吧?再说了,大哥现在监管着纸厂和印刷厂,和他们接触多了,去伯平府上吃饭,那不是很平常的事情吗?”李治也坐了下来,开始给李泰倒茶。

  “话是这么说,但是你服气,反正我是不服气的,凭什么什么好东西,都是给他,我们比他差什么?不就是比我们先出生吗?他还是一个残废呢!一个残废当太子,可笑!”李泰的嘴还是一如既往的毒,尤其是对太子。

  “哈!”李治没有说话,而是坐在那里端着茶杯喝茶。

  “伯平那边可是关键,任谁都知道,伯平身边跟着都是武将的儿子,朝堂未来,可是需要那些人来戍边的,既然你和伯平之前关系这么好,为何又疏远了呢?

  我说九弟啊,你等于是拱手把这个人,送到了大哥手上!”李泰笑着站了起来,根本就没有在这里喝茶的意思,说完了就走了,

  李治端着茶杯,坐在那里思考着,脸上的表情也是很严肃,甚至有点阴霾。

  “为何如此对我?”李治坐在那里,咬着牙轻声的问着,手也是紧紧的握着茶杯,都快要捏碎了杯子,

  他很想把杯子摔出去,但是他还是忍住了,过了一会,深深的叹息了一声,坐在那里没有动静了,就一直坐着。

  而在秦怀道那边,商量好了弄白酒的事情以后,他们那帮人就可是放开了喝了,到了最后,连太子都喝醉了,

  主要是他们低估了这个白酒的威力,以为自己能喝,喝到了后面,大部分都吐了,不吐的也是躺在地上打呼噜,都是被他们的家丁给接回去的,

  而秦怀道也是很醉了,送走了宾客以后,就被家丁扶到了卧房去睡觉,

  武媚伺候秦怀道睡觉,这一觉醒来,就已经是傍晚了,好在这个白酒不上头,起来是时候,就是口渴,武媚拿水给秦怀道漱口。

  “老爷,这个白酒,又是一个大生意!”武媚站在那里,看着秦怀道说着。

  “嗯,小钱!”秦怀道无所谓的说着,他可没有想过,所有的钱都自己一个人赚了,那是不行的,大家一起赚才好!

  “嗯,老爷这一招很英明,让所有的武将子弟都一起弄,这样会博得所有武将的好感,毕竟那些庶出的子弟,是没有多少资源的,

  如果真的能够分到那么多钱,对于他们未来也是有一个保障的,而且,老爷你这样弄,陛下反而放心了,知道你是和他们胡混,而且分到你手上也没有多少钱!

  陛下不会担心你和那些武将的子弟勾搭在一起会有多大的威胁,现在可不是几十年前了,武将的子弟,想要翻出什么大浪来,没有可能!”武媚跟在秦怀道身边,一起往客厅那边走去,秦怀道都还没有吃饭,现在需要吃点东西才行。

  “嗯,没想过那么多,就是回应一下,外面传言我秦怀道赚取不义之财,我秦怀道想要赚钱,还需要赚这样的钱?”秦怀道笑了一下,无所谓的说着。

  此刻,在东宫这边,太子李承乾也是刚刚起来,之前吐完了,现在好受多了。

  “殿下,这次怎么喝这么多?”太子妃此刻扶着李承乾坐起来,开口问着。

  “嗯,这个白酒是真厉害,开始喝还没有感觉啥,等酒劲上来了,才知道喝多了,怪不得伯平说,这个酒还真的不能喝猛了,孤的酒量,估计最多就是一斤不到!”李承乾说完了就拿水漱口。

  “嗯,去伯平府上了?”太子妃苏氏微笑的看着李承乾说道,

  她发现,最近太子殿下,没有之前那么抑郁了,反而开朗了不少,主要是接手了纸厂和印刷厂的事务以后,改变了许多,现在和外面传言的大才之人秦怀道在一起,让苏氏也放心了很多。

  “嗯,伯平真是大才,和他在一起,孤发现,有不断的惊喜,甚至说,我们认为是问题的事情,可能都不是问题,行了,孤有点饿了,中午的都吐完了!”太子站了起来,准备出去。

  “给你做了果汁,随从说你是从伯平府上弄过来的,妾身也尝了一杯,确实是不错!”苏氏连忙跟了过来,对着李承乾说着。

  “嗯,这个好,给孤也来一杯!”太子笑着开口说着,等到了吃饭的地方,马上就有宫女送来了果子,

  太子拿起了就喝,本来嘴里就没有味道,喝一下果汁,开胃了不少。

  “哎,宫里的饭菜,还真不如伯平府上的!”太子看着那一桌子菜,感慨的说着。

  “啊?”苏氏听到了,有点吃惊的看着李承乾。

  “不成,哪天我要去讨一下方子去,伯平府上的菜,那真是美味!中午桌子上的菜,都被大伙吃光了!”李承乾再次赞叹的说着。

  “那到时候妾身派人去讨要去?”苏氏看着太子问着。

  “不用,孤去吧,这两天,孤还要去一趟伯平府上!还有其他的事情商议!”李承乾摆手说着,

  苏氏也是微笑的点了点头,李承乾和秦怀道走的近,太子妃是乐意看到的,

  朝堂里面都知道,秦怀道是新一代武将国公爷势力的代表,加上秦怀道本身名声在外,深的皇上信任和器重,

  而且她也听太子说,秦怀道大才,这样的人,以后是朝堂的重臣,现在得知太子和秦怀道走的近,她也放心了,

  李承乾之前被皇上训斥了这么多次,在她看来,都是因为身边没有几个好人,没能够引导李承乾走上正道。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