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103章李世民的态度

第103章李世民的态度

  第103章李世民坐在那里,看着李承乾这边,意思很清楚,你需要解释一番,李承乾也站了起来,拱手说道。

  “儿臣前往死囚牢房那边,并不是去玩,儿臣得知,有一种白酒,能够极大的降低伤员伤口化脓的问题,所以,儿臣拿着这种酒,带着御医前往事情牢房,

  儿臣给那些死囚承诺,一旦他们没有死,儿臣就请奏父皇,将他们的改为流放!

  这次实验,经过御医们和死囚们的配合,非常的成功,而且现在请奏父皇,将那些死囚改完流放!”太子站起来说着,而那些武将,则是震惊的看着李承乾,其他的那些文官也是如此!

  “此事可当真?”尉迟敬德站了起来,盯着李承乾问着。

  “当真,御医就在东宫,我现在就可以让他们过来,都已经做好了记录!”李承乾微笑的点了点头,

  现在他可是需要那些武将的支持,哪怕是不支持,只要他们对自己有好感便成。

  “如果是真的,那就太好了,作战时,伤员后续死亡的比例非常大,如果那个酒,有这样的效果,我想这个对于我大唐儿郎来说,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李靖也是很赞赏的摸着自己的胡须,

  而一旁的李泰不乐意了,现在这个事情只是刚刚一说,那些武将就对太子抱有好感,如果等真的确定了,那么那些武将还不得全部投靠太子。

  “臣弟可不认同,刚刚太子殿下说,酒能治疗伤员,臣弟可不相信!”李泰站了起来,拱手对着李世民说着,

  而上面的李世民,根本就没有说话,也不表态,甚至说,对于这款酒能够治伤,好像也没有多大的兴趣,

  李承乾看着坐在上面的李世民这样,非常不理解,

  按理说,李世民肯定是会感兴趣的,甚至会让自己喊那些御医过来询问,而且也会去死囚牢房那边去查看。

  李泰也着急,怎么李世民坐在上面没有动静,于是再次拱手对着李世民说道“父皇,此事,儿臣认为,还是需要到牢房去细查才是,同时,也要召唤那些御医过来询问,酒能够治伤,儿臣是不相信的!”

  “嗯,也对,那就让那些御医先过来吧!”李世民点了点头,开口说着。

  “是,儿臣马上去通知他们过来!”李承乾点了点头说着,

  不过,在来上朝的时候,李承乾就交代了,让他们等天完全放亮了,就往这边赶过来,正好能够赶到快要下朝的时候,也不耽误时间。

  太子从太极殿这边出来后,发现那些御医居然还没有到,心里感觉有点不对劲了。

  “还没有来吗?”李承乾对着自己的一个随从问了起来。

  “回殿下,还没有!”旁边的那个随从开口说着。

  “马上去通知他们,立刻过来,同时安排好侍卫,保护他们的安全!”李承乾对着那个随从说着,

  说完了,他就背着手进入了太极殿。

  刚刚进去不久,李世民就宣布退朝了,这个事情,还是需要到甘露殿去谈才是,不能耽误这么多大臣的时间!

  下朝后,李世民带着那帮重臣,就到了甘露殿这边,太子也是在那里坐着。

  过了一会,太子的那个随从,急冲冲的进来!

  “怎么了?”太子看到他这样,知道不好了。

  “回,回,回殿下!”那个随从站在那里,往李世民这边瞄了一眼,不敢说了。

  “要你去喊人,支支吾吾的做什么?有什么就说!”李世民对着那个随从说道。

  “是!”那个随从说着看了一下李承乾,知道这次太子可能麻烦了。

  “说!”李承乾也盯着那个随从厉声一喝。

  “是,回殿下,那些御医都死了,全全都死在东宫!”

  “什么?怎么会这样?”

  “死了?”

  “死在东宫?”

  “这?”

  太子听到了,瞪大了眼珠子,看着那个随从,而其他的大臣,也是开始失声的说着,他们可是没有想到,御医居然死在了东宫,那可就麻烦了。

  “高明,到底怎么回事?”李世民愤怒的盯着李承乾问了起来。

  “儿臣,儿臣不知,儿臣昨日还吩咐那些侍卫,要保护好那些御医的安全,他们手上可是有这次实验的结论,儿臣,儿臣!”李承乾心里也有点着急了,

  他没有想到,居然有人能够在他的东宫杀人,而且还是杀的朝堂臣子,这个事情,哪怕不是他东宫干的,他也洗不脱干系的。

  “殿下!死囚牢房那边出事了,那些死囚全都死了!”

  而这个时候,尉迟宝琳也进来了,拿着一份奏章,站在那里,一个太监过来,接过了奏章,

  尉迟宝琳此刻往太子这边偷偷一瞅,心里也知道,太子被人算计了,白酒肯定是能够救人的,这个是秦怀道说的,而且太子在死囚牢房这么多天,肯定是做成了,

  要不然,不会被人这么算计,可是这个事情,也就是他们武将的这些孩子知道,自己还吩咐了他们,不许对外说!

  此刻的尉迟宝琳,不由的对李承乾有点同情,如果这个事情做好了,对于太子恢复他的名声是非常有帮助的,可没有想到,有人不想让他恢复啊!

  李泰此刻低着头坐在那里,心里有点激动,这个事情,终究是办成了,御医一死,那些死囚一死,那就死无对证了,至于那个白酒是不是真的有效,李泰可不在乎,

  有效又如何,最起码,这次自己夺得纸厂和印刷厂的监管权是没有问题的。

  “给朕一个解释!”李世民有点愤怒的把奏章扔到了李承乾面前,

  而李承乾也是有点失魂落魄,自己想过有人来害自己,有可能会有人去杀那些死囚和御医,自己还安排了东宫的侍卫去保护他们,

  但是没有想到,这个事情,还是发生了,而且,东宫这边,必定出了奸细,这个奸细非常熟悉这件事情,也就是说,这个奸细,是自己信任的人。

  “还愣着干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李世民盯着李承乾愤怒的喊着。

  李承乾此刻心里叹气的对着李世民拱手说着“儿臣没办法解释,那些御医是在东宫死的,而那些死囚,也是儿臣的东宫侍卫看守的!”

  “你,马上去调查那些死囚的死因和御医的死因,立刻去!”李世民指着尉迟宝琳说着,尉迟宝琳对着陛下拱手,再次退了出去!

  “陛下,此事有点蹊跷啊!”尉迟敬德坐在那里,看着李世民说着,

  不过,对于太子,他还是有点不相信他会去做用酒治伤这个事情,毕竟太子之前的可没少做糊涂事,来突厥的士兵都敢引进东宫,更不要说有可能拿死囚来取乐的事情,不过,一下死这么多人,尉迟敬德也感觉不正常。

  “查清楚再说!”李世民没有让尉迟敬德继续说下去,接着看着那些大臣们说道“都回去吧!”

  那些大臣则是站了起来,对着李世民拱手告辞,李承乾还是傻傻呆呆的站在那里,李世民看了他一眼,眼神里面闪过了一丝怜惜,不过立刻又恢复到了坚定。

  “高明,你也先回去!此时,父皇会查清楚!”李世民对着李承乾喊着。

  “是,儿臣先告退!”李承乾浑浑噩噩的对着李世民拱了拱手。

  “你也出去!”李世民还没有等李泰说话,就先让他出去,李泰倒是不在乎,

  这个事情,一时半会肯定不会有结论的,不过,走之前,有句话他可是需要说的“大哥,不知道谁给你的蛊惑,说酒能够治伤,这不是欺骗大哥吗?现在死囚都死了,虽然他们该死,但是也没有到秋后问斩的日期啊!”

  李承乾没有搭理他,就是看了他一眼,挥了一下袖子,走了。

  “父皇,儿臣建议,查到那个给大哥建议的人,此人,蛊惑太子,其心可诛!”

  “出去!”李泰刚刚说完,就被李世民打断了,让他出去,让李泰面色一怔,接着对李世民拱手出去了。

  李世民看到他都出去了,就坐在那里,摸着自己的额头,接着拿着一篇奏章看了起来,看完了,他站起来,想要到旁边去烧掉,火折子都点着了,他还是放下了,没有烧掉那份奏章。

  “哎!”李世民叹气了一声,然后把奏章往自己的案几那边一扔,背着手在甘露殿走了起来!

  太子出来以后,就直接上了马车,李泰看到他这样,笑了起来,这个事情,可不算完的!

  在秦怀道的府上,秦怀道本来想要去城外的酒厂,昨天的白酒没有卖成,都被那些人给分了,今天也该卖了吧,

  不过,等他出发的时候,尉迟宝琪就过来汇报说,白酒已经拉到了城里面,现在已经在各个酒楼里面开始出售了,

  同时,按照秦怀道之前的吩咐,程处嗣带着人,已经去找胡商谈这个出售的事情,所以秦怀道就没有出去了,就在府上看书。

  “少爷,尉迟宝琳身边的一个随从求见,说是尉迟宝琳少爷吩咐的!”一个管事的到了秦怀道的书房,对着秦怀道汇报着。

  。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